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电影 下的文章

关于“机器猫”的回忆

我算是比较早一批接触到“哆啦A梦”这个作品的人了吧。

记得小学的时候,那时候杂志还是需要自己订阅的,父亲给我订了一本叫做《儿童漫画》的杂志。顾名思义,里面全是漫画。

说到《儿童漫画》这个杂志,现在想想它真的来头不小,里面的很多早期创办者都是在我国漫画起步阶段举足轻重的人物,创始人之一的丁午先生,就是一个漫画届的老前辈了。创作的很多作品我小时候看的也挺开心的。

不过《儿童漫画》并非仅仅注重国内的漫画,它也是率先开始引进国外漫画的一本杂志,在小学三年级左右的时候,我在《儿童漫画》上开始看到《机器猫》的连载。

说实话《机器猫》这个东西我在电视上看过,不过现在想想当时看的应该也是地方台偷偷播放的盗版。而《儿童漫画》上开始连载的,肯定是正版无误了,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作品的正版。

之后断断续续在杂志上看到了一些连载,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在某一期发现了一条消息,说《机器猫》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去世了。那时候我尚且年幼,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反正连载还在继续,我甚至不知道藤子·F·不二雄是谁,直到后来才知道这条消息是多么的重磅。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机器猫》已经不叫《机器猫》了,而是《哆啦A梦》,据说是藤子·F·不二雄的要求,希望那个蓝胖子在全世界能够拥有一个发音的名字。

再之后……我也长大了,不是经常看《哆啦A梦》了,除了偶尔能在电影的宣传上看到它出了电影,而且每年一部都在引进国内,有时候我也会突发奇想的去看看,只是感觉总是少了那么点味道。

讲道理我看过的漫画虽然不能算多,但是也不是特别少,在我心目中《哆啦A梦》的确属于独一挡的存在,在它的世界里你看不到大多数其他日本 ACG 作品里千篇一律的套路,而是有着独特的世界观,角色的塑造也非常的有代表性。

小时候觉得男主角大雄特别的傻逼,渴望成为胖虎那样牛逼或者小夫那样有钱的人,靜香那样的女孩也是大多数男孩子的向往,可为什么最后会和大雄在一起。我总是感慨大雄为什么那么笨,若是没有哆啦A梦的帮助,他肯定是要多惨有多惨。但是感慨之余我也有点不由自主的站在了大雄的那一边,因为我和他实在是有点相似。

知名编故事网站”知乎”上对于哆啦A梦里的大雄有过一些讨论,我惊奇的发现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表示“自己与大雄有共鸣”,都觉得自己很笨,老被欺负,想要的总是得不到,是人生的 Loser。但是大雄又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扬,虽然他很笨,一事无成,还很懒,但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这句话对于步入社会有一段时间的人来说,方能凸显可贵。

阅读全文...

POPSTAR: NEVER STOP NEVER STOPPING

The Lonely Island 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组合,他们起源于「周六夜现场」,经常会做一些很贱的歌曲,而且很多歌曲不但贱,并且还有那么点儿内涵。属于“一旦接受设定感觉还特别带感”的那种。

名气最大的应该就是那首「Jizz in my pants」,后来又是「Dick in a Box」,然后又是「Mother Lover」和「Three Way」,以及那个再次引爆的「I just had Sex」,以及我个人最喜欢的「Iran so far」,他们总是能找到大咖与自己合作,演唱很多很没有下限的歌曲,还会让 natalie portman 爆粗口

于是这么一个组合好像离开了自己的「周六夜现场」开始了自己的打拼,之后就是我听说他们居然要拍电影了,就是这部《POPSTAR: NEVER STOP NEVER STOPPING》。

vlcsnap-2018-04-30-18h08m39s184.png

阅读全文...

只需要随便玩玩

“亚文化”这一个词是伴随着大部分“从主流文化衍生的作品”出现时诞生的。它经常被用来指代一些“不被大众所接受的,但是也有一定小圈子人群所为之狂热的“文化内容。

而曾几何时,动画,漫画,摇滚乐,都是亚文化的一种,而还有另一个更为大家熟悉的,那就是电子游戏。

玩游戏的人通常自称为“玩家”,对应英文中的 Player,在从 80 后开始的新一代里,“电子游戏”成为了很多人童年记忆中无法被抹去的痕迹,中国的电子游戏发展史其实并不顺利,从一开始的“电子海洛因”,到最近逐渐的开始被更多人接受,已经经过了好多年。有时候想想或许这个文化开始越来越多的步入大众视野并非因为游戏本身有什么魅力,更多的还是因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

搞游戏有钱赚了,所以搞游戏的人就多了。随着发展和市场的细分化,游戏的类型也越来越多了,手机游戏,网页游戏,很多休闲游戏也层出不穷,大部分人对于游戏的感受就是打发时间,并没有了解这个游戏背后所蕴藏的什么什么内容的意愿,而且很多新兴游戏比起老的游戏来说的确在很多地方显得更加功利和内涵不足,也导致了一些老游戏玩家的不满与鄙视。

所以很多比较老资历的玩家们通常是看不起现在的所谓新兴玩家的,大部分老玩家尤其会鄙视手游玩家,认为他们不配称之为”玩家“。

那么什么样的才算是玩家呢?按照现在网络上的共识定义,就是征战多个游戏主机平台(PS4,Xbox,Switch、还有 PC 上的 Steam),同时对很多有内涵的游戏颇有了解,知道很多游戏制作人和制作组的一些风格和逸闻,并且认同游戏是”第九艺术“。

是的,电子游戏作为新一代人类最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之一,被很多人认为是继绘画、雕刻、建筑、音乐、诗歌(文学)、舞蹈、戏剧、电影等八大艺术形式“第九艺术”。也是一种表现形式,玩家可以通过游玩一款游戏,获得一次奇特的视觉与听觉还有心灵上的盛宴,从这一点上来看,游戏至少和其他艺术形式(电影,音乐)并没有太大不同。

当然那些依靠充钱和抽卡就可以变强的手游和页游自然是不能算作艺术的,这也是为什么手游与页游玩家总是被传统玩家所鄙视。可遗憾的是”传统玩家“群体比例远远小于那些他们所鄙视的那些人,而讽刺的是很多传统游戏玩家为了团结扩大自己的阵营,喊出了类似“玩游戏的,都是朋友”这样的口号,想要表达自己的平易近人,然而玩国产手游,尤其是腾讯的手游本身就是原罪,玩过“王者荣耀”,你就已经不是朋友,尽管大部分人多多少少都玩过“王者荣耀”。在中国大陆的环境来看,传统游戏玩家所崇尚的那些东西,依然还只能算是一个“亚文化”,即使电子游戏在日本与欧美等地已经获得了不少的认可。

如果有扩大传统游戏玩家影响力的机会,自然不会被放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部名叫《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的电影上映了。

ready_player_one.jpg

传统游戏玩家对它感兴趣,因为它是一部献给“玩家”的礼物。即使不怎么玩游戏的电影迷也会对它感兴趣,因为它的导演是大名鼎鼎的斯皮尔伯格。

电影与北美同步上映,正巧赶上周末,我也去看了这部属于“玩家”的电影,看完后感觉还是很震撼的。

阅读全文...

虽然很多人都看不起王宝强,但他就是比你我更努力

王宝强这个演员吧,根据我的了解,身边许多人都是对他有种“看不起”的态度的。

当年《天下无贼》上映的时候,王宝强扮演的傻根,虽然很好的完成了角色出演,但很多人并不会对他评价太高,因为他浓厚的口音,还有那村炮一样的形象,根本就是本色出演。

后来王宝强又参与了好多电影,后来有名气的莫过于《人在囧途》和《泰囧》系列,还有电视剧,还参演了春晚小品,知名度也上来了,也有钱了,甚至娶了漂亮媳妇了,但尽管如此,很多人对他评价依然不高。

在“知名故事会偶尔侃大山”的社交网络“知乎”上,“如何评价王宝强的演技”一栏下面,有着这么一个答复:

“你不可以评价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而这个回答,同时也被应用在了“如何评价 TFBoy 的唱功”这一问题的下面。

虽然有一些看好王宝强的人,拿出他早期参演的《盲井》来反驳,但依然会得到“他是本色出演”的答复。

我认识不少人,看《泰囧》的时候笑得不行,但是依然并不会认可王宝强的演技。因为大家对他的形象定位就是“农村土炮”,同时大家还认为他表现的之所以这么村炮,只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没文化的村炮。

王宝强只是一个吃自己“村炮外形”和“村炮口音”的类型演员,也就是一些需要“村炮傻冒”的角色的时候才适合他,他是一个半投机演员,他没有演技。

后来王宝强被绿了,他老婆背叛了他,很多人表示并不意外,甚至有人拿出他参演的电影截图来调侃,其他人更多的是同情,痛斥马蓉蛇蝎心肠不是个东西:“人家王宝强那么老实的人,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家?”

不知道大家听出来没,这种话的氛围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对王宝强的偏见。

王宝强在很多人看来,只是自己运气好点,突然爆发了,有名了,有钱了,娶个漂亮老婆,老婆图的肯定是他的钱。一个有钱,一个有颜,各取所需,俩人根本没啥真爱(或者只有王宝强单方面有),婚姻破裂是早晚的事儿。

很不好意思的承认一下,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在看法上的改变。

选区_717.png

阅读全文...

所谓「芳华」不过是一代人的青春

冯小刚自从一开始凭借诙谐幽默的贺岁片火了之后,他就想要极力的甩掉“搞笑贺岁片导演“的帽子。

这个很好理解啊,每个导演都想当大师,而大部分人眼中的“大师作品”往往都是“高逼格,大制作,文艺范,有内涵”的那种。简单来说……要么是那种烧钱大场面且能引人入胜让人反思的,要么是那种低成本小清新通过平凡的角色以小见大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冯导的各种尝试,他先是尝试了大制作,结果反响平平,然后就开始了另一条路,就是通过平凡角色以小见大的那种,虽然偶尔也会回归拍一些喜剧,但冯导内心似乎已经不太愿意把自己和“喜剧”拴在一起了。

于是在今年,国内文艺氛围很特殊的情况下,冯小刚导演拿出了新作:《芳华》。

hqdefault.jpg

阅读全文...

献给挚爱的梵高

《至爱梵高》(Loving Vincent)是一部比较独特的电影,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采用油画风格制作的动画。”

然而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有人用油画来制作动画了,但是对于这部电影来说它自然有着独特的意义。因为它是为了献给一个颇为特立独行的知名画家的,他就是文森特·威廉·梵高。

梵高的画或许很多人都多多少少的看过,不过大多数都是那几幅有名的作品:星夜(The Starry Night),向日葵(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还有他那个经常出现于教科书上的自画像了。我虽然很小的时候通过上美术课的方式认识了梵高这个人,但是我对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大多数还是那些广为流传的事情:“割掉了一只耳朵”,“精神有问题”,“最后自杀了”等等等等,而对于梵高的画我也看不太懂,就是觉得很奇怪,很诡异,但由和毕加索那种完全的诡异不一样,像是印象派但是又能看出来画得是什么……

我对他的了解,仅此而已。

阅读全文...

烟花可以从下面看,也可以从侧面看,但不应该这么看

2017 可谓是一个对于日漫爱好者不错的年份,自去年《你的名字》的火爆之后,今年我们有幸看到了更多的动画剧场版作品的引进,除了《声之形》《刀剑神域》,自然还有这部当初比较受人瞩目的《烟花》。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对它最大的兴趣莫过于制作阵容,新房昭之总监督,渡边明夫人物设计,神前晓音乐制作,还有那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制作组 Shaft,这样的组合打造了很多在动画业界堪称神话的东西,无论是当初的《化物语》开始的”物语系列”,还是后来成为季度黑马的《魔法少女小圆》,加上这个文艺范儿暴表的名字,都足以让人觉得这部《烟花》将会是一个充满“那种风格“的文艺电影。

虽然片名叫做《烟花》,但是日版全名可没有这么简短,在日本这部电影被称作《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 横から見るか?》,翻译成中文就是“升起的烟花,应该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

这个标题名字很奇怪,但是实际上这部电影的确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0hfXHsGi-vOXd1Chft-PtGID5XPxgMaSN_H3I3QRNPJVkZaj1kC3AyQwlSNxEMYy5-GT8uDTZzOUYNXhhZMi0JFxlWHSIKeSRzPSwVeitBPT0xaCdcVWxzGVILZk5cP3YhQTl1FFACZwJZPXwpGWp-Fg.jpeg

阅读全文...

这是一部男主角与其他角色格格不入的电影

似乎现在中国电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时代,老一辈的演员依然活跃,而新一辈演员也正如日中天,同时还有一批更加年轻的,甚至演技水平谈不上是“演员”的单纯是靠脸的小鲜肉们也开始逐渐侵入了电影市场。

所以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些奇妙的景象,一个电影里,老一代与新一代相互飙戏,并且还会有那么一个“除了脸什么都不能看”的小鲜肉在里面担当主角,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除了站在那里当模特卖脸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我前几天看的这部《有完没完》就是这么的一部电影。

选区_431.png

阅读全文...

童话从未欺骗过你

我这个人年纪也不小了,但是我一直有一个“童话情结”。

所谓“童话情结”的意义就是个人对于“童话”一直有一种向往和憧憬,而不是对它有所谓的“排斥”和“厌恶”。

很多人有一个莫名奇妙的观点,那就是觉得“童话一定是给小孩子看的”,实际上童话的原本英文是 fairy tale,更多的是具有“妖精”和“魔法”之类的奇幻色彩的故事,只是不少此类故事因为充满想象力,故事描述直接,人物关系简单,比较适合儿童去阅读而已。并没有人说过所谓的 fairy tale 一定是针对儿童,只是随着相关作品的增加,这被当作一种莫名其妙的共识而已。

换而言之,只是单纯的“童话”的风格比较适合小孩子去阅读,并没有说过“童话”是针对小孩子作为阅读对象而书写的,这是“童话”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并非童话的读者定位。

而且当长大之后的你再度捧起童话阅读的时候,你会发现,曾经耳熟能详的故事,现在看来,已经不是原来的面貌。

你会过度注意童话描写里的细节,你会思考童话里的人物关系,你会去揣摩作者想要对你表达什么意思……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小时候阅读童话故事时所不曾想到的,现在我们已经长大,当我们带着一颗已经成长的心情去再度面对小时候的那些故事,不但发现我们自己已经不再纯洁,同时还会觉得,曾经读起来没啥感觉的所谓“童话故事”原来如此的“细思恐极”。

设定天马行空,故事情节不拘一格,叙事简洁明快,角色设定爱憎分明,看似简单的粗线条故事下,带来的是更多的是在已经描述清楚基本故事情节的基础上,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网络上经常看到各种谈论“黑暗童话”、“黑暗童谣”之类内容的原因,其实这也是我认为”童话“故事最大的魅力之所在。小时候的我们会觉得很多童话是 Happy Ending 那是因为我们纯洁,而长大了,我们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世界的黑暗,那些曾经的 Happy Ending 让我们看来会多了很多现实的悲剧色彩,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长大了的我们很少再次感觉快乐的原因之一吧。

songofthesea.jpg

我有”童话情结“,我喜欢看童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接触童话或许并不那么容易,但看一看动画电影是一个不错的路子。虽然现在的动画电影市场已经越来越多的被美式风格和日式风格所侵占,这两者说实话其实都和“童话”不怎么沾边儿,大多数是站在大人的视角,或者用精细的方式去描绘童话的世界,已经丧失了原本那种”粗线条但又结构完整可以给人想象空间“的童话属性,不过好在这个市场并没有完全被侵占,依然有很多的童话风格的故事呈现在我们眼前,就像日本还有别具一格的宫崎骏一样,北欧这个盛产童话的地方,也会有原汁原味的童话作品,譬如这部《Song of the Sea》(海洋之歌)。

阅读全文...

我特么再也不想和你们这群二次元死宅一起看电影了

我在电影院看过不少次动画电影,不过大多数是 Pixar (皮克斯)的,日漫的电影其实之前都没见到过,当然这么说也过于绝对,其实在这之前也看过几次,不过是本地漫展组织的那种包场小规模放映,要说正儿八经在电影院看到日系动画电影也就是去年的《君の名は。》(你的名字),那部电影国内上映之前网络上已经有了画质不高的泄露版,但考虑到导演新海诚的动画特点主要是画面,只有电影院才能更好的呈现那种效果,于是还是有不少粉丝去电影院支持票房的,也创造了日本动画引进大陆市场的新的票房奇迹。

得益于《你的名字》的成功,于是在今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日本动画剧场版和其衍生作品的引进,我们看到了《声之形》,也看到了《银魂真人版》,还有《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以及下半年有可能上映的《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飞上天的烟花,从下面看?还是侧面看?》国内暂译为《烟花》),也可以从侧面反映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注意到这个新的赚钱领域,毕竟看动画的那批年轻人都渐渐成为了消费主力了,这个市场比例虽然不大,但是中国人多啊,体量大,一个稍微小一点的比例都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稍微炒作一下,那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一点我是很乐于看到的,因为我的确很想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喜欢或者关注过的动画作品,虽然现在在线看片儿地址众多,但说句实在话在网络上看片儿效果真的不好。毕竟现在的网络环境太差了,到处都是小学生在刷无聊的弹幕,或者是那些智商不健全的人在进行无意义的争吵。我也是原本很喜欢在线看,后来也就渐渐不看了,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也因为在线看环境太差而转回了下载看。然而随着我国版权意识的逐渐增强,下载动画也不是原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预期费劲半天求种挂资源还要跪求各路靠谱字幕,何不直接订张票去电影院看来的轻松惬意呢?

况且……看片儿本来就应该给钱吧?

144437423.jpg

而且根据我近期的电影院观影感受来说,效果其实还不错,不管是看热门大片儿也好,冷门动画片儿也罢,无论是看《你的名字》还是《声之形》,大屏幕和安静的环境总归还是好不少。所以我也很乐意一次又一次的花钱去看,包括这次的《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