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鉴赏 分类下的文章

《远野物语》:并不是日本版的《聊斋志异》

前言:
单位要交读书笔记,说自己疫情期间读了什么书,学了什么东西。
实际上疫情期间我都没咋休息,自然也没读什么书。
想了想之前看的《远野物语》以及扩展版《远野物语拾遗》还没有写感受,所以就随便写了写应付差事。
顺便发上来水一篇,免得段爷晚上无管可撸。

想要看一看《远野物语》这本书实际上是一个突发奇想,因为在玩某个黄色游戏的时候,内容里的一些“神怪描写”对其有所提及,而且小说作者对于这本书的评价颇高,所以就产生了兴趣,决定找来看一看。

《远野物语》内容细碎,但本身并不长,看完还是很快速的。只是看完后感觉与自己想象的那份“神秘感”相距甚远,甚至比起某些中国文艺青年对其的吹捧“日本版聊斋志异”更是差距明显,失望感极其强烈,但经过一阵的平静以及结合该书产生的历史年代去综合看来,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远野物语》能够如此的文学地位了。

《远野物语》本身并不是什么小说,而是一本类似“文摘”和“收录”的手稿集。作者柳田国男收录了位于日本远野乡的各种传说,虽然大部分是听别人说的,并没有“眼见为实”,但尽管如此已经足够吸引人,毕竟大部分人对于一些“神秘的”,“似有非有”的传闻都很感兴趣,这也是《远野物语》这本书的主要特色。

阅读全文...

“后宫皇帝”

第一次得知“相亲游戏制造商” SMEE 开始做“后宫游戏”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因为 SMEE 一直强调“纯爱”,而且是那种“很现实的恋爱”,我也不止一次夸赞它们在这方面干得漂亮,结果还没漂亮几次,就他妈飘了。而且很奇特的和它的母公司 HOOKSOFT 实现了一次”身份互换“。

也就是说经常瞎鸡巴搞设定的 HOOKSOFT 开始搞纯爱了
然后经常搞纯爱的 SMEE 开始搞设定了

诚然,无论是 SMEE 也好,HOOKSOFT 也罢,它们搞过很多次设定,还有一些看起来噱头满满的元素,什么“逐步攻略”啊,“朋友的朋友”啊,“社畜相亲”啊,还有什么“攻略与被攻略”啊,但是这些元素都没有什么卵用,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永远都是男主和女主之间的斗嘴。

所以我觉得 SMEE 和现在“已经 SMEE 化的 HOOKSOFT”,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已经变成了“情侣斗嘴段子”了,没有人在乎你讲怎么样的一个故事,没有人期待你能有什么超展开,甚至没有人认为你会有什么“回忆杀”,核心永远就是那个“小情侣吵架”,而且大家爱看的也就是这个“小情侣吵架”……其实你也别小看“小情侣吵架”,能做得好的也没几个,这也是我经常夸赞 SMEE 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是这个 SMEE 会社的社长,我会选择把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名字固定下来,反正每次都还要重新复制粘贴一下“不受欢迎的男主角突然来到モテ期”之类的套路模板也挺累的,还不如直接用一个名字,譬如叫吴老二之类的,每次出游戏都加上男主角的名字,什么《吴老二的乡村大冒险》、《吴老二的相亲历险记》,《吴老二与王小姐的宇宙历险记》,《吴老二与异世界的国王》等等……这个套路搞下去,别说销量了, SMEE 一举成名上映剧场版,打造国民 IP 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总觉得这个套路很耳熟……啊对了,既然说到“异世界”,那么这次 SMEE 的确搞了一个“穿越到异世界”的设定。游戏的标题也非常的露骨《ハーレムキングダム》,是说男主角突然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为异世界的国王,而且还会拥有后宫的故事。

时至今日我还是想吐槽这个游戏的设定实在是太不 SMEE 了!

阅读全文...

记得当时年纪小

一星期前,知名的 Linux 内核专业开发者马尾君送我了这么一个游戏。

《推しのラブより恋のラブ》

其实我想要那个炒冷饭的骗钱作 Tryment 的,但是马尾君送了我这个,还期望我进入百合的大门。

游戏不长,玩过之后我陷入了沉思。

因为这个游戏,让我想到了很多过往……

想起了很多那些我曾经快要忘记的往事……

阅读全文...

泡沫东京

上世纪 80 年代,日本进入了异常繁荣的“泡沫经济”时期。

当时的日本有多繁荣呢?大概就是大家都炒外汇,轻松等着日元升值,手里的钱每过一阵就会价值增长,只要你不是傻子,只要你敢投入,随便做点金融生意,你就可以轻松的腰缠万贯。

那时候的日本人已经成为了“有钱人”的代名词,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在本土的消费,转而出击美国,开始了他们挥金如土的海外出征生涯。日本人在美国的“暴买”行为让白人为此乍舌,看到喜欢的东西毫不犹豫的买买买,甚至买走了梵高的名画,还买下了美国时代广场的各种招牌的所有权。而除了海外的疯狂,日本本土的人民也开始了最后的狂欢,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横行,青少年们用着最新的 BP 机、大哥大,资本家们和黑帮疯狂的炒外汇,炒地皮,没有人顾及实体经济,大量的钱都进入了房地产市场,东京的房价一路飙升,在东京买一座房子的钱甚至可以买下美国棒球联盟的好几支球队……

在日本如此疯狂的环境下,大量穷人也涌向了灯红酒绿的东京,开始了他们的淘金梦。

这些人中,有些来自日本乡下,有些来自海外,甚至来自中国。

而《泡沫冬景》这个游戏,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screenshot131.jpg

阅读全文...

2019 年我最喜欢的黄色游戏

2019 年对我来说,发生了许多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的 Surface Pro 4 送给我夫人用了,我成为了手头没什么设备可以继续玩 Gal 的状态。而且下半年的确非常忙,很多游戏都坑了,有些游戏打过了,但是截图找不到了,但伴随着最近的一些努力,我已经慢慢的把 2019 年的游戏感受都写完了,随着昨天最后一篇的补完,终于可以开始写这个姗姗来迟的年度游戏总结了。

那么废话不多说,推荐一下我觉得不错的作品吧。

阅读全文...

你想要的青春 Feat.王小姐 / Pockies Wili

“青春”这俩字经常看到,然而它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人说:

“XXX 电视剧结束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XXX 动画片结束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XXX 结婚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如果“青春”只能算是一个人年轻时候的一种状态的话,它本身就会随着你的年龄曾长而结束,并非取决于某个人/动画片/电视剧。

对于不同的人,“青春”有着不同的含义。

阅读全文...

慰愛の詩:一个不能算游戏的“游戏”

去年有个同人游戏吸引了我的注意,就是这个《慰愛の詩》。

它吸引我的唯一一点,就是它是一个女主角为第一视角的 BL 游戏……

当然我不是基佬,我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它不仅仅有 BL,还有 BG。

在 BL 的游戏里搞 GL,听起来真是天大的笑话,然而这个笑话还是发生了,并且成为了现实,作为游戏,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个游戏虽然是同人作,但是罕见的有全语音,但是遗憾的是,这游戏没有立绘。

我需要先称赞一下这个游戏的配音,非常到位,尤其是女主的塑造,深沉且迷人,当然那两个男主我就没什么兴趣了,中规中矩吧。不过这个游戏没立绘真的很伤,不知道是不是找不到画师,而且游戏的背景图也只是拍摄的真实照片 PS 而来,看来的确是很缺预算啊。

那么我们就来说说这个故事吧。

screenshot80.jpg

阅读全文...

帰りましょうよ、お姫様

最近性欲爆炸,加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玩过“女主角可爱”的游戏了,摆在我面前的永远都是一些画风不对口,而且剧情也异常傻逼的游戏。这时候一个念头从我脑海中涌现出来:

劳资要玩萌拔!

所以我翻遍了自己坑掉的游戏目录,找到了这个《パニカル・コンフュージョン》

其实这个游戏很早就下了,但是一直没玩,因为在日本死宅那里评价不好,大多数说这就是一个“除了角色画得好之外一无是处”的游戏,我也就没怎么优先考虑。

但现在的我和之前已经不痛了,我需要的就是这种“出了女主萌且可操之外什么都没有”的萌拔,当然还有白もち桜画的女一号。

所以我打开了这个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クロスコンチェルト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日本黄色游戏业界应该学习一点新的姿势,譬如尝试新的游戏风格,尝试强化游戏的交互系统,扩展一下游戏的设定和世界观,并且多开发一点发行渠道,譬如 Steam,首发简体中文之类的,一方面可以提升销量,一方面也可以提高质量。

然而事情总是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进行,日本黄色游戏业界学会了前者,而抛弃了后者。

也就是说,它们开始越来越注重销量和利润,提升质量?不存在的,偶尔有那么一个看似良心的“大制作作品”,也还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神经刀作品,任凭脚本放飞自我,最后暴死,然后整个品牌销声匿迹。

与这些“神经刀”不同的是,大部分“输不起”的老品牌都开始了稳扎稳打的……骗钱。

所以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分卷和 Steam 售卖,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简单粗暴的游戏设定,其实他们根本不 Care 游戏故事咋样,反正只要卖的出去,有钱赚就行了。

这样的赚快钱的方式自然很快就让那些“好好讲故事”的会社搞的半死不活了,不过有些会社也学会了新的套路:“众筹”。

CrossConcerto_3.jpg

阅读全文...

爱你也爱她

在去年玩《恋愛、借りちゃいました》这个游戏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这个游戏没有后宫路线?”

我是说为什么男主角面对两个女主角的钞票,非要二选一,而不是把钱全部收下。“礼多人不怪”,华仔都唱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大家还是不懂呢?

不过毕竟 Asa Project 是 HOOK 的子公司,自然也有继承了 HOOK 的优良传统:游戏上市的几个月内出一些 Mini Fandisk,能骗一点钱是一点。

除了第一张的女老师的 Fandisk 之后,带着两个女主角的第二张 Fandisk 终于出现了……

screenshot143.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