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

废柴伏刀录

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这个游戏似乎上市的时候看着觉得没什么亮点,但是最后销量出乎意料的不错,而且……评价也很高。

评价高也不是因为游戏本身怎么怎么好,也不是因为游戏女主角女一号塑造多么多么好,也不是因为游戏的那个主线多么多么好……

而是因为游戏的女二号,就是椿这个角色,看着很萌很可爱。

所以椿这个角色的路线是什么呢,是她自己有着家族最大的荣耀和资源,却被各种白手起家的奋斗派吊打,最后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尊严而已。所以说这剧情有啥可赞的啊,但是群众就是觉得椿很萌,很可爱,完全无视掉了那条路线里唯一让我感觉不错的心理描写和努力与奋斗的相关内容……

トニカクカワイイ,总而言之可爱就行了。

妈的太扯淡了!又一次!又一次!剧情败给了废萌!

然后这次还为了照顾废萌党,这游戏出 Fandisk 了,主角不是原本的主角,路线也不是原本的路线,而是……椿。

游戏名字也成了《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 -椿恋歌- 》

screenshot.91.jpg

阅读全文...

星落八百年

非著名黄色游戏开发会社 LASS 与 2018 年 5 月彻底死亡,社长剣技マナ说 5 月 1 号之后所有业务都转移给了 DMM ,LASS 的主力脚本 LEGIOん 也跟着去了 DMM,参与了新作的开发。

于是到了下半年,一个新会社 Fluorite 出现了,一个新游戏 ソーサレス*アライヴ! ~the World's End Fallen Star~也出现了,在这个游戏的制作人列表里,我们看到了熟悉的名字:LEGIOん,还有另一个熟悉的画师早川ハルイ。

说道这个“LEGIOん”,我倒是还和他有过交流。他的生活似乎并不如意,在 LASS 倒闭后,他颇有种随波逐流的感觉,公司倒闭了,母亲也去世了,活得犹如一个蚁族,我还在 Twitter 希望他坚强,他也回复了我,然而让我吃惊的是……

他居然会中文!

然后更可怕的是他似乎关注我 Twitter 有一段日子了……也就是说,我天天在那儿骂来骂去,骂这会社傻逼,骂那脚本傻逼,估计人家全看懂了。

于是在 ソーサレス*アライヴ! 这个游戏上市的时候,我特么直接跑微博去吐槽了,一方面来说,让制作人发现我玩的是盗版,实在是不妥。另一方面来说,当着制作人的面说这个游戏是屎…………那也太不礼貌了嘛。

那么这个游戏到底是不是屎呢?

screenshot.18.jpg

至少一开始从体验版来看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说来 Steam 完全没必要下架这个游戏吧

前一阵看新闻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内容:台湾一款名为《食用系少女》的游戏,被 Steam 拒绝上架,因为游戏里有太多色情和其他不和谐元素。

其实这个新闻也並不算新鲜,最近各种游戏都想往 Steam 上跑,不乏各类色情游戏,或者打着色情擦边球的游戏之类的,Steam 作为美国白皮主导的平台,这种儿童色情是肯定要被干死的。

于是我就了解了一下这个所谓的《食用系少女》,发现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screenshot.171.jpg

这个游戏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是软色情,可是游戏本身却不是什么 Galgame……或者说不是那种类似エロゲーム一样的文字游戏,它是有可操作空间的。

说直白点……这是一个“模拟经营”为主的游戏……于是我对这个游戏反而产生了兴趣。

但是游戏开发商是台湾的嘛,人家官网直接把大陆 IP 都 Ban 了,同时因为 Steam 不能上架,这游戏只有实体光盘版卖,我想玩都不知道怎么去玩儿……

可是在我一个哥们儿的帮助下,我还是获得了这款游戏,所以就开始玩儿了。

阅读全文...

2018 年我最推荐的 Galgame

2018 年我一共玩了 40 款 Galgame,比起 2017 年的数量进一步减少,一方面这说明我的现实生活更加充实了,另一方面也说明……现在的业界真的是药丸了。

我看了下,大部分游戏都是上半年玩的,下半年我玩的很少,而且甚至也没有什么游戏能吸引我玩,作品也少得可怜。

这是好事儿,明年应该会更少吧。顺便也希望业界早点完蛋,这样会有更多的孩子得到解脱,更好的面对现实。

玩的虽然少,但毕竟还是玩了一些,那么还是老规矩,推荐一下我觉得不错的作品吧。

阅读全文...

Fate/Deep One

无论你是不是像我一样对 Type Moon 旗下的各种作品不感兴趣,你都得像我一样承认:

Type Moon 旗下的 Fate 系列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 Galgame 作品。

何为成功?一个产品带来的粉丝效应使得他们只需要不断的炒冷饭就可以不断的赚钱,哪怕是随便编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传都是吸金机器,这如果还不算成功的话,那我就不知道啥才是成功了。

从 2004 年,到现在的 2018 年,Fate 系列经过了两次动画改编,一次前传小说改编,还有数不清的剧场版改编,以及各种各样的衍生游戏,衍生漫画,衍生动画等等,直到现在的手游 Fate/Grand Order,还能吸引大量的死宅大把大把的往里砸钱,虽然这个 Fate 的金字招牌现在已经蔓延至了各种领域,但不知道很多人是不是还记得,Fate 系列的起源是一个游戏,一个 Galgame,而且还是 18X 的 Galgame。我也知道这个游戏原本是脚本师奈須きのこ创作的小说,为了推向市场不得已做成了 Galgame,但它首次亮相的确就是以 Galgame 的形式。

一个由 Galgame 扩展出的世界,达到现在的程度,不是巨大的成功那算什么呢?

阅读全文...

树莓盒子不是树莓派盒子

有一个非常疯牛逼的人曾经说过“老学校”与“新学校”的概念。

当然了,疯牛逼是不会说人话的,他想说的就是 Old School 与 New School。说的直白点,就是“新类型”与“复古型”。这一套路在其他游戏上有,在音乐类型上也有,那么在黄色游戏的层面,也是有的。

还记得最早的黄色游戏是什么吗?

就是男主角遇到漂亮妞,一言不合就开始 fuck,弄完了就完事儿了,就和卡马克大神说 FPS 游戏一样:“游戏是 A 片,剧情是多余的。”其潜台词就是说,游戏就是让人爽的,搞鸡巴毛剧情和创作?不爽还玩鸡巴毛游戏?

正常游戏的定位都尚且如此明确,何况黄色游戏乎?

黄色游戏是干啥的?就是让你当 A 片看的啊!

所以搞那么多傻逼兮兮的起承转合闹球肾啊,直接脱裤开搞不就好了吗!

阅读全文...

感受:王者荣耀单排上王者段位

很多赛季都玩,然而最高到星耀4,再也没高过,主要是自己时间不多,需要上班看书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只能每天打一两把,所以虽然自己段位是在慢慢上升的,但是往往刚摩擦到星耀,赛季就结束了。

这个赛季似乎打的更顺利一点,赛季末打到了星耀2,想着距离王者段位就差两个小段了,要不最后试试看能不能上王者吧。

于是两天多打了一些,终于上王者了。

photo_2018-09-26_14-38-40.jpg

这篇倒不是什么教学,虽然我是全程单排,100% 单排,毕竟死宅没朋友,不能像竹牛逼和吴老二那样有那么多男朋友,也不能想许子靖那样天天换女炮友,我只是说一下我单排上王者段位的感受,希望对其他人有用吧。

阅读全文...

寻蝶者

バタフライシーカー,一个今年 3 月份的游戏,我前一阵才打通。

一开始不想碰这个游戏的原因主要是我个人不太喜欢这个游戏的脚本:海原望。

海原望应该是 Liar-soft 的人,他参与的几个作品我玩过一些,说不上不好,只是总是会感觉到很大的不适。这种不适感并非来自游戏的原画和设定本身,可能更多的是游戏剧本与对话上的一些描述。所以本次看到バタフライシーカー的脚本还是这货,我直接就不是很想接触。

不过我实在是没什么游戏玩儿了,废萌不喜欢,别人吹上天的某些游戏我也不喜欢,我更喜欢的还是那种比较传统的“悬疑”“解密”“故事”,望来望去,上半年的剩下的就一个バタフライシーカー了。

最终我还是玩了这个游戏,而且因为没什么别的想玩的,这个游戏还玩的挺认真的,全通之后,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screenshot.204.jpg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能玩的下去海原望的游戏吧?有人还说海原望是星空めてお的马甲……但是我和星空めてお不熟啊无所谓了啊哈哈哈。

阅读全文...

铁打的妹妹,流水的欧尼酱

很早以前,有个游戏很火,因为名字很有槽点:

《お兄ちゃん 右手の使用を禁止します》

游戏就是一个单纯的妹控游戏,男主角虽然有名字,但是存在感异常低下。里面好几个妹妹围着男主转,OP 非常洗脑。

这个游戏获得了成功,因为有噱头啊!

阅读全文...

社长你好

大家都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因为玩王者荣耀,我被开除出了玩家籍。
因为不玩白色相簿,我被开除出了 Galgamer 籍。
因为不怎么看动画,我被开除出了二次元籍。
因为不会写程序,我被开除出了 Geek 籍。
因为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我最近还被开除出了死宅籍。
因为不会女装搞基和抬杠,我还被开除出了 Google+ 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