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网络 下的文章

印象:红米 AX5 / AX6 路由器

原本家里用的是洋垃圾路由器做 AP,其实也没啥不好,但最近发现其中一个住处的洋垃圾路由器 AP 开始出现信号衰减的问题,我个人推测应该是某根天线挂了。

既然如此,然后又赶上了双十一的促销,我就决定更换掉了。因为我的主路由是软路由,买来也是做纯 AP 的,只需要无线网络参数够好就行,于是就看上了红米的两款新品。

所以我买了俩,一个 AX5 一个 AX6,替换掉原来的两个洋垃圾。

photo_2020-11-19_11-35-43.jpg

阅读全文...

家庭网络改造(中):配置软路由与 Wi-Fi

搬家到新地方,就要准备新的路由器了。不过这次我决定来点特别的,记得软路由一直都很火,所以我也打算试试看了。

选区_157.png

阅读全文...

很高兴认识你

在夜晚走在这个城市,孤独而又幽静。

城市里的房间里依然有着点点灯光,正在向外人诉说,这里依然不是一座鬼城。

至少现在还不是。

四处悬挂的告示牌,告诉这里的居民,2019 年 4 月 2 日,在那一天他们必须离开,这里将不再允许他们继续逗留。无论他们已经来到这里有多久。

今天我来拜访一位老朋友,或许这将是我见到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走到一扇门前,我按下了门铃。

门被打开,开门的家伙一言不发,将我迎进屋,带到了一个围炉旁。

“喝什么?零度可乐还是东方树叶?”

“呃……普通的水就好。”

“好吧,那你等一下。”

那家伙离开了一会,带着一杯水回来了。

“坐吧。"

随着俩人的面对面坐下,对话开始了。

阅读全文...

给路由器刷 padavan 改造家庭无线网络

我家的无线网络情况有点特殊。

因为是很早的户型,装宽带的时候也只是考虑到我的屋子里的情况,后来随着无线网络应用的越来越普及,无线网络的重要性也就越来越大了。

之前我用过很多种官方的 Extenter,包括网件的,还有 LinkSYS 的,但是都不理想,而且之前买的网件的洋垃圾居然也挂了……

不过好在用了 1 年多才挂,也算合格了。

最后我翻出了之前买的斐讯 K2,还有联想 Newifi Mini,通过刷机方式刷了 Padavan(老毛子),然后分别设定为无线 AP,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

阅读全文...

少用钱,多办事

最近的 Gal 改动画都很尴尬,已经尴尬到几乎没有什么新作品的程度了,之前有一个苍之彼方算是一个 Gal 改,后来只有一个ワガママhigh spec,结果后者还是泡面动画,传言很多年的 Island 动画化也毫无音讯,不过最终我们还是等来了新的 Gal 改动画:

ノラと皇女と野良猫ハート

选区_342.png

阅读全文...

Android 7.1.1 下联网打叉

Android 有个联网验证机制,确保你是不是能连上网络,其方式很弱智,大概和我们在配好网络开个浏览器看看百毒能不能打开一样。

只不过人家看的是 Google 能不能打开。

然而在我们这里 Google 真的打不开。

阅读全文...

收听 AnimeNFO 冻鳗音乐电台

虽然喜欢听歌,但是自己收过什么歌都是有印象的,所以有时候还是需要多听听随机的歌曲,找寻下新鲜玩意儿,没准发现了什么没听过的歌曲。

有个地儿不错,叫 AnimeNFO Radio ,老外搞的,免费电台,24 小时一直播放,当然你也可以 Donate。

https://www.animenfo.com/radio/

选区_412.png

阅读全文...

“系统的网络服务与此版本的网络管理器不兼容”

今天打开台式机,发现我的 Ubuntu 14.04 LTS 炸了。

炸了就得修,问题是炸的是命根,网络没了。

选区_136.png

这可就麻烦了。

阅读全文...

网络生存测试

我第一次开始登陆互联网,那是 1999 年的夏天。我依稀记得从电信局申请回来的上网帐号,要求我拨号 163 的那冗长的说明书。第一次上网是兴奋的,打开了河南本地的商都信息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页面,逛过了 IRC 聊天室,也体会到了,原来世界上是可以通过这种东西和别人沟通的。

阅读全文...

也就能当个 5G AP 了

我们单位的上网环境很特殊……

理论上来说,我是说理论上来说,按照领导管理条例来说,全部单位的所有互联网用户都是应该被限速的,限制视频和下载,并且不允许炒股和远程连接,即使是我们科室也不例外。

只是这些规则大部分是我搞的……所以我自己的 IP 是独立于规则之外的,虽然这件事是违反条例的,但是我属于不屌领导那类的,而且不少院领导的 IP 自己也是非限制组里。但是呢,科室里其他的哥们姐们都是马屁精,每天见到领导巴不得跪下,领导走了又巴不得手撕领导,面前一派面后一派的那种,上班想要偷偷看视频炒股票,但是我说给他们 IP 划分到非限制组里,他们又摇头说自己不敢。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