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网事回忆录:我当喷子的那些年

Internet Troll:In Internet slang, a troll is a person who sows discord on the Internet by starting arguments or upsetting people, by posting inflammatory,extraneous, or off-topic messages in an online community (such as a newsgroup, forum, chat room, or blog) with the intent of provoking readers into an emotional response or of otherwise disrupting normal, on-topic discussion, often for the troll's amusement.

网络喷子:在网络用语中,“喷子”是指那些经常在新闻组、论坛、聊天室、博客等网络社区中发动煽动性与话题无关内容来引发争论和让人感觉不适的内容的家伙。鼓动起其他网民激动的情绪并打断原本正常的讨论让话题跑偏,而这正是“喷子”们的乐趣所在。

内容来自 Wikipedia

2017021036514867179410113.jpg

实不相瞒,我曾经是一个互联网上的“喷子”(Troll)。

我当过无脑喷,当过恶心喷,也当过满地打滚的那种傲娇喷,我曾经在互联网上喷无不胜,也曾经因为喷人太多一次失手被墙倒众人推,姑且也算是尝过胜利的甜头,也吃过失败的苦头。

有人说现在是“最适合喷子生存”的网络时代,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最好的时代”来临的时候,我选择了再也不当“喷子”了。

原因并不是因为别的,大家都知道,当“喷子”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在当一个“喷子”享受在敲打键盘之际给其他人添堵获得自己乐趣的时候,就好比吸毒与撸管,短暂的满足后获得的是更大的失落,于是就会陷入新的循环,周而复始,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虽然众所周知“喷子”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也从来不会逃避自己曾经是个“喷子”的事实,不过写下这篇文的动机还在于前几天看微博,发现现在互联网的环境之差令人感到接近绝望。大多数话题几乎没有办法进行正常讨论,“喷子”的存在毁掉了原本严肃的讨论氛围,四处带节奏的人直接让一个又一个的主题越跑越偏。我知道这种环境的形成是有着一个很复杂的成因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去改善它,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分享一下关于自己从一开始从“捣蛋鬼”到成为“喷子的那一段往事,或许原因就在那故事之中吧。

阅读全文...

十多年过去了,正版与盗版之间似乎实现了一次换位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第一台电脑的配置很烂。其实现在看来那台电脑的配置在那个价位来说倒也算不上被坑,只是父亲当时觉得不想花太多钱,原因很简单:贵。那时候电脑价格一点都不便宜,AMD K6-2 之类的 CPU 已经算是平民的入门款了,赛扬都没想过,更别说高级的奔腾系列了。

所以买了电脑之后,软件成了新的问题……

那段时间内估计每个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专门卖软件光碟的地方,一群大叔大妈支个小摊,拿出一个纸箱,纸箱里塞满了光碟,你需要用手指一个一个掀开看看里面的内容,从码放整齐但内容混乱的鞋盒子装的一沓光盘里挑选出那么一两张,仅仅依靠着封底的缩略图判断这是个什么风格的软件,如果是自己的菜就可以买下,如果不是那就换下一个。

所以当时有个爱好,就是周末的时候去卖碟子的地方淘碟,因为郑州市很小,卖碟子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有时候还会碰到熟人,包括同学,包括自己的亲戚,当然我还在淘碟的时候碰到过自己的英文老师……

噢对了,碟子是盗版,当然是盗版。正版我压根没想过……

阅读全文...

所以“不给汉化就差评”的行为算不算是无理取闹

前几天知名动作游戏《猎天使魔女》(Bayonetta)出了 PC 版,因为我作为一个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买游戏主机的玩家,看到这种消息自然会觉得比较开心,直奔 Steam 页面打算买买买,买之前无聊滚动了一下页面看了一眼评价……于是就看到了扎眼的东西。

选区_005.png

阅读全文...

Cry me a river

我很早就用过 Linux,小学的时候发现连声卡驱动都是问题,之后我又一次尝试 Linux 的时候是中学,我发现我记得我单是想看个片儿都得编译一下午安装 Mplayer。我正儿八经第一次发现 Linux 桌面变得“可用”的时候是 2007 年左右,伴随着 Ubuntu 7.04 这个版本的发布,那个版本的代号我记得很清楚叫做 Feistyfawn,所以到了现在我有很多地方还是在用这个代号当作自己的 ID。

当时的 Linux 桌面在现在看来几乎是很臃肿的,Gnome2 的设计对于显示器的纵向空间的利用简直是一场灾难,上面一个顶栏,下面一个任务栏,窗口本身还有一个标题栏,上下一共三个标题栏直接压榨完毕了至少 3 行字的空间,所以到了大概是 Ubuntu 11.04 的时候,Canonical 在自己的发行版里内置了一个 GlobalMenu 的插件,不少人(包括我在内)通过启用这个插件,加上不少现成的 Dock 类软件,不但可以做出类似 Mac OSX 一样的样式效果,并且可以节省出一行的纵向空间。

我记得我但是也是这么做的,不过那时候 Canonical 已经开始强行推广自己的特殊 Windows Manager,那个名叫 Unity 的玩意儿。

值得一提的是 Unity 被设置为默认 Windows Manager 是从那 Ubuntu 11.04 开始的,那时候的 Unity 恕我直言是压根没法用的,也辛苦了当时的图拉丁主席还在坚持用那玩意儿,不过好在你可以轻松的卸载掉 Unity 使用老的 Gnome 2,还继续自带 Global Menu,改改配置用起来美滋滋。

然而之后 Gnome 2 也被干掉了,Fedora 率先强行推广 Gnome 3,那粗大的标题栏,依然浪费的纵向空间,还有强行削减的 Indicator,让很多用户包括我在内都无法接受,而蓦然回首,Ubuntu 12.04 发布了,不少用户突然发现,这 Ubuntu 的 Unity 居然突然变得能用了。

是的,变得能用了,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不少,用多了也逐渐适应了 Unity 的设计思想,侧边 Dock 是为了避免浪费纵向空间,全屏状态下标题栏和顶栏会整合进一步节省纵向空间,而全局菜单依然存在,也就是说原本 Gnome 2 乃至 Gnome 3 对纵向空间的丧心病狂的浪费问题在 Unity 下面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之后我就一直在用 Unity 了,因为其他的真的没法用,而 Unity 本身随着修修补补也基本没啥稳定性问题,除了你显卡驱动没装好会崩溃以外,但是那也和 Unity 以及背后的 Compiz 没啥关系了。之后 Canonical 宣布了 Unity 8 项目,表示 Unity 8 将会是 Unity 7 的下一代,重点是“移动,桌面,平板”的三者和一,这个理念是比 Windows 10 的大一统观念是要来的早的。

选区_017.png

阅读全文...

我觉得比起「共享单车」而言,还是「共享厕所」更实际一点

中学的时候上政治课,我问过老师,“共产主义实现了,那是什么样的?”

其实老师似乎也不是很懂,或者他似乎也不能想象出大概是什么样子,只是照着课本上的那几段话念了一下,然后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概意思我是明白了,就是说在共产主义社会,人人没有阶级,公有制干翻了私有制,是一个人间天堂,blah blah blah。

曾几何时我觉得这压根不可能嘛,但是近几年随着科技的发展,我开始看到了一些苗头,譬如各种领域中机器人的开始投入使用。没有人说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但至少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有可能性也就值得去奋斗对吧。当然啦,大家都知道,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初级阶段啊,就要好好发展经济和攀科技,也就证明虽然我国在前往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但还是距离目标有一定距离。

所以啊……有时候步子迈的大了,自然就会扯着蛋了,拿“社会主义”里的东西穿越到“初级阶段”,自然也就会感到尴尬了。

我说的不是别的,就是最近比较火的“共享单车”。

mmexport1488813732539.jpg

阅读全文...

Lass 终于还是倒闭了

虽然我一直在说 Lass (拉屎社) 为什么还不倒闭,但是这一天突然来临了我还是有点懵逼。

昨天上推特,看到桐月发的内容,很莫名其妙……

选区_943.png

于是看了下日本推特热门 tag,lass 赫然在列,点开后发现原来拉屎社是真的倒闭了……

阅读全文...

以前我当编辑的时候

很多年以前我当编辑的时候,我们主编让我每天转发多少多少篇“技巧”。

然而我看了看,那些技巧写的都不怎么样,于是自己整理了一下重新写了写,如果方法是别人的,还标注了一下出处,不过最后我们主编喷我了,说我效率低。

最后按照我们主编的意思,直接抄就是了,写技巧和笔记的都是一些小博客,人家能把我们商业网站怎么样?其他人都这么做,又不是怕别人来找事儿?

当然实际上的确是有作者来邮件甚至电话维权的,我们主编就想出了三个应对措施。

1,在网站的不起眼的地方留一个链接,或者写一个原作者出处。
2,直接把图自己做一遍,把别人的变成自己的。
3,自己建立一个小博客,用那个小博客抄袭,然后说自己的网站转自那个小博客,推卸责任。

总而言之来维权的作者基本上都被打发了,他们或许很愤怒,或许很无奈,有的甚至压根没什么要求,只是想删掉对应的文章,实际上有些甚至找律师了,最后草草一删了事,道歉都没有,反正你闹的那么精辟历尽,我一删就是了,谁划算谁不划算一眼就看得出来。

再后来我就觉得在中国这片没有什么版权可言的地方写作本身就是一个折磨,大家都在看数量和流量,没人看质量,就算你写的有质量,群众也不过是想点开看大图而已。

所以我们看到了现在的某些网站首页,一打开一屏幕的“炸了!”,“飞了!”,“牛逼!”,“原来是它!”这样的标题党,很难说是不是看客们的咎由自取。但是总而言之,这个环境已经烂了,所以我也没什么希望了,也就不干了。



阅读全文...

在买不起 MP3 的那个年代,我选择听广播

上学的时候,父亲对我有三大管教:

1,零花钱是真的“零”花钱。
2,出门需要说清楚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3,任何可能玩游戏的设备都是洪水猛兽,除非他陪着玩。

这也间接的导致了我在现在看到很多 80 后回顾自己童年玩过的东西的时候一脸懵逼,感觉自己童年被狗吃了,哦不,这样对我父亲不礼貌……我只能说我童年不太自由。庆幸的是后来,父亲终于意识到了他这是“在用管教深闺大小姐的方式”管教男孩子,突然表示不再有那么多限制了,可惜为时已晚啊,我已经爱上宅在家里懒得出门了。时至现在父亲已经彻底不管我了,每天都在催我“为什么不出去和别人玩儿?”,无论他怎么催,我都觉得出去玩儿没什么意思,而且也不怎么喜欢出门和别人说话,上次和一个心理医生聊天,对方分析我明明是男性但是性格是偏女性化的,搞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算是怎么一回事……

哦好吧,我的重点说偏了,我只是想表达,我小时候手头很穷,父亲也不怎么给我买东西,自己也很少有出门的机会,中学的时候看到别人有 MP3 ,应该是“爱国者”的越光宝盒之类的吧(天哪这牌子现在还活着),自己也想有,不过父亲是很睿智的,他得知“一部分 MP3 是可以玩儿游戏的”,所以就断定我想买那玩意儿玩游戏,耽误学业,果断的拒绝了。



阅读全文...

我买了据说是最后一期也是最烂的一期的《大众软件》

去年年末的时候,看到了朋友圈有人转发的一个网页,告诉我一个震惊的消息……

《大众软件》2017 年就停刊了,而 2016 年最后一期的《大众软件》正在魔点上发起众筹。

我震惊的原因并不是《大众软件》药丸这件事,而是……“大软不是 2014 年就完蛋了吗?”

如果你善于使用搜索引擎的话,你可以轻松的得知在 2014 年,《大众软件》就已经说是要停刊了,后来说的似乎是名存实亡了,我也没有保持关注,我也一直以为《大众软件》已经死了,结果现在告诉我它还活着,我还没高兴多久,又告诉我这是最后一期,马上就要真的死了,我难免还是会觉得心情复杂。

正如你预想的那样,我参加了这次众筹,也获得了众筹的最后的一期《大众软件》,拿到手的时候,难免有点失望。

阅读全文...

「春节」与「快乐」

又到了中国人的新年了,也就是农历春节,每个人都会按照惯例,问候对方“新年好”,“春节快乐”之类的话语。

有些是手打的,有些是复制粘贴的,一开始我其实挺讨厌复制粘贴群发祝福的家伙的,直到后来我发现一个道理:对方愿意复制粘贴发给你,已经算心里有你了,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感激。

所以我也在受到对方的祝福之后会恭恭敬敬的回复一个“谢谢”。

这是真心的,愿意给我发祝福我已经很感谢了。要知道我微信好友那么多,每年给我发祝福的加起来也才十来个。

看着到处都是“春节快乐”和“新年快乐”的话语,有时候我会想起小时候看央视的某个节目上采访的一个女孩说的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