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感受 下的文章

印象:八位堂 SF30 Pro

其实不是第一次买八位堂的手柄了,不过之前买的莫名的找不到了,就剩下一个手感不好的。

这次为了玩某个“优化稀烂的 Unity 制作的辣鸡游戏”,我只能买了一个新的八位堂的手柄,不过时过境迁,这玩意也进化了,居然内置了震动,据说还有陀螺仪。

用了大概有两星期,我来说说感受吧。

photo_2020-03-31_17-29-52.jpg

阅读全文...

The Only Thing They Fear is You

Doom Eternal 终于来了,带着当初 Doom 2016 的续作头衔,终于来了。

这个游戏本身的意义我不再赘述,毕竟是“老牌硬派动作射击游戏”,我早他妈厌倦了那群“喘气回血”的战术射击游戏了。

不过作为新一代的 DOOM 续作,这次也有了很多的改进,花了两天的时间通关了,所以就说说整体感受好了。

photo_2020-03-28_17-30-44.jpg

阅读全文...

Kid Meets World

因为《ノラと皇女と野良猫ハート》系列而名声大噪的脚本はと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重新回来了,不过它这次出现在了 Steam 上。一个名为《マルコと銀河竜》的游戏出现了,而且这个游戏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同样还标配了“首发简体中文”,怎么看都像是来圈钱的。

实际上这个时候我对于はと的印象已经非常不好了,因为它在《ノラと王女と野良猫ハート2》这个游戏里开始了过度的“矫情”与“放飞自我”。你甚至不知道那个主线到底说的什么故事,而且搞笑的梗也越来越难以琢磨,我个人倾向于觉得他已经和某些“知名脚本”一样“精神病化”了,说好听点叫做“过于文艺而难以理解”,说难听点就叫做“不会好好说话”。

虽然我对这个游戏有点不满,但是马尾死活不肯送我,我只能自己找来玩儿了。

理由也很简单:

“不玩怎么喷?”

不过玩过这个“骗钱的游戏”之后,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小看はと了,虽然我觉得他已经有点“精神病”了,但是我忘了,他在“花小钱办大事”方面是有着绝佳的天赋的,这一点在他主导的“超低预算 Gal 改动画”里就已经体现的很明显了。

简单说,《マルコと銀河竜》也是这么一个“花小钱办大事”的游戏。

screenshot284.jpg

阅读全文...

《远野物语》:并不是日本版的《聊斋志异》

前言:
单位要交读书笔记,说自己疫情期间读了什么书,学了什么东西。
实际上疫情期间我都没咋休息,自然也没读什么书。
想了想之前看的《远野物语》以及扩展版《远野物语拾遗》还没有写感受,所以就随便写了写应付差事。
顺便发上来水一篇,免得段爷晚上无管可撸。

想要看一看《远野物语》这本书实际上是一个突发奇想,因为在玩某个黄色游戏的时候,内容里的一些“神怪描写”对其有所提及,而且小说作者对于这本书的评价颇高,所以就产生了兴趣,决定找来看一看。

《远野物语》内容细碎,但本身并不长,看完还是很快速的。只是看完后感觉与自己想象的那份“神秘感”相距甚远,甚至比起某些中国文艺青年对其的吹捧“日本版聊斋志异”更是差距明显,失望感极其强烈,但经过一阵的平静以及结合该书产生的历史年代去综合看来,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远野物语》能够如此的文学地位了。

《远野物语》本身并不是什么小说,而是一本类似“文摘”和“收录”的手稿集。作者柳田国男收录了位于日本远野乡的各种传说,虽然大部分是听别人说的,并没有“眼见为实”,但尽管如此已经足够吸引人,毕竟大部分人对于一些“神秘的”,“似有非有”的传闻都很感兴趣,这也是《远野物语》这本书的主要特色。

阅读全文...

“后宫皇帝”

第一次得知“相亲游戏制造商” SMEE 开始做“后宫游戏”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因为 SMEE 一直强调“纯爱”,而且是那种“很现实的恋爱”,我也不止一次夸赞它们在这方面干得漂亮,结果还没漂亮几次,就他妈飘了。而且很奇特的和它的母公司 HOOKSOFT 实现了一次”身份互换“。

也就是说经常瞎鸡巴搞设定的 HOOKSOFT 开始搞纯爱了
然后经常搞纯爱的 SMEE 开始搞设定了

诚然,无论是 SMEE 也好,HOOKSOFT 也罢,它们搞过很多次设定,还有一些看起来噱头满满的元素,什么“逐步攻略”啊,“朋友的朋友”啊,“社畜相亲”啊,还有什么“攻略与被攻略”啊,但是这些元素都没有什么卵用,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永远都是男主和女主之间的斗嘴。

所以我觉得 SMEE 和现在“已经 SMEE 化的 HOOKSOFT”,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已经变成了“情侣斗嘴段子”了,没有人在乎你讲怎么样的一个故事,没有人期待你能有什么超展开,甚至没有人认为你会有什么“回忆杀”,核心永远就是那个“小情侣吵架”,而且大家爱看的也就是这个“小情侣吵架”……其实你也别小看“小情侣吵架”,能做得好的也没几个,这也是我经常夸赞 SMEE 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是这个 SMEE 会社的社长,我会选择把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名字固定下来,反正每次都还要重新复制粘贴一下“不受欢迎的男主角突然来到モテ期”之类的套路模板也挺累的,还不如直接用一个名字,譬如叫吴老二之类的,每次出游戏都加上男主角的名字,什么《吴老二的乡村大冒险》、《吴老二的相亲历险记》,《吴老二与王小姐的宇宙历险记》,《吴老二与异世界的国王》等等……这个套路搞下去,别说销量了, SMEE 一举成名上映剧场版,打造国民 IP 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总觉得这个套路很耳熟……啊对了,既然说到“异世界”,那么这次 SMEE 的确搞了一个“穿越到异世界”的设定。游戏的标题也非常的露骨《ハーレムキングダム》,是说男主角突然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为异世界的国王,而且还会拥有后宫的故事。

时至今日我还是想吐槽这个游戏的设定实在是太不 SMEE 了!

阅读全文...

记得当时年纪小

一星期前,知名的 Linux 内核专业开发者马尾君送我了这么一个游戏。

《推しのラブより恋のラブ》

其实我想要那个炒冷饭的骗钱作 Tryment 的,但是马尾君送了我这个,还期望我进入百合的大门。

游戏不长,玩过之后我陷入了沉思。

因为这个游戏,让我想到了很多过往……

想起了很多那些我曾经快要忘记的往事……

阅读全文...

我淘宝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高阻抗”耳塞

依然是手贱,不过买这个是为了在单位使用,自然也就不能买的太好,预算也不能太高了。

于是就在淘宝看到了这个,号称是什么 RHA CL750,还是什么“工厂流通货”,但是这个价格明显很可疑,只有 150 块钱。

photo_2020-03-06_16-26-28.jpg

阅读全文...

泡沫东京

上世纪 80 年代,日本进入了异常繁荣的“泡沫经济”时期。

当时的日本有多繁荣呢?大概就是大家都炒外汇,轻松等着日元升值,手里的钱每过一阵就会价值增长,只要你不是傻子,只要你敢投入,随便做点金融生意,你就可以轻松的腰缠万贯。

那时候的日本人已经成为了“有钱人”的代名词,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在本土的消费,转而出击美国,开始了他们挥金如土的海外出征生涯。日本人在美国的“暴买”行为让白人为此乍舌,看到喜欢的东西毫不犹豫的买买买,甚至买走了梵高的名画,还买下了美国时代广场的各种招牌的所有权。而除了海外的疯狂,日本本土的人民也开始了最后的狂欢,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横行,青少年们用着最新的 BP 机、大哥大,资本家们和黑帮疯狂的炒外汇,炒地皮,没有人顾及实体经济,大量的钱都进入了房地产市场,东京的房价一路飙升,在东京买一座房子的钱甚至可以买下美国棒球联盟的好几支球队……

在日本如此疯狂的环境下,大量穷人也涌向了灯红酒绿的东京,开始了他们的淘金梦。

这些人中,有些来自日本乡下,有些来自海外,甚至来自中国。

而《泡沫冬景》这个游戏,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screenshot131.jpg

阅读全文...

印象:飞傲 FH1s 圈铁入门耳塞

继上次买了飞傲的蓝牙大耳之后感觉不错,我终于还是开始买飞傲的耳塞了。

买这个的原因还是因为手贱,等回过神来发现已经下单了。

当然手贱的主要因素还是因为优惠太大,忍不住,还是买了。首发预约便宜 30 块钱,并且 6 期免息,晒单后送一条免费的耳机线,基本上等于便宜 100 了。

耳机收到的挺快的,而且开箱也充满了飞傲的那种“堆料”气息。还送了一堆配件,什么耳机盒子啊,收纳袋子啊,该有的基本上都有了。

不过我们关注的自然还是耳机本体,作为我这种死肥宅,肯定是要选择紫色啦。

photo_2020-02-29_17-20-06.jpg

阅读全文...

2019 年我最喜欢的黄色游戏

2019 年对我来说,发生了许多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的 Surface Pro 4 送给我夫人用了,我成为了手头没什么设备可以继续玩 Gal 的状态。而且下半年的确非常忙,很多游戏都坑了,有些游戏打过了,但是截图找不到了,但伴随着最近的一些努力,我已经慢慢的把 2019 年的游戏感受都写完了,随着昨天最后一篇的补完,终于可以开始写这个姗姗来迟的年度游戏总结了。

那么废话不多说,推荐一下我觉得不错的作品吧。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