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9年4月

9nine - 春色春恋春之风

我不是很懂调色板ぱっれと的操作,为什么新作《9nine》系列非要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拆解,拆解就算了,而且拆解的还那么慢。

前年的《9-nine- ここのつここのかここのいろ》,去年的《そらいろそらうたそらのおと》,还有今年的《はるいろはるこいはるのかぜ》,今年这个翻译成中文就是标题这样咯:春色春恋春之风。

screenshot.174.jpg

阅读全文...

烹饪:如何优雅快速的制作一份多汁的煎鸡排

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和实践,我终于找到了制作煎鸡排的完美方法。包括且不限于鸡胸肉或鸡大腿。

而且非常简单,10 分钟就可以搞定,哪怕你是喜欢舔黑丝的有女朋友的肥宅,你都可以不用对别人流口水,自己都可以动手来做。

选区_029.png

阅读全文...

年度最成功商业游戏:白恋サクラ*グラム

去年,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游戏获得了我的严重推荐,那就是《春音アリス*グラム》

而在今年,这个游戏推出了续作:《白恋サクラ*グラム》,在把玩游戏之后,仰望星空,不仅内心泛起诸多涟漪。我们常说日本是“黄色游戏战国时代”,各种会社下海撕的血肉模糊,为了生存和销量各出奇招,然而还是死伤惨重。

在各路神仙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应该如何让死宅掏钱的时候,伟大的 Nanawind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用《白恋サクラ*グラム》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黄色游戏想要活下去,就需要卖得出去,而《白恋サクラ*グラム》则是在商业化上做的极度成功,啊,不如说是“教科书一般的成功”。

screenshot.443.jpg

阅读全文...

烹饪:快手土豆泥

最近继续在扩展早餐英雄池……因为发现只有早上能吃的好一点,其他时间都懒得吃饭。

前一阵看到了某个黄色游戏里女主角喜欢吃土豆泥,看她吃的他娘的我都饿了,所以我也自己做去了。

D4ysMiDWkAkkkel.jpg:large.jpeg

阅读全文...

将军大人风华正茂,水户黄门童颜不老

最近很多黄色游戏厂商给人的感觉就是想要倒闭……譬如 Alcot。

除了天天在推特卖过期抱枕和插画以外,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动作了。还记得去年出了个号称正统游戏的《将軍様はお念頃》之后,几乎一年都没什么动静,就在我们觉得他们要嗝屁的时候……

Alcot 发新作啦!

再一看,我草,发的新作还是个 FanDisk。

screenshot.384.jpg

讲道理我最近看着满屏幕的 Fandisk 都要吐了,但是似乎很多厂商都做不出来什么新作,只能拿旧作品翻新一下偏偏钱混混日子这样。想一想也就算了,既然 Alcot 药丸,那么我们就送它一程吧。

Alcot 的这个新作名字叫做《将軍様はお年頃 ふぁんでぃすく -御三家だヨ! 全員集合》虽然很长,但是没有任何信息量……而且名字看着也很 Low,像是贴片小广告……

算了算了,将死之人,不说啥了,一起来看看这游戏怎么样。

阅读全文...

《日食记》:当猫咪不再吸引你们……

第一次看到《日食记》这个节目是在 Youtube,明明是一个做菜的节目,但是内容剪辑的却很不错,优雅的音乐,舒适的配色,不多的话语,还有视频里经常出现的懒洋洋的阳光,最后还有那必不可少的美食。这么一档“即使吃不到也能感受到色香味俱全”的视频节目就此吸引了我,我会经常看看他们的视频,也会试着去做里面的菜,希望达到一样的效果……

当然结果是失败了。

阅读全文...

测试:Linode 多伦多机房

啊,加拿大是个好地方,有季博文,有火锅妹,还有辣鸡粒和各种土豪房少,有白嫖王,有张酱,还有把三星 Fold 玩坏的黑人小哥……

说到加拿大,我就想起多伦多,说到多伦多,我就想起 Linode 最近上线了加拿大多伦多的机房,但是这个机房依然在 Beta 测试期,如果你想要申请使用的话,可以发 Ticket,申明自己想用多伦多的机房。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会给你测试的权限,新建机房的时候就会看到加拿大地区。

阅读全文...

烘焙:雪花酥抹茶版

雪花酥做了很多次了,第一次加抹茶。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夫人一直不喜欢吃抹茶,她讨厌茶叶的味道,但实际上做起来和想象的不一样。

photo_2019-04-16_09-23-48.jpg

阅读全文...

关于网站最近的更新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最近博客内容有一些变化,同时昨天博客下午的时候 Down 了有好几个小时。

其实这一阵我对博客进行了很多调整,我觉得有必要对读者说明一下:

2799873244.png

阅读全文...

在梦里见过你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在遇到某个人或者某一瞬间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会闪过“这个情景/人我是不是在梦里见到过?”

这种现象也有很多人进行过研究和论证,大部分人得到的结论是有那么几种可能性,要么是记忆错位,要么是相似度场景的错觉,要么就是潜意识的某种场景的模糊记忆。甚至某个石头门的游戏还解释说是“不同世界线的既视感”,当然最后还有一个就是没有什么确定性但却无法排除的因素:梦。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你遇到的熟悉的事情,的确是在梦里见过的。

梦是一个有趣的东西,人类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但这个梦境却是这个人自己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当我们在梦中冒险的时候,这个梦却是我们自己编造的。有那么点“自己和自己玩儿”的感觉。

有人说一个正常人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创造一到三个梦境,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形形色色的梦境叠加起来的数量也多的可怕,在这些梦境中难免会有那么一两个场景与现实中遇到的情景接近,所以就产生了所谓的“既视感”。用这个方法解释人类对于“总是在梦里遇到过”的感觉应该是最靠谱的,但相比于这个冰冷冷的现实,我们还是更愿意接受那些浪漫的解释:

”你与我之间有着某种上天注定的关联,所以我们早在梦中相见,而梦中的情景又指引着我们在现实中相遇……”

这感觉听着很浪漫,不是吗?uh?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