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2018 不会对你更好一点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正能量鸡汤,无外乎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希望自己获得好运气。

对于日期的更迭,这样的好运气的祝福更加普遍。

人们总是觉得每到一个新的起点,抛弃过去的自己,用崭新的面貌来迎接未来,就会有新的开始。

然而什么才算新的起点呢?新的一年?新的一月?新的一周?新的一天?

阅读全文...

天使の藤森、悪魔のゆき奈

今天早上看推特,得知了一个非常炸裂的消息:

选区_556.png

阅读全文...

隔壁的老太

我家是 7 年前搬到现在的楼上的,在高楼的生活里早已没有了「邻居」的观念,偶尔会在开关门的时候看到一眼,俩人擦肩而过不多言语,大概这就是现代的邻里关系。

我是在前几年才发现我家隔壁住的是个老太太的。

阅读全文...

再见万圣节

十月就这么过去了,距离 2017 年的结束就剩下俩月了。

DSC_0504.JPG

阅读全文...

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3

前篇: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1
中篇: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2


北京的本色天空


早上和女房东大姐说再见的时候她还在敲字,我告诉她我告辞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哎?退房时间是中午……”
“我中午的高铁就走了,出门后我就直接去火车站了……”
“哦………………”

房东大姐愣了一下……

“那……欢迎你下次再来。”

我感觉她似乎完全不记得来住的人都是谁的样子。

前两天北京的天气莫名其妙的好,让我有种“过去说北京天气不好一团糟的都是刻意黑”的错句,结果第三天一起床收拾好走出门,深吸一口气,直接被呛得背过气儿去。

“这才是北京的本色天空么?”

我终于见识到了北京的空气污染有多厉害了。如果说郑州的雾霾天只是灰蒙蒙,而北京的雾霾天不仅天色难看,并且空气里还有者一股子焦油味道,单单是闻一下就令人感觉窒息,我看了下手机,北京今天 PM 2.5 是 200,我记得之前北京暴表的时候 PM 2.5 都有 1000 多……

阅读全文...

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2

前篇: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1


早餐是庆丰包子


说实话第一天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正好遇到女房东穿着一身看起来很体面的衣服要出门,到了我睡觉大概 12 点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有时候觉得可能是出去谈工作了或者干别的去了,毕竟我没见过半夜出去玩儿的还拿着笔记本电脑的。

在北京二环以内住感觉其实挺安静的,附近啥动静都没有,有时候甚至难以想象这里是首都的市中心区域,大街上的人也不算多,交通也稀稀落落,零零散散的在街上走着各种各样的中老年人,而且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军人和警察在四处巡逻,或许是国庆期间比较要求严格吧。

DSC00472.jpg

阅读全文...

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1

今年的 10 月 5 日至 10 月 7 日,我去了一趟北京,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去北京,应该是第三次,前两次一次是大概三岁的时候,第二次则是 2010 年,三岁那次没什么记忆,而 2010 年那次我只是去面试,并没有在北京逗留太久。可以说本次是我第一次以“旅行者”的身份前往首都,本次旅行虽然比起其他那些经常出国转没事就去新马泰和日本的旅行达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不过对我来说还是颇有意义的,而且收获很多,无论是心灵上的,或是心情上的。

回郑十天有余,回想许久,整理照片,将本次行程汇成文字,虽然有点流水帐,但也比较详细,与君分享。

阅读全文...

世界上你未曾见过的花

2017 年 7 月 21 日,摇滚乐队林肯公园(Linkin Park)主唱查斯特·贝宁顿(Chester Bennington)在家上吊自杀。而在这件事发生的 2 天后,中国福建省女教师危秋洁在独身赴日旅游的过程中突然失联,最终失踪于日本的北方、北海道。

关于危秋洁老师失踪的新闻无论是中国方面还是日本方面我都看了一些,基本上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大概看了下她的微博,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危秋洁老师喜欢村上春树,喜欢林肯公园,读过一些日本的作家名著,对人生有过很深刻的思考,并不是很满足于自己的现状,但又无力去改变,内心有很多想法,偶尔略带感伤,应该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文艺女青年

而且有趣的是一般来说去日本旅游,去的不是什么东京都就是大阪,再不济也是去熊本或者名古屋和仙台,我还是真的很少见到有人愿意和我一样想去北海道的……尤其是一群人还嗷嗷叫说那里有辐射。

哦对,我去北海道是为了想去看看游戏《アストラエアの白き永遠》里面的风景,什么札幌時計台啊,还有电视塔啊之类的,我不是文艺青年,我是个另类……

而对于危秋洁老师这样的文艺女青年来说,只身前往北海道可不是什么好事,看过《非诚勿扰》么,而且还有一本书叫做《阿寒に果つ》,中文名字叫做《魂断阿寒》,情节中就有自杀于阿寒湖的描写。

阅读全文...

夏の终焉り

记得 2003 年的夏天,我初中刚毕业,8 月 15 号左右,郑州开始了连绵不断的雨。

在那之后,夏天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我那些最为亲密的初中的伙伴,也各奔东西,再也没有联系过,后来再见面,就是春节了。

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有种“抛弃过去开启新世界”的感觉,然而我依然不是特别愿意开启这个新世界,我还是喜欢老朋友。

今年的 8 月份也结束了,这也意味着夏天结束了,或许会有“秋老虎”但也毕竟一场秋雨一阵寒了。

8 月份我还是没做什么事儿,就是在工作,难以想象我的工作居然会有忙的时候,可能最近全国都在瞎鸡巴折腾吧。

我原本是想蹦跶一下然后继续努力,最终选择了放弃修正,毕竟身体状态不太好,那不如休息休息吧。

阅读全文...

墙外的巨人们

最近网络上有一件事比较火爆,来自耳机发烧友圈子。

耳机厂商威索尼克的董事长郁夏峰出来指责某个知名发烧友、号称客观公正的耳机老玩家林sir,其实是一个拿钱写枪稿的骗子。

虽然后面关于他们指责的产品还有很多内容,但是我觉得对于这一点来说也不太重要了。

消息一爆出,众人哗然。

林 Sir 这个人其实很多人对他印象还可以,包括我在内。他经常写各种耳机和播放器的感受,但实际上大多和耳机以及播放器本身没啥太大关系,多是扯一扯情怀和自己的故事,文笔很温润易读,这也是林 sir 的特色。

其实大家网上看个文,也就喜欢看那些看起来容易明白和读起来舒服的,某些号称专业的评测文章,看起来就和看课本一样枯燥乏味,你说我们忙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还要像上学一样上网做阅读理解,为啥要跟自己过不去呢?所以林 Sir 自然而然就受欢迎了。

再说了,那些个号称“专业”的,一定就专业么?尤其是对于音频发烧友这一“玄学”领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