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感受 下的文章

ThinkPad X1 Carbon 5th 添加 Sierra em7455 4G 模块

ThinkPad X1 Carbon 5th 我日淘的时候没有买 LTE 版本,但是这并不妨碍后来自己手动添加。

添加的方法可以参考蛋总的帖子,我也是照着做的。

首先你需要一个天线:

1061695055.jpg

阅读全文...

童话从未欺骗过你

我这个人年纪也不小了,但是我一直有一个“童话情结”。

所谓“童话情结”的意义就是个人对于“童话”一直有一种向往和憧憬,而不是对它有所谓的“排斥”和“厌恶”。

很多人有一个莫名奇妙的观点,那就是觉得“童话一定是给小孩子看的”,实际上童话的原本英文是 fairy tale,更多的是具有“妖精”和“魔法”之类的奇幻色彩的故事,只是不少此类故事因为充满想象力,故事描述直接,人物关系简单,比较适合儿童去阅读而已。并没有人说过所谓的 fairy tale 一定是针对儿童,只是随着相关作品的增加,这被当作一种莫名其妙的共识而已。

换而言之,只是单纯的“童话”的风格比较适合小孩子去阅读,并没有说过“童话”是针对小孩子作为阅读对象而书写的,这是“童话”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并非童话的读者定位。

而且当长大之后的你再度捧起童话阅读的时候,你会发现,曾经耳熟能详的故事,现在看来,已经不是原来的面貌。

你会过度注意童话描写里的细节,你会思考童话里的人物关系,你会去揣摩作者想要对你表达什么意思……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小时候阅读童话故事时所不曾想到的,现在我们已经长大,当我们带着一颗已经成长的心情去再度面对小时候的那些故事,不但发现我们自己已经不再纯洁,同时还会觉得,曾经读起来没啥感觉的所谓“童话故事”原来如此的“细思恐极”。

设定天马行空,故事情节不拘一格,叙事简洁明快,角色设定爱憎分明,看似简单的粗线条故事下,带来的是更多的是在已经描述清楚基本故事情节的基础上,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网络上经常看到各种谈论“黑暗童话”、“黑暗童谣”之类内容的原因,其实这也是我认为”童话“故事最大的魅力之所在。小时候的我们会觉得很多童话是 Happy Ending 那是因为我们纯洁,而长大了,我们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世界的黑暗,那些曾经的 Happy Ending 让我们看来会多了很多现实的悲剧色彩,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长大了的我们很少再次感觉快乐的原因之一吧。

songofthesea.jpg

我有”童话情结“,我喜欢看童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接触童话或许并不那么容易,但看一看动画电影是一个不错的路子。虽然现在的动画电影市场已经越来越多的被美式风格和日式风格所侵占,这两者说实话其实都和“童话”不怎么沾边儿,大多数是站在大人的视角,或者用精细的方式去描绘童话的世界,已经丧失了原本那种”粗线条但又结构完整可以给人想象空间“的童话属性,不过好在这个市场并没有完全被侵占,依然有很多的童话风格的故事呈现在我们眼前,就像日本还有别具一格的宫崎骏一样,北欧这个盛产童话的地方,也会有原汁原味的童话作品,譬如这部《Song of the Sea》(海洋之歌)。

阅读全文...

索尼新品试听会

我是无聊才报名的,结果还被邀请了。

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一看手机想起来了,就骑车去了。

DKd2vd8UQAABQxI.jpg:large.jpeg

阅读全文...

第一次的蛋包饭

第一次做这个,之前没做过,因为只是扫了一眼菜谱就开始做了。、

最后虽然味道可以,样子也有,不过远远不算成功。

DSC_0308.JPG

阅读全文...

水弹枪 Wargame 尝鲜

高中的时候经常和同学们玩 Wargame ,就是那种用 BB 弹打的枪战游戏啦,后来时过境迁,BB 弹在大陆已经不行了。

于是最近同学又拽我去玩儿 Wargame 了,不过时过境迁,现在换成水弹枪了。

水弹枪目前有两种,一个是上供弹,一个是下供弹。

上供弹比较简单,就是重力供弹,让子弹通过重力下沉到下面,譬如这个斯泰迪 1911 手枪。

选区_200.png

阅读全文...

制作:巧克力慕斯

第一次做,味道可以,但是还有很多提升的地方。

做这个其实没啥难的,就是需要混合一堆材料,然后耗费时间。

1,奥利奥饼干去掉里面的芯儿,只要外面的饼干,找个擀面杖弄个塑料袋碾碎。
2,融化黄油,搅拌这个饼干碎,然后用慕斯环垫上油纸,把这碎末抹平到底部,进冰箱晾一会儿。
3,鸡蛋黄,牛奶,淡奶油,搅拌,加入吉利丁粉,用吉利丁片儿的话得先泡开,泡开后不要加入里面的水啊!
4,然后可以加入可可粉,还有一点点朗姆酒,没有的话用别的白酒也可以,我用的牛栏山。
5,然后弄个新碗,奶油,白糖,打发,和刚才朗姆酒那一碗混合。
6,倒入刚才的慕斯环里,冷却一晚上或者 2 小时,冰箱上层就行了。

脱模的时候用点吹风围着慕斯环吹一圈儿,拿起来就可以了,上面可以撒一层可可粉。

成品还可以,凑合。

阅读全文...

我特么再也不想和你们这群二次元死宅一起看电影了

我在电影院看过不少次动画电影,不过大多数是 Pixar (皮克斯)的,日漫的电影其实之前都没见到过,当然这么说也过于绝对,其实在这之前也看过几次,不过是本地漫展组织的那种包场小规模放映,要说正儿八经在电影院看到日系动画电影也就是去年的《君の名は。》(你的名字),那部电影国内上映之前网络上已经有了画质不高的泄露版,但考虑到导演新海诚的动画特点主要是画面,只有电影院才能更好的呈现那种效果,于是还是有不少粉丝去电影院支持票房的,也创造了日本动画引进大陆市场的新的票房奇迹。

得益于《你的名字》的成功,于是在今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日本动画剧场版和其衍生作品的引进,我们看到了《声之形》,也看到了《银魂真人版》,还有《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以及下半年有可能上映的《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飞上天的烟花,从下面看?还是侧面看?》国内暂译为《烟花》),也可以从侧面反映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注意到这个新的赚钱领域,毕竟看动画的那批年轻人都渐渐成为了消费主力了,这个市场比例虽然不大,但是中国人多啊,体量大,一个稍微小一点的比例都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稍微炒作一下,那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一点我是很乐于看到的,因为我的确很想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喜欢或者关注过的动画作品,虽然现在在线看片儿地址众多,但说句实在话在网络上看片儿效果真的不好。毕竟现在的网络环境太差了,到处都是小学生在刷无聊的弹幕,或者是那些智商不健全的人在进行无意义的争吵。我也是原本很喜欢在线看,后来也就渐渐不看了,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也因为在线看环境太差而转回了下载看。然而随着我国版权意识的逐渐增强,下载动画也不是原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预期费劲半天求种挂资源还要跪求各路靠谱字幕,何不直接订张票去电影院看来的轻松惬意呢?

况且……看片儿本来就应该给钱吧?

144437423.jpg

而且根据我近期的电影院观影感受来说,效果其实还不错,不管是看热门大片儿也好,冷门动画片儿也罢,无论是看《你的名字》还是《声之形》,大屏幕和安静的环境总归还是好不少。所以我也很乐意一次又一次的花钱去看,包括这次的《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阅读全文...

Nintendo Switch

Nintendo Switch 这个掌机终于在生日之前到手了,说实话买了 2DS 之后就觉得 Swtich 要买,于是想了想终于买了。

买的途径是郑州本地自提,为了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自提的时候看了下,居然还是三码合一的,应该没啥问题,买了荒野之息和 Splatoon 2,目前在玩儿荒野之息中。

我大部分时间是拿来当掌机的,我看了下也没遇到那些网上说的乱七八糟的毛病,还是很满意的。

选区_173.png

阅读全文...

或许《敦刻尔克》并不适合大部分人

我并非不喜欢看电影,只是我觉得大部分电影不是很值得去看,或者没有什么吸引我去看的地方。

不过有些电影我觉得还是真的不错的,譬如之前偶然看到的《蝙蝠侠》三部曲,看那部电影之前我对于蝙蝠侠的了解仅仅是一些地方电视台播放的动画片的一些简单介绍的程度,而看完之后我却记住了很多人,尤其是小丑,以及男主角对于正义的偏执追求与向往,更是记住了这个电影那富有特色的朴实的画面表现,以及与画面完美契合的音乐。

其实讲道理,小丑的演员是谁,主角的演员是谁,作曲者是谁,我在看《蝙蝠侠》的时候都不认识,只有在后来我才知道了他们是谁,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则是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和他对于胶片电影的坚持。

在现在到处都在追求 3D 的时代,依然有导演坚持拍摄纯胶片电影,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事情,而且重要的是,胶片的电影比起某些堆砌特效的 3D 片儿,少了浮夸,多了写实,也会让人感受到画面有着最朴素的冲击力。

诺兰导演的才华不错,运气也不错,每次合作的都是老搭档,或者是不会砸锅的演员,实际上他指导的作品也没有令人失望,之后的《盗梦空间》以及《星际穿越》都算是有特点的好电影,于是到了今年,他推出了自己最新的力作,号称是“战争惊悚悬疑片”的《敦刻尔克》(Dunkirk)。

20170714133142RYHh7qjSKcUPa9wp.jpg

阅读全文...

《声之形》:不为别人添麻烦而添的麻烦

日本人有一句比较普遍的价值观:

人に迷惑をかけないように生きる
(人活着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这个价值观体现在日本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社交礼仪,以及社会上对于各种形形色色人的看法,都大体上贯彻了这个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某些去过日本旅游的人都说日本是一个井井有条的国家,并且哪怕中国爆买团再恶劣,对方依然对你笑脸相迎,同时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意见。

因为他们觉得顾客就是顾客,无论是什么程度的顾客,做好基本的接待就是本职工作,并且也是“不给顾客添麻烦”的一个标准。

所以这个标准有时候会显得有点病态化,譬如很多人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需要他人照顾或者关照,这些人也会觉得因为自己的无能而给很多人添了麻烦。

日本的文化里最讨厌的行为就是“人に迷惑をかける“(给别人添麻烦),而日本文化里对人最恶毒的评价则是”役に立たない“(没有用的人),那么如果你在日本是个残障人士,那你可能就面临着一方面”没什么用“,另一方面”给别人添麻烦“的双重评价。

而这个月在大陆上映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声之形》就是这么一个说残障人士的故事。

220e535437acc837533bef362b1e71f9.jp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