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

星光之末

年初的时候看了 Key 社母公司 Visual Arts 的一个事业规划,社长「马场隆博」出乎意料的对业界拥有者很完整的认知,他知道海外、尤其是中文市场的巨大潜力,并且主动在中文区积极注册本地商标,寻求本地的代理商和合作伙伴;同时也意识到传统的“Galgame”时代已经基本过时,单靠“卖肉”已经很难继续扩大市场,只能走全年龄的路线;并且提高游戏本身质量,联合“动画”“漫画”“小说”“音乐”多平台去打造 IP,与其做游戏,不如做“IP”,这样才能更好的利用纸片人赚钱,最后他还表示了对“元宇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如果有能力的话还希望探索公司能否在元宇宙中尽早布局。

看完这个规划我反而是挺吃惊的,原本我印象中日本公司,尤其是做 Galgame 起家的公司,大多都是冥顽不化、油盐不进、天天抱着那么一个万年引擎用到死之类的,顶多卖点骗钱周边,做不下去了就直接倒闭什么的。

但是 Visual Arts 居然很清醒的知道“纸片人”市场的核心是“IP”和“角色”,无论是剧情还是音乐还是游戏或者是小说,各种媒体都是塑造 IP 为主,并且将 IP 卖往全球,的确是一个文创公司应该有的营销策略。

当然这份规划是不是吹牛逼我不晓得,我还是的的确确注意到了这个东西:

Screenshot from 2022-12-04 10-43-42.png

『終のステラ』,继『planetarian』『Harmonia』之后的机器人三部曲终结篇,田中罗密欧主笔,预定 2022 年春天发售,目标是做成剧场版电影……

然后大家也看到了,这都秋天了,游戏才姗姗来迟,至于“映像化“呢……好像也不提这事儿了。

言归正传,还是说说游戏本身吧。

阅读全文...

可能是(中国大陆)你能玩到最好的暴雪游戏

“你们都没有手机吗?”

当那年手机哥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内心的一股子欲望已经无法抑制了。

“我十分想玩到《暗黑:不朽》。”

“我十分想玩到《暗黑:不朽》,即使它是网易开发的,即使它是一坨狗屎,它也比腾讯的狗屎香!”

为什么呢?因为我当时正在沉迷《王者荣耀》,这是一款腾讯开发的手游,我已经受够了傻逼腾讯的运营,无论是饭圈的宣发还有那被 ELO 支配的排位匹配,都让我觉得特别傻逼,最傻逼的就是其与腾讯社交软件的绑定,你一定需要安装微信或者 QQ 才可以实现登陆,这算哪门子道理?一个游戏不应该是输入一个密码就可以直接登陆的吗?

我当时有玩过网易的一些手游,直观体验还是不错的,至少我没有玩到需要氪金的那一步。

所以我就期待《暗黑:不朽》的上市,尽管我觉得暴雪最应该做成手游的是《风暴英雄》,但是“暗黑”……好吧……也行吧。

photo_2022-12-03_23-04-49.jpg

阅读全文...

放学后的灰姑娘 2

Hooksoft 之前推出的《放課後シンデレラ》(放学后的灰姑娘)受到了极大的好评,虽然我觉得这个游戏还算不错,但却意想不到它能有这么高的人气,以至于能让官方推出续作……《放課後シンデレラ 2》

原作的设定上就是一个纯粹的校园恋爱作品,男主角通过选择不同的放学路线,和不同的女主偶遇,展开不同的恋爱故事。在游戏性上唯一做到的就是“占卜”:每次放学的时候可以找两位基友去算命,基友会给你不同女主角可能出现在哪里的提示,你需要根据提示选择行进路线,才能完成对不同女主的攻略。

screenshot.32.jpg

阅读全文...

关于捡到一个傲娇人形性冷淡飞机杯的事情……

Galgame 圈子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标榜着“讲故事”的作品,开始变得越来越“色”和“实用”;而许许多多一开始直接就标榜“重口味”的作品,反而会莫名其妙的开始讲故事。

当然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 Galgame 里,日本的成人影视圈子里也是如此,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看“前田文豪”导演拍的片子,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的画面冲击,还有许多发人深省的内容。

就好比我们评价人一样,总是会用类似“反差”的特性为他们贴上好人或者坏人的标签。正所谓一个做了一万件好事的好人做了一件坏事就会成为坏人,而一个无恶不作的坏蛋会因为做的一件好事而成为良知的代表。所以有些游戏的制作人也就开始故意走这个路子,在一个追求实用性的拔作里尝试塞入一些更为人文的东西,也是所谓“神作”最容易诞生的方法之一。

当然,这种方法并不是每次都会奏效的。

screenshot.129.jpg

阅读全文...

学习与稳固 2

好几年前,有一个游戏叫做《Study Steady》(又名「学习与稳固 」),来自名为“橘子酱”(marmalade)的公司。其实我一直对这个公司做的游戏还是挺有好感的,从早些年的「Primal」系列还有后来的“棉花糖”,这个公司给人带来的感觉就是“很扎实”,剧情不会给你整活,就是写一些很普通的校园恋爱,加上一些小感动,属于那种“王道”类型的作品。

但是不知道上一作的《Study Steady》它们抽了什么风,直接改变了游戏的制作风格,转而开始着力研发游戏的引擎方面。花了在我看来不少的精力去搞一个不算新潮的 Emotion 技术,甚至为了它放弃了大部分游戏内容。

于是《Study Steady》这个游戏带来的感觉就很奇怪,剧情十分简单,流程也十分无聊,唯一的亮点就是那个犹如气球一样晃来晃去的“动态女主立绘”,但由于技术上的不成熟,不仅这个立绘看起来很生硬,干扰了玩家沉浸剧情,而且游戏的配置也莫名其妙的高,你没个顶配 PC 都不能稳定 30 帧。虽然很多人对女主角的黑丝 CG 赞不绝口,游戏也加入了打量的 HCG,但是这些 HCG 居然没有了“动态”,让人索然无味……

在我看来,《Study Steady》是一个完全失败的作品,但奇怪的是这个作品还能坚持出后续的 Fandisk,更不能理解的就是这个作品居然还能有续作……《Study Steady 2》!

screenshot.156.jpg

阅读全文...

夕凪荘のS級の彼女たち

周树人曾经说过:Moonstone Cherry 是个好会社。

这个会社出过一个系列名作,那就是“妹ぱらだいす!”系列,这个系列也有幸让我博客获得了巨大的流量,不信你看看侧边的“全站最热”,标题赫然在目啊。

当然《妹ぱらだいす!》(妹妹天国)这个游戏也不仅仅是妹系拔作才受人欢迎,更多的则是“实用性”上的提升。游戏人设其实没什么亮点,但是 HCG 方面就很给力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用 Emotion 了,还有“射精倒计时”的功能,让你和游戏里的女主角隔着屏幕都能实现双向奔赴,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十年前就让我筋疲力尽了。

后来的续作也出了两代,虽然不如第一代惊艳,但是都更换了当下最好用的声优,并且保留了“实用性”的老传统,尤其是第三代还提升了音乐的质量,可谓是经典再复刻了。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 Moonstone Cherry 觉得一根树上吊死不太好,它们后来就不再出“妹ぱらだいす!”系列了,开始在企划“吴老二”的带领下,推出了一些怎么看怎么奇怪的游戏……

screenshot.182.jpg

什么“欢迎来到性开放世界”啊,什么“欢迎来到性地下世界”啊,莫名其妙的,然后这次又推出了一个《夕凪荘のS級の彼女たち》。

阅读全文...

芳华易逝,起舞吧少女!

一般来说,enesemble 推出的那些个“伪娘”系列游戏,设定上都很牵强。

大部分都是说,男主角因为某种不得已的原因,需要女装前往女校,然后在女校里开始拔出大屌大杀特杀。

虽然男主在设定上是伪娘,但是这类游戏的 HCG 还特别的色,尤其是男主角,明明是男人,反而是最色的那个。而且最色的男主在 HCG 里依然战斗力爆表,仿佛秉承了“每一发都当最后一发去操,然后也不要怕阳痿”的原则,大大提高了这类游戏的实用性,一时间我都默认这种游戏是“拔作”的分支了。

不过很明显 enesemble 在去年的伪娘作之后,仿佛改变了一些方向。它开始注重一些剧情的合理性,甚至开始搞起了超展开。虽然去年的那个“伪娘作”感觉像是一个缝合怪,但是愿意做出改变总是好的。

于是在今年,enesemble 带来了新的伪娘作:《華は短し、踊れよ乙女》。

screenshot.18.jpg

阅读全文...

新瓶装 Gay 酒

这些年来自 SMEE 的主脚本「早瀬ゆう」和海豹社《あざらしそふと》越走越近,在之前推出过一些“联名小品作”后,现在两人都不演了,直接交合在了一起,早瀬ゆう甚至直接牵头制作了海豹社的新作《アマナツ》。

这个游戏怎么看都很奇怪,虽然标题和画风都是传统海豹社的 Style,但是游戏里的一些配角和语言风格一看就是 SMEE 的。

可能是为了提高销量,游戏找来了很多老玩家耳熟能详的 CV,居然他娘的把我最讨厌的青山ゆかり请出来配女主角了,我对她配的角色除了“風見一姬”之外都充满了 PTSD,女二号还是现在已经处于摆烂躺平状态的秋野花,女三号居然是后藤麻衣,这阵容可谓是十分豪华了,横跨黄油声优老中青三代,如果这个游戏有产品发布会的话,一定会让台下的死肥宅门高声欢呼的。

其实我也对这个游戏充满了期待,但是玩了一下不到 5 分钟,我就觉得有种莫名的失望感。

screenshot.108.jpg

阅读全文...

这就是我讨厌黄油的几个理由

多年前我开始玩黄油的时候,我的理由是很充足的,因为我已经厌倦了那些轻小说和动画漫画没完没了数年来的「连载」,以及那又臭又长的破故事。所以我选择了 Galgame,当时最为让我觉得满足的理由之一就是:

“Galgame 与那些其他 ACG 作品不同,在同一个作品里,你总是能看到故事的结局。”

然而时过境迁,这句话越来越背离了现实,而我对 Galgame 的看法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另一端,从厌倦,转化为了讨厌。

先不说现在的 Galgame 都学会了类似轻小说那种“分卷”销售模式,我感到最厌倦的,莫过于 Galgame 在多年内「不进则退」的市场发展。

Galgame 玩家总是自称为“亚文化爱好者”,并且以自己所谓的小众爱好而自豪,而且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去安利别人尝试 Galgame,或者亲自投身制作 Galgame,在大多数 ACG 讨论区和别人介绍自己喜欢的 Galgame。大多数所谓的“爱好者”都会承认,这是一个小众市场,而且处于灰色领域,见不得光之类的,但总是祈祷着未来有一天这个市场会进化,变得被更多人所接受。并且作为一个细分游戏品类,Galgame 有着太多被大多数人显著排斥的缺点,却被大多数所谓爱好者们无视和容忍,而且一忍就是十几年,这也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阅读全文...

重玩《仙剑奇侠传》的一些发现

前一阵无聊,重新把《仙剑奇侠传》玩了一遍,用的是某个逆向工程的项目:SDLpal,顾名思义,就是 SDL 做的,优点就是跨平台,得益于这个项目,你现在几乎可以在所有的设备上运行《仙剑奇侠传》这个游戏,而且还是原汁原味的。

我是在 Miyo mini 这个掌机上运行的,这个版本还融合了 DOS 版本与 Win98 柔情版的一些特性,比如可以看到物品说明之类的,算是你想要体验这个游戏的最佳选择了。

1.png

阅读全文...

归档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