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5年1月

恋する彼女の不器用な舞台:买插图送春药

每个到成人毕业乃至工作后都没谈过恋爱的Loser都有过那么一段“死废宅”般的妄想时期。

别急着否认,要么你恋过,要么你嘴硬。要么…………你说你一个高富帅看我blog干啥?

这段时期我也有,那时的我高冷且孤傲,充满了幻想。

看到别人谈恋爱总是充满了鄙夷:为什么那种人渣也能找到对象?那些笨蛋情侣为什么看起来像是傻逼一样?

世界上女孩子那么多,为什么没人鸟我呢?是不是我还没遇到她?

自已应该是有一个青梅竹马,每天主动的粘着自己的那种;上学时总能在社团里遇到那么一两个对自己说话脸红的妹子;在无意间自己总能发现某个高冷美少女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成为两人之间的羁绊……

就像女孩子喜欢读琼瑶郭敬明晋江少女文一样,男孩看的各类后宫向作品总能给我们营造出一个蔷薇色的梦境。

“啊啊啊啊,这些事情为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还没有妹子来贴我?”

俗话说人的成长是伴随着对自己的了解而进行的,所以在我成长之后,我也走出了此类幻想,终有一日,你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产生了一种”卧槽这家伙谁啊谁要和你做朋友啊“之类的感觉之后,也许就明白了,为什么传说中的主角光环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降临在你的身上的原因了。

成长之后,也就明白了,没有钱,没有脸,是不会有妹子来贴你的。那些蔷薇色的梦,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对你嘲笑的现实。它看起来不再美好,虚幻的就是虚幻的,不可能存在的就是不可能存在的,在与现实的对比中,过分的虚假只能让人恶心。

我是如此,不过难保有人和我不一样,总有人不愿意从蔷薇色的梦里醒来,现实的失败需要一剂麻醉的春药让他们经历一下短暂的高潮,尽管后续带来的是更为沉沦的深渊。

于是今天说的就是这么一副春药……

screenshot.94.jpg

阅读全文...

幽灵所羡慕的事情

对于鬼的存在,我经历了好几个阶段……

小学的时候,听说世界上可能会有幽灵,我充满了恐惧,我甚至看着港台的粗制滥造的鬼片都无法入睡,听说了本地一些无聊的闹鬼怪谈都害怕黑暗,直到后来,我看到了港台恐怖片的制作花絮,自己也传播了一些闹鬼怪谈后,我就再也没有害怕过。

人类只会对未知和无法掌控的事情感到恐惧。我是这么理解的。对于幽灵的存在,人类无法捕捉,却又无法否定,有甚者直接说幽灵会魔法,具有超能力,可以操控人类,控制风雨,显得人类更为人心惶惶。

而后来我对于幽灵的存在与否又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说人死后成为了幽灵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横行霸道的话……

那这个世界上不是到处都是幽灵了吗!人类早就被幽灵干掉了好吗?

于是继初雪樱之后我又玩了一个关于幽灵的游戏:

《キミへ贈る、ソラの花》是Cabbit的第二作,对对对就是上次《翠の海》那个,这次游戏踢掉了上次那个作画一副浓厚拔作气息的画师,由知纱的人设自称是女性的ゆき恵进行操刀独立作画的从外表来看充满了温馨的作品。

screenshot.307.jpg

那么剧情是不是真的温馨呢?相信我,不温馨你来肛我!

阅读全文...

PHA-2:索尼大法好

原本是个Sony PHA-1耳放用户,长久以来我拿这玩意配合笔记本当外置声卡用,很好的避免了被笔记本原本声卡的噪音困扰,使用起来其实没啥问题。

可是前几天我的PHA-1被当年玩魔兽世界同服对立阵营的一个被我杀过好多次的小受基佬强行买走了,于是只能买新的了,原本考虑创新E5,但是说这玩意很烂,也曾考虑过PHA-3,结果发现还需要独立供电,而我笔记本没那么多USB口,最后只能入PHA-2作为替代了。

收到后果然还是得高呼索尼大法好。
IMG_20150121_143508.jpg


阅读全文...

2015 ChromeCast 墙内使用报告

ChromeCast购买于黑色星期五,目的是为了测试EMS官方海淘转运,实际上这个转运非常不靠谱,这个从美亚花了19美元的玩意耗费1个月才收到我手里,中间还失联好几次。

总而言之东西是收到了,很多人应该关心这玩意能用来干什么,以及这玩意在2015年的中国还能怎么用,那就来简单说说好了。

选区_901.png

阅读全文...

黑白双刃传说与下一段新的旅程

好久没写了,于是就随便写了……
话说这个题目不好写啊。
#点心__感恩_游戏_处理器



阅读全文...

一湾清泉,一身狗屎

什么是地雷作?

就是那种给你带来巨大落差,表面看着很不错,等你入套之后,发现这玩意和你想象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并且还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最后还没给你揉一揉的坑爹作品。

就好比你费劲追到了女神,准备和女神啪啪啪的时候,不但发现女神原来是个男人,同时他还强硬的让你当受,肛到你菊花出血,最后还抛弃了你把你当肉便器卖到Gay酒吧的那种感觉。

地雷作带给你的感受与欺骗是不同的,欺骗上来说你只是受到了别人的调戏和玩弄,而地雷作则是你不但被调戏和玩弄,还被捆绑起来塞了一嘴狗屎。

screenshot.113.jpg

最早听说《はるかかなた》(遥远彼方)的评价不高,说是地雷,但是我想呢,再雷你能雷成啥样呢?剧情大喘气?展开不解释?画面一坨屎?死人一大片?还能怎么样?再垃圾的剧情我都接触了,我不信你能垃圾到哪儿去,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便想要看看这个地雷到底有多雷……

但是我错了,はるかかなた这个作品的确是个合格的地雷,它重新定义了地雷,让我重新认识了地雷。

这部作品深深的肛了我,还一笑而过。

阅读全文...

星织梦想未来:阴影的另一面

世界是黑暗的,但是这并不足以成为否认光明的存在的理由。

我认识这么一个家伙,认识的途径依然是网络,自认识起我就觉得他很平庸。怎么说呢,那种平庸就是,你可以和他聊一聊,但是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没有叛逆的个性,也不会和人起争端,看上去永远笑眯眯的感觉,似乎也没有什么主见,但是又并非完全无知,不少事情他都知道,但是没有什么可以谈得上精通。

我有时候觉得这家伙人生毫无激情,但是似乎他一直很快乐的样子。

我有时候问过他,有没有想要去做什么事情,他说自己将来想当一个程序员。“写出很牛逼的软件那种吗?”,他否认了,“能那样最好,当然只是写点东西帮别人解决问题也可以。”他停顿了一下,“我喜欢写代码,就跟大多数人小时候喜欢搭积木一样。”

于是我不再和他联系,主要是和他聊天太无聊了,因为说什么他都会听,但是自己还在坚持的过自己平凡的人生,也从未想过去折腾点什么,有时候我觉得大牛或者什么高手都是偏执的,狂热的,脑袋一根筋的,而对于那种家伙来说,不过是扔进大众里找不到的家伙罢了。

于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通过网络看到了无数大牛的辗转腾挪,见到了不少高手曲折的人生曲线,他们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奔走,获得了一些,失去了一些,这时候我才发现,那个毫无激情的家伙反而成了一个最幸福的人。

阅读全文...

黑海拾遗:我与百度贴吧

不记得是小学什么时候了,应该是三年级左右,在我翻看各种作文文选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文章开头感觉很有逼格,于是我铭记在心直到现在。长久以来我总会认为那句话会用在我的文章里,但是到我工作好几年后也未曾用过,于是今天终于有机会把那个句式改改来用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我们的人生历程犹如一片光洁的沙滩,随着岁月浪潮的冲刷,沙滩上总会留下许许多多的名为黑历史的贝壳,总有那么些时候,我们会愿意漫步在沙滩上,将那些贝壳拾起来,藉以回顾自己那不堪回首的过去。

阅读全文...

拯救世界的不是高中生,是嘴炮

SINCLIENT是BOOST5开发的一款Galgame,啊,准确说谈不上是Galgame,应该算带有18X内容的视觉小说,因为里面没有一个选项,也没有分支,直接从头撸到尾。

screenshot.582.jpg

整个游戏不能算长,但是绝对谈不上短,分为两个章节,一个是序章,另一个是名为babylon的正篇。在我通完游戏后,我有一个感受……

那就是这游戏的序章和正篇Babylon根本挨不上,俩游戏……俩剧情……甚至在严谨性上也是俩水准。

阅读全文...

Vim下Python3的补全

首先,Ubuntu14.04里默认的Vim是不支持Python3的,在运行:

vim --version | grep python

后发现为:

-python3

解决方法有二,一是自己编译加上参数,另一个是使用现成的PPA:

sudo apt-add-repository ppa:pi-rho/dev
sudo apt-get update
sudo apt-get install vim

安装完毕后别忘了运行前面的命令看看python3前面是不是变成加号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