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鉴赏 分类下的文章

测试:Linode 多伦多机房

啊,加拿大是个好地方,有季博文,有火锅妹,还有辣鸡粒和各种土豪房少,有白嫖王,有张酱,还有把三星 Fold 玩坏的黑人小哥……

说到加拿大,我就想起多伦多,说到多伦多,我就想起 Linode 最近上线了加拿大多伦多的机房,但是这个机房依然在 Beta 测试期,如果你想要申请使用的话,可以发 Ticket,申明自己想用多伦多的机房。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会给你测试的权限,新建机房的时候就会看到加拿大地区。

阅读全文...

在梦里见过你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在遇到某个人或者某一瞬间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会闪过“这个情景/人我是不是在梦里见到过?”

这种现象也有很多人进行过研究和论证,大部分人得到的结论是有那么几种可能性,要么是记忆错位,要么是相似度场景的错觉,要么就是潜意识的某种场景的模糊记忆。甚至某个石头门的游戏还解释说是“不同世界线的既视感”,当然最后还有一个就是没有什么确定性但却无法排除的因素:梦。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你遇到的熟悉的事情,的确是在梦里见过的。

梦是一个有趣的东西,人类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但这个梦境却是这个人自己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当我们在梦中冒险的时候,这个梦却是我们自己编造的。有那么点“自己和自己玩儿”的感觉。

有人说一个正常人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创造一到三个梦境,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形形色色的梦境叠加起来的数量也多的可怕,在这些梦境中难免会有那么一两个场景与现实中遇到的情景接近,所以就产生了所谓的“既视感”。用这个方法解释人类对于“总是在梦里遇到过”的感觉应该是最靠谱的,但相比于这个冰冷冷的现实,我们还是更愿意接受那些浪漫的解释:

”你与我之间有着某种上天注定的关联,所以我们早在梦中相见,而梦中的情景又指引着我们在现实中相遇……”

这感觉听着很浪漫,不是吗?uh?

阅读全文...

“真香”香否?

豆腐先生:

你好!

上次与您在异国大阪相遇,虽属偶然,但也算缘分。先生健谈博学的一颦一笑依然在我脑中萦绕,不知先生回国后过得如何,虽在网络上有所联系,但也听闻先生课业繁重,不敢轻易打扰,望先生不要过于劳累。

前几日收到了先生邮寄来的包裹,见物如面,颇为感动。当时我正在为原本使用一年有余的“降噪豆”续航不足所困扰,犹豫是否应该跟进“漫步者 TWS5”新品预购。先生听闻,立即将所购“QCY 蓝牙耳机”赠出,以解我燃眉之急,再次表示感谢。

阅读全文...

美丽人生

一如既往的一天,一如既往的妹妹过来叫我起床。

“姐姐,早饭做好了,该起床了。”

虽然我是男性,但是妹妹却一直叫我“姐姐”。

“喂,一直这么叫你,合适吗?”

妹妹刚离开,旁边闪出一个人影,黑色头发的女孩这么问我。

其实这个“女孩”是一只猫,而且是一个“猫神”,这个猫神,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一切都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

screenshot.232.jpg

阅读全文...

印象:小米降噪耳机 Type-C 版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买的这玩意了,我只记得我好象是因为换手机,所以买的这玩意。

因为我的 Pixel 3 XL 已经没有了耳机插口,如果将来我有“需要长时间使用微信语音”的场景的时候,我可能需要一个带耳麦的耳机来解决这个问题,原来我用的都是小米圈铁耳机 Pro,说实话那个耳机其实还挺不错的。现在没有耳机孔了,我自然而然就看上了小米的降噪耳机 Type-C 版。

但是很遗憾,我买回来这个耳机后压根就没怎么用过,因为压根就没有人找我语音聊天……

于是在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有时间拿出来开封试试看了。

photo_2019-03-17_07-38-34.jpg

阅读全文...

骗钱一时爽,一直骗钱一直爽

听闻业界毒瘤 minori 终于决定关门不做游戏了,我高兴的一天没写东西。

虽然很多人觉得 minori 做出过悠久之翼啊,Eden 啊之类的“神作”游戏,应该是一个叫的上排面的大厂,突然“倒闭”了(只是不做游戏了)会莫名觉得伤感。但是我还是想说,之所以 Galgame 业界这么惨,和这些老死不死的所谓“老厂老顽固”有着很大的关系。

遥想远古时期,那时候 Galgame 概念还没有诞生,只有所谓的エロゲーム,顾名思义就是真正的“黄色游戏”,一切内容都是为了呈现色情内容。而到了后来,随着一些老厂加入,这些黄色游戏的黄色比例越来越少,增加的“故事性”也就越来越多。以至于随着业界的发展,“黄色游戏”里“三分故事七分黄”,已经逐渐转变成了“七分故事三分黄”,有的游戏甚至“十分故事没有黄”,成为了真正的 Visual Novel。诸多偷偷摸摸玩黄色游戏的死宅们也挺直了腰杆,表示自己玩这个东西,不是为了看黄图,单纯的是为了看故事,甚至有些死宅里的精英怪已经把“玩黄色游戏”拔高成为了一种“艺术行为”。

所以我们见到很多厂商想要出“全年龄”游戏,实现真正的在清白的阳光下“货出去,人进来”,再也不用让自己的产业每日与 AV 相伴,成为真正的游戏开发公司。

听起来这个发展历程挺像一种新兴艺术的滋生与萌发的……然而 Galgame 的受众群体本身就不是普罗大众,而是想要“看看逼看看奶”的死宅。

所以走全年龄的 KID 死了,继承衣钵想走全年龄的 5Pb. 还是紧紧的抱着偶然成功的“Steins Gate”不放。Key 虽然也在出全年龄游戏,但是总感觉工作频率像是停止运转一样。minori 也尝试过走全年龄,但是让自己损失惨重,以至于后来开始疯狂的卖逼卖奶以求生路。

总有人批判说死宅真恶心,一边拔高自己说玩游戏看故事,一边说游戏没有 18X 就不买,说白了还是想看黄图。多年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有了新的看法:

阅读全文...

Sugar * Style

本来想着写个什么别开生面的引言,但是想想自己写的再别开生面也没人仔细看,于是就不写了,我们直接来说游戏吧。

screenshot.28.jpg

阅读全文...

我们应该允许地球去流浪

《流浪地球》作为春节档的电影,不仅仅是一部“贺岁片”,它还是“中国第一部大制作的硬核科幻大片”。上映没多久,我就去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说实话我觉得还不错,不过我却不怎么急于具体评价它,因为我知道,关于这部电影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果不其然,随着《流浪地球》热度的上升,大量的评论蜂拥而至,加上各种官媒的背书,引起的反冲也越来越强烈。赞美的人有之,不屑的人有之,莫名其妙蹭热度的人亦有之,一群人打的不可开交,并且还带来了很多的人身攻击与意识形态斗争,讨论到最后,似乎已经有很多人的侧重点不再是电影本身,而是针对某些群体。热热闹闹的讨论也带来了群魔乱舞,看起来已经越来越偏离电影本身。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的各种大热国产影片都有类似的情况,而且也有很多朋友总是和我谈论这部电影,同时也想听听我的观点。所以在这里,我站在个人角度,谈谈对于这部电影,这种现象的一些个人看法。

ddfbf9a7beb12e85350057185aa3c882.jpg

阅读全文...

废柴伏刀录

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这个游戏似乎上市的时候看着觉得没什么亮点,但是最后销量出乎意料的不错,而且……评价也很高。

评价高也不是因为游戏本身怎么怎么好,也不是因为游戏女主角女一号塑造多么多么好,也不是因为游戏的那个主线多么多么好……

而是因为游戏的女二号,就是椿这个角色,看着很萌很可爱。

所以椿这个角色的路线是什么呢,是她自己有着家族最大的荣耀和资源,却被各种白手起家的奋斗派吊打,最后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尊严而已。所以说这剧情有啥可赞的啊,但是群众就是觉得椿很萌,很可爱,完全无视掉了那条路线里唯一让我感觉不错的心理描写和努力与奋斗的相关内容……

トニカクカワイイ,总而言之可爱就行了。

妈的太扯淡了!又一次!又一次!剧情败给了废萌!

然后这次还为了照顾废萌党,这游戏出 Fandisk 了,主角不是原本的主角,路线也不是原本的路线,而是……椿。

游戏名字也成了《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 -椿恋歌- 》

screenshot.91.jpg

阅读全文...

星落八百年

非著名黄色游戏开发会社 LASS 与 2018 年 5 月彻底死亡,社长剣技マナ说 5 月 1 号之后所有业务都转移给了 DMM ,LASS 的主力脚本 LEGIOん 也跟着去了 DMM,参与了新作的开发。

于是到了下半年,一个新会社 Fluorite 出现了,一个新游戏 ソーサレス*アライヴ! ~the World's End Fallen Star~也出现了,在这个游戏的制作人列表里,我们看到了熟悉的名字:LEGIOん,还有另一个熟悉的画师早川ハルイ。

说道这个“LEGIOん”,我倒是还和他有过交流。他的生活似乎并不如意,在 LASS 倒闭后,他颇有种随波逐流的感觉,公司倒闭了,母亲也去世了,活得犹如一个蚁族,我还在 Twitter 希望他坚强,他也回复了我,然而让我吃惊的是……

他居然会中文!

然后更可怕的是他似乎关注我 Twitter 有一段日子了……也就是说,我天天在那儿骂来骂去,骂这会社傻逼,骂那脚本傻逼,估计人家全看懂了。

于是在 ソーサレス*アライヴ! 这个游戏上市的时候,我特么直接跑微博去吐槽了,一方面来说,让制作人发现我玩的是盗版,实在是不妥。另一方面来说,当着制作人的面说这个游戏是屎…………那也太不礼貌了嘛。

那么这个游戏到底是不是屎呢?

screenshot.18.jpg

至少一开始从体验版来看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