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鉴赏 分类下的文章

サルテ

サルテ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地方,像是一个表演话剧的舞台,只不过下面没有观众。

“你好啊,サルテ,你已经死了。”

一个带着面具的小丑出现,用轻佻的声音告诉了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我死了?”

“是的,你差不多已经死了。不过遗憾的是你似乎不知道你已经死了,甚至不知道你怎么死的。所以我准备了这里。”

小丑打了一个响指,舞台的灯光亮起。

“你生前是一个演员,也是一个王国的王女,而我现在将会给你一个复活的机会。所需要的条件,就是你需要在这个没有人的舞台上,表演出你的一生,直到你的死亡,让我满意的话,我就可以让你复活。”

“可是我不记得自己怎么死的。”

“随着你表演的进行,我会给你一些暗示,或许你不知不觉间就想起来了呢?亦或者,你想要放弃这次死而复生的机会吗?”

screenshot162.jpg

サルテ不想放弃,她决定尝试,凭借着自己脑子里的有限记忆,开始了自己在这个舞台上的自述和表演,也开始了对于自己人生的追忆。

阅读全文...

一个抄艹猫的艹猫游戏

每当我和新认识的人说自己玩 Galgame 的时候,我就会听到一种声音:

“啊,是不是黄油?我玩过我玩过,操猫嘛,特别内啥,啧啧啧。”

虽然操猫的确也算是 Galgame,但每次看到有人把 Galgame 与“操猫”划等号,我就会内心感觉很不爽,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操猫。

和某些同样不喜欢“操猫”的键政死宅不同,我讨厌“操猫”不是因为原画师的左右横跳,也不是因为制作方在 Steam 上捞钱,而是因为这个游戏本身就不怎么样啊!

首先,“操猫”就是一个拔作,而且是一个很一般的拔作,日常的对话和设定也没什么亮点,拿到 DLsite 上可能一抓一大把,唯一的好处是用上了 Emote,看起来比较高级,而且最火爆的原因之一是它首发了“官方非日语语言支持”。要知道全球死宅那么多,一群人苦于不会日语,看着蝌蚪文不知道在说什么,每天还得刷论坛等汉化,要多痛苦有多痛苦,突然有个 Steam 游戏,画风日系,日语配音,还有本地化支持,价格还不贵,而且是 Steam 上玩 Galgame 的唯一选择,所以直接就卖疯了……

是的,我没记错的话,操猫登陆 Steam 的时候,上面除了 Willplus 的某个只有英文化的傻逼游戏之外,是你的唯一选择。

所以“操猫”的成功只是天时地利人和,是时事造就了它的成功,并不代表它本身素质如何。

screenshot82.png

阅读全文...

王小姐的爱情故事

我叫“王小姐”,性别男。

请不要误会,我姓王,叫“小姐”,王小姐是我的名字,我的确是一个男人。

screenshot2.png

原本我应该出没在江浙一带,但因为一段与鸽子妹和女老师之间的修罗场恋情,让我备受打击。于是我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前往了北方,来到了一个白雪皑皑的地方,并且被告知我要在这里上学。

我没有朋友,我只有自己的“Koogle”,Koogle 是我的手机的语音助手,平时我会很傻逼的和她对话。

这个冷得要死的鬼地方,我还要在这里生活?实在是太傻逼了。

好在我在这里不是一个人,还有机会认识好几个妹子。

有在 Lawson 便利店打工的白毛富二代,有黑长直的黑丝闷骚学姐,有个子矮小的小裁缝女,还有一个想当兽医的甲亢妹。

而且神奇的是这四个妹子都不约而同的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学校是不是女校,或者学校里其他的男性都过于阴茎短小。

阅读全文...

レイルロアの略奪者

公元 2050 年,因为疾病瘟疫、战争、以及资源的耗尽,加上内斗强烈,人类即将面临灭绝。

为了避免悲剧的诞生,人类选出了三个代表,组建了“三贤人”,并且还筛选了上千优良人种,组建了一个巨大的生物计算机,由“三贤人”领衔,开始了对人类基因的改造计划。噢对了,虽然叫“三贤人”,也的确有三个人,但这只是一个组织名称而已。

screenshot97.png

改造后的“新人类”不但免疫了很多病毒和细菌,并且体质也大大增强,同时还有了一些“副作用”……不少新人类都拥有了“超能力”。

而改良“新人类”的“三贤者”也修改了自己的基因,获得了不老不死的生命,也有了强大的体术和力量,但他们选择了“归隐”,隐藏在地下的秘密基地,默默的观察着这些“新人类”的生活,世界就这么持续了将近 70 年。

阅读全文...

委员长的一己之见

很多时候我都快忘记了,我上大学的时候还在学生会里混过。然而我的学生会之旅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到我甚至没什么印象。

我进入的学生会组织叫“办公室”,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现在看来应该是类似“校办公室”或“院办公室”之类的,负责收发文件,做文宣之类的。现在想想看原来那时候我特么就开始被人逼着写东西了啊,真是有悠久的历史。

我在“办公室”里似乎也没做过什么事情,就是找了一些通知和通告,写了一些通知和通告。其他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躲在学生会室里玩游戏,玩手机,玩电脑之类的。说来我进入学生会还是会长指定的,学生会长是个女的,长得还算漂亮,为人亲和。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指定我进学生会,我也不知道我进去之后要干嘛,实际上我进去之后也没看到其他学生会的人都干嘛了。在我印象中“学生会”完全就是一个虚设机构,没有任何实权,也没有什么资金来源,出了打印打印海报之外干不出什么屁事。

啊对了,学生会还是组织过晚会的。我记得会长跟我说她想要组织一个非常有情怀的晚会。会长非常喜欢民谣和摇滚,尽管我觉得这俩有点风格迥异,但会长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文艺的那种女生。会长还说过,与其搞一个传统的晚会,不如搞一个篝火联欢会,看着更加接地气并且会更受学生欢迎。

当然会长的想法最后全都被否决了,最后的晚会还是被学校一手包办,搞成了会长最讨厌的那个样子,会长的脸上写着不高兴,虽然那个所谓的“学生会牵头组织的晚会”,依然挂着学生会的名字,只是已经和学生会没有关系了。

“没办法,有时候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啊。”

阅读全文...

猫のわがまま

Parasol 这个厂商我不记得它母公司是哪儿了,我只是觉得它一直半死不活的。

所谓“半死不活”就是它们总是会做出一些“和年代不符,怎么看都觉得卖不出去的游戏”,而且它们做了这些游戏,还没倒闭这才是最骚的。

不过 Parasol 偶尔还是会出一些正常点的游戏的,只是这些游戏总觉得脚本脑子有问题,譬如最有名的“晴菜花”,但我总觉得 Parasol 还是有一颗“想要做出好游戏”的心的,而且两年前的“桜ひとひら恋もよう”其实我觉得质量还不错,而且还很先进的提出了类似“戒网瘾学校”的那种概念,遗憾的是这个游戏不被很多日本人所理解,他们都觉得“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把人软禁起来并且无限服从校长的学校真是太假了”,不过这个游戏似乎也出了官方简体中文版,可能天朝用户会更懂一些吧。当然我也没有去了解天朝用户玩过之后的感受就是了。

既然能做出“桜ひとひら恋もよう”这样的游戏,证明 Parasol 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趁热打铁,自然可以做出更高级别的东西,实现自我蜕变,完成人生价值嘛,于是等啊等,2019 年 Parasol 拿出了一个叫做“恋嵐スピリッチュ”的游戏,这个游戏猛一看似乎还挺厉害的,一看设定,我立马就喷了。

screenshot5.png

阅读全文...

动物躁动,男主骚动

《あにまる☆ぱにっく》是一个奇怪的游戏……

首先,游戏的设定很奇怪,明明来自 Lump Of Sugar 的子品牌 QUINCE SOFT,这个品牌我之前才吹过《もののあはれは彩の頃。》,我一直以为是一个 Lump Of Sugar 的试验田,可能会推出各种各样有着奇怪设定的新兴游戏,结果这才一年多,就打了我的脸。

《あにまる☆ぱにっく》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萌豚游戏,而且从脚本阵容上来看也看不出任何有惊喜的可能。

然后更奇怪的是我还莫名其妙的去玩了这个游戏,发现这个游戏内部存在着比想象中更要奇怪的内容。

screenshot19.png

阅读全文...

柚子的第一次翻车:喫茶ステラと死神の蝶

一直以来我都在期待柚子翻车,但很无奈,柚子的游戏一直都很稳,很难翻车,因为它们的制作流程几乎是流水线一般的。

  • 找一个游戏主题设定
  • 根据主题做好人设
  • 然后找脚本师分摊剧情,写好每个故事,拼凑在一起
  • 开始宣传造势,每天放出倒数计时动画
  • 放出角色歌,继续造势
  • 把角色歌的曲子 Remix 一下用到游戏里当 OST
  • 游戏上市

而且柚子的游戏画师几乎是固定的,所以画风有保证,请的 CV 也都是有水平的那种,基本上玩过之后你肯定不会有“地雷”的感觉,撑死了,也就是觉得“剧情一般般”,“故事太套路”,“设定有点幼稚”之类的,说不上出类拔萃,但绝对不能算差。

这样的游戏质量也培养出了很多“不理性的钢铁柚粉”,我依稀记得之前我在 SNS 上说 Riddle Joker 剧情弱智,结果被人追到 Telegram 喷,就差对我说“气气气气气”了,可见柚子的游戏是有多么强大的魔力。但也正因为柚子游戏本身的特性所决定,大部分柚子粉丝年龄都不太高,不少还是未成年人,我想起了之前在 Twitter 看到有未成年人想去 Yuzu live 被拒绝后心态崩溃的帖子。所以我对于“ゆずソフト”是又爱又恨的:

我爱它是因为它的确是 Galgame 标杆之一,而且总是能请到我喜欢的 CV,
我恨它是因为它一直都是流水线生产萌豚饲料,没有创新。

柚子沒有创新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它自己,柚子作为“一出新作就是年度销量第一”的邪教公司,如果不停的凭借“流水线”方式就可以轻松赚钱,必然带来其他公司的效仿,我可不希望所有 Galgame 公司都变成柚子这个样子,这样下去业界就真的药丸了。

不过今年的柚子似乎真的来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screenshot134.jpg

而且还翻车了……

阅读全文...

その“i”が、せかいをこわす

我记得我坑过一篇文章叫“死宅恋爱手册”之类的,其实这玩意构思过,也有了眉目,但是一直没有下笔去写,因为写出来太复杂了,真正的恋爱不同于黄油,你面对的是真实的人,而不是屏幕另一端的被设定好的二元角色。真实的人是有很多种性格和特性的,也就是说你面对的真正的“女孩子”具备的属性可能是好几十个黄油里不同的女主角的集合体,你在现实中遇到的“事件”可能存在于不同女主角的不同路线里,或许只有活学活用融会贯通才能应对自如。

不过对于大部分死宅来说,问题并不在于这里,而是在于本身的情商问题。

我接触过一些“死宅”,他们总是抱怨找不到对象,女孩子不愿意和他们说话,但实际上……不仅仅是女孩子,男孩子也不怎么愿意和他们说话,他们一开口就充满了自我空间的世界,并且拒绝外界社会的交流,自己将自己锁在身体里,同时还要抱怨别人不懂自己的内心。

沟通是双向的,如果你不允许别人了解你,还要求别人把自己剖开来给你看,供你选择,这种事儿也就在某些特殊爱好的黄色游戏的世界里能出现了。

当然黄色游戏里不仅仅是这种“奇幻作品”,有一些还是很贴近现实的,譬如 HOOK 和 SMEE 的。

曾几何时 SMEE 的游戏都在注重帮助“死宅脱宅”,HOOKSOFT 的游戏大多数还是传统的“校园幻想恋爱”,之所以“幻想”则是因为 HOOK 的游戏在设定上总会有一些奇思妙想,譬如机器人啊,虚拟现实啊,而且 HOOK 的游戏一直都会有一个“校园内部聊天系统”,实时吐槽主角们的各种行动。

然而这些东西到了这几年,全都没了。HOOK 的特色几乎差不多没啥了,以至于我们现在看着 HOOK 的游戏和 MSEE 的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screenshot49.png

所以这次 HOOK 的新作,完全就是一个 SMEE 味儿的作品:《どっちのiが好きですか?》(你喜欢哪个我呢?)

阅读全文...

一款制作人跑路并澄清与自己无关的牛逼续作

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是一款我觉得非常有创意并且也比较牛逼游戏,它有着许多优点:

  • 足够优秀的配乐
  • 引人入胜的战斗
  • 详细描绘女主角成长的故事,容易引发共鸣
  • 不算差的画风

而且这个游戏不仅仅在日本,在天朝也很火,我到处都能看到喊“つばき我老婆”的,而且这个会社还趁热打铁出了专属つばき的 Fandisk,乘胜追击,不仅保持了产品热度,同时还继续收割了一波销量。

转眼一看到了 2019 年底了,这个游戏居然传出了续作的声音,续作的名字叫做《白刃きらめく恋しらべ》,其实我对这个游戏的续作是很放心的,毕竟之前的剧本风格已经稳定了,CRYSTALiA 的母公司 AMUSE CRAFT 也不像是缺钱的样子,想必一定会做好这个续作……

但是让我疑惑的是在这个游戏发售不久,原本游戏《絆きらめく恋いろは》的企划和制作人智斗紅在推特说出了一些奇怪的话:

截屏-20191225170212-1166x464.png

他表示自己夏天的时候就已经离职了,而且他几乎没有转发过新作的任何推特,转发的都是老作品的信息,而且还表示自己新作只是一个挂名,其实啥都没做。

这种感觉是啥?一般什么时候一个游戏的制作人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只有游戏做的不行,自己都觉得很垃圾,担心被人骂才急忙甩锅的时候啊!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