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 Ubuntu 20.04 的 Snap

虽然 Ubuntu 20.04 是一个 Gnome 发行版,用了 Gnome 3.26.1 套件,但是 Canonical 总是想要搞点不一样的,为了和 Flatpak 对抗,它们弄出一个叫做 Snappy 的东西,现在似乎被称为 Snap 了。

我不是说搞 Snap 不好,而是这个 Snap 现在真的不好,同时 Canonical 又开始了以往的骚操作:

在生态没有完善而且性能功能都不怎么样的情况下强行捆绑推广

还记得 Unity 吗?虽然 Unity 后期还是很不错的,但前期的强行推广,依然让它拉满了仇恨。

阅读全文...

印象:小米电风扇

最近郑州太热了,所以决定买个电风扇。

这个电风扇其实就是跟着那个吸尘器凑单买的,因为可以继续折上折。

photo_2020-05-04_15-58-57.jpg

阅读全文...

印象:小米吸尘器

因为屋子里灰尘太多,很多时候床上和沙发上都有灰尘,所以夫人就说买个“除螨仪”,不过我看了下,所谓的“除螨仪”就是“吸尘器+紫外线灯“而已……

那还不如买个吸尘器,吸尘器不仅仅可以手持,还可以换接口吸地面。

所以就入手了小米的吸尘器,因为正好打折,不要利息分 12 期可用 50 元优惠券并且还送小米台灯,于是也就入手了。

photo_2020-05-04_15-48-19.jpg

阅读全文...

Ubuntu 20.04 配置备忘手册

最近 Ubuntu 20.04 LTS 终于发布了,我也完成了升级(其实是干掉了原本的 Fedora 32 去重装),整体来看这次的版本是非常值得去使用的,而且 Bug 也非常少,比起之前配置安装要省事太多,但还是有一些要做的事情,现在整理一下。

2020-05-02 23-08-02 的屏幕截图.png

阅读全文...

9 - nine -雪色雪華雪之跡

这个拖了不知道有多久的“9 nine”系列终于来到了第四卷,迎来了最后一个可攻略的女主角“結城希亜”,也将会进一步揭开游戏设定里的各种秘密。游戏名字《ゆきいろゆきはなゆきのあと》,中文就是《雪色雪華雪之跡》。

screenshot29.jpg

阅读全文...

为 Gnome-shell 编译安装 Pop-Shell

Pop-Shell 这个插件是做 Pop! OS 那个公司开发的,为的是给 Gnome-Shell 提供一种类似 i3wm 一样的平铺式窗口管理。

这个东西其实挺炫酷的,所以我也就想弄来安装一下了。

2020-04-25 09-14-43 的屏幕截图.png

阅读全文...

我在 iMac 2011 上装了一个 Win10

有一段日子没写 Blog 了,主要是我觉得以后写 Blog 还是要认真一点的好,所谓“慢工出细活”嘛。另一个不怎么写 Blog 的原因是最近折腾了一次“给老 Mac 装 Win 10“的操作,这次经历真的是跌宕起伏,遇到了一大堆坑,浪费了好多时间,最终还是搞定了,所以也就决定写这么一篇总结一下,也希望能帮到其他人。

最近接了一个活,有人拿了一个 iMac 过来,要求给上面装 Win10 64 位,目的是给小孩看学习视频。虽然我觉得 iMac 还是跑 MacOS 比较好,虽然比较垃圾,但也不至于看不了视频,但考虑到机器的主人就是这么要求的,我也就只能看看能不能试试看了。

这个 iMac 实际上是 2011 年的版本,i5 的 CPU,配合 AMD 的独立显卡,没有 SSD 还是 500GB 的普通机械硬盘,默认系统是 Windows 7, 用 BootCamp 安装的,原本的 MacOS 是 Lion,可谓是非常有年代的老机器了。

阅读全文...

Win10 20H1 更新后指纹识别工作不正常的几个解决办法

最近无聊,把手头的 Chuwi minibook 升级到了最新的 Win10 20H1 版本,也就是代号 2004 的并且决定在 5 月发布的那个。升级之后呢,别的倒没什么,不过遇到了一些小问题,最明显的就是这个“指纹解锁工作不正常”,具体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 设备长时间休眠后,唤醒发现无法通过指纹解锁
  • 指纹解锁并非提示失败,而是无法解锁,感觉可能是“指纹认证通过,但是系统不给解锁”
  • 点击输入 Pin 码后可以解锁
  • 有时候点击 Pin 吗,并不输入任何数字,继续用指纹解锁,就可以解锁了
  • 关机锁屏重新唤醒后就可以解锁
  • 设备直接锁定后,指纹解锁就是正常的

综合以上几个特征,我也在网络上找了很多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无非是三个方面:“驱动”,“服务”,“权限”。

photo_2020-04-15_11-36-55.jpg

阅读全文...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依稀记得上期玩かんとく原画的游戏还是很多年以前,我还对着那个游戏一阵喷。实际上现在看看那个游戏……

还是值得一顿喷。

为什么呢,因为かんとく总是和 CUBE 合作,然后 CUBE 出的游戏,莫名其妙的女主角都会变成 Easy Girl,大概就是和男主告白没多久,就主动打开双腿之类的。是的是的,我知道这是黄色游戏,是エロゲーム,但是就算是黄色游戏,你也不能老这样简单粗暴吧,大家看 A 片都已经不喜欢看上来就打开双腿的吧,多少都会看一点剧情向的,这样才更有味道嘛。

于是时隔多年之后,かんとく原画的新游戏出来了,而且名字逼格就很高: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其实这个怎么翻译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似乎记得日语里这种句子可以理解为“对你就像神明一样”,但本身直接翻译好像又是“致神明一样的你”,顺便一提游戏的英文副标题是 To you like goddess,估计是第一个意思吧。

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这次的脚本阵容,找来了三个专门写厕纸……哦不,是写轻小说的家伙合作,看起来似乎是在剧情上决定下血本了。

screenshot305.jpg

然而实际上到底如何呢?

阅读全文...

Ori and the Semi-Automatic Shotgun

上周抽空把 Ori and the Will of the Wisps 这个游戏打通了,其实对于这个游戏没什么太多想说的,有意料之外的,也有失望的地方,不过整体来说是失望的,但失望程度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怎么说呢,这里的“失望”基本上就是指与前作相比,如果和最近的横版动作游戏比较的话,那的确是挺突出的就是了。

然后本周工作有点忙,除了上班就是撸管,除了撸管就是应付约稿,没空写这个游戏的感想,很多黄色游戏也剩下一条线两条线没收尾,不过最近有了点空,就决定聊一聊这个游戏。

1057090_screenshots_20200402091235_1.jpg

阅读全文...

关于我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