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父亲与路灯

在 2010 年搬家之前,我们全家一直住在一座筒子楼里。

筒子楼是很老的家属楼,年代久远,基本也没什么人维护里面的东西了,全靠居民自己。不过其实对于这种建筑物来说,也没什么公共设施需要维护的,窗户都已经丢光了,配电箱也是联通公司的坏了打电话自然有人来修,电闸也都在自己家,坏了自己想办法,你要说唯一的公共设施,或许就是楼道里的路灯了。

筒子楼不算高,也就 7 层,每一层都有路灯,但是基本没什么用,因为临靠马路,通亮的街灯可以映出走道的模样,最重要的其实是楼梯入口的那一段很长的路,对于那段路来说,没有路灯,行走的人基本等于瞎子。

路灯是一开始声控的,这极大的降低了它因为过度使用而挂掉的几率,但是尽管如此,某一天,它还是挂了。

阅读全文...

谁杀死了知更鸟

这标题或许会让人想到某个童谣,甚至某个游戏,其实这游戏我玩过,但是我这次说的不是游戏,虽然要说的可能和这游戏表达的有那么点关系。

天津炸了。

正如预想的那样,网络开始为此转动,沉寂许久的世界再次喧闹起来。事情的本身尚未明了,但是关于人性,关于消防员,关于每个人的立场,却上演了一个个年度大戏。

然而此刻我想到了三个事情,可能与此有关,也可能与此无关的三个故事:

阅读全文...

回想过去的日子

听音乐的历史从初中就开始了,我记得真正开始听个人专辑是从阿杜算起。

那首“他一定很爱你”其实我并不喜欢,我喜欢的更多的是“一个人住”。

阿杜的嗓音我并不是多喜欢,我只是喜欢他歌曲的旋律,直到后来才发现,阿杜不少歌曲都是林俊杰作曲的。

于是我就开始追林俊杰,实际上林俊杰的第一张专辑《乐行者》是很棒的专辑,无论是曲风还是制作以及各种衔接上,只是后来林俊杰越来越乱搞,失去了自我。

说到林俊杰我不仅想起了一位“假林俊杰”。

阅读全文...

网络生存测试

我第一次开始登陆互联网,那是 1999 年的夏天。我依稀记得从电信局申请回来的上网帐号,要求我拨号 163 的那冗长的说明书。第一次上网是兴奋的,打开了河南本地的商都信息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页面,逛过了 IRC 聊天室,也体会到了,原来世界上是可以通过这种东西和别人沟通的。

阅读全文...

初恋的味道

“女人忘不了初夜,男人忘不了初恋。”

这句话我也忘了是谁对我说的,但是仔细想想,的确有那么点道理。

那么我有没有忘不了的初恋呢?

你还别说,真儿真儿的…………

没有。

阅读全文...

性价比

开始讨厌“性价比”这三个字是从大学开始,而在讨厌它之前,我是“性价比”的极度推崇者。

“性价比”,意味着花尽可能少的钱,获得尽可能多的东西,没有比这个更划算的事情。

然而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价格的底下,意味着你总是会失去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开始我只是以为商家愿意薄利多销,明明一些贵的要死的玩意硬件配置不怎么样……

当然那时候太天真,忽略了除了硬件配置以外的更多价值。

阅读全文...

闪耀的信仰

在高二的时候,我过年有了 500 压岁钱,于是我想要买点什么。

在 TomPDA 上瞎逛的时候,看到了 Sony Walkman E505,说是工包,裸机,就卖 500 出头。

50 小时续航,配合足够好看的外表,所以……毫不犹豫的买了。

其实一开始买这玩意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属性和音质,主要是我觉得好看,并且那 50 小时的续航能力很诱惑。当时我虽然有个 iPAQ Hx2410,但是那悲剧的续航只有 5 小时,这可是 50 小时,就算是我塞满 320Kbps 的 MP3 之后依然可以播放 20 小时,这代表我基本不需要操心它的电量,一次充电就可以随便耍一周,高中时候每天那么烦躁,能多听一会音乐简直就是天堂,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这就是”极大提升幸福感“的玩意。

阅读全文...

当我说操你大爷的时候,我到底在说什么……

或许是我这人太二逼,在对于很多事情的审美上,我总是能得出与别人不同的观点。

比如我觉得《让子弹飞》是一部烂片,比如我觉得《英雄》其实要讲的故事还凑合,比如我觉得《V字仇杀队》是一个二逼的不能再二逼的电影,比如我觉得《ClANNAD》是一个又臭又长的矫情故事,比如我觉得《FSN》不过是被过高评价的游戏,等等等等……

最近的一次应该是几年前,当我和朋友说,《让子弹飞》是一部烂片的时候,得到了他不解的眼神。

阅读全文...

不变的爆竹,渐变的人心

小时候的我是非常喜欢热闹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就会难受的要死,这种对热闹的追求狂热到了什么程度呢?比如晚上睡觉,我一定要开着电视,给电视来个定时关闭,才能乖乖的睡觉,因为没有点什么声音在耳边,我会感到不安。

这个毛病似乎持续了很久很久,好像到了初中,我晚上还是会抱着小型的收音机听,因为没有声音的话,的确是睡不着。

得益于这一点,我对于农历新年的印象是美好的,因为春节或许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有很多人来串门,也会有无休止的鞭炮,还有各种各样看上去很欢快的电视节目。小时候的我是很喜欢放炮的,父亲也喜欢,其实他和我一样贪玩,父亲总是买很多爆竹,带着我,或者看我自己拿出去放,而在放炮的时候也会认识一些小伙伴,一起玩来玩去什么的,虽然最后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玩到天黑后也就各自回家了。

阅读全文...

黑海拾遗:我与百度贴吧

不记得是小学什么时候了,应该是三年级左右,在我翻看各种作文文选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文章开头感觉很有逼格,于是我铭记在心直到现在。长久以来我总会认为那句话会用在我的文章里,但是到我工作好几年后也未曾用过,于是今天终于有机会把那个句式改改来用了,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我们的人生历程犹如一片光洁的沙滩,随着岁月浪潮的冲刷,沙滩上总会留下许许多多的名为黑历史的贝壳,总有那么些时候,我们会愿意漫步在沙滩上,将那些贝壳拾起来,藉以回顾自己那不堪回首的过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