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感受 下的文章

ティンクルに星恋の永遠

其实有时候我会想一个问题,日本那么多脚本师做动画和游戏的原案,他们写来写去是不是都是在量产?

…………我是说,一个脚本师搞出来的东西,是不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套路?

譬如鲁鲁修,譬如罪恶王冠,譬如革命机,譬如最新的……叫什么来着?カバネリ?

我没有说大河内一楼不好啦,人家还是最佳脚本赏呢不是嘛,我是在说 Galgame,是不是有些脚本师写好几个游戏,会存在“相同的套路来回用”的问题。

其实很早的时候我就发现过,譬如柚子的サノバウィッチ里面的椎葉线就和不久后上市的鯨神のティアスティラ里的リル线有很大的重合,当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籐太干的,也可能是巧合。不过我觉得一个“有水平的脚本”应该不会存在“不会变通永远只会写一个路子”的问题,否则你这也太黔驴技穷了吧。

不过啊……对于星恋*ティンクル这个游戏……我怕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screenshot.15.jpg

阅读全文...

我买了据说是最后一期也是最烂的一期的《大众软件》

去年年末的时候,看到了朋友圈有人转发的一个网页,告诉我一个震惊的消息……

《大众软件》2017 年就停刊了,而 2016 年最后一期的《大众软件》正在魔点上发起众筹。

我震惊的原因并不是《大众软件》药丸这件事,而是……“大软不是 2014 年就完蛋了吗?”

如果你善于使用搜索引擎的话,你可以轻松的得知在 2014 年,《大众软件》就已经说是要停刊了,后来说的似乎是名存实亡了,我也没有保持关注,我也一直以为《大众软件》已经死了,结果现在告诉我它还活着,我还没高兴多久,又告诉我这是最后一期,马上就要真的死了,我难免还是会觉得心情复杂。

正如你预想的那样,我参加了这次众筹,也获得了众筹的最后的一期《大众软件》,拿到手的时候,难免有点失望。

阅读全文...

一月很迷幻

2017 年的第一个月份总之过的很迷幻。

首先是在元旦的时候无聊给所有人都发了个祝福的信息,某个踹过我的相亲女立即回复了,还告诉了我想和我再次见面解释一下上次她误会我的事情。

见面后相亲女表示一切都是误会,希望和我继续从朋友做起,同时觉得我三观很正,blah blah blah,大概就是各种夸吧。回家后还各种主动和我联系,把我吓得不轻,我只能说了下好了好了知道了,说了个“你的心情我知道了但是我是不是喜欢你我也不清楚不如先相处一下看看吧……”

screenshot.134.jpg

只是我说的这句话我总觉得那么熟悉……好像别人说过……

阅读全文...

泡面没什么不好

放假无聊,决定约人看电影。

然后韩寒的电影我觉得可能不适合春节看,王宝强的电影我看他的样子就能想起各种“囧”,于是也就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能看了。

其实周星驰前一阵搞的那个《西游降魔篇》我到现在都没看过,只是听说很恐怖,里面的妖精都是真的和妖精一样……其实一开始我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直到我走进电影院开始看这部《西游伏妖篇》,我才理解了那句话的含义。

在片头看到居然还有徐克的名字,说实话我有点惊喜,其实我压根没了解这部电影的背景和主演,我只是听说周星驰拍的,而且按照我个人对周星驰之前《少林足球》之后的作品的感受,我也没太大希望来着。

C3VaxdxVcAAaoK1.jpg:large.jpeg

电影不算长,但是也不算短,我看的还是 IMAX 4D 的,说实话我这是第一次看 4D 电影,感觉挺刺激的,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体验 4D 电影。

看完之后我的感觉很清晰:挺好的一部电影,适合不怎么费脑子的跟着看看,乐一乐,爽一爽,差不多就完了,符合农历新年的气息。

阅读全文...

あなたに出会えた喜び抱きしめて...

Corona Blossom 第三卷终于发售了,这也意味着继第一卷第二卷之后,这个强行分割成三部分的游戏终于迎来了结局。

其实回头看看,三卷的内容分布的还是很有规律的,第一卷是アルネ来地球,第二卷是反派现身,最后一卷那就是最终决战了(大概)。

第一卷是男主与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金属相遇,金属是来自外太空,碰到男主变成了一个小萝莉,男主起名叫アルネ(R-Ne),之后出现了一波自称宇宙海贼的家伙,说アルネ是她们先盯上的猎物,要求交出来。

第二卷就是男主通过和宇宙海贼交朋友发现她们也并非那么坏,宇宙海贼也渐渐的开始放弃アルネ了,也和男主成了朋友,结果最后男主的姐姐突然跳反,说自己是科学家,アルネ这个外星人可以拿来做研究。

第三卷就是反派,也就是男主的かなで姐姐想要拿外星人アルネ送去做实验,并且告诉男主,有了アルネ的外星力量,人类可以克服很多的疑难疾病,牺牲一个外星小萝莉,就可以拯救整个人类,并且希望男主加入自己。男主拒绝,接着就是和宇宙海贼联手,一边抵抗かなで姐姐,一边做火箭,选择把アルネ送回故乡。

screenshot.160.jpg

最后的结局就是アルネ回到了故乡,男主也在小镇里结婚生子,时不时会回想起那年与アルネ相遇的夏天。

阅读全文...

应该没有人规定过外星人电影就是“突突突”和“Boom Boom Boom”吧?

大体来说我应该算是一个“被动电影观看者”,首先是我不喜欢往电影院跑,毕竟一个人跑去看片儿实在是觉得太那啥。其次是我并不会对大部分电影产生太多兴趣,大多数看看简介,就会脑内产生一个“啊,原来这个片子是说这个呢。”这样的一个印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这并不能说我不喜欢看电影,应该是只能说能吸引我的电影很少,最近就有一个吸引了我,就是这部《降临》,吸引我的原因之一是教过我的日语老师在社交网络上说:“这是一部学习过多语言的人应该会有所感触的电影,属于文科生拯救世界的那种。”

虽然我外语很烂,但是姑且也能说四种语言,包括汉语,英语,日语,(河南语),所以我逐渐对这个电影产生了兴趣,而且网络上对于这个电影极端两极分化的评论更是让我兴趣大增,有说自己看不懂的,有说自己看完后非常的 excited 的,所以我决定去电影院亲自看看。

临近春节,这部片的电影院拍片并不是怎么好,实际上看的人也不是很多,我几乎是感觉在拍片档期的最后一天看到了这部电影。

看完之后,感觉很清晰:这是一部好电影,顺便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两极分化的评论了。

2415229615.jpg

阅读全文...

来自你妹的尽头

其实我以前不是怎么注意呉一郎先生的,只是去年那部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让我对他产生了兴趣。

于是吴先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又拿出了新的作品:仄暗き時の果てより(来自灰暗时刻的尽头),而且一看宣传图,走的又是惊悚路线,这对于爱看鬼故事的我简直是一种刺激,而且上一作里吴先生高开低走,不过最后还算凑合,这次怎么也会吸收点教训吧,所以我就开始玩这作了。

你知道在过年的气氛里玩这种恐怖游戏,我都觉得我自己牛逼好不好……

游戏打完了,怎么说呢……如果说上作サクラノモリ†ドリーマーズ是高开低走的话,这作就只能说是……后期展开过于火爆了。

screenshot.19.jpg

阅读全文...

「春节」与「快乐」

又到了中国人的新年了,也就是农历春节,每个人都会按照惯例,问候对方“新年好”,“春节快乐”之类的话语。

有些是手打的,有些是复制粘贴的,一开始我其实挺讨厌复制粘贴群发祝福的家伙的,直到后来我发现一个道理:对方愿意复制粘贴发给你,已经算心里有你了,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感激。

所以我也在受到对方的祝福之后会恭恭敬敬的回复一个“谢谢”。

这是真心的,愿意给我发祝福我已经很感谢了。要知道我微信好友那么多,每年给我发祝福的加起来也才十来个。

看着到处都是“春节快乐”和“新年快乐”的话语,有时候我会想起小时候看央视的某个节目上采访的一个女孩说的话。

阅读全文...

手柄分你一半

其实我的父亲也是个 Gamer,用中文来说就是个“玩家”。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有红白机了,当然,是父亲买的,我经常看父亲在玩儿,而自己玩儿的机会不多,一来是当时有种舆论风向“游戏机 = 毒品”,二来是我的确不会玩儿。

终于有一天,父亲看我一直在眼巴巴的看着他玩儿,就把红白机的 2 号手柄递给了我。

“一起来玩儿吧?红色那个人是你。”

阅读全文...

我参与了好几个众筹,我觉得这「众筹」越来越不「众筹」了

小时候的我思维是很活跃的,我经常会善于发现周围的一些新鲜事物,所以我也有了一些我当时很引以为傲的想法与发现,目前回想起来,最牛逼的应该有两个,一个是地理方面的,一个是经济方面的。

地理方面的发现就是某日我看完漫画书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盯着远处挂着的世界地图看,我就发现哎,那南美洲和非洲版块的边缘居然如此契合,仿佛可以拼起来一样,难道它们之前就是一起的?因为某种原因,逐渐分离了?

这可是个大发现!对于刚上中学的我可是一个牛逼的契机,没准我就成了类似牛顿一样的名垂青史的人了,我立即跑去告诉了父亲我的大发现,等待着父亲的夸奖。

父亲一言不发,跑去翻开我的书包,拿出地理书,翻了一会,拍在了我的面前,书中的“课外知识”框架里写着“大陆漂移学说”,我才意识到,这玩意在我出生多少年前早就有人发现了……

瞬间我觉得自己一下子从“牛逼”变成了“傻逼”,同时伴随的还有父亲的眼神,以及接下来到来的批评:“你压根没好好看课本吧?”

虽然地理方面的发现失败了,但我并没有气馁,我在经济方面又有了新的突破:

某日在我买不起冰棍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中国有那么多人,每人给我一分钱,那我岂不是瞬间变得巨有钱?

这个想法我还反复思考了好几次,甚至算了一下全中国有多少人,并且拿出一张纸算了下自己在“接受全中国每个人一分钱”之后能获得的大概金额,看着那天文数字一样的仿佛发着金光的字迹,我觉得自己已经距离大富豪不远了……

慎重之后我又告诉了父亲这个想法,父亲面无表情的表示:“想法不错啊,你可以试试看啊。”

于是在我正准备出门找隔壁王奶奶开口索要一分钱的时候被父亲拎回了家……

“你这是乞讨。”父亲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愿意把自己的钱给你,哪怕是仅仅一分钱。”

知道后来长大一点,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而且,我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且我也曾想过,如果真的能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能让一大堆人拿出一点点钱给我的话,这个方法并非行不通。

万事具备,就差个理由了。

到了后来,这个“全国每人给我一分钱,我就会变成大富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思路终归是被人实现了……同时它也有了个闪亮亮的新名字:“众筹”。

Crowdfund2_full.gif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