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

母书制造者:格林兄弟与三个公主

母书制造者(Girls Book Maker)在原作发行半年后,宣布要推出一系列骗钱的 DLC……

说是骗钱,但感觉其实也是常规操作了,毕竟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见过太多类似的内容了。这次的 DLC 的内容叫做《ガールズ・ブック・メイカー ~グリムと三人のお姫さま~》,翻译成中文就是《Girls Book Maker 格林兄弟与三个公主》,所以这个游戏讲的也就是世界知名的作品《格林童话》的故事。

因为“格林童话”本身就是一个精选集,很难用一个角色来概括,所以人家直接把里面的“公主”拆了出来,分为三卷,分别销售,是不是很熟悉?浓厚的骗钱套路。三个公主分别是“白雪公主”“睡美人”以及最后的“辛德瑞拉”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灰姑娘。

screenshot144.jpg

阅读全文...

抽 象 孝 子

这次说的游戏叫做《ゴッドシスターズ》。

screenshot62.jpg

阅读全文...

あざスミ -あざとくてスミに置けない彼女-

我认识的一个女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

“在恋爱中虽然看起来是男追女,但主动权一直在女性方面,因为女性只需要面对男性的行为做选择题。”

当然,我觉得她说的不完善,这一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女性得长得漂亮,你长得跟湘南肉棒君一样的话,是没有男人过来给你选择的。

其实这句话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理解,那就是在一个正常的“男追女”的恋爱中,看似是男性通过契而不舍的精神追到了自己的女神,实际上是女性一次又一次的给男性机会罢了。

设想一下,如果女性真的对你毫无好感,压根不会给你接触的机会,也完全不会听取你说的任何话语,你以为你在攻略她,实际上无非是她愿意被你攻略罢了。

screenshot34.jpg

阅读全文...

となりに彼女のいる幸せ ~Curious Queen~

是这样的,玩这个游戏纯属一个错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下载的这个游戏,我甚至不知道这游戏设定是啥,女主 CV 是谁,几乎对其一无所知,我只是在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居然有这个游戏。

我猜测可能是游戏的制作厂牌プレカノ让我看错了吧,因为现在叫《XXカノ》的游戏一抓一大把。

但是就是这么机缘巧合之下,我玩了这个游戏。

screenshot18.jpg

阅读全文...

Suite Life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游戏吸引了我的目光,就是当时还没倒闭的 MME 出的这个《Suite Life》。

我这个人英文很垃圾的,在高中的时候我经常把 Suite 这个词念成:Suit,后来才发现自己一直念错很久。也是因为如此,这个游戏的名字也让我感兴趣了。Suite Lite,直接翻译就是“打包的生活”,虽然有一个美剧和这个名字一样,但看起来似乎和那个美剧没什么关系。

坦诚的说 Suite Life 这个游戏在它上市不久我就玩了,然后就……坑了。

你要知道坑掉这个游戏并非我的本意,我是很有兴趣的,主要原因还是这个游戏太无聊了。

而时隔多年之后我又把这个游戏打通了,其主要原因和我当初坑掉的原因比较接近,还是因为我太无聊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关于我的机器人自学穿越后教另一个我如何把她造出来这件事

最近感觉空虚寂寞有点冷,我决定找点“短小精悍的”、“快速进入主题的”、“女主胸部比较大的”,“最好是内种剧情的”、总之就是“你懂得”类型的游戏来玩,所以就看到了这个《QUALIA ~約束の軌跡~》。

游戏的设定是多么的一目了然啊,男主是科学家,开发出了一个大波妹机器人,在加上机器人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虽然今年到处都是什么傻逼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谈恋爱”的 Gal,但很明显这 Feel 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啊,这是什么游戏你还 Get 不到吗?

走起来啊!瓷!

screenshot177.jpg

阅读全文...

梦醒时分

ANIPLEX.exe 在砸钱做 Visual Novel Game 的时候除了《ATRI -My Dear Moments-》,还推出了一个画风非常奇特的《徒花異譚》。这个游戏是与 Liar-Soft 合作的,这一看就是老江湖了,知道找小众的 Liar-Soft ,让各路黄油狗直呼内行。

《徒花異譚》而且基本上都可以想到,ANIPLEX.exe 推出的这两款作品面向的是不同的群体,《ATRI -My Dear Moments-》很明显针对的是“轻度二次元萌豚玩家”,而《徒花異譚》就显得有些硬核了。

当然这个“硬核”也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了,在打完这个不算长的游戏之后,我只能说这部《徒花異譚》并不能算是游戏,更多的是一个真正的“短篇奇幻小说”,这部“小说”并不会告诉你什么太多的人生大道理,带给你带来的更多是一种心灵上的触动。

我不会详细的描述这部 《徒花異譚》到底说了什么,想要玩到游戏对大部分来说并不复杂,虽然《徒花異譚》的脚本是之前创作《寻蝶者》的海原望,但脱离了“恋爱游戏”的范畴之后,故事反而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screenshot27.jpg

阅读全文...

世界末日的浪漫

很多文艺创作中都喜欢“世界末日”这个主题,其实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那种“世界毁灭之后我依然爱你”的感觉非常浪漫?亦或许因为大家都有那么一点“废土情节”?

一望无尽的荒野里,只剩下男主角和女主角两个人,在各种废墟中寻找着人类继续生存下去的意义,这种感觉看起来的确蛮 Coool 的。

然而用太多次就觉得不 Cooool 了。

screenshot60.jpg

阅读全文...

猫神附体,樱花绽放

我时常因为过去的一些文章而感到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大喷特喷,喷了很多当时我看起来很烂的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 Lump of Sugar,糖块社的游戏。

我还记得那个《命运线上切西瓜》我说它剧情弱智,我还记得那个《恋想关系》,我说它系统傻逼。

然而面对着这次 Lump of Sugar 的新作《ねこツク、さくら。》……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我错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献给从不想改变的你

对日本人有所了解的家伙应该都明白,日本人在讲故事的时候“特别矫情”。

这个“矫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大概就是那种缺乏大气,格局小,经常为了一些屁大的事情感伤的水平。实际上这种特色日语里也有一个词汇能表达出来,就是“もののあわれ”,中文记作“物哀”,简单说就是看到任何东西就会莫名其妙的伤感。

对于文艺小青年来说这样或许还 OK,但倘若是永远就这么一个基调,那就有点黔驴技穷了。

对于“物哀”的体现不仅仅是一些常规的故事里,更多的还是日本人叙述故事的方式,动不动感伤幽怨、百转千回,饶了一百个圈子,依然没有回到原点。看的人心生焦急,而且这种“绕圈子”最后,带来的依然是一个没什么特色的故事结局,就很容易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是的,我又恼羞成怒了。王小姐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我要开轰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