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9年3月

美丽人生

一如既往的一天,一如既往的妹妹过来叫我起床。

“姐姐,早饭做好了,该起床了。”

虽然我是男性,但是妹妹却一直叫我“姐姐”。

“喂,一直这么叫你,合适吗?”

妹妹刚离开,旁边闪出一个人影,黑色头发的女孩这么问我。

其实这个“女孩”是一只猫,而且是一个“猫神”,这个猫神,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一切都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

screenshot.232.jpg

阅读全文...

取精记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发春的季节……

于是因为要做体检,我被要求去医院取精。

说到取精,除了想起唐僧之外,自然是那些网络上吹的天花乱坠的“医院取精室”的场景了:

选区_002.png

阅读全文...

印象:小米降噪耳机 Type-C 版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买的这玩意了,我只记得我好象是因为换手机,所以买的这玩意。

因为我的 Pixel 3 XL 已经没有了耳机插口,如果将来我有“需要长时间使用微信语音”的场景的时候,我可能需要一个带耳麦的耳机来解决这个问题,原来我用的都是小米圈铁耳机 Pro,说实话那个耳机其实还挺不错的。现在没有耳机孔了,我自然而然就看上了小米的降噪耳机 Type-C 版。

但是很遗憾,我买回来这个耳机后压根就没怎么用过,因为压根就没有人找我语音聊天……

于是在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有时间拿出来开封试试看了。

photo_2019-03-17_07-38-34.jpg

阅读全文...

骗钱一时爽,一直骗钱一直爽

听闻业界毒瘤 minori 终于决定关门不做游戏了,我高兴的一天没写东西。

虽然很多人觉得 minori 做出过悠久之翼啊,Eden 啊之类的“神作”游戏,应该是一个叫的上排面的大厂,突然“倒闭”了(只是不做游戏了)会莫名觉得伤感。但是我还是想说,之所以 Galgame 业界这么惨,和这些老死不死的所谓“老厂老顽固”有着很大的关系。

遥想远古时期,那时候 Galgame 概念还没有诞生,只有所谓的エロゲーム,顾名思义就是真正的“黄色游戏”,一切内容都是为了呈现色情内容。而到了后来,随着一些老厂加入,这些黄色游戏的黄色比例越来越少,增加的“故事性”也就越来越多。以至于随着业界的发展,“黄色游戏”里“三分故事七分黄”,已经逐渐转变成了“七分故事三分黄”,有的游戏甚至“十分故事没有黄”,成为了真正的 Visual Novel。诸多偷偷摸摸玩黄色游戏的死宅们也挺直了腰杆,表示自己玩这个东西,不是为了看黄图,单纯的是为了看故事,甚至有些死宅里的精英怪已经把“玩黄色游戏”拔高成为了一种“艺术行为”。

所以我们见到很多厂商想要出“全年龄”游戏,实现真正的在清白的阳光下“货出去,人进来”,再也不用让自己的产业每日与 AV 相伴,成为真正的游戏开发公司。

听起来这个发展历程挺像一种新兴艺术的滋生与萌发的……然而 Galgame 的受众群体本身就不是普罗大众,而是想要“看看逼看看奶”的死宅。

所以走全年龄的 KID 死了,继承衣钵想走全年龄的 5Pb. 还是紧紧的抱着偶然成功的“Steins Gate”不放。Key 虽然也在出全年龄游戏,但是总感觉工作频率像是停止运转一样。minori 也尝试过走全年龄,但是让自己损失惨重,以至于后来开始疯狂的卖逼卖奶以求生路。

总有人批判说死宅真恶心,一边拔高自己说玩游戏看故事,一边说游戏没有 18X 就不买,说白了还是想看黄图。多年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有了新的看法:

阅读全文...

Sugar * Style

本来想着写个什么别开生面的引言,但是想想自己写的再别开生面也没人仔细看,于是就不写了,我们直接来说游戏吧。

screenshot.28.jpg

阅读全文...

从零开始安装配置 Ubuntu Unity 18.04.2

前一阵出国了,享受了没有防火长城的互联网络。然后回国后发现我的笔记本就跟中了毒一样,开始了崩溃。先是 DNS 服务无法启动,然后是网络挂掉,最后是内核崩溃。折腾一圈勉强能跑了,但感觉系统也是在苟延残喘,最后决定重装。

重装系统对我来说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我用的是 Ubuntu Unity ,而 Ubuntu 已经抛弃了 Unity,也没有什么衍生版可用,虽然有人维护过一个 Ubuntu Unity 的镜像,但是那个维护者还得了癌症,天天用轮椅在敲代码也是不容易。

最后只能依靠自己了,一步一步安装一个“干净的” Ubuntu Unity 18.04.2 好了。

photo_2019-03-02_07-52-25.jp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