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鉴赏 分类下的文章

我特么再也不想和你们这群二次元死宅一起看电影了

我在电影院看过不少次动画电影,不过大多数是 Pixar (皮克斯)的,日漫的电影其实之前都没见到过,当然这么说也过于绝对,其实在这之前也看过几次,不过是本地漫展组织的那种包场小规模放映,要说正儿八经在电影院看到日系动画电影也就是去年的《君の名は。》(你的名字),那部电影国内上映之前网络上已经有了画质不高的泄露版,但考虑到导演新海诚的动画特点主要是画面,只有电影院才能更好的呈现那种效果,于是还是有不少粉丝去电影院支持票房的,也创造了日本动画引进大陆市场的新的票房奇迹。

得益于《你的名字》的成功,于是在今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日本动画剧场版和其衍生作品的引进,我们看到了《声之形》,也看到了《银魂真人版》,还有《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以及下半年有可能上映的《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飞上天的烟花,从下面看?还是侧面看?》国内暂译为《烟花》),也可以从侧面反映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注意到这个新的赚钱领域,毕竟看动画的那批年轻人都渐渐成为了消费主力了,这个市场比例虽然不大,但是中国人多啊,体量大,一个稍微小一点的比例都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稍微炒作一下,那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一点我是很乐于看到的,因为我的确很想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喜欢或者关注过的动画作品,虽然现在在线看片儿地址众多,但说句实在话在网络上看片儿效果真的不好。毕竟现在的网络环境太差了,到处都是小学生在刷无聊的弹幕,或者是那些智商不健全的人在进行无意义的争吵。我也是原本很喜欢在线看,后来也就渐渐不看了,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也因为在线看环境太差而转回了下载看。然而随着我国版权意识的逐渐增强,下载动画也不是原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预期费劲半天求种挂资源还要跪求各路靠谱字幕,何不直接订张票去电影院看来的轻松惬意呢?

况且……看片儿本来就应该给钱吧?

144437423.jpg

而且根据我近期的电影院观影感受来说,效果其实还不错,不管是看热门大片儿也好,冷门动画片儿也罢,无论是看《你的名字》还是《声之形》,大屏幕和安静的环境总归还是好不少。所以我也很乐意一次又一次的花钱去看,包括这次的《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阅读全文...

或许《敦刻尔克》并不适合大部分人

我并非不喜欢看电影,只是我觉得大部分电影不是很值得去看,或者没有什么吸引我去看的地方。

不过有些电影我觉得还是真的不错的,譬如之前偶然看到的《蝙蝠侠》三部曲,看那部电影之前我对于蝙蝠侠的了解仅仅是一些地方电视台播放的动画片的一些简单介绍的程度,而看完之后我却记住了很多人,尤其是小丑,以及男主角对于正义的偏执追求与向往,更是记住了这个电影那富有特色的朴实的画面表现,以及与画面完美契合的音乐。

其实讲道理,小丑的演员是谁,主角的演员是谁,作曲者是谁,我在看《蝙蝠侠》的时候都不认识,只有在后来我才知道了他们是谁,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则是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和他对于胶片电影的坚持。

在现在到处都在追求 3D 的时代,依然有导演坚持拍摄纯胶片电影,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事情,而且重要的是,胶片的电影比起某些堆砌特效的 3D 片儿,少了浮夸,多了写实,也会让人感受到画面有着最朴素的冲击力。

诺兰导演的才华不错,运气也不错,每次合作的都是老搭档,或者是不会砸锅的演员,实际上他指导的作品也没有令人失望,之后的《盗梦空间》以及《星际穿越》都算是有特点的好电影,于是到了今年,他推出了自己最新的力作,号称是“战争惊悚悬疑片”的《敦刻尔克》(Dunkirk)。

20170714133142RYHh7qjSKcUPa9wp.jpg

阅读全文...

《声之形》:不为别人添麻烦而添的麻烦

日本人有一句比较普遍的价值观:

人に迷惑をかけないように生きる
(人活着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这个价值观体现在日本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社交礼仪,以及社会上对于各种形形色色人的看法,都大体上贯彻了这个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某些去过日本旅游的人都说日本是一个井井有条的国家,并且哪怕中国爆买团再恶劣,对方依然对你笑脸相迎,同时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意见。

因为他们觉得顾客就是顾客,无论是什么程度的顾客,做好基本的接待就是本职工作,并且也是“不给顾客添麻烦”的一个标准。

所以这个标准有时候会显得有点病态化,譬如很多人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需要他人照顾或者关照,这些人也会觉得因为自己的无能而给很多人添了麻烦。

日本的文化里最讨厌的行为就是“人に迷惑をかける“(给别人添麻烦),而日本文化里对人最恶毒的评价则是”役に立たない“(没有用的人),那么如果你在日本是个残障人士,那你可能就面临着一方面”没什么用“,另一方面”给别人添麻烦“的双重评价。

而这个月在大陆上映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声之形》就是这么一个说残障人士的故事。

220e535437acc837533bef362b1e71f9.jpg


阅读全文...

黄金小时代

More 这个会社准确说不是一个专门做 Gal 的会社,因为怎么看都像是……

“一群搞音乐的,为了方便发行专辑,顺便做点 GalGame。”

实际上它们的公司名字也是 MME,全称 MORE MUSIC ENTERTAINMENT。

我说这个也就是想说,他们的重心似乎的确是在音乐上,而搞 Galgame 这种成本低的游戏开发对他们来说应该不是什么正事儿,更多的像是玩儿票?

当然他们玩票也好,随便搞也罢,More 也出了好几个游戏了,看起来也不像是“爽一把就跑”,反而开花越来越多,而且开的子品牌也越来越多……

我有时候怀疑日本注册一个新品牌是不是随便就 OK 了,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做黄油的会社动不动换个马甲……

这次的 More 的新品牌叫做 Niko,出品的游戏叫《ゴールデンアワー》英文名字应该叫 Golden Hour。

你说原本 More 的两个品牌搞的好好的,一个叫 More 的出纯爱游戏,一个叫 Pure More 的出拔作,而现在分社开了一堆,搞了一个看似要搞废萌的 Chelseasoft,又搞了个 DOLCE,出品了卡萨布兰卡的小花,这次又来了个 Niko,鬼知道这是要出什么风格的游戏啊……

screenshot.10.jpg

阅读全文...

体质好才能超频呀

《ワガママハイスペック》(任性 High Spec)这个游戏去年可谓是比较成功了,也出了个泡面动画,而且动画质量比某个皇女流浪猫好多了,听说后者都已经没钱了。然后既然游戏卖得好,自然就要出续作啊。

所以まどそふと憋了快一年,出了一個《ワガママハイスペックOC》。

我一开始觉得应该是续作吧,まどそふと自己写的似乎也是续作,在这个“续作”里,原本不可攻略的游戏里的班级委员长四月一日奏恋,男主的责任女编辑鷹司千歳,以及男主班级的女老师岩隈縁升格为可攻略角色,同样原本的角色依然可以攻略……

屏幕截图 2017-08-28 16.49.37.png

然后游戏没有发售体验版,直接上正式版。

我就想啊,这游戏该不会是 FD 吧……我看了下售价已经快 10000 円了,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

游戏运行一看,我草……还真是 FD……

阅读全文...

你爱的不是故事,而是人

回看过去的一些我玩 Gal 的感受,总会感觉想要苦笑。

过去的自己总是觉得一个游戏啊,想牛逼,一定得剧情好。什么才是剧情好呢?就是一定要有超展开,并且还不能展开的太离谱,展开爆炸且保持合理,伏笔一大堆并完整收回。最好还能引申一点做人的道理和世界的真相,这样才是一个牛逼的游戏。

现在看自己当时追求的不过是“剧情向”里的牛逼的游戏,然而就和电影院除了美国大片也会有十里桃花一样,Galgame 可不只是“剧情向”这一种的。

我也曾想过,一个游戏如果能把角色塑造的足够可爱,其实也不错,只是这类游戏我总觉得会比起那些“剧情向”游戏要低一档次,因为人家是大作,你这个只是塑造角色卖萌的也就是喝茶片儿的水平,就好比你拿着《死亡笔记》对比《摇曳百合》,拿着 3A 大作对比 minecraft,一般人总会觉得两者不在一个层面。

阅读全文...

2017.08.20 近期购碟简评

距离上次简评已经有好久了……其实主要是懒得写,有几个碟子没听完,没听完自然也就没法点评了。

先上一图,这次的主角们:

DSC_0172.JPG

阅读全文...

另一个世界的幸福

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这个游戏去年玩过,当时我的感受是“开篇不错,设定凑合,高开低走,草草收尾”。我记得当初那个游戏的宣传 OP 可是做的非常牛逼,一开始 OP 前的渲染也很到位,大概就是男主第一次恋爱,刚对心爱的女孩まどか表白,结果扭头因为没注意保护,女孩まどか就被杀人狂杀死了,男主身处的那种愤怒,绝望,后悔,最后随着那个游戏爆燃的 OP 直接爆发出来,可谓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开头。

当然游戏后面的内容我就不说了,高开低走的典型,中间男主莫名其妙的为了寻找杀死女友まどか的凶手,又莫名其妙的参加了几个组织,解决了小镇上的几个莫名其妙的闹鬼事件,最后的展开越来越迷幻,杀人狂又是一个心理变态,同时还是一个双性恋,然后杀人狂本身也开始莫名其妙的获得超能力,男主也有了寄生兽……

这种展开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候看过的一个鬼故事,一开始悬疑写得不错,后来突然男主获得了道术,开始和各路鬼魂展开了超能力仙侠大战,看得我直接就喷了,从悬疑变成了狗血武侠剧,大失所望啊。

我对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也是如此,大失所望,一开始很不错,后来乱七八糟的,之后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的脚本吴老二…哦不,是吴先生也去写别的游戏了,虽然还是重口味惊悚题材,但是内容已经不再是原本的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的这种”梦境潜入“,名为仄暗き時の果てより的游戏讲述了一个异形与克鲁苏风格的时空穿越故事,其实感觉还好,只是我总觉得自己已经对于吴先生的这种“戏份不够,番茄酱来凑”的做法有点疲劳了,就在这时候,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 2 作为续篇被宣布了。

其实一开始我是有点好奇的,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 2 到底能说怎么样的故事,因为一代里已经把故事交代的差不多了,男主女朋友死了,被一个双性恋变态杀死了,游戏的后期男主女朋友まどか也已经升天成佛,男主连女朋友的鬼魂也见不到了,而幕后的黑手,那个双性恋变态也已经被男主干掉了,姑且故事已经有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完满的结局了,剩下的也就是男主和那些女配角里的一些细枝末节没有交代而已,你出个 FD 我还能理解,你出个 “2 代“……难道现在都喜欢用”2 代“指代 FD 了么?

然后就是游戏上市了,经过断断续续的两周打通之后,感觉作为一个”2 代“,姑且还是对得住的。

screenshot.107.jpg

阅读全文...

アオイロノート:本月最傻逼游戏

自从开始玩黄色游戏以来啊,我那是吃过不少屎,我对于游戏的要求也越来越低,最后到现在我已经觉得只要一个游戏,能把一个故事不弱智的讲完,角色画的好看点,CV 没有仙台大妈,那就是好游戏。

好吧,姑且是“不差的游戏”。

日本人喜欢把“出乎意料的垃圾游戏”称之为“地雷”,也就是说你满怀期待的去玩,结果发现落差太大,不但没有表现的和你的预期一样,反而是一坨屎,犹如踩了狗屎,碰了地雷,整个人都炸了,于是这种游戏称之为“地雷”也是蛮形象的。

讲道理,我没有玩过太多的“地雷”游戏,可能我这人欲望比较小,对于大多数游戏没有太多的期望,而且接受程度很高,无论你游戏怎么扯,我觉得姑且也就是傻逼点儿,好歹也是有亮点的。

其实一个游戏傻逼不傻逼,垃圾不垃圾,主要看制作组的意思,有些个游戏吧,我觉得制作组自己拿来玩儿一下,大概就能明白这个游戏大概出于什么水准,所以也就不需要玩家来评判,自己评价一下就足够了。

只是有一个问题我很奇怪:那就是有些エロゲー,明明从各种方面来看,制作的都很不认真,我觉得制作组应该也能明白这个游戏属于“很不认真的凑合作品”,但是依然会做出来拿来卖。

换而言之:你明知道这玩意是一坨屎,你还拿出来卖,你赚不到钱只能赚到骂,你何苦还非要坚持发售呢?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款名为《アオイロノート》的游戏。

screenshot.42.jpg

阅读全文...

お家に帰るまでがましまろです

过去玩儿魔兽世界的时候,总会见到一些“休闲工会”。

这些个工会呢其实并没有什么严格的 Raid 制度,谁都可以加入,加入后会长也会给新人一些帮助,同时工会氛围很轻松,偶尔会开一个副本 Raid 活动,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没什么规矩,只是随便玩玩的心态而已。

不少很 Pro 的玩家大多数想要的是那种“等级森严”“规矩苛刻”同时也可以进军更好的副本拿到更好装备的工会,对于这种“休闲工会”并没有什么兴趣,大多数嗤之以鼻,他们大多数无法理解,这种懒散的毫无追求的工会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些“休闲工会”的会员们倒也不在乎,他们只是安心的过自己的生活。

我也有过很狂热的当 Pro 玩家的时刻,我也曾经不理解这种“休闲工会”,直到我开始老去,再也没有时间扑在游戏上当 Hardcore Gamer,我加入了一个休闲工会,因为除了这类工会,别的工会是不会要我的。

加入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个工会虽然看起来仅仅像是“给那些没有工会的人挂个工会头衔”但实际上并非那么简单,这类工会的核心大多数是会长,会长很大几率是中年人,脾气好,看得开,不生气。因为工会里什么人都有,会长经常处于调停者的角色定位。

会员之间或许会有摩擦,但是大多数对工会会长是没什么意见的。

不少会员找到的新的工会后会离去,会长也会祝他一路顺风。有些人埋怨说工会没活动打不了 Boss 没有装备,会长也只能说抱歉,自己无能。

对于这类“休闲工会”来说,没了会长,分分钟药丸,但是此类工会的会长又有很强的意志力,总是能支撑着工会一直存在。

有一次我在和工会会长聊天的时候,好奇的问会长:“你说你为什么要花那么大精力维持这么一个工会呢?”

“游戏也像是社会啊。”会长回答我,“总有一些在世界上没有归属感无家可归的人,需要一个家庭一样的东西来收留他们,给他们一个家一样的港湾。”

这句话我现在也经常想起,觉得颇有道理,无论我们的父母是否在身边,我们总会感到孤独,感到那种“无人与自己同在”的孤独,所以就需要有一个“家庭”一样的存在来让我们暂时逃避和停靠,成为心灵的港湾。

所以我们看到现实中也有人尝试这么做,收养孤儿什么的。在虚构的故事里,这类角色就更多了,收养那些迷路的孩子,成为一个烂好人的设定更是屡见不鲜,就好比这个《お家に帰るまでがましまろです》的游戏。

屏幕截图 2017-08-02 17.29.22.pn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