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1年12月

少年们,新的一年,战个痛快!

2011年,兔年,是我的本命年,这年我24岁,年初我还是一个苦逼IT民工,年末我成了另一个苦逼医院技工,回想这一年,以及年初我的一些愿望,感慨颇多,既然都总结了,那我也总结总结吧。

向生活妥协

2011年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辞职,人说把兴趣当工作会把你的兴趣毁掉,现在看来的确如此。领导没完没了的要求和单薄的薪水,以及无聊的工作内容,还有黑暗的圈子生态,使得我终于还是放弃了。尽管已经签了合同,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离开了这个行业。虽然如此,但是这工作的1年依然是我收获最大的1年,学到了太多学不到的东西,也在我后面的工作态度上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至于这个圈子,基本上我前面也说过了,不再赘述。

得益于这次跳槽,我已经对IT类新闻的兴趣越来越小……哎……

减肥并不是做不到

其实在这一年有一点我是比较满意的,因为我减轻了10公斤,而且大多是在暑假期间减轻的,说实话也很容易,早上少吃,中午随便,晚上不吃。不知不觉就轻了,少用代步工具,多走路,而且上下楼梯真是一个锻炼人的活,目前我现在已经是轻松上16楼不喘气了……

不过在手术后反弹了一些体重,后来又减下去了……

大家好我是五毛

2011年我觉得转变最大的是自己看待问题的方式,说实在的应该是摆脱了"中二"的范畴,步入了懒人时代,看到很多吐槽点懒得去战了。或者说不愿意去浪费时间在口水上,不知道是不是大旋涡什么的混的多了,看事物都会先去求真相,而不是盲从,不管是黑GCD的,还是捧GCD的,了解真相,知道事情的根本原因,会让人觉得原来这个社会还并不是那么无可救药,反而无可救药的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而已,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看着各种无脑黑,无脑捧,无论是黑苹果的,黑天朝的,捧哈佛的,捧名人的,或许你看着有种"虽不明,但觉厉"的感觉,可一旦你了解了真相,你就会觉得这也就是不过如此的事情。互联网时代,搜索引擎了解真相我想不是一件难事儿。

虽然因为经常吐槽一些无脑黑天朝的帖子被人扣了五毛的帽子,好吧,五毛就五毛,大家好我是五毛。

另外吐槽一点,真正的五毛战斗力是很渣的,而且根本不会和别人正面对喷,大多是例行公事。一个在网络上和别人喷的火热朝天的人,大多是因为你说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与之向左的观点,所以他才和你对喷发自真心。如果是拿钱喷你的,直接满屏幕"QNMLGB"就好了。

二次元狂热

话说我真正开始追番应该是2010年10月,之前倒不是没看过,只是并不是在追,大多是听说什么动画不错便全部下载下来看完而已。10月貌似是为了追魔禁2,后来发现追番的看法的确适合寂寞蛋疼的我,所以便追到了现在。话说看了这么多11区的ACG相关,我觉得收获最大的是音乐,ACG音乐不同于欧美和华语流行,有着独特的魅力,也是无法比拟的优势。

动画看的多了,自然对三次元的人没啥想法了,我现在的感觉是目前生活挺好,对象什么的有没有无所谓,所谓自从看了二次元,毛片我都懒得看了……我想明年应该会继续下去吧。

身体零件是原装的好

2011年我做了一次手术,虽然是一个小手术,但是对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做手术之前我一直在问"这个手术疼不疼",后来看我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傻逼啊。手术的时候你在昏迷,疼个屁啊,但是真正的疼痛是在手术过后,伤口愈合的时候才是最疼,疼到难以忍受,疼到你想尖叫……

总而言之就是,身体零件,原装最好,折腾一次真你吗跟中了痛苦无常一样难受。

2012年如果不是世界末日的话

好吧,2012年我希望自己能够稳重一些,另外我将会开启给自己的充电历程,保证多读多想,同时打算学习一些技能,比如摄影或者外语什么的,互联网对我的吸引已经远远没有以前大了,希望新的一年,自己能少一点接触网络,多接触实体书籍。

2011年的时候我说自己不再上校内,可惜因为自己辞职后太蛋疼还是上了,现在想想刻意的不上什么也没啥意义,随性吧。当然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看到我不上QQ了,那就是我找到妹子了。

小学学的东西现在才真正明白

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河水哗哗地流着。小马为难了,心想:我能不能过去呢?小马向四周望望,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小马跑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趟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趟过去。”   小马听了老牛的话,立刻跑到河边,准备过去。突然,从树上跳下一只松鼠,拦住他大叫:“小马!别过河,别过河,你会淹死的!”小马吃惊地问:“水很深吗?”松鼠认真地说:“深的很哩!昨天,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掉在这条河里淹死的!”小 马连忙收住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叹了口气说:“唉!还是回家问问妈妈吧!”   小马甩甩尾巴,跑回家去。妈妈问他:“怎么回来啦?”小马难为情地说:“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我……我过不去。”妈妈说:“那条河不是很浅吗?”小马 说:“是呀!牛伯伯也这么说。可是松鼠说河水很深,还淹死过他的伙伴呢!”妈妈说:“那么河水到底是深还是浅呢?你仔细想过他们的话吗?”小马低下了头, 说:“没……没想过。”妈妈亲切地对小马说:“孩子,光听别人说,自己不动脑筋,不去试试,是不行的,河水是深是浅,你去试一试,就知道了。”   小马跑到河边,刚刚抬起前蹄,松鼠又大叫起来:“怎么?你不要命啦!?”小马说:“让我试试吧!”他下了河,小心地趟到了对岸。   原来河水既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

为什么我们要适应“开挂”和“嘴炮”

在现在各种奇幻风格的影视/游戏/漫画/小说等作品面前,群众吐槽最多的,也就是最不能忍的就是主角开挂以及最终Boss的弱智。“靠,Boss你傻逼 啊,男主啥都不会给丫一拳他就死了啊!”,“我靠,Boss你都把男主打趴下了怎么还不赶紧一刀把他踹死还要淫笑着等他恢复啊”,“我靠,男主你又开挂秒 Boss了”。
因为最近我想写类似小说的东西,构思了一下,发现一个问题,这开挂和嘴炮还真是少不了……不然这就更没意思了。

Boss不能是彩笔

一 般在影视/游戏/漫画/小说等作品中,Boss一定是拥有强大实力的人,没有人认为一个彩笔是Boss,也就是说,主角的实力一定会在Boss之下,群众 期待的Boss战一般就是一个强大的主角面对一个更强大的Boss,而不是一个变态的主角面对一个弱的平砍都能砍死的Boss。不过这种情况很常见,尤其 存在于各种RPG游戏中,少年啊你还记得当年被隐蛊4酒神5乾坤一掷莫名其妙的就操死的拜月教主吗?所以说,在最后的Boss战,主角实力上吃瘪是肯定 的,但是一个实力有差距的人如何艹翻一个战斗力远超自己的Boss呢?只有两种可能:1 获得大幅增强自己实力的方法;2 让Boss漏出破绽。

首先说说第一种方法:

大 幅增加自己实力:这就是你们吐槽最多的开挂啊~一个毫不失误的Boss如果还能败给一个实力低于自己的人,那它就不是Boss而是彩笔了。而作为大幅增加 自己实力的方式,大多就是主角先被Boss艹翻在地,然后通过走马灯/基友的呼唤/妹子的泪奔/湿父的教诲/亲人的叮嘱等等等方式,突然觉醒了自己的某种 能力,加上主角天资聪慧,瞬间领悟其中道义,战斗力直线上升。另一种则是主角一直身上带着某件宝具,它可以是基友的礼物/父母传家宝/湿父嘱托的武器/妹 子的定情信物等等,总之这玩意肯定有着可以克制Boss的魔力,在此时此刻主角意识到了这个宝具的用途,顺水推舟,直接把Boss艹翻,成为了人生的赢 家。

然后就是第二种方法:

既然自己实力不行,正统 对拼不可能战胜,那么只能抓对手失误,可惜Boss就是Boss,让对手失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有了嘴炮一切都不是问题。“你真的认为你是正确的吗! 一直以来你都在欺骗自己”直言不讳的言语最容易动摇Boss的心,配合“亲友杀,回忆杀”,让Boss回忆自己还没黑化时的种种,动摇Boss的信念,让 Boss展现出那么一丝的犹豫和怜悯,而我们的主角就能在此时直接一个冲锋致死斩杀完成对Boss的击杀。一般来说通过嘴炮击杀的Boss,在死之前肯定 会洗白,或者忏悔自己的不对,并且恳求主角原谅他,oh,后面的发展估计大家都会背了。

为啥非要Boss死啊?

是 啊,为啥非要Boss死啊,主角死了我也觉得就成神作了,但是基调就在这里啊,就算主角死也要对Boss造成巨大伤害后才能死啊,总不能说“从前有个王 子,他要去拯救被魔王掠走的公主,他见到了魔王,然后被魔王杀死了,Over”,那这玩意真弄出来估计喊狗血的就更多啦。所以说啊,嘴炮和开挂已经是 Boss战必备元素啦,只是用的好不好而已,用的好让人觉得理所应当,用的不好就会让人觉得傻逼至极,与其被反抗不如好好享受吧。

无脑园厨,你们够了

我现在有点偏向园黑,主要原因是园厨太多导致我开始越来越反感小圆脸,但是为了黑他我前一阵又重新看了一遍小圆脸。

不得不说的是,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作品,神作算不上,良作以上是肯定的。

阅读全文...

xubuntu 11.10俩问题的解决

xubuntu 11.10用了快俩月了,感觉很棒,虽然unity和gnome3那么傻逼,但是xfce4是最后的一片净土。

目前有俩问题:

- 每次开机第一次启动thunar非常慢

- 双击标题栏不会最大化/最小化

解决方法如下:(真是简单啊)

每次开机第一次启动thunar非常慢,是因为thunar会在第一次启动扫描局域网共享文件和机器。取消掉自动挂载就好。

sudo leafpad /usr/share/gvfs/mounts/network.mount

[Mount]
Type=network
Exec=/usr/lib/gvfs/gvfsd-network
AutoMount=false(修改这里为false)

至于双击标题栏不能最大化,更简单了,在xfce4的设置中心中,设置鼠标的双击敏感度提高就行了。。

困扰我这么久的俩问题就这么弱智一样的解决了,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