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鉴赏 分类下的文章

17 个问题来证明你有多爱小波铃

说实话这个游戏我也忘了什么时候玩的了,最近实在是太忙太累了,很多游戏都打了,但是没时间写文,只能通过整理截图的时候慢慢回忆。

我记得这个游戏应该是一个“分卷售卖小品拔作”,想必大部分人已经对这种套路十分熟悉了,去年发售的第一卷《一途な(処女→)彼女と恋したい》我觉得挺好的,除了我十分生硬的吐槽剧情太媚宅之外,这个游戏也没什么大问题,最大的优点就是那极其优美的 CG 和特别美丽让人心动的女主画风,对于 Galgame 来说算是中规中矩。

而时隔一年多之后,这个系列发售了第二卷,名字甚至都懒得改:《一途な(処女→)彼女と恋したい ver.広橋るな》

而且这个“ver”放在前面的写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啊,如果你决定用“ver”当不同分卷的前缀的话,第一卷的名字你也没加啊。这游戏名字看起来都不统一就算了,这么一个简单的谈恋爱小品作,你们是怎么开发一年才拿出来的?

就让我准备简单看看这个游戏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游戏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One of a Kind “boring” best girl

《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这个游戏里,鳶沢みさき这个角色被诸多欧美玩家称为“Best Girl”。

当然大家都知道,Best 代表着最高级,不过欧美死宅都是 DD,见谁都是 Best Girl,你也可以理解为 Best Girl = Waifu。

可以这么说吧,在欧美死宅的审美中,他们更喜欢类似鳶沢みさき这种比较真实和注重情感,稍微有点脆弱的女孩,如果内心中还能再有一点点自负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众所周知《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这个游戏的开发商 Sprite 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早些年的时候它们主动放弃了 Galgame 市场,抛弃了原来要开发的续作,以“业界市场紧缩”为由,转而去搞手游和页游,最后发现手游也搞不成功,只能灰溜溜的回来继续做 Galgame …… 的周边。

是的, Sprite 这个公司再次复活之后,也没有怎么着急继续做游戏,反而是开始卖周边,正如它们快要倒闭之前的样子,或许是卖周边真的很赚, Sprite 经营的也不亦乐乎。就在玩家们看不下去的时候, Sprite 终于宣布了自己开发的新作……

《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 Extra 2》

所以憋了这么久,也就做了一个 Fandisk,当然搭配销售的依然有着丰富的周边,似乎 Sprite 这个破会社做周边已经轻车熟路了。

游戏前一阵上市了,流程不算短,还是简单说说怎么样吧。

screenshot.46.jpg

阅读全文...

续作很好,下次不要再出了

《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这个系列游戏迄今为止已经出了三作了。

第一作是将近一年多以前的:《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シャボン玉中毒の助手》。

第二作是上个月的《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ゴスロリの校医》。

于是还没过一个月,第三作就出来了,叫做《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小悪魔な会長》,正如游戏标题而言,这次的主角就是游戏里的“学生会长”:月森 鈴。

这个铃会长的人设其实在前面两作已经基本说的很清楚了,她的血统很特殊,她是「魂人」和「人类」生下来的混血儿,有着魂人的能力,以及人类的身体,这是她最大的优势,也是她最大困惑的地方。

screenshot.33.jpg

阅读全文...

Ambitious Mission

Saga Planets 在去年的作品评价不高之后,再次找到了「さかき傘」来主笔,希望来拯救新作的口碑。

作品名称被称为「Ambitious Mission」,故事发生在北海道札幌市(虽然游戏里故意改了名字),男主作为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小孩,无意间发现了学校里的高龄之花「有瀬かぐや」居然在暗地里充当行侠仗义的怪盗。而身份暴露的有瀬かぐや也发现男主身手了得,跑得快跳得高,索性软硬兼施把他也拉下水,加入了自己的团队,并且也培养成了一名怪盗,给自己的工作减小压力。

与此同时札幌市最古老的家族之一「石川家」也察觉到了城市里四处流窜作案的怪盗,「石川家」的传统就是用类似忍者的方式去守护整个城市的安全,于是派出了家族内第十六代传人「石川弥栄」去捉拿怪盗。最终男主还是在一次行动中栽了,被石川弥栄擒获,但她惊讶的是原来这个所谓怪盗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住在隔壁邻居的男主。然后同样又是一阵软硬兼施,也把石川弥栄拉进了怪盗团队里。怪盗团队里还有一个负责化妆的辣妹「本郷虹夢」,加上一些来自有瀬かぐや家的佣人,构成了这个团队。

随着“怪盗团队”的完整,游戏也开始解释了这个团队成立的初衷,原来相传札幌市有一个”阿伊努族”留下来的传说,一个被考古学家发掘的名为「Ambitious」的阿伊努族表盘,上面有 12 个插槽,只要收集到对应的 12 颗宝石镶嵌进去,就可以召唤出传说中的“医术之神”,包治百病。

screenshot.147.jpg

有瀬かぐや的姐姐あてな原本应该是家族的继承人,但因为小时候的一次车祸,下半辈子直接躺到轮椅上起不来了,有瀬かぐや才顺位成了家族的后继者,但内心一直有愧。

曾经的札幌市就有一个名为 Fantom 的怪盗去做这件事情,这个怪盗在成功后也消失了。于是有瀬かぐや决定效仿当年的那个怪盗 Fantom ,收集宝石,治疗自己姐姐的病症。

阅读全文...

保健室老师与哥特萝莉校医

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シャボン玉中毒の助手》这个游戏,还是 2020 年末发售的。当时我对于这个游戏的感受就是很惋惜。因为它的内容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是有残缺的,共通线那么长,引入的角色那么多,但是最终的剧情却只给了女一号,搞得其他的角色就像路人一样……

就在我觉得这个游戏只是一个半成品和边角料就仓促上市的时候,妹想到 2022 年了,这游戏居然出续作了。

《保健室のセンセーとゴスロリの校医》

好么,这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原来这游戏又是一个分卷发售的货啊,只是因为公司太缺钱,第二卷愣是拖了快两年啊。

screenshot.570.jpg

阅读全文...

渣男与绿帽妻

在黑鲨宅的快乐老家,有着这么一个不成文的风俗:

如果男人出轨,那么妻子就会拿起菜刀,把男人的鸡儿剁了。

别以为我是吹牛逼,不信你们搜索一下,这种新闻到处都是,而且还不少。有的人被剁了吧还能接回去,有的人特别狠,直接剁了,然后扔河里了。

这种简单粗暴治疗渣男出轨的方式,也得到了女教师的认同,她已经代表大部分女性群体说了:渣男,就应该剁了。

可能有点极端,也可能未来某一天黑鲨宅被送中后修车不给钱暴露后也会被剁了,但这种方式也表达了坊间人民群众对于“脚踏好几条船”行为的不齿,不管怎么说,有女朋友了,还去找别人,实在是不怎么道德的事情。

阅读全文...

致如神明一样的你

CUBE 在 2020 年的时候发售了一款游戏叫做《神様のような君へ》,讲述了男主角作为一个高级黑客,和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之间的故事。

那款游戏虽然画风不错,销量尚可,但是在剧情上却有很多遗憾。最扯淡的地方莫过于男主作为“黑客”却毫无“黑客意识”,放纵一个科技巨头的人工智能联网机器人与自己共处,完全没有介意隐私。同时游戏在很多路线中都感觉是“戛然而止”,女一号ツクヨミ却没有女一号的待遇,号称“福尔摩斯在世”的侦探却依靠脑内芯片,并且成为了弱智,为哥哥复仇的女黑客却一直在无能狂怒,整个游戏虽然立意不错,但却给人一种“差口气”的感觉。

后来这个游戏传出了移植到 switch 与 PS4 的消息,居然还要追加新角色,这一点倒是出乎我意料,虽然十年前左右 Galgame 移植全年龄追加新角色的套路早就有了,但最近几乎是不太可能了,毕竟业界已经药丸了。CUBE 居然还敢如此逆天而行,看来真的是因为对监督的原画有信心啊。

追加的角色的内容我也看了,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就是加了个路人的故事。后来又传出游戏在移植版中对于原作的部分剧情进行了修改,这一点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原作里还有那种“强奸弱智”的政治不正确的桥段,修改一下也正常。

当然我更在意的是如何买到这个有新角色追加的“全年龄版本”,原本是想买一个 Switch 卡带的,结果发现居然卖 6000 多日元,还不降价,作为一个穷逼,看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当然,我看到了新追加的角色是某个配黄油的常客担当 CV 时,我就有了一种预感,将来我肯定是可以不花钱白嫖到这款游戏的。

screenshot.136.jpg

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正如我预料的那样,CUBE 把加入新角色的版本,如同当年对《Your Diary》的操作一样,来了一个反向移植,发售了《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Extended Editon》,不仅包含了追加新角色的故事,还有她的 HCG(看到 CV 的时候就明白了),所以我就果断找来看看这个游戏的追加部分了。

结果不看不得了,我发现这个游戏完全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如说,和两年前发售的游戏比起来,这个所谓的“扩展版”才更像是“正式版”。

阅读全文...

1/1 彼式彼女:除了画风什么都没变

SMEE 这个新游戏视觉图是去年年底,有人发给我的。

我第一眼看到之后的感觉就是鉴定为假,原因也很简单:

这也太他妈难看了!

更重要的是如此难看的图,居然还是“原班人马”没有换画师,依然是那个“谷山さん”,虽然很早就有传闻说这个“谷山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的代称。但大家都懂啊,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一个画画为职业的人,你应该只能越画越好,咋还越画越拉垮了呢!!

screenshot.359.jpg

阅读全文...

「弱智」与「哲学家」

记得在好几年前,Google+ 还没倒闭的时候,有一个热心网友跟我说过,他最讨厌的就是某些「动漫游」作品里的角色说一句话,这句话只要一说,他就会下意识觉得这作品是个傻逼。

“人类啊~就是这样的生物”

其实一开始我不能理解这种想法,直到我后来玩的 Galgame 越来越多,接触的所谓“神作”越来越多,我也就开始越来越明白,这样开口闭口都是“人間とは……”的角色……

真他妈的讨厌啊!

最讨厌的不是这个角色说的这句话,而是他说话的这个口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自己还是个「人类」却总是在用上帝的视角批判人类。你要是说他在自嘲吧,但是他那份清高看着又不像。更让我讨厌的一点就是他的所作所为符合那种“发牢骚但是不给解决方法”的事儿逼。比如这种角色总是会特别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人类有多么丑陋,人类有多么自私,人类有多么傻逼,然后自己一样也在进行着丑陋,自私,傻逼的行径,同时也并没有倡导真善美,看起来更像是为了自己的傻逼行径而找一个借口而并非真的批判。

阅读全文...

赛博朋克,但是吸血鬼

《Red:Cherish》这个游戏发布的时候其实我并不看好,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他妈啥?”。

传说中的“赛博朋克”加上“日常开餐厅”的组合,一看就是那种黔驴技穷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企划一拍脑门想出来的东西。

但我还是很欣慰这个会社居然能拿出这么一个新作,明明我之前一直觉得它们会吃“前作白毛椿”的红利直到死的,愿意尝试走出舒适区,还是值得肯定的。

游戏体验版玩了,意外的不错,正式版也冲了,却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咋说呢,这个游戏也不能说不好,只能说和我的想像太过于不同了吧。

screenshot.362.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