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

有时候想想就会觉得瞎鸡巴伤感

在 2010 年的时候我搬了一次家,从很小的房子搬到了稍微大一点的地方。

这次搬家的区别啊,就是我的屋子空间大了点,之前的屋子基本上除了床和电脑桌子基本就没空间了。而且桌子和床之间的空间小得可怜,只能放下一个板凳,有时候我直接都坐在床上了。

搬家之后有地儿了,我的屋子里被放了一张双人床。

我很疑惑,我一个人放双人床干嘛?

“等你结婚了不就省事儿了吗?”我妈是这么回答的。

阅读全文...

Elly 的儿童周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熊猫人。

前面不远是邮箱,试着看了一下,里面居然有很多邮件。

除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说什么什么货币取消了,选择用金币折扣给我之类的,还有一封是来自公会的。

“公会会长已经很长时间内没有上线了,如果你是活动会员的话,可以代替他成为新的会长。”

说实话我都不记得会长是谁,公会名字也是我在这封信里才看到的……

走出旅馆,发展这里全都是熊猫人,看似热闹,但是却又非常萧条。

旅馆位于一个殿堂内,走起路来居然身轻如燕,犹如脚底有风一样,跑得飞快。我在这个殿堂里转悠了半天,搞明白了这里似乎是潘达莉亚熊猫人岛上的一个主城,我对这里不熟,我也忘了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也不清楚我在这里的旅馆睡了多久。

但是这些并不是关键的,我觉得我应该找个途径离开这里,回到一些我熟悉的地方去。

在这个殿堂里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排传送门,看到了熟悉的暴风城的镜像,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

暴风城还是老样子,法师区也还是老样子,虽然这里已经扩建过一次了,自从那条大龙趴在城门口搞坏了这里的一部分之后。

暴风城里似乎没有过去我记忆中那样人头攒动,根据我脑海中有限的印象,我开始在暴风城里漫游。

天上飞的人很多,不过我还是喜欢陆地坐骑,我到现在都不适应在旧大陆飞行的感觉。

来到光明大教堂附近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这里有很多人……也有很多的小孩子。

“这位勇士!”一个面目有点可憎的老女人叫住了我,她身上的标识写着“奈丁格尔”,和我认识的某个知名护士的名字有点像。“来给战争中失去家庭的孤儿一点关爱吧!现在可是一年一度的儿童周!”

儿童周?哦对,我记得,儿童周,我想起来现在正好是 5 月初,正是艾泽拉斯中一年一度的这个纪念节日时期。

阅读全文...

她与她妈 2 - After Stories

《タユタマ2 -you’re the only one-》这个游戏是去年出的,其实我个人觉得挺好的。

好在哪儿呢?因为没有毒。

是的,别看这个要求低,但是做到的没几个,放眼望去,别说是游戏了,就算是动画,不给你添堵的作品都寥寥可数。没事来个三角恋给你点胃药啊,动辄虐个妹让你心痛啊,或者搞个轮回啊穿越之类的超展开让你喷饭啊,所以相比于那些游戏来说,专注于描述「人类」与「太転依」之间如何和谐共处的正能量到不能再正能量的游戏《タユタマ2》简直就是业界的清风啊。

screenshot.83.jpg

虽然这个游戏上了 Steam 之后卖的不太好,而且价格顶上涨价后的四分之一个 2B 小姐姐了,不过现实不就是这样吗,平淡的正能量内容不够刺激而无法吸引足够多的扭曲死宅关注,只有屁股才是一切销量的源泉……

阅读全文...

十多年过去了,正版与盗版之间似乎实现了一次换位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第一台电脑的配置很烂。其实现在看来那台电脑的配置在那个价位来说倒也算不上被坑,只是父亲当时觉得不想花太多钱,原因很简单:贵。那时候电脑价格一点都不便宜,AMD K6-2 之类的 CPU 已经算是平民的入门款了,赛扬都没想过,更别说高级的奔腾系列了。

所以买了电脑之后,软件成了新的问题……

那段时间内估计每个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专门卖软件光碟的地方,一群大叔大妈支个小摊,拿出一个纸箱,纸箱里塞满了光碟,你需要用手指一个一个掀开看看里面的内容,从码放整齐但内容混乱的鞋盒子装的一沓光盘里挑选出那么一两张,仅仅依靠着封底的缩略图判断这是个什么风格的软件,如果是自己的菜就可以买下,如果不是那就换下一个。

所以当时有个爱好,就是周末的时候去卖碟子的地方淘碟,因为郑州市很小,卖碟子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有时候还会碰到熟人,包括同学,包括自己的亲戚,当然我还在淘碟的时候碰到过自己的英文老师……

噢对了,碟子是盗版,当然是盗版。正版我压根没想过……

阅读全文...

其实吧 11 区的那些个“后宫”压根算不上后宫

中学的时候就看各种网络文,于是自然就会看到各种爽文和后宫文,爽文不多说了,也就是男主角出来各种牛逼,扮猪吃老虎,有时候猪都懒得扮了,秒天秒地秒世界。至于后宫文也是后来无意间看到的,毕竟我一直觉得我国网文的恋爱写的都很烂,不过天朝网文中的“后宫”文的确都是“真后宫”,男主角身边都会有好几个妹子并且每个妹子都特么默认男主可以有别的女人,之间还能和谐共处……

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鹿鼎记》你总看过吧……

之后我就接触了日本的那套“轻小说”。日本的“轻小说”里也是有爽文和后宫文的……只是感觉和天朝的完全不一样。

阅读全文...

所以“不给汉化就差评”的行为算不算是无理取闹

前几天知名动作游戏《猎天使魔女》(Bayonetta)出了 PC 版,因为我作为一个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买游戏主机的玩家,看到这种消息自然会觉得比较开心,直奔 Steam 页面打算买买买,买之前无聊滚动了一下页面看了一眼评价……于是就看到了扎眼的东西。

选区_005.png

阅读全文...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空吗?来摇滚可以吗?

去年吧,哦不应该是前年吧,我玩过一个游戏叫《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其实当时我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的,虽然它后期乏力,中期有点混乱,但是一开始的开头写的不错,还充分利用了“无限猴子定理”来写了一个很有趣的设定,而且一开始序章的不少场景切换都有那么点电影味儿。

但是这个游戏啊,似乎日本人不是特别买账,不买账的理由和很多我“我看好但是日本人不看好的游戏”差不多,大多数日本人表示“这写的是什么傻逼玩意儿,怎么可能世界是猴子做的,怎么可能什么猴子用打字机可以写出莎士比亚全集,怎么可能会有天上的神明跟猴子有关系,乱七八糟的,差评!” 所以说我的确不是很懂这群傻逼小日本儿,正如我觉得某个“饲养加拿大鹅和它们一起飞”的游戏也挺好,他们却因为”饲养加拿大鹅是犯罪“而给差评一样,根据“无限猴子定理”,世界可能存在类似无限个猴子瞎蒙做出来的某个可能性,这个设定不肯接受,但是他们却愿意接受“世界毁灭几万年”之类更傻逼的设定,很多日本人喷《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是“电波 Game”,其实在我看来,你先去喷“季节くるる”系列是电波 Game 比较好,更令我无法理解的是,后者比起前者无论是在中二和神经病程度上都要高出 20 个 Chaos;child 出来,反而得到了诸多好评,有人说《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像是中二少年写的黑历史小说,那如果这是中二黑历史小说的话,“季节くるる”系列那就只能是精神病院的厕纸了。

screenshot.57.jpg

阅读全文...

在烟雾中看到的过往

声优松永莉佳(蓬かすみ)一定非常庆幸自己配了《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为什么呢?因为在她的Twitter 页面上,只有她配的这个游戏的一号女主是可以拿出来 Show 的,她配的其他作品的角色,不是杂鱼就是 Boss,如果是主角,那一定是巨乳大奶被凌辱的拔作女主角,拿来当头像都会羞于启齿。

实际上《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女主角常磐久遠的确非常可爱,得益于画师白もち桜的萌系必杀技,这个游戏本身就是“废萌”作品里的一股清流,对于这个游戏来说,剧情啊,音乐啊,CV 啊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过得去就可以,单凭画风就可以让萌豚们高呼万岁了。

但是你们都知道的,我不是什么萌豚,也不是什么妹控,所以在《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体验过程中,我只是深深的感觉到,这个游戏的男主角实在是太傻逼了。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就说过,这个男主角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看到情况不妙就会立即缩卵,在女方什么都不要只需要男主角点头的时候他居然扭头回家,这种表现一般在现实中就是那种操妹一时爽,妹子大肚后扭头消失的人渣,结果这种人渣还是一个后宫萌豚向游戏的男主角,这让我无法接受。

screenshot.66.jpg

阅读全文...

我和来自北京的基尼奥说起了这个游戏,他也觉得挺垃圾的

上周在郑州见了一个来自北京业务遍布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朋友,G+ 上比较有名的公路车大腿内侧摩擦员以及高级程序员点评师“Neo Slixurd",因为他是个基佬,名字叫 Neo,所以我一般叫他“基尼奥”,或者简称“基尿”。

和基尿的聊天是很愉快的,我们首先一起讨论了"小竹公主究竟是不是傻逼"这个问题,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在之后的聊天中,也扯到了我玩 Galgame 这件事。

基尿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学日语那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你天天玩黄色游戏你学的也快,我的相关经验可以参考这里

其次基尿好奇的是我究竟玩多少游戏,根据我个人统计,一年应该是玩了 80 左右,其实这个数字并不是怎么准确,毕竟我个人是把 Galgame 当小说看的,也就是说我只看“游戏钦点的主线结局”,在我看来其他的解决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对女主角有爱的话可以 YY 一下,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所以大部分游戏除非是类似“はつゆきさくら”这种将整个故事拆开的类型,我一般都是只走主线,其他的大概看看。所以一个游戏也没那么长,如果全线通关的话按照批评空间的统计,大部分日本人都需要 19 小时左右,当然这个时间也没那么长,只是没有人会天天玩这个吧?

最后就是和基尿探讨了一下关于 Galgame 的剧情走向,基尿表示自己玩的游戏都是早些的,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最新的游戏是什么走向。其实我解释到最新的游戏大多数也是很俗套,虽然整体质量比起现阶段主流新番要高一点点,不过也是因为受众群体导致的,毕竟批评空间统计大部分打エロゲー的都是 25 - 30 的年龄段,已经不是类似我国 B 站那种 20 岁以下看动画的小学生级别了。

“其实大多数エロゲー剧情挺傻逼的,譬如我最近玩的这个。”

于是我就说起了这个叫做《働くオタクの恋愛事情》的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

我不止一次毫不掩饰的表达我对于《紙の上の魔法使い》这个游戏的喜爱,还有对于这个游戏的脚本师ルクル的赞美,包括ルクル在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之前出的那个作品,《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这个脚本强大的地方在于,他真的很会讲故事,写出的故事无论是节奏还是对话,以及里面的用词和风格,都是给人一种非常优雅且引人入胜的感觉。相比之下其他的 Galgame 的脚本师写的故事就更像是高中生中二病发作一样。这种落差往往会导致,你玩过ルクル的游戏,你再去找个其他的主流 Galgame 风格去玩儿,你会感觉后者的对话好傻好弱智,而前者才更像是一个故事,并且具有画面感,我想这应该就是一个脚本所拥有的「硬实力」了吧。

在《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之后,这个ウグイスカグラ会社已经沉寂了太久,在一年多前发推特说自己有在好好的制作新作之后,到了 2016 年底,新作《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被公开,然后 2017 年初放出体验版,接着就是 3 月份毫无跳票的上市了,幸福来的太快,在游戏第一时间就赶紧开打了。(想入正不过不知道走一般转运会不会被海关请喝茶还请老司机指点渠道)

screenshot.267.jp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