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人生 下的文章

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1

今年的 10 月 5 日至 10 月 7 日,我去了一趟北京,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去北京,应该是第三次,前两次一次是大概三岁的时候,第二次则是 2010 年,三岁那次没什么记忆,而 2010 年那次我只是去面试,并没有在北京逗留太久。可以说本次是我第一次以“旅行者”的身份前往首都,本次旅行虽然比起其他那些经常出国转没事就去新马泰和日本的旅行达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不过对我来说还是颇有意义的,而且收获很多,无论是心灵上的,或是心情上的。

回郑十天有余,回想许久,整理照片,将本次行程汇成文字,虽然有点流水帐,但也比较详细,与君分享。

阅读全文...

人生或许刚刚开始

去年有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就是这个来自《フローラル・フローラブ》的隐形男主说的:

“学生時代は30なんておじさんだと思っているたけど、俺も何年もしないうちにおじさんの仲間入りなんて実感ないよ。”

“学生的时候觉得 30 岁都是大叔了,结果我什么都没做呢就突然进入大叔行列了真是毫无感觉啊。”

156948673.jpg

阅读全文...

In the end

第一次听说林肯公园的时候是高中,蟹老板向我推荐的。

“什么?你没听过林肯公园?你怎么这么 Out?“

蟹老板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之一,他了解了我的无知之后就开始了对我的安利。

”你可能没听过这类歌曲,这类歌曲可能一开始很吵,但是的确很好听,不过林肯公园的歌只有一首不吵,那是一首慢歌,特别慢,特别慢的那种……”

蟹老板越说越起劲,而我只是在旁边应付着。

其实之后我压根就没去听,那时候我虽然也在听音乐,更多的还是在听华语流行。我这人有一毛病,别人疯狂向我安利的,我一般都会无视,只有自己偶然发现的东西才会去因为好奇去了解。

于是后来我终于还是接触到了 Linkin Park,也就是之前蟹老板疯狂推荐的林肯公园。途径估计和很多人差不多,看游戏视频。

阅读全文...

贴膜大师老宋

买了个有趣的掌上电脑,到手后琢磨着给屏幕贴个膜,但因为这是个小众产品,所以没膜买。

于是我就想啊,自己去本地的科技市场找个贴膜师傅裁一个贴上好了。

郑州的科技市场不算大,但是种类也很齐全,我常去找的贴膜师傅是一个长的特别像李永健的人,手艺不错,价格公道,服务也好,有时候我自己拿着膜去找他贴,他也不要我手工费,有时候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了还会买个数据线什么的当支持生意了。

5407e61157778.jpg

阅读全文...

最短的五月

和某一年最长的五月相比,今年的五月感觉过的挺快的。

DA_Ni09VwAALoUJ.jpg:large.jpeg

阅读全文...

有时候想想就会觉得瞎鸡巴伤感

在 2010 年的时候我搬了一次家,从很小的房子搬到了稍微大一点的地方。

这次搬家的区别啊,就是我的屋子空间大了点,之前的屋子基本上除了床和电脑桌子基本就没空间了。而且桌子和床之间的空间小得可怜,只能放下一个板凳,有时候我直接都坐在床上了。

搬家之后有地儿了,我的屋子里被放了一张双人床。

我很疑惑,我一个人放双人床干嘛?

“等你结婚了不就省事儿了吗?”我妈是这么回答的。

阅读全文...

三月是我的谎言

三月份过的还是挺有意义的,人生上和感受上都比较独特。

主要原因很简单,三月份我谈了个恋爱,姑且算是恋爱吧。对象还是上个月说过的那个回头找我的女老师,因为我在相亲路上的不顺利,遇到的各种奇葩,而这个女老师是唯一一个颜值最高的(大概像山本希望那种级别吧),同时她对我还比较主动,唯一的不足可能是小公主脾气比较重,所以我想了想,虽然她很小公主,但是如果喜欢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接受,要不就试着相处一下。

之后就是正常的周末约会出去玩儿,我比较保守,也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大概两次之后,女老师就问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咱俩算什么关系呢?”

我说我对她印象很好,可以继续相处一下,而她开始表现的似乎很怕我的样子,我问及原因她说: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喜欢独处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适应你,给你独处的空间,不让你感觉太累。”

说实话我的确是这样的人,能有这样理解我的女性让我很意外,我妈也没这么理解我,我瞬间感觉很感动。于是我就顺势告白了,她没有反对,基本算是确立了情侣关系。

阅读全文...

二月不知不觉就药丸了

二月份真是不知不觉就药丸了,这个月做了些什么呢?我似乎也没什么印象哎。

二月初的时候应该还是过年期间,我因为过年值班,过年后反而有了很长的假期,不过假期的时候自己还是什么都没做,原本是想把 Flask 写的那个 Blog 写完,结果也没写,感觉每天很累,想睡觉,游戏也懒得玩儿,或许真的是老了?

曾经冒出过一个想法就是“正儿八经的写个小说”,思路有两个,一种就是有悬疑的,另一种则是类似“四格漫画”那种风格,写个设定然后写日常,毕竟这个好写,而且参考的事情也多,不过似乎没这种先例姑且还只能放在脑子里了,或许将来就会开始写了。

阅读全文...

新春被爆菊感受

春节的时候要开车去看韩寒的那个电影《乘风破浪》

然后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咣”的一声,我的车被人追尾了。

俗称被“爆菊”了,这是第一次被爆菊,说实话,挺尴尬的。

阅读全文...

在买不起 MP3 的那个年代,我选择听广播

上学的时候,父亲对我有三大管教:

1,零花钱是真的“零”花钱。
2,出门需要说清楚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3,任何可能玩游戏的设备都是洪水猛兽,除非他陪着玩。

这也间接的导致了我在现在看到很多 80 后回顾自己童年玩过的东西的时候一脸懵逼,感觉自己童年被狗吃了,哦不,这样对我父亲不礼貌……我只能说我童年不太自由。庆幸的是后来,父亲终于意识到了他这是“在用管教深闺大小姐的方式”管教男孩子,突然表示不再有那么多限制了,可惜为时已晚啊,我已经爱上宅在家里懒得出门了。时至现在父亲已经彻底不管我了,每天都在催我“为什么不出去和别人玩儿?”,无论他怎么催,我都觉得出去玩儿没什么意思,而且也不怎么喜欢出门和别人说话,上次和一个心理医生聊天,对方分析我明明是男性但是性格是偏女性化的,搞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算是怎么一回事……

哦好吧,我的重点说偏了,我只是想表达,我小时候手头很穷,父亲也不怎么给我买东西,自己也很少有出门的机会,中学的时候看到别人有 MP3 ,应该是“爱国者”的越光宝盒之类的吧(天哪这牌子现在还活着),自己也想有,不过父亲是很睿智的,他得知“一部分 MP3 是可以玩儿游戏的”,所以就断定我想买那玩意儿玩游戏,耽误学业,果断的拒绝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