关于我的机器人自学穿越后教另一个我如何把她造出来这件事

最近感觉空虚寂寞有点冷,我决定找点“短小精悍的”、“快速进入主题的”、“女主胸部比较大的”,“最好是内种剧情的”、总之就是“你懂得”类型的游戏来玩,所以就看到了这个《QUALIA ~約束の軌跡~》。

游戏的设定是多么的一目了然啊,男主是科学家,开发出了一个大波妹机器人,在加上机器人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虽然今年到处都是什么傻逼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谈恋爱”的 Gal,但很明显这 Feel 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啊,这是什么游戏你还 Get 不到吗?

走起来啊!瓷!

screenshot177.jpg

阅读全文...

梦醒时分

ANIPLEX.exe 在砸钱做 Visual Novel Game 的时候除了《ATRI -My Dear Moments-》,还推出了一个画风非常奇特的《徒花異譚》。这个游戏是与 Liar-Soft 合作的,这一看就是老江湖了,知道找小众的 Liar-Soft ,让各路黄油狗直呼内行。

《徒花異譚》而且基本上都可以想到,ANIPLEX.exe 推出的这两款作品面向的是不同的群体,《ATRI -My Dear Moments-》很明显针对的是“轻度二次元萌豚玩家”,而《徒花異譚》就显得有些硬核了。

当然这个“硬核”也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了,在打完这个不算长的游戏之后,我只能说这部《徒花異譚》并不能算是游戏,更多的是一个真正的“短篇奇幻小说”,这部“小说”并不会告诉你什么太多的人生大道理,带给你带来的更多是一种心灵上的触动。

我不会详细的描述这部 《徒花異譚》到底说了什么,想要玩到游戏对大部分来说并不复杂,虽然《徒花異譚》的脚本是之前创作《寻蝶者》的海原望,但脱离了“恋爱游戏”的范畴之后,故事反而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screenshot27.jpg

阅读全文...

世界末日的浪漫

很多文艺创作中都喜欢“世界末日”这个主题,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那种“世界毁灭之后我依然爱你”的感觉非常浪漫?亦或许因为大家都有那么一点“废土情节”?

一望无尽的荒野里,只剩下男主角和女主角两个人,在各种废墟中寻找着人类继续生存下去的意义,这种感觉看起来的确蛮 Coool 的。

然而用太多次就觉得不 Cooool 了。

screenshot60.jpg

阅读全文...

猫神附体,樱花绽放

我时常因为过去的一些文章而感到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大喷特喷,喷了很多当时我看起来很烂的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 Lump of Sugar,糖块社的游戏。

我还记得那个《命运线上切西瓜》我说它剧情弱智,我还记得那个《恋想关系》,我说它系统傻逼。

然而面对着这次 Lump of Sugar 的新作《ねこツク、さくら。》……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我错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烹饪:爆炒热干面

最近学来的一道菜,其实就是炒面,不过是用了丁丁炒面的方式,炒了没有丁丁的面。

photo_2020-07-05_16-45-13.jpg

阅读全文...

母书制造者

《ガールズブックメイカー》(Girls Book Maker)是日本某个大企业的新马甲会社ユメミル开发的黄色游戏,不过这个游戏比起一般的“黄色游戏”还是很特别的,那就是它有着很奇特的“设定”和“世界观”,甚至有了那么一些“文化底蕴”。

游戏的剧情设定为男主是一个爱读书的书虫,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召唤到了一个“异世界的大图书馆”,来担任图书馆里的“图书管理员”,帮助馆长消灭那些藏在图书里的“书虫”。得益于这个设定,我们的男主角可以很方便的穿梭在不同世界观的“故事”中,和不同“故事里的女主角们”开展互动,经历各种神奇的冒险。

游戏引用的书籍几乎都是名著,包括《卖火柴的小辣妹》,《爱丽丝梦游精神病院》,《中日合拍的西游记》,《怪盗弱逼绅士鲁邦》,《竹取登月物语》,《基佬浮士德》等,这些故事不仅仅是耳熟能详,而且大多数玩黄油的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什么”爱丽丝“,”辉夜姬“,”浮士德“,”鲁邦“,早都在日本的 ACG 作品里被人用烂了。

screenshot39.jpg

阅读全文...

撤销安全补丁以提升你的 Linux 性能

最近我觉得我运行 Ubuntu 20.04 的笔记本性能比较慢,但每次我在推特抱怨这一点,就会出现一些人告诉我让我去用 Arch + KDE。

2sqj43weui751.jpg

所以为什么 Archer 这么讨厌,就在这一点。仿佛你只要一提及 Linux 这个字眼,Archer 们就会出来犹如触发了 PTSD 一样,疯狂的向你推荐 Arch,还会顺便向你打包销售 KDE,就像邪教分子一样,完全不考虑别人收不受得了你。

阅读全文...

烘焙:雪媚娘 / 芒果冰激凌大福

家里夫人一直说想吃这玩意,她说叫“雪媚娘”。我一开始没听说过,不过看了一下,就发现这玩意很眼熟:

“这特么不是日本那种草莓大福么。”

只不过是草莓换成了芒果而已,不过“雪媚娘”和“草莓大福”还是有区别的,后者毕竟还是比前者简单,前者需要奶油,后者只需要红豆泥。

最终折腾了一圈,感觉味道还不错,分享一下感受。

Ebe-JlJUcAAMoq8.jpg

阅读全文...

解决 Gpaste 导致的剪切板不完整的问题

长久以来用 Ubuntu 还是 Fedora 都发现剪切板是不完整的。

大概就是我在 Nautilus 剪切和复制了两个文件,粘贴过去只有一个,有时候复制粘贴还必须要像垃圾的 Mac OS 一样”双击”才能确保文件的确是被“复制”了。

一直我觉得都是 Gnome 的 Bug,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因为我搜索了 Gnome 的 Bug 列表,居然没有人和我一样……

我尝试在 Nautilus 里复制两个文件,粘贴到 Gedit 里,没有任何问题,复制的的确是两个文件的内容,但是在 Nautilus 里粘贴就会丢失一个。

太他妈奇怪了!

最后我把目标锁定在了 Gpaste 这个插件上,因为在 Fedora 和 Ubuntu,我都在用它,而它本身和剪切板就有关系。

阅读全文...

解决 Ubuntu 20.04 无法锁屏的问题

最近用 Ubuntu 20.04 的时候发现无法锁屏。

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

  • 用 Thunderbolt3 dock 接双屏 1080p
  • 启动后使用 Super+L 锁屏
  • 锁屏会失败,直接导致 Gnome-shell 崩溃并且重启 Gnome-shell,之后无事发生

阅读全文...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