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22年5月

1/1 彼式彼女:除了画风什么都没变

SMEE 这个新游戏视觉图是去年年底,有人发给我的。

我第一眼看到之后的感觉就是鉴定为假,原因也很简单:

这也太他妈难看了!

更重要的是如此难看的图,居然还是“原班人马”没有换画师,依然是那个“谷山さん”,虽然很早就有传闻说这个“谷山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的代称。但大家都懂啊,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一个画画为职业的人,你应该只能越画越好,咋还越画越拉垮了呢!!

screenshot.359.jpg

阅读全文...

「弱智」与「哲学家」

记得在好几年前,Google+ 还没倒闭的时候,有一个热心网友跟我说过,他最讨厌的就是某些「动漫游」作品里的角色说一句话,这句话只要一说,他就会下意识觉得这作品是个傻逼。

“人类啊~就是这样的生物”

其实一开始我不能理解这种想法,直到我后来玩的 Galgame 越来越多,接触的所谓“神作”越来越多,我也就开始越来越明白,这样开口闭口都是“人間とは……”的角色……

真他妈的讨厌啊!

最讨厌的不是这个角色说的这句话,而是他说话的这个口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自己还是个「人类」却总是在用上帝的视角批判人类。你要是说他在自嘲吧,但是他那份清高看着又不像。更让我讨厌的一点就是他的所作所为符合那种“发牢骚但是不给解决方法”的事儿逼。比如这种角色总是会特别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人类有多么丑陋,人类有多么自私,人类有多么傻逼,然后自己一样也在进行着丑陋,自私,傻逼的行径,同时也并没有倡导真善美,看起来更像是为了自己的傻逼行径而找一个借口而并非真的批判。

阅读全文...

赛博朋克,但是吸血鬼

《Red:Cherish》这个游戏发布的时候其实我并不看好,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他妈啥?”。

传说中的“赛博朋克”加上“日常开餐厅”的组合,一看就是那种黔驴技穷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企划一拍脑门想出来的东西。

但我还是很欣慰这个会社居然能拿出这么一个新作,明明我之前一直觉得它们会吃“前作白毛椿”的红利直到死的,愿意尝试走出舒适区,还是值得肯定的。

游戏体验版玩了,意外的不错,正式版也冲了,却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咋说呢,这个游戏也不能说不好,只能说和我的想像太过于不同了吧。

screenshot.362.jpg

阅读全文...

终究未能成为变态

和大多数青春期的少年一样,在“性”最为冲动的年纪,我打开了“性”的大门。

契机是在路边见到了一个小广告,讲述了一个壮阳药的故事,说是一个“二奶”,被遗弃之后,路边遇到了一个流浪汉,流浪汉正在睡觉,却又一柱擎天。于是“二奶”就如饥似渴的旁若无人的坐了下去,接下来的用词我难以形容是荒诞还是传神,什么“玉茎滑入玉门”,“花枝乱颤淫水四溢”之类的,总而言之这个小广告最后会告诉你这个流浪汉这么牛逼,还是吃了它们的某某壮阳药。

虽然这个广告特别的扯淡和不合理,且不说一个流浪汉是怎么买得起人民币 98 块钱一盒的假壮阳药的,大马路上也没有女的会无聊往要饭的身上坐吧,你们都没有震动棒吗?

而后来对于“性”的更多荒诞的了解,则是来自一个名为《黄夏流教授》的系列段子,这个段子我是在某个废旧报纸堆里看到的,不知道是哪儿的街边小报印刷的,里面的很多段子很荒谬,却有时候又颇具时代的讽刺意义,包括文革时期的一些荒诞。目前你依然可以在网络上找到关于「黄夏流」的一些痕迹,不过据说看过这个东西的人都已经是 50 岁的人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