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来自《美少女ゲーム声優のお仕事》这本书,当然目前我的半吊子水平是看不懂的,这是来自douban克雷多的翻译。

最近终于装了个日语输入法可以输入日语了,不用打罗马音了,过年又加深了一下日语学习,发现推Gal速度更慢了,之前是听一下就知道大概意思,现在有强迫症还会挨个看词……

还是得抽空系统学习一下……

两篇全部为转载,被翻译的只有两位,青山ゆかり北都南,读完后倒是了解了不少Gal背后的事情。

一般来说我是不会转载别人的东西的,但是这个似乎网络上有点少,并且只在豆瓣找到,万一哪天挂了没了就可惜了……
当作存档吧。


青山ゆかり篇

青山由香里(译注1)访谈

在本书最后的是青山由香里——对通晓美少女游戏声优的人,青山小姐是以“傲娇之神”之名而广为人知的实力派。不过,这仅仅是青山小姐演技力的一部分。她对自己的工作有着怎样的想法呢?之后,青山小姐又说到了她所认为的演员的根本。

出演之前正是打算转行之时?与美少女游戏的相遇

——那么最开始,请告诉我们成为青山小姐您出演美少女游戏的契机。

在之前待着的声优事务所辞职时,有过“还是别当声优了吧……”的念头。就在那时,朋友邀请我:“现在是自由身吧。有‘这样’的工作,要不做做看?”这就是契机。“虽然不太明白,有活干就很开心了,我做!”当时似乎是这么想的。说起来,我当时连这世界上存在美少女游戏这一事物都不知道。自那以后已经快十年了……真是长呢(笑)。

——在工作的最初阶段,对美少女游戏秉持怎样的印象呢?

开始完全无法免疫,所以看到立绘和CG时会不禁“呜哇哇哇哇(羞)”地大叫起来。这样的事情现在……呢(笑)。最初是经常演次要角色,不但脚本的台词数没有现在那么多,自已的语音部分能占整个游戏的一成左右,就不错了。我是把自己的表演完全作为整个演出中的一环,以这样的姿态来工作的。这一点至今没有改变。果然作为声优,不经常配音的话,就会退步。所以在保持演技水平这层意义上,这份工作也起着很大的作用。只是,由于游戏录音时经常只有一个人,不就是自言自语嘛,所以有时候工作久了,配合别人的言行举止会有点困难。因此,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变成这样。然后,我觉得自己一脱离工作岗位,就不能很好地保持住角色的口吻,这一点如果能有所改善的话,我想是很大的进步。

——一个人演戏也有缺点呢。顺便问下,您是怎样磨戏的呢?

现在就只读一遍脚本。以前的分量,可以读个两三遍。不过现在都已经有两三千词了(译注2),这样的脚本要是同时来好几部的话,在物理层面上都读不完。所以,我从脚本里首先是提取角色的口吻、性格、行为等方面的内容,一边在头脑里逐渐形成人物形象,一边思考用怎样的声线来表演。然后,由于我是默读的类型,微调就在录音现场进行,因为要给制作方和配音导演试听嘛。如果表演比较生硬,被指出错误时,我反倒会“诶诶诶诶”地慌张起来。然后,我要将制作人的要求和自己的想法糅合成形,类似这样。当然,第一次试音就通过的情形比较多。

——就算您征求意见,大多数人都只会说“不要太生硬啊”的呢。

生硬得过分,没能将制作人想要表达的东西表现出来,这就本末倒置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在只读一遍的工夫里,汉字和错字漏字、情感的流向、没有错误表达等等的检查,我都能在录音第一天好好完成。可能有人只检查自己负责的部分,但我是那种会把拿到的内容从头到尾都读完的类型。不全部读完就不明所以的情况是很多的,比如“诶!这孩子原来死了的吗!”类似的情形。不是也有种情况,在别的女主角的路线里,有自己角色的伏笔。

——确实如此。说起来美少女游戏,有很多有着大量伏笔和复杂设定的作品呢。而且脚本还有越变越厚的倾向。

在以前见过,虽然名义上词数只有4000词,但一句台词足有七行之长,所以实际上有6000词左右的本子。这种情况下,要是不事先检查拿到的分量,按照这种节奏录音,也不知道会把喉咙使唤到什么程度。我偶尔也见过超过一万词的作品,词数太多了会影响速度,我是这样想的。以前明明一千词都嫌多呢。

——现在游戏的容量可不能小瞧啊。拿到参演游戏的样品,要是一千词那样的还好说,一万词那样的,大概玩都玩不完呢。

游戏容量太大,只攻略中意角色的人也多起来了呢。这样看来,也许全通游戏的人会变少。还有,我想会有因为容量过大,一路快进到分支选项的情况。特地表演的内容被一路略过了,作为声优,感到有些落寞呢。而且,有时过于按部就班地表演了,玩家会感到满意吗,会有些不安。还有,我觉得无论怎么想,比起以前,现在做游戏要费工夫多了。我们声优的台词增加了,脚本分量不也变大了吗?所以,必须准备的场景CG的数量也不得不增加,而且比起以前,画质还必须有所提升。我觉得真是不得了了呢。

有着信赖与实绩的青山质量

——那么,下面请青山小姐说说自己印象深刻的,以及成为转折点的角色吧。

要说印象深刻的话,就是《GOL~奪還~》系列吧。这可是在北海道录音的哟。一般来说游戏不是各自单独配音吗?这个游戏是把所有的声优集中在一起,以CD广播剧的形式录音呢!因为借此机会结交了许多北海道的同行,还有这种罕见的录音形式,我有着非常快乐的回忆。然后是《月陽炎》的(有马)美月。这个是因为,在一段时期内收到了很多类似“请演得像美月那样”的指示,所以印象很深刻。对脚本内容印象深刻的是……《瀬里奈》,最近的作品的话……《カミカゼ☆エクスプローラー!》的(祐天寺)美汐吧(译注3)。还有,我挺喜欢朱门优先生的脚本哟~最近的《天使の羽根を踏まないでっ》里被指名出演了呢。能得到一起工作过的制作人和作家先生的指名,果然还是很开心呢。

——那就是所谓的充满安定感的演技,“是青山小姐的话!”这样的信赖呢。

是这样的话,我很开心呢。有意思的是,仅仅共事过一次的制作人,再一同工作时,会喊像“啊!你是那个时候的”的话。我已经做了十年了声优了,这类事最近变多了呢。受到同一制作方的指名,可以认为是“对之前工作的认同”,为此受到鼓舞,激起了干劲,这比什么都要开心呢。所以,真的要感谢像AXL公司这样的制作方呢!大概就是这样吧(笑)。CD也出了两张呢。

——顺便问下,青山小姐自己对什么倾向的角色有着强烈的印象?

傲娇呢,果然是。代表人物是《つよきす》的(铁)乙女。我在这部作品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回忆,而且这个系列直到现在还在继续着,所以印象深刻。乙女性格严肃认真,所以我试着用低沉的声音来表演。表演这类角色的经历十分宝贵,我感到很开心,我是这样对脚本家タカヒロ先生说的。“我对这名角色的印象正是这样的。”他这么说。我反而感到有些意外,于是就记住了。我想自己演的声音低沉的角色数量,从总体上看,也是很少的。不过,声音低沉的角色,滑舌微妙地处理不好的地方很多,要注意这点呢。果然是在乙女之后,出演傲娇角色增加了。

——只是,即使笼统地用傲娇来概括,有像乙女这样一直酷酷的类型,也有娇起来反差非常大的角色呢,那样大跨度的表演幅度,已经成为青山小姐的长处了吗?

大家都觉得能力均衡的话会比较好吧?傲娇方面的。不过很开心呢,还有“说到傲娇那就是青山由香里!”这样的说法。得到这样的认同,我感到十分荣幸。作为演员,像“这就是我的武器”一样的东西,自己是很难发现的。而且,以玩家为主,许许多多的人都给了我不少意见。托了他们的福,我能“啊,这样啊”地注意到自己的长处,十分感激。还有可称为相反的情形,我在演非傲娇角色时,也能得到“这样的角色也能演呢!”的评价,感到不胜感动。

青山由香里式的工作状态

——那么,接下来请说说现在才解禁的收录秘闻吧。

AXL公司的《キミの声がきこえる》,直到MASTER UP(译注4)前一天还在录音哟!那时我虽然已经在两天内录了近两千词,但因为已经决定第二天要出去旅行,于是直到晚上八点还在录音呢!在这之后,导演先生打来电话说:“多亏了青山小姐,今天顺利MASTER UP了!”那部《キミの声がきこえる》五月份发售重制版,请大家务必要玩玩看!之所以所说很厉害的录音,是因为时间太紧张了(笑)。现在一想,AXL公司作品的台词,每句都不怎么长,录起来还真是力气活呢!但是,我饰演的敷岛樱还挺有人气的,各种意义上都是印象深刻的作品呢。

——诶!!!两天里完成这个数量真是厉害呢!!!还真就赶上了呢……还有其它的什么吗?

我见识过很夸张的脚本哟!不仅是横书(译注5),而且完全没有行距,硬是用蝇头小字塞满了整个页面!

——这个,门外汉也要吐槽的吧。

横书就已经够难读的了,在密密麻麻的小字里,找台词和批注都很困难呢~所以我提出过意见,希望今后能有所改善。在那之后,常有“这样的行距和字号可以吗”的请教,我回答“我觉得可以了,变得很好读了”什么的(笑)。制作方也想事先得知声优的这些要求。实话说,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想大家也不能发挥得那么好。即使文字过小,台词没有标序号……大家也会认真工作的。但我觉得,要做就应该尽可能做到最好,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请求了哟。果然是想带着诚意来工作。

——希望制作方也是态度真挚。

这样的话,双方不是都能做到最好吗?我想这样明明就能做出好作品,有时却不能实现。还有,想为玩家奉献出好的作品,收到了“在开始游戏前还不是本命的角色,全通游戏后变成最喜欢的了”这样的评价,是最为开心的。这是因为,制作者们的努力自是不必多说的,我的表演,哪怕只有一点,也能打动玩家内心,得到他们的评价。这么说的话,工作价值就变得不一样了呢,果然。

演员的根本

——让我们换个话题吧。今后有什么想要尝试的角色类型,和想参演的故事类型吗?

有很多很多呢……从年上系到年下系。所以,为了不被固定在某种特定的角色框架里,我希望能表演更大范围类型的角色呢。基于这一点,我有“求挑战精神旺盛的制作人!”的念头。以前我兼演过偏执的母亲角色,这样的变化球还想再投一回。还有这样的经验,我的正角有4000词,兼演的小狗台词量也相当大。

——那是会说人话的狗,还是普通的狗?

“汪汪!”这么叫的普通的狗。是《春恋*乙女》里面的。制作人员里有着“好可爱~”的大好评。由于这样的角色听不出来是谁演的,我想过“以后还会有小狗役的吧?”(笑)。那个脚本里,清晰地注明了小狗的感情,真是帮大忙了。

——那么最后,请说说作为声优•青山由香里今后的展望。

今后也能表演各种角色,要将每位角色都记在心中般的投入表演呢。经常有人说,在以前的作品里我演得不错,作为演员很开心呢。这该说是对自己拼命表演的认同吗……这些都可以说是不会忘记的事情,希望能一直保留在记忆中呢。

——我想确实保留在记忆中了。

这样的话就好了呢……经常觉得没有自信。说起来,演员的根本,就是在观众的记忆中留下印象。嗯,在考虑“会塑造出什么呢”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创造自身的存在意义,或者说是活着的意义吧。当然,这也是快乐的事情。所幸这样的机会很多,希望能够不骄不躁踏踏实实地做呢!然后是,总之想出演进行新尝试的作品呢。美少女游戏,感觉故事和世界观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想试试新的录音方式。比如说利用立体声录音(译注6),能感觉到对方的为止,应该会很有趣呢。虽然我想这种录音方式,会超乎预料的费工夫(笑)。

——那么这么做,肯定又能给人留下印象呢(笑)。感谢您宝贵的发言!

译注1:中文wiki上的译名。
译注2:游戏录音是以词数来计算报酬的,至于“词”的概念就比较暧昧,有时候一整页的“唔”也算不了多少词。
译注3:本书出版日期为2012年4月30日。
译注4:装载游戏资料的,用于生产游戏光盘的母盘叫做MASTER盘。MASTER UP简单来说就是游戏制作完成,接下来是生产、流通和销售环节。
译注5:日本的正式出版物都是纵书的,一般日本人拿到书都习惯从上往下读。
译注6:这个技术在《マブラヴ》系列里已经实现了。

北都南篇

说到北都南小姐,她是从美少女游戏使用语音的黎明期开始,就活动至今的声优的其中一人。因此,有着许许多多的轶事。从这些轶事中,应该可以看到十余年间录音工作的变迁。

最初是所有人一起录音?

——那么一开始,请先讲讲出道的经过吧。
那是在类似“姑且算是进入了事务所,但不是正式员工”的时期。一天,从前台人员那里听到:“有‘那种’游戏的工作,您意下如何?”只是当时,我和她都对所谓的美少女游戏不太了解,只得到过“有H场景”这样的说明。“虽然没做过这个工作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想要有事做,所以就没问题!”这般回复后,有了工作的感觉。嗯,远比想象中要不得了呢。

——当时,也是游戏开始有语音的时期呢。您觉得哪个方面很不得了呢?
当时,首先脚本是只有自己角色的台词的那种哟。所以呢,完全不知道其他人谁,会在什么状况下,说怎样的台词。虽然现在是不可能这么搞了,但当时这样是OK的。我最最开始参演的作品,录音和动画一样是所有人集合起来一起录的。我既不习惯,又很紧张,张不开嘴,给大家添了麻烦。再加上,还是第一次看到脚本内容,“这样的长文真不想念呢……”心里只有这种念头。(笑)

——还有过这样的录音方式呢。不过录音时才见到脚本内容,这可就……
一开始的两年左右,就是这样的录音方式。因为游戏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全语音,而是部分语音的,连“那个”场景也是大家一起录的。不过,我是非常硬撑着来演“那种”场面啊。为什么呢?制作人和音响师在听着倒也无所谓,但同行们也在听着,那就让人非常不好意思了。因此连普通的台词也念不出来了。

——确实,被同一个录音间的人听着,是很不好意思。
是这样的哟。还有,原本我就特别爱玩游戏,曾经边玩《勇者斗恶龙》边给游戏配音呢因此,不管是怎样的游戏,一想到游戏有了语音,我就非常开心哟!不过呢,当时也没有PC,玩不了这类有语音的游戏。(笑)在入行不久时,曾和参演同一作品的声优朋友去游戏卖场看看情况,因为要去的只有女人,还强行拉了一个男人呢。(笑)嗯,还记得曾经把自己参演的作品往展架前面摆,结果把店员惹生气了。真开心呢还有能在卖场里确认自己参演作品的关系。

脚本的变化=录音条件的改善

——就那样让店员先生生气了呢。(笑)对那些男性客人也是,可谓是圣域的地方居然有女人进来了,想必很是吃惊吧。话说,在这十余年间,录音方面有什么变化吗?
首先,台词变多了呢。有时多到即使是照着念,也会觉得难受的程度。(笑)到最后还会变成物理意义上的痛苦。最初,一部作品全篇大约只要录500词(译注1)。大家一起录音,只要两三天时间。后来变成单人录音,就缩短至一天。渐渐地,台词量增长到要用数天至一周的时间才能解决,大概就是这样。然后是脚本。像刚才提到的那样,因为一开始是把台词分别抽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不明白状况。词数少的时候问题还不大,到了某部有2000~3000词的作品时,果然就产生了“感情和情景都不明白,演不了了”的想法呢。而且脚本还是横书。横书的话,就非常难读啊(译注2)。

——确实没见过横书的呢。(笑)不过既然有2000~3000词,有相当多的戏份,在此之上就很多的心理描写吧?
所以曾向制作人请求道:“请至少把上下文告诉我。”结果反被“目前为止还没有说过这种事的人!”噎回来了(笑)。即便如此,我也不肯罢休,最后好歹拿到了完整的脚本。比如说有些场景只有“嗯”一句台词,这个“嗯”是对谁说的,只看被单独抽出来的台词的话,不是完全不明白嘛!显然,若是不能把握整个对话,就无法掌控角色了。所以,当时我主张,为了更好地向玩家传递感情,我们是绝对有必要阅读完整的脚本的。在那以后,有以演员的立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我觉得这么做了的,并不仅限于我一人。

——其它方面,还有怎样的提案呢?
比如说,脚本。以前,包括自己的台词,所有的字都是一般大小。词数不多的作品倒也无所谓,但到了数千词时,仅仅是找出自己的台词,就要花费相当的精力,而且无论如何用心,也会有看漏的地方。所以现在,这部分都用变大变粗的字体标出来。还有,以前的台词没有编号,漏掉一两句,当时是完全觉察不出来的,这样到最后就必须要补录,要花费录音棚等的费用。我不喜欢放着这些问题不管,提出建议后,问题得到了解决。拜之所赐,现在有了愉快舒适的录音环境。嘛,因为偶尔还是会有错把其他角色的台词也变大变粗的情况,结果还是有必要检查。(笑)

现在才能说的超乎想象的收录秘话

——词数到了以千为单位来计算时,不管怎样仔细检查,也会看漏脱字漏字的地方呢。
是啊,这事果然不能要求太高,所以录音当天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确认一下。呃,最近感觉制作方的意识发生了变化,以前只是想着“有声音就行了”的制作人还真不少。因此对声优的演技也没什么要求,隐隐有种把声优当成一次性用品的微妙态度。

——但是,这样会降低声优的积极性,影响到游戏品质的吧。
真的是这样呢!这真的很讨厌,参演的声优也是为了做出好作品,想要好好理解故事情节的展开和塑造角色,为增加游戏销量作出贡献,真想让制作方理解到声优们为此做出的各种各样的努力。所以曾不眠不休地阅读脚本,对不合情理的要求也予以回应呢……像什么从早上十点开始工作,到晚上十点才结束之类的。

——12小时持续工作,不会负担过重吗?
所以呀,现在这种情况不可能再出现了!当时那种状况下,我忍不住抗议了几句,结果却得到了“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嘛”的回应。这让我无法忍受,记忆中是说了类似“干不了了!要死了!”的话。大概,和我同一时期出道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着类似的努力吧。录音过程中,通过传真大量追加脚本,使台词量异乎寻常地增多等等,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呀,现在真的是非常好的时代呀。录音条件有了各种各样的改善,作为声优也真正感受到了尊重。大家确实是拜之所赐,工作更加简便,更能快乐地录音呢。正因为制作方也给予了极大的帮助,我们才能为了提高自己水平,尽可能做出最好的作品而不懈努力着。换句话说,就是一种共同成长的关系呢。

——正是因为包括北都小姐在内的声优们的艰辛努力,录音条件才得到了改善呢。
以前和现在一样,游戏制作以脚本家和原画家为首,制作方的诸位都在尽最大努力做出名作。不过,关于音响方面,就有很多很那个的事情。当时,也没有关于美少女游戏录音方面的专门知识和技术,事实上对制作方来说,音响是专业外的范畴。从这点看来,现在的制作人和声优,很多都是出于喜好才从事这个职业的,所以我想现在这样真的很好。

——那么对北都小姐来说,这种真挚的态度是与职业相联系的吗?
有这种事情吗?倒不如说不可能有吧。以前可是觉得工作很烦人呢。(笑)

大牌声优的艰辛轶事

——说起来,印象中北都小姐00年代初,参演了相当数量的作品,嗓子没问题吗?
因为嗓子比较强韧,当时我觉得没问题。但是还是出现了无法工作的时期。大概是在03~04年的某段时期,身体状况不太好,白天硬撑着录音,晚上就变得无法出声,到第二天早上也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真的只是嘶嘶地从嘴里出气而已!这就很难向别人说明情况了,我感到不知所措,赶紧去医院看病,诊断结果果然是声带使用过度了。为了尽早康复,被医生嘱咐要尽量保持安静。简言之就是那种听不得声响,也看不了电视的生活。虽然这么做是因为从耳朵进入的声音也会引起声带振动的关系,但我当时只觉得,“这种日子可怎么熬啊!”不过,不管怎么把工作日程往后推,也只能休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真得好好养病,渡过这一难关呢!

——嗓子一个月就康复了,真厉害呢……
还有,花粉症第一次发病也是在那个时候。所以有一段时间说话带鼻音,录音之前曾请求过,“可以的话能否在后天录音呢?”结果,那天还是录了一千词左右。“果然还是有鼻音哪,期待您后天能够康复。”制作人如此说,结果,过两天发现,这部分又得重录。“不会吧!”我想。(苦笑)

——明明录音之前就提醒过了的。(笑)
真是的!对了,大约是02~03年的时候,经常要录游戏通关后和杂志附录的声优杂谈,最高记录是一天内在六部游戏里说“要来买哟♡”,老实说感觉挺痛苦的。“好难干的活啊!!”什么的。(笑)

——这还真是过分啊。(笑)话说回来,光是因为工作,家里已经堆满了脚本了吧?
是啊!说到脚本,因为很多时候分量大得无法携带,就装进纸箱里寄回家去了。嗯,我是在家里的餐桌上检查脚本的,忙的时候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关于录音结束后如何处理脚本方面,因为在游戏发售之前都要保密,所以必须要把脚本粉碎掉。为此我特地买了碎纸机,但是纸的量实在太大了,居然坏了。(笑)说起脚本,因为最近分量增加,必然的导致了检查时间变长。这样,为了转换一下心情,有时会拿起另外的脚本看。这么做的结果是,把自己搞得头昏脑胀的了。

脚本检查是一条荆棘之路?

——既然提到了检查脚本,表演又是怎样的一回事呢?
在游戏里,角色大体上只是静止的画而已,因此要反复回看自己的台词,在心中逐渐使情感和场景成型。有做的非常成功的地方。当然,试音时还是先根据自己的印象,念台词给制作人和音响师听,在这之后再根据大家的想法仔细推敲。最近有了很多随心所欲的机会,不太认真检查脚本的事情也变多了。

——那也很厉害呀。是一边读着台词,一边表现出最合适的形象吗?
只是因为不太认真,检查台词出了不少错。比方说在演女主角的时候,自己角色的台词的上下文里,有很多男主角的对白,所以我在检查台词时,偶尔会不知不觉变成了男主角的视角。“啊,这不是我的角色啊!”(笑)

——顺便问一下,检查脚本方面又有什么变化吗?
最开始的时候,我把台词全部念出声来,但是最近这几年,台词量不是噌噌地往上蹿嘛!差不多有好几本小说的量了。所以要是前一天全部念出来的话,第二天就说不了话了。最近就只是拣重要的的念了。基本上,因为想让录音工作顺利进行,事先会确认好汉字的读法,以及把握情节的展开。推迟录音,让制作人等,会添麻烦的。倒不如说想提前录音。所以在录音前的讨论中要好好做记录呢。仅仅有一回,我没有事先检查脚本,录音时是边看边念的。当时身体有点不舒服,晚上只是想着闭目养神一下子的,结果第二天早上才睁开眼睛。心里想这下子可真是完蛋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过就连这样,录音效果还是让脚本家感动得喜极而泣哟。虽然让人流泪这还是第一次,但果然心里还是很痛啊。(苦笑)在这件事之后,我变得注意身体,多少有了检查脚本的余裕了。

——事先必须确认的脚本的分量增加了,很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态呢。
可是,无论如何认真准备,还是会有当天追加脚本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若当场对脚本加注解,还是赶得上进度的。关于这点,有件有趣的事情。总共有1000词,说是脚本里没有的,录音当天会拿到。在检查脚本时,怎么看都只有100词左右,果然是把100和1000弄混了吗?我是这么以为的。结果录音当天多了900词。(笑)能借用录音棚的时间就一点点,时间那么宝贵,慢慢检查……是不可能的了。最后看一句念一句。

实际上是附身型的磨戏方法?

——检查完脚本后,终于到了磨戏阶段了。北都小姐是怎样代入角色的呢?
我是那种尽管最初有各种想法,开始录音时就只代入感情的类型呢。(笑)所以对我来说最难的,是那种感情起伏激烈的角色,比如说,演得比较多的元气系角色,用淡淡的口吻说话的场景。因为和之前的性格不相符,很让人混乱呢。嘛,顺着势头演的话都能演出来。(笑)我呢,会思考这个角色的话,在这个年纪是这样的口吻吗?如此这般的准备后,很少收到表演与角色形象不相符的评语。

——对于不同的人,也听说过为了能对角色进行调整,不能入戏太深的说法。
好像的确如此呢。这真的很辛苦。我的话,先是把决定好的备选声线在心里排成列表,结果试音很快就OK了,想好的其它演法还没有展示出来,就正式录音了。(笑)果然哪,在试音时大家喂喂喂地决定表演角色的方式的场景,是最有趣的。
大家都有过各种各样的尝试,说起来有件趣事。有一部双女主角的游戏,我负责其中一人。嘛,说是说双女主角,我的角色并非第一女主角就是了。嗯,在试音结束后,不知为何被制作人拉到外面去交待几句了。大概说的是,“演得比第一女主角还可爱,这有点让我们困扰啊,请控制一下吧。”只觉得很脱力呢。(笑)

——这种指示还真是头回听说啊!
对游戏来说,有必要保持角色之间的某种平衡,所以也有些无可奈何的事情。那个时期已经入行数年了,能够用另外的演法来应对。

——果然老手就是不一样啊。那么反过来,有什么苦手的属性吗?
与其说是属性,不如说是情景吧。我呢,对鬼故事没什么免疫力哟。恐怖的东西呢,就是惊悚片那种。以前这种风格的作品多得要命,光是读脚本就觉得不舒服了,想着,“我能不能坚持到录音结束呢……”(笑)我似乎比普通人想象力要更丰富一些,在演恶心地方的时候,会把虚构的场景想象成现实。不过,最近倒也不怎么参演这类风格的作品了。

——那么,如果情形不同,那种病娇角色也不难演喽?
最近就演了一个哟,《BLOODY RONDO》的フランシスカ。虽然是萝莉角色,却是个能一边笑着一边随随便便把人杀掉的可怕孩子。但对她而言,杀人是没有罪恶感的,所以演这个角色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哟。

——如果是加害者立场的话就没有关系?
啊,是这样的!我演不好受害者的,就是那种遭受重创,“啊啊啊疼疼疼啊啊啊”喊的那种。(笑)

在录音时随着感情哭泣?

——那么接下来,请介绍一下印象深刻的角色或作品。
《レコンキスタ》吧,我演了女主角中的暮叶、男主人公的女儿もみじ、男主人公的岳母红叶。这三代人都是我演的,因此印象很深刻,一直都有出场嘛。出演多名角色的作品还有……在《装甲悪鬼村正》里演了18人左右,虽说其中有8个是小孩子。(笑)不过年龄都差不多。第一反应果然还是“做不到啊!”,但即便如此,配音导演还是鼓励我“没问题哟,能做到的!”。录音结束后又鼓舞道“看嘛,这不是能行嘛!”来使我情绪高涨。

——这是情绪高涨呢还是乱来呢。(笑)
像《装甲悪鬼村正》这种严肃风格的作品,录音现场很多都意外的明快呢。我第一次演的系列作是《とり×とり~えっちしてくんないとイタズラしちゃうゾ?~》,那是第一次演说关西腔的角色。其它的还有《キスと魔王と紅茶》,那是第一次演所谓的伪娘,印象很深。在录音前开会时,我向制作人提议“想演成男孩子的样子啊”,但却被“不不不,可以的话请演成女孩子!普通的可爱的女孩子”地拜托了。然后我试着去做了,结果角色好像挺有人气的样子,挺吃惊的。还有《素晴らしき日々》的橘希实香。读脚本时因为过于悲伤而痛哭流涕了呢。由于过于悲伤和恐惧,曾一度掩卷不读。希实香最初散发着一种闲人勿近的气息,声音也很低沉,在救世主般的主人公面前,却有了很大的变化,在最后迎来了无法想象的结局。对于这个展开,“我,精神应该没问题吧……”但还是觉得内心变得有点病态。就这样,把自己的情感灌注在希实香身上,录音结束后觉得十分畅快,怎么说呢……产生了强烈的成就感。“我做到了!”类似的感觉呢。说起来,《マブラヴ》也是这样。在这部作品里,我演的珠濑壬姬最后不是留下来一封信吗。可是,那封信怎么看都是遗书啊!所以,我在检查脚本阶段,就已经痛哭失声了。要是一直都这么悲伤的话,第二天可就无法表演了啊。录音当天,我对制作人说:“我在这个场景哭了呢……能不能坚持不哭录完音呢,真是不安哪。”“没问题的相信你!”制作人这样说。我一边对自己说没问题的,一边鼓起劲开始录音了。(笑)即使是这样,果然还是哭了。(笑)但是,认识到这样并不好,无论如何也要保持住表演的状态,结果一次就OK了。

——因为容易受角色感情感染,所以容易哭吗?
是这样的,很容易就哭的。曾被前辈这么教导:“在感人场景真的流泪的话,可就无法表演了,所以可不能真哭了。”在检查脚本时,想哭就会尽管哭出来,但在正式录音时,沉浸于角色的感情,最后还是会流泪。不过比起以前,变得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角色,哭得很夸张的情况已经变少了。入行的头五年真是不得了呢。

——以哭泣来蓄势还是第一次听说呢。(笑)还有什么其他角色吗?
三无角色很有趣呢~~像《夏少女》的绚美(译注3)、《SHUFFLE!》的普林姆拉等等。一开始还为怎样塑造角色,考虑了很多,用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表演是会慢慢变得有趣的。这类角色在与主人公日渐亲密,逐渐流露出感情的过程,是很有意思的。就我而言,看到这种场景也觉得很有趣。后来,制作人又指示“因为萌发出了感情,之后请演成普通的女孩子”,因此后面就演得开朗一些了。在这个意义上,那种冷静的、性格老实的角色,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也很有趣。我喜欢看到音调和口吻变化的分界点。

——这个我懂的!作为表演的一方也觉得很有趣。
然后,虽然以前就说过了,无论是怎样的角色,恶人也好,欺负主人公的所谓敌对角色也好,只要是女孩子的话就一定会有可爱之处。所以,在自己心里时隐时现的这些可爱之处,在检查脚本的时候就想着“加个‘♡’试试吧♪”,演的时候要是被NG了,“啧,做过头了么。”一边这么想一边改了回去。(笑)要是OK,就小小欢呼一下。在这个意义上,给那些被制作人说是“这家伙,一点都不可爱”的角色,加上可爱的感觉,果然是很有乐趣的事情。人设看上去难得那么好嘛。

老手也要乱来一番,今后的挑战。

——原来如此,那么,感觉有没有那种“演过之后就变了!”的角色呢?
老实说,不觉得自己OO演得好,现在仍然对那样的场景苦手。倒不如说以前,声调更高一些,也更有干劲,做得好像还不错?刚才说的那个,是要提着嗓子发声的,因此不能持续太久。这一部分,基本上只是被配音技术驱使着做完罢了。(笑)在某个时候,曾向音响制作公司表达了“比起主角,更想演配角!”的愿望呢。无论是哪家公司,都是用心塑造配角的,配角个性十分有趣,演起来充满欢乐。就这样,一开始我是既演主角,又兼演配角的,渐渐就变成单演配角了。那个时候,参加某部作品的制作时,制作人倾诉道:“哎呀这回很烦恼让北都小姐演那个角色呢”游戏里可是有6名角色啊,我不禁惊讶道:“咦?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哪个角色您都能演,所以剩下的就是拜托您了。”

——这不是完全绰绰有余嘛!(笑)
“喂~!等等~!”当时只有这个想法。(笑)我说:“那我的必要性又在哪里?”“所以呀,不是说都能演嘛!”被这样回答了。我记得当时吐槽了一句:“这不就是‘样样通,样样松’嘛!”

——既然“什么都能演”这点的必要性被这么高度评价了,那就充满好意地接受了嘛。(笑)
现在倒是能够接受了。(笑)说起来,还有反过来,“在撰写脚本阶段,就决定是北都小姐来演了!”的模式呢。所以才会出现演哪个角色都OK的状况吗。偶~尔呢,也会感到不安,自己的表演真的能和角色相契合吗?嘛,像量身定做角色这种事情,实在很难得,也想过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呢。(笑)果然哪,从事这份工作那么长时间了,发生了这么些有趣的事情,真是快乐呢。

——还有什么其它的逸闻趣事吗?
有段时期,一直演声音特别低沉的角色。像《家族計画》的青叶,《姉、ちゃんとしようよっ!》的要芽等等。都是色气役呢。不过那时候,不太懂这种角色是啥,还真是费了不少劲呢。(笑)嗯,某段时期演声音高昂的角色变多了,感觉像是演技测试呢。拜之所赐,现在对每个元气系和开朗的角色都有印象。像这样,有了各种各样的表演经历,真的很难得,只是确实多过头了,果然会有“和OO很像”的念头。因为不喜欢那样,所以努力每次都做出一些变化。不过呢……果然好难。但作为演员看来,这些确实是值得做的事情。

——那么最后,请说说今后的目标吧。
果然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最有乐趣。虽说过于自信是大忌,不过嗓子确实很强韧。我会尽自己所能,继续做这份工作呢。最少也要再做五年……哎,这不是太短了吗!(笑)其实是想一直都干下去的。不过老实说,在用“诶嘿♡”这种可爱口吻表演的时候,自己偶尔也会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有“呜哇哇!演不下去啦!”之类的念头。嘛,要是说出来的话可就完了。(笑)然后呢,想好好演个正常点男孩子试试看呢。还有关西腔,难得会说关西话嘛(译注4),想活用在工作之中。其他的呢……没有怎么演过的软绵绵呆呼呼圆滚滚的角色(译注5)。制作人先生,求演这样的角色!——这种感觉。

——读到本书的制作人先生,期待您的委托哟!那么,北都南小姐能参加今日的访谈,十分感谢!

译注
1.游戏录音是以词数来计算报酬的,至于“词”的概念就比较暧昧,有时候一整页的“唔”也算不了多少词。
2.虽然觉得这里加注有点多余,日本的纸质出版物是纵书的。
3.原文如此,官网资料是東 絢水(あずま あやみ)。
4.北都南是大阪府出身。
5.原文是ほんにゃかしたキャラ,查不到什么意思,某高玩大大的说法是,“哦哦,那就是那种声音很软,有点呆呼呼还很圆的妹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