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柄分你一半

其实我的父亲也是个 Gamer,用中文来说就是个“玩家”。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有红白机了,当然,是父亲买的,我经常看父亲在玩儿,而自己玩儿的机会不多,一来是当时有种舆论风向“游戏机 = 毒品”,二来是我的确不会玩儿。

终于有一天,父亲看我一直在眼巴巴的看着他玩儿,就把红白机的 2 号手柄递给了我。

“一起来玩儿吧?红色那个人是你。”

阅读全文...

我参与了好几个众筹,我觉得这「众筹」越来越不「众筹」了

小时候的我思维是很活跃的,我经常会善于发现周围的一些新鲜事物,所以我也有了一些我当时很引以为傲的想法与发现,目前回想起来,最牛逼的应该有两个,一个是地理方面的,一个是经济方面的。

地理方面的发现就是某日我看完漫画书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盯着远处挂着的世界地图看,我就发现哎,那南美洲和非洲版块的边缘居然如此契合,仿佛可以拼起来一样,难道它们之前就是一起的?因为某种原因,逐渐分离了?

这可是个大发现!对于刚上中学的我可是一个牛逼的契机,没准我就成了类似牛顿一样的名垂青史的人了,我立即跑去告诉了父亲我的大发现,等待着父亲的夸奖。

父亲一言不发,跑去翻开我的书包,拿出地理书,翻了一会,拍在了我的面前,书中的“课外知识”框架里写着“大陆漂移学说”,我才意识到,这玩意在我出生多少年前早就有人发现了……

瞬间我觉得自己一下子从“牛逼”变成了“傻逼”,同时伴随的还有父亲的眼神,以及接下来到来的批评:“你压根没好好看课本吧?”

虽然地理方面的发现失败了,但我并没有气馁,我在经济方面又有了新的突破:

某日在我买不起冰棍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中国有那么多人,每人给我一分钱,那我岂不是瞬间变得巨有钱?

这个想法我还反复思考了好几次,甚至算了一下全中国有多少人,并且拿出一张纸算了下自己在“接受全中国每个人一分钱”之后能获得的大概金额,看着那天文数字一样的仿佛发着金光的字迹,我觉得自己已经距离大富豪不远了……

慎重之后我又告诉了父亲这个想法,父亲面无表情的表示:“想法不错啊,你可以试试看啊。”

于是在我正准备出门找隔壁王奶奶开口索要一分钱的时候被父亲拎回了家……

“你这是乞讨。”父亲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愿意把自己的钱给你,哪怕是仅仅一分钱。”

知道后来长大一点,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而且,我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且我也曾想过,如果真的能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能让一大堆人拿出一点点钱给我的话,这个方法并非行不通。

万事具备,就差个理由了。

到了后来,这个“全国每人给我一分钱,我就会变成大富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思路终归是被人实现了……同时它也有了个闪亮亮的新名字:“众筹”。

Crowdfund2_full.gif

阅读全文...

一千字侦探

我原本是打算约物理老师吃日料的,结果开车到那里之后发现那家日料店关门了……

我应该是在打那家日料店在美团上的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失算了,话说即使如此美团上还是可以团购这家日料店,我应该吐槽说美团的人都在忙着搞基和骑自行车吗?

所以决定去吃隔壁的火锅。

火锅吃的差不多了,物理老师开始和我聊她的爱好。

阅读全文...

差不多黄油

有人说过,高度成熟的市场环境下,为了提高产品的生产效率,降低产品的成本,所有的东西都会被严格的规范化,甚至流水线化……

所以日本作为一个黄色游戏贩卖依然有市场的特别地方,对于 Galgame 这种载体也不例外。

在用 RSS 订阅各种放源的网址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的,原来他妈的日本每星期都有那么多黄色游戏出现……单是放源的游戏列表都多如繁星,仿佛掉进了色情的海洋里,一口带着精液味儿的海水呛的你仿佛要溺毙在其中一般。

放源的游戏多,并不代表游戏质量有多高,除了那些每月上市的新作,大部分就是小制作,或者仅仅卖一些单纯的色情元素,并没有太大的质量,也就是随便玩玩的程度。好比你喜欢看恐怖小说,你既可以蹲书店等新作,也可以泡在蓬莱鬼话或者百度直播贴里追网文一样,口味不同,风味不同。

不过看得多了,你自然会发现各种套路,尤其是对于日本这种市场极度成熟的地方……

呃……我是说,就算是黄色游戏,也是有一个”基本套路”在里面的,大部分想要求稳的厂商,都会选择遵循这个基本套路去走,虽然销量不一定会爆炸,但是一定不会差到哪儿去……

这样的游戏,有着马马虎虎差不多的画面,马马虎虎差不多的 CV,还有马马虎虎差不多的剧情,加上一个马马虎虎差不多的售价,最后也就打造成了一个马马虎虎差不多的黄色游戏……

所以《恋は夢見る妄烈ガール! 》就是这么一个“差不多”的黄油。

screenshot.2.jpg

阅读全文...

所以贴肚脐到底能不能治痔疮……

我没有得过痔疮,我不知道痔疮有多痛苦。

因为没有得过痔疮,我也不是很懂痔疮是怎么治疗的,有人说是屁眼儿里烂了,只能用栓剂才行……哦,或许这么说有点粗鲁,但这是事实。什么内痔外痔混合痔啥的从来都不了解,所以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的确不知道一个人自己是不是能把栓剂塞进肛门里去……

既然不知道这个,那么有些游戏的设定也就不知道如何咯……譬如这个《妹が痔になったので座薬を入れてやった件》的游戏。

screenshot.104.jpg

阅读全文...

鸡蛋咖喱

又下厨了,这次是鸡蛋咖喱。

说是鸡蛋咖喱,其实就是咖喱里没有肉,用鸡蛋替换了肉的位置。

胡萝卜,土豆,洋葱,切丁,然后准备青豆,咖喱,还有鸡蛋。

C2ggoGIVQAAteOn.jpg:large.jpeg

阅读全文...

PARA-SOL:脚本师你在精神病院里吃得好吗?

我应该不止一次说过,我这人有一毛病,喜欢听音乐找游戏打,于是这次不小心听到了《Octave Rain》这首歌,觉得挺不错的……一查还是游戏 OP,所以就把这游戏找来玩儿了……

这个游戏名字叫做 PARA-SOL,如果你英文不差的话,你可以看得出来,PARASOL 的意思就是遮阳伞,这个游戏的标题就是“遮阳伞”的意思。

screenshot.12.jpg

其实下载这个游戏的时候我没有想着会是中文,结果倒手一运行,卧槽还是汉化的,出乎我意料啊……

选区_652.png

然后这个游戏玩之前我是看了日本人感受的,大部分说,这个游戏“前面展开好牛逼好牛逼的,后面展开好傻逼好傻逼的。”,国内圈子里对于这个游戏的解释更多是“老子没看懂啊!”

没看懂的东西多了去了,我最擅长看神经病的作品了,所以就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游戏……

经过那么几天把这个游戏打完了……只有一条线,而我完全没有想碰第二条线的意愿……

原因很简单:太神经病了!

阅读全文...

《イノセンス / Depressing》&《ARIA》

C91 淘的两张碟终于到了,一个是来自 Primary 社团的 11th single 《イノセンス / Depressing》,另一个是来自 FROZON QUALIA 社团的新的 single 《ARIA》。

C2b1F64XgAAnC3t.jpg:large.jpeg

阅读全文...

兎もまた夢をみる

《兎もまた夢をみる》是「甘味党」社团制作的以 VOCALOID 作曲作品为底子,找来歌手黒兎ウル进行演唱的有同人性质的专辑。

这张专辑我从无意间发现到开始没事儿听,基本听了好几个月了……可以说是越听越喜欢。

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纯粹的 VOCALOID 作品,因为我真的是接受不了电子音,哪怕你调教得再好,我也觉得难受,偶尔听一下会觉得“哇好厉害,挺好的”,但实际上还是更希望能有真人进行演绎,于是《兎もまた夢をみる》这张专辑就很好的抓住了我的痛点。

专辑的作曲者是綿飴,所有曲目应该都是他创作的,他在 Twitter 的名号是「甘味党」の主宰,大概也说明了这个专辑的性质。

这首专辑的曲目其实都是各种单曲,不过倒是很巧妙的设定了一个有趣的专辑名称,把所有曲目收录了进来。兎もまた夢をみる,兔子还在做梦,歌曲组合起来更像是一个梦中的路途。

选区_641.png

阅读全文...

ゆのみっくにお茶して

这个专辑发现纯属偶然,因为前一阵被 Google Plus 上的社交名媛 Fubuki Hoshino 推荐的链接跑到 SoundCloud 上转了一圈,发现了新天地。

SoundCloud 上的确是有很多音乐人在活跃,当然音乐爱好者更多,不少 Remixer 以及音乐人都会选择在 SoundCloud 进行发布自己的作品,虽然大部分作品吧…………个人觉得挺粗制滥造的,但是同样的,有亮点的作品也有不少。

SoundCloud 上大部分 Remix 和原创作品以电子制作的音乐为主,毕竟不是谁都能搞得起乐队的,这也导致上面的音乐节奏感强烈,电子风浓厚,其实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之后还是挺带感的,我个人就发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曲目,譬如这个叫 aiobahn 的,最新的这首《永久の宴》就比较有特色,而且比较符合欧美口味的特色。

欧美对这种高潮部分突然采用巨大低音的加深节奏感的动感方式叫做 Drop the beat,如果你眼尖的话你也能看到那首《永久の宴》中的评论里有多少欧美鬼佬对那个 beat 的 drop 有多么的满意了……

当然在 SoundCloud 上并不是只有这种动词大慈的音乐,一些偏日系的也有,不过大多数还是电子风为主,少部分同人サークル会在宣传页面上附赠上 SoundCloud 的试听链接,这也是一个途径。

而《ゆのみっくにお茶して》这个小专辑就是发现于这里……

artworks-000187843725-yne35j-t500x500.jp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