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20年1月

关于“非典”和新年的记忆

关于“非典”我有着清晰和模糊的各种记忆。

我记得那是一个初夏,随着电视里“凤凰卫视”的全天候播报,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带起了口罩。

我也戴了,不过没戴多久。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北京“非典”很严重,有一个叫“小汤山”的临时医院建立了起来,CCTV 拍了各种各样的“非典”宣传片,郑州附近的医院都开始有疑似病例等等等……

我也知道香港的“非典”同样很严重,因为那时候我经常会去下载一个叫做 R-LF2 的游戏,也就是《小朋友齐打交2》的非官方强化版,这个网站的官网很丧心病狂的是用 Flash 开发的,开发者在自己的个人页面留下了一张自拍,他带着口罩,标题叫做“非典时期的日子”。

“非典”有多可怕呢,其实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得了这个病,有可能会死,但是也不一定会死,它不是绝症,但传染能力很强……

当时我是初中,还面临着中招考试,我只是记得口罩最盛行的时期是 5 月份,在中招考试之后,“非典”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我对于“非典”这种模糊的印象,就好似我对于农历新年一样。

阅读全文...

印象:飞傲 EH3 NC 头戴式蓝牙无线耳机

原本想写个 2019 年黄色游戏总结的,但我最爱的段爷在朋友圈催我发剁手文,所以那篇文就顺延了。

说实话我也爱写剁手文,写得快,简单,也不费力,还能水一篇,谁不爱呢?

特别是玄学的,更是可以瞎鸡巴吹且不负责任,没想到还有傻冒儿爱看,此时来一篇,岂不美哉?

这次来说的就是:飞傲 EH3 NC 头戴式蓝牙无线耳机。

photo_2020-01-23_18-40-30.jpg

阅读全文...

委员长的一己之见

很多时候我都快忘记了,我上大学的时候还在学生会里混过。然而我的学生会之旅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到我甚至没什么印象。

我进入的学生会组织叫“办公室”,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现在看来应该是类似“校办公室”或“院办公室”之类的,负责收发文件,做文宣之类的。现在想想看原来那时候我特么就开始被人逼着写东西了啊,真是有悠久的历史。

我在“办公室”里似乎也没做过什么事情,就是找了一些通知和通告,写了一些通知和通告。其他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躲在学生会室里玩游戏,玩手机,玩电脑之类的。说来我进入学生会还是会长指定的,学生会长是个女的,长得还算漂亮,为人亲和。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指定我进学生会,我也不知道我进去之后要干嘛,实际上我进去之后也没看到其他学生会的人都干嘛了。在我印象中“学生会”完全就是一个虚设机构,没有任何实权,也没有什么资金来源,出了打印打印海报之外干不出什么屁事。

啊对了,学生会还是组织过晚会的。我记得会长跟我说她想要组织一个非常有情怀的晚会。会长非常喜欢民谣和摇滚,尽管我觉得这俩有点风格迥异,但会长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文艺的那种女生。会长还说过,与其搞一个传统的晚会,不如搞一个篝火联欢会,看着更加接地气并且会更受学生欢迎。

当然会长的想法最后全都被否决了,最后的晚会还是被学校一手包办,搞成了会长最讨厌的那个样子,会长的脸上写着不高兴,虽然那个所谓的“学生会牵头组织的晚会”,依然挂着学生会的名字,只是已经和学生会没有关系了。

“没办法,有时候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啊。”

阅读全文...

便宜的代价:Chuwi Minibook 入手笔记

入手原因:

一直以来我都是用 Surface Pro 4 作为自己的“副机”,理由很简单,我需要 Windows,尤其是拿来玩 Galgame。

不过遗憾的是我的 Surface Pro 4 后来给我夫人用了,我自己就没有了 windows 机器,于是就琢磨着弄个新的,这时候在 Indiegogo 上看到了 Chuwi 的 Minibook 项目,瞬间被吸引,然后对比了其他类似产品,包括 GPD Pocket 2 MAX 和一号本,觉得各有千秋,但 Chuwi Minibook 有以下亮点:

  • 支持 Yoga 平板翻转操作
  • 前置摄像头质量优于 GPD Pocket 2 MAX
  • 支持 Nvme2 固态硬盘自主更换和添加
  • Chuwi Minibook 的键盘按钮是最大的(打字没问题)
  • 内部构造接近笔记本,有金属屏蔽罩,比 GPD 之类的寨味儿要少一些
  • 便宜,便宜,便宜!功能和 Chuwi Minibook 一致的一号本比它贵,GPD 不比 Chuwi 便宜,而且还不支持 Yoga 模式
  • 支持键盘背光,GPD 不支持
  • 支持压感触摸笔,GPD 不支持

觉得 Chuwi 的这款是综合性能比较完善,也非常满足我需求的,所以就参加了众筹,选购的是 16G 内存 8100Y 版本。

众筹是 8 月结束,中间还免费提升了几次配置,送了触摸笔和 EVA 硬壳包,不过到手后已经是 10 月了。

众所周知,Chuwi 是一家深圳寨厂,我不需要像 Indiegogo 上的其他老外一样等待国际包裹,邮寄给我的就是一个顺丰快递。

photo_2020-01-14_08-45-16.jpg

不过这才是一系列连续剧的开始。

阅读全文...

猫のわがまま

Parasol 这个厂商我不记得它母公司是哪儿了,我只是觉得它一直半死不活的。

所谓“半死不活”就是它们总是会做出一些“和年代不符,怎么看都觉得卖不出去的游戏”,而且它们做了这些游戏,还没倒闭这才是最骚的。

不过 Parasol 偶尔还是会出一些正常点的游戏的,只是这些游戏总觉得脚本脑子有问题,譬如最有名的“晴菜花”,但我总觉得 Parasol 还是有一颗“想要做出好游戏”的心的,而且两年前的“桜ひとひら恋もよう”其实我觉得质量还不错,而且还很先进的提出了类似“戒网瘾学校”的那种概念,遗憾的是这个游戏不被很多日本人所理解,他们都觉得“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把人软禁起来并且无限服从校长的学校真是太假了”,不过这个游戏似乎也出了官方简体中文版,可能天朝用户会更懂一些吧。当然我也没有去了解天朝用户玩过之后的感受就是了。

既然能做出“桜ひとひら恋もよう”这样的游戏,证明 Parasol 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趁热打铁,自然可以做出更高级别的东西,实现自我蜕变,完成人生价值嘛,于是等啊等,2019 年 Parasol 拿出了一个叫做“恋嵐スピリッチュ”的游戏,这个游戏猛一看似乎还挺厉害的,一看设定,我立马就喷了。

screenshot5.png

阅读全文...

动物躁动,男主骚动

《あにまる☆ぱにっく》是一个奇怪的游戏……

首先,游戏的设定很奇怪,明明来自 Lump Of Sugar 的子品牌 QUINCE SOFT,这个品牌我之前才吹过《もののあはれは彩の頃。》,我一直以为是一个 Lump Of Sugar 的试验田,可能会推出各种各样有着奇怪设定的新兴游戏,结果这才一年多,就打了我的脸。

《あにまる☆ぱにっく》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萌豚游戏,而且从脚本阵容上来看也看不出任何有惊喜的可能。

然后更奇怪的是我还莫名其妙的去玩了这个游戏,发现这个游戏内部存在着比想象中更要奇怪的内容。

screenshot19.png

阅读全文...

柚子的第一次翻车:喫茶ステラと死神の蝶

一直以来我都在期待柚子翻车,但很无奈,柚子的游戏一直都很稳,很难翻车,因为它们的制作流程几乎是流水线一般的。

  • 找一个游戏主题设定
  • 根据主题做好人设
  • 然后找脚本师分摊剧情,写好每个故事,拼凑在一起
  • 开始宣传造势,每天放出倒数计时动画
  • 放出角色歌,继续造势
  • 把角色歌的曲子 Remix 一下用到游戏里当 OST
  • 游戏上市

而且柚子的游戏画师几乎是固定的,所以画风有保证,请的 CV 也都是有水平的那种,基本上玩过之后你肯定不会有“地雷”的感觉,撑死了,也就是觉得“剧情一般般”,“故事太套路”,“设定有点幼稚”之类的,说不上出类拔萃,但绝对不能算差。

这样的游戏质量也培养出了很多“不理性的钢铁柚粉”,我依稀记得之前我在 SNS 上说 Riddle Joker 剧情弱智,结果被人追到 Telegram 喷,就差对我说“气气气气气”了,可见柚子的游戏是有多么强大的魔力。但也正因为柚子游戏本身的特性所决定,大部分柚子粉丝年龄都不太高,不少还是未成年人,我想起了之前在 Twitter 看到有未成年人想去 Yuzu live 被拒绝后心态崩溃的帖子。所以我对于“ゆずソフト”是又爱又恨的:

我爱它是因为它的确是 Galgame 标杆之一,而且总是能请到我喜欢的 CV,
我恨它是因为它一直都是流水线生产萌豚饲料,没有创新。

柚子沒有创新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它自己,柚子作为“一出新作就是年度销量第一”的邪教公司,如果不停的凭借“流水线”方式就可以轻松赚钱,必然带来其他公司的效仿,我可不希望所有 Galgame 公司都变成柚子这个样子,这样下去业界就真的药丸了。

不过今年的柚子似乎真的来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screenshot134.jpg

而且还翻车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