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

献给从不想改变的你

对日本人有所了解的家伙应该都明白,日本人在讲故事的时候“特别矫情”。

这个“矫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大概就是那种缺乏大气,格局小,经常为了一些屁大的事情感伤的水平。实际上这种特色日语里也有一个词汇能表达出来,就是“もののあわれ”,中文记作“物哀”,简单说就是看到任何东西就会莫名其妙的伤感。

对于文艺小青年来说这样或许还 OK,但倘若是永远就这么一个基调,那就有点黔驴技穷了。

对于“物哀”的体现不仅仅是一些常规的故事里,更多的还是日本人叙述故事的方式,动不动感伤幽怨、百转千回,饶了一百个圈子,依然没有回到原点。看的人心生焦急,而且这种“绕圈子”最后,带来的依然是一个没什么特色的故事结局,就很容易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是的,我又恼羞成怒了。王小姐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我要开轰了。

阅读全文...

その花が咲いたら、また僕は君に出逢う

这么说吧,这个游戏也是我扔硬盘里吃灰很久的玩意了。我对这个游戏一直是矛盾的状态。

  • 我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它的设定和画风还挺不错的
  •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我没玩我就知道展开是什么

这个游戏来自已经倒闭卖掉的厂牌 Campus,这个 Campus 其实就是 Light 的子品牌。专门是拿来做小品游戏骗钱的,大体上就是找个差不多的画师,出点单线或者双线的小品游戏,低成本制作卖点小钱,企图给 Light 主社回血。

其实 Campus 卖这些游戏想要回血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不信你看看,它们每个游戏都是“多平台上线”,iOS 和 Android 这些能上的全都上,一个不落下。而且还有非 18X 的免费版,只有 18X 内容才要付费。完全就是一个“游戏不赚钱,只为交朋友”的态度,觉得自己游戏质量过硬,肯定会有玩家或者想看色图的死宅掏钱买实体,然后就可以一波反向操作,大赚一笔,匡扶本社,还于旧都……

然而并没有,Light 还是死了,Campus 也被卖了。

阅读全文...

9 - nine -雪色雪華雪之跡

这个拖了不知道有多久的“9 nine”系列终于来到了第四卷,迎来了最后一个可攻略的女主角“結城希亜”,也将会进一步揭开游戏设定里的各种秘密。游戏名字《ゆきいろゆきはなゆきのあと》,中文就是《雪色雪華雪之跡》。

screenshot29.jpg

阅读全文...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依稀记得上期玩かんとく原画的游戏还是很多年以前,我还对着那个游戏一阵喷。实际上现在看看那个游戏……

还是值得一顿喷。

为什么呢,因为かんとく总是和 CUBE 合作,然后 CUBE 出的游戏,莫名其妙的女主角都会变成 Easy Girl,大概就是和男主告白没多久,就主动打开双腿之类的。是的是的,我知道这是黄色游戏,是エロゲーム,但是就算是黄色游戏,你也不能老这样简单粗暴吧,大家看 A 片都已经不喜欢看上来就打开双腿的吧,多少都会看一点剧情向的,这样才更有味道嘛。

于是时隔多年之后,かんとく原画的新游戏出来了,而且名字逼格就很高: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其实这个怎么翻译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似乎记得日语里这种句子可以理解为“对你就像神明一样”,但本身直接翻译好像又是“致神明一样的你”,顺便一提游戏的英文副标题是 To you like goddess,估计是第一个意思吧。

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这次的脚本阵容,找来了三个专门写厕纸……哦不,是写轻小说的家伙合作,看起来似乎是在剧情上决定下血本了。

screenshot305.jpg

然而实际上到底如何呢?

阅读全文...

Ori and the Semi-Automatic Shotgun

上周抽空把 Ori and the Will of the Wisps 这个游戏打通了,其实对于这个游戏没什么太多想说的,有意料之外的,也有失望的地方,不过整体来说是失望的,但失望程度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怎么说呢,这里的“失望”基本上就是指与前作相比,如果和最近的横版动作游戏比较的话,那的确是挺突出的就是了。

然后本周工作有点忙,除了上班就是撸管,除了撸管就是应付约稿,没空写这个游戏的感想,很多黄色游戏也剩下一条线两条线没收尾,不过最近有了点空,就决定聊一聊这个游戏。

1057090_screenshots_20200402091235_1.jpg

阅读全文...

印象:八位堂 SF30 Pro

其实不是第一次买八位堂的手柄了,不过之前买的莫名的找不到了,就剩下一个手感不好的。

这次为了玩某个“优化稀烂的 Unity 制作的辣鸡游戏”,我只能买了一个新的八位堂的手柄,不过时过境迁,这玩意也进化了,居然内置了震动,据说还有陀螺仪。

用了大概有两星期,我来说说感受吧。

photo_2020-03-31_17-29-52.jpg

阅读全文...

The Only Thing They Fear is You

Doom Eternal 终于来了,带着当初 Doom 2016 的续作头衔,终于来了。

这个游戏本身的意义我不再赘述,毕竟是“老牌硬派动作射击游戏”,我早他妈厌倦了那群“喘气回血”的战术射击游戏了。

不过作为新一代的 DOOM 续作,这次也有了很多的改进,花了两天的时间通关了,所以就说说整体感受好了。

photo_2020-03-28_17-30-44.jpg

阅读全文...

“后宫皇帝”

第一次得知“相亲游戏制造商” SMEE 开始做“后宫游戏”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因为 SMEE 一直强调“纯爱”,而且是那种“很现实的恋爱”,我也不止一次夸赞它们在这方面干得漂亮,结果还没漂亮几次,就他妈飘了。而且很奇特的和它的母公司 HOOKSOFT 实现了一次”身份互换“。

也就是说经常瞎鸡巴搞设定的 HOOKSOFT 开始搞纯爱了
然后经常搞纯爱的 SMEE 开始搞设定了

诚然,无论是 SMEE 也好,HOOKSOFT 也罢,它们搞过很多次设定,还有一些看起来噱头满满的元素,什么“逐步攻略”啊,“朋友的朋友”啊,“社畜相亲”啊,还有什么“攻略与被攻略”啊,但是这些元素都没有什么卵用,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永远都是男主和女主之间的斗嘴。

所以我觉得 SMEE 和现在“已经 SMEE 化的 HOOKSOFT”,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已经变成了“情侣斗嘴段子”了,没有人在乎你讲怎么样的一个故事,没有人期待你能有什么超展开,甚至没有人认为你会有什么“回忆杀”,核心永远就是那个“小情侣吵架”,而且大家爱看的也就是这个“小情侣吵架”……其实你也别小看“小情侣吵架”,能做得好的也没几个,这也是我经常夸赞 SMEE 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是这个 SMEE 会社的社长,我会选择把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名字固定下来,反正每次都还要重新复制粘贴一下“不受欢迎的男主角突然来到モテ期”之类的套路模板也挺累的,还不如直接用一个名字,譬如叫吴老二之类的,每次出游戏都加上男主角的名字,什么《吴老二的乡村大冒险》、《吴老二的相亲历险记》,《吴老二与王小姐的宇宙历险记》,《吴老二与异世界的国王》等等……这个套路搞下去,别说销量了, SMEE 一举成名上映剧场版,打造国民 IP 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总觉得这个套路很耳熟……啊对了,既然说到“异世界”,那么这次 SMEE 的确搞了一个“穿越到异世界”的设定。游戏的标题也非常的露骨《ハーレムキングダム》,是说男主角突然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为异世界的国王,而且还会拥有后宫的故事。

时至今日我还是想吐槽这个游戏的设定实在是太不 SMEE 了!

阅读全文...

修复联想 Y40-70 笔记本独立显卡不能用的问题

最近想上班摸鱼打游戏,我是说打那种“用 Unity 引擎制作优化极差配置还要求死高同时还拒绝首发 Switch 平台”的那种游戏。

因为我手头唯一有独显的台式机放在新房子处了,也就是说我上班是没法玩儿的。

不过好在单位有一个没什么人用的笔记本电脑,这是一台联想 Y40-70,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电脑年代不算老,而且有独显!

结果当我打开这个笔记本一看,他娘的独显居然不能用。

独显的驱动是可以安装上的,但是报错:

“由于该设备有问题,Windows 已将其停止(代码 43)”

阅读全文...

泡沫东京

上世纪 80 年代,日本进入了异常繁荣的“泡沫经济”时期。

当时的日本有多繁荣呢?大概就是大家都炒外汇,轻松等着日元升值,手里的钱每过一阵就会价值增长,只要你不是傻子,只要你敢投入,随便做点金融生意,你就可以轻松的腰缠万贯。

那时候的日本人已经成为了“有钱人”的代名词,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在本土的消费,转而出击美国,开始了他们挥金如土的海外出征生涯。日本人在美国的“暴买”行为让白人为此乍舌,看到喜欢的东西毫不犹豫的买买买,甚至买走了梵高的名画,还买下了美国时代广场的各种招牌的所有权。而除了海外的疯狂,日本本土的人民也开始了最后的狂欢,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横行,青少年们用着最新的 BP 机、大哥大,资本家们和黑帮疯狂的炒外汇,炒地皮,没有人顾及实体经济,大量的钱都进入了房地产市场,东京的房价一路飙升,在东京买一座房子的钱甚至可以买下美国棒球联盟的好几支球队……

在日本如此疯狂的环境下,大量穷人也涌向了灯红酒绿的东京,开始了他们的淘金梦。

这些人中,有些来自日本乡下,有些来自海外,甚至来自中国。

而《泡沫冬景》这个游戏,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screenshot131.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