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 Ubuntu 16.04 下 Telegram Fcitx 不能加载的问题

这问题应该是 Ubuntu 16.04 的 Bug。

反正就是在 16.04 下 Telegram 不能加载了,Fcitx-frontend-qt5 已经安装。同时愉快的发现 WPS 下也不能开启输入法了。

手动设置了环境变量还是无效,只有终端强制才有效……

方法有几个,第一个最简单粗暴,改快捷方式。

选区_195.png

阅读全文...

《北京折叠》:值得称赞但并无创新

很久没读过小说了……

当然你可以说 Virtual Novel 也算小说,但是我在这里说的「小说」的意思估计你也明白。

最后一次读应该是《全都变成 F 》,然后本土的小说还是蔡骏的《地狱变》,后来那本《地狱变》丢了……我也没看完,可能是被之前追求的那个腐女拿走了,再也没有还我。

最近听说一部叫做《北京折叠》的小说获奖了,还是科幻界的奖项「雨果奖」,虽然我不是很懂科幻圈子的那点事儿,但是至少也是明白这个奖项分量不轻。

最重要的是,我听说这个小说很短,所以决定读一读。

你知道的, Gal 玩多了就会让人觉得……短小精悍的故事才是最好的。

image.jpeg

阅读全文...

一个具有深刻教育意义的游戏

昨天实在空虚,看到一个妹系游戏出汉化了……而且查了下似乎游戏时间就一个小时,那就玩玩放松一下吧。

中文名字叫做《妹妹的朋友与我的日常》,然而这个名字翻译的就不太对,原来叫做《妹とその友人がエロすぎて俺の股間がヤバイ》,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妹妹和她那个朋友实在是太尼玛好色了以至于让我的胯下的大屌感觉非常不妙”。当然了,这么污的名字可能被规避了,日常就日常吧……

然而作为一个时间长度只有一小时的汉化版游戏,我玩的比特么日文版都要累,全程下来感觉像是在考试……

所谓“教育意义”就在于此了吧……

选区_550.png

阅读全文...

你的时间非常值钱

有时候在一些 SNS 上会遇到一些自称认识我的人。

当然我不认识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我的。

“哦,李先生我是你的粉丝。”最近的一个在 telegram 上和我聊天的陌生人这么说,“我特别喜欢看你写的博客,尤其是黄油的感受。”

这不禁让我心中一亮啊,要知道我遇到过很多自称喜欢看我博客的煞笔,全都是说喜欢看我自黑,一看到是黄油感受纷纷都表示自己 Skip 了,有的甚至还觉得我老写黄油感受简直污了他们的眼睛。明明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搞得那群人和大爷一样还要求我按照他们喜好上菜,这不是扯淡么?

“是吗?” 一般来说骚扰我的人我都是不屌的,这个居然说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决定回复一下。

“是的!不过最近的黄油感受没有过去好看了。”

其实我也有同感,最近写东西也就是草草复述一下剧情就说说“好”和“不好”就草草结束了,标题也懒得想了。

“过去的黄油感受都特别好,尤其是前面写的感言。”

“感言?”

“对,都是那些写无聊的游戏剧情之前,对于过去的一些回忆,还有那些最近相亲遇到的被人甩的那种小剧场,特别棒!最近都没有了,光剩下没意思的游戏介绍了…………”

后面他还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拉黑对方后好像就没法继续看聊天记录了……

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不值得为一些无聊的煞笔而去浪费,在现阶段动辄一个 Galgame 的序章就要至少 4 个小时的当代,能有一个超快节奏的 Galgame 那想必也能成为一缕清风吧……

阅读全文...

雅典记忆……

应该是有史以来最没什么存在感的奥运会结束了,里约奥运会在开办之前就被人评价为最辣鸡的奥运会,然而人家还是正常举办完毕了。

至少表面上是正常举办完毕了。

中国队的表现和之前完全不同,虽然俄罗斯被干掉了不少人,可是中国队也失去了很多的金牌。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在乎金牌了,比赛精彩才是重要,势均力敌的对抗才是竞技精神的关键,老拿着自己乒乓球那点破段子自 High 强行注射民族自豪感兴奋剂也没什么用,不是么。毕竟赢比赛的是别人,你不过是个看客,还是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运动一下的看客,在我看来这几乎是没什么资格点评奥林匹克精神的。

说的有点远了,关于奥运我没什么太多记忆,小时候半夜被父亲叫起来看过奥运会,应该是美国的,哪一届忘记了,后来看了悉尼奥运会的开幕,在水里点燃火炬印象很深,再后来……就是 2004 雅典奥运会了……

雅典奥运会,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说来可笑,我不是因为奥运会本身,而是那一年在我内心中的定格成为了烙印。

阅读全文...

多一点惊喜,少一点套路

上学的时候有门课叫「软件工程」,讲课的是个老大妈,大妈在课程上对于印度还有日本的软件业赞不绝口,没事都喜欢在讲课之余洋洋洒洒的说半天,大体意思估计都能想得出来是什么,无非是对方在开发流程中对于「标准」严格的遵循和「模块化」的“高内聚低耦合”之类的,有些话说的也的确过于夸张,有吹牛逼的嫌疑。

“印度的软件业很发达,人家的专业程序员写出来的代码,一百个人写的都是一个样子,非常标准和规范,甚至连注释都是一个样子。”
“越是标准和规范,在面对各种需求的时候就可以像搭积木一样快速拿出解决方案……”
“在标准化实现的前提下,每个人都像是零件一样,高效的快速运转……”

虽然后来越吹越玄乎,吹牛逼成分越来越多,因为那门课我老是迟到而坐第一排,那个老大妈还他妈老问我问题,有时候我就和她抬杠……

“那写程序得多无聊啊……都和机器人一样。”

“这叫效率,大企业快速拿出解决方案的效率,想搞个性化你自己当单干去……”

其实对于这玩意上学的时候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觉得「标准化」和「流水线」一样的东西的确应该很高效……不过工作之后接触了一些国内的中小型软件公司(非互联网公司),发现我当初抬杠的话还算是有道理……

那些人真的很无聊……做出来的东西也很无聊……但是的确“能用”。

流水线可以解决问题,但总是觉得少了点激情和趣味,没什么色彩……

当然干活也不需要色彩对吧……只是对于游戏来说就不能这样了吧……

screenshot.250.jpg

ゆずソフト去年的游戏《サノバウィッチ》我觉得还不错,就是差那么口气……重点是寧々路线写的不是特别饱满,其他的也没什么太多不好,于是今年公布新作《千恋*万花》的时候我第一反应还是失望……



阅读全文...

NetGear R6300 路由器加风扇

单位用的是 NetGear R6300 ,虽然长时间不关机表示还是挺稳定的,但是……

温度爆炸啊!

这时候我就琢磨着怎么给它散热降温,正准备搜呢,旁边同事说,网上有现成的套装。

淘宝一搜还真有……还挺便宜的,于是就买买买了。

阅读全文...

我从《魔兽世界》里学到的……

第一次玩《魔兽世界》应该是 2005 年公测,兴奋的找到同学,跑到网吧,建了一个亡灵法师,在丧钟镇附近游荡,后来那个号也就停留在了 10 级,我唯一的印象是看到了天上飞翔的飞艇,然而却不知道怎么上去。

后来再次玩《魔兽世界》则是大学,2006 年,被舍友拉着玩儿的,建了一个牛头人萨满,在贫瘠之地游荡,到现在为止那个号我还是可以登陆上去的,只是那个萨满停留在了 23 级,记得上面最后的任务似乎应该是萨满的职业任务,火图腾的,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之后玩《魔兽世界》就是认真玩了 2007 年,趁着《燃烧的远征》前夕开启,投奔了联盟阵营,玩的最多的是德鲁伊,后来玩过术士,法师,战士,牧师,萨满,猎人,盗贼,圣骑,以及死亡骑士,期间有过沉迷,有过 AFK,断断续续到了去年的《熊猫人之谜》,而到了现在,彻底没了什么兴趣再继续了,可能也会上去看看,也不过只是上去看看的程度了。

现在回想看来,《魔兽世界》几乎让我大学荒废了一半的时间,如果有那一半的时间你拿来让我敲代码或者学英文/日文,我估计混的都比现在好,我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我没有玩《魔兽世界》,我现在应该会是什么样子……其实在接触《魔兽世界》之前我电脑都已经全部格式化成 Linux 了,并且讨厌玩游戏了……之后因为玩这个又把 Linux 删了……

不过想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一是人生不会从重来,二是……玩了这么多年《魔兽世界》,真的没有什么收获吗?

仔细想了想,说没有收获真是假的,不如说收获很多……可能与人生技能无关,更多的是人生经验吧,毕竟《魔兽世界》里,也是一个小社会罢了。

阅读全文...

在 Ubuntu 16.04.1 中安装 Deadbeef

Deadbeef 是个好软件,在 Ubuntu 16.04.1 中已经有了自己的 PPA

sudo add-apt-repository ppa:starws-box/deadbeef-player
sudo apt update
sudo install deadbeef

选区_001.png

死后的未来

前几天因为相亲有点顺利……觉得自己可能要迈入人生下一个阶段了,一开始有点沾沾自喜,后来感觉不太妙。

后来上周末做了个梦,这梦是关于未来的,然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梦的内容懒得细说了,大概就是在梦中进入「上有老下有小」的那种状态,而我对自己是否可以应付那种状态感觉没有信心,归根结底,需要钱,需要社会能力。

有能力就有钱,然而能赚钱不一定有太强的社会能力,在中国这个社会更是如此,到处都存在关系网,仿佛不会利用这个关系网就寸步难行。譬如看病来说,有认识的人介绍去直接找专家,比起你直接挂号更能快速解决问题,而根据我了解,按部就班的看病的确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遇到怠工的那就惨了。

一开始我对于这种「走后门」是不屑的,然而后来发现,这不是什么「走后门」的问题,这是社交与人脉的问题。

扣扣屌都能想到啦,我作为一个社交废物,哪儿有什么人脉……这是药丸的节奏啊!

16 - 1.gif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