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さようなら、井ノ上花

虽然是一个声豚,虽然我也知道大部分声优过的并不好,不少并不能靠这个职业吃饭,但是对于 CV 之类的想法我一直是觉得:这是一个虽然收入不高但是大部分会挂头衔挂一辈子的职业。

大概意思就是说,你可能会不想干了,你接活变少就是了,并不存在完全蹦出来说自己永远退出的情况,就算有也很少。

然而还是出现了引退的情况,而且还是个我个人比较有印象的 CV :志村由美。

当然在 Galgame 里她更多的名字是井ノ上花。

阅读全文...

此内容被密码保护

请输入密码访问

感受很复杂

有时候,人总会有那么点感受复杂的时刻,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难过,也说不上毫无感触,更说不上心如止水。

这种状态不一定是什么“失去理智”,“两眼一黑”,更多的像是那种“一脸懵逼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才好”的那种状态。

阅读全文...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

小时候看电视,那时候正直大陆综艺节目开始崛起的时刻,芒果台是抬头兵,引起了一大波地方电视台跟风搞综艺节目,也捧出了一堆艺人四处乱跑。

一开始看挺新鲜的,但是很快啊,我就发现问题了。

那就是无论什么地方台的综艺频道,什么地方台的综艺节目,什么地方台综艺节目上出来的艺人嘉宾,永远都是那么几个。

永远是那么几个人,永远是那么几个小游戏的类型,永远是那么几个套路。

人类有那么一种情感,叫做“厌倦”,火锅好吃,但是天天让你吃一种味道的火锅,长年累月的让你那么吃一种火锅,你肯定会烦的。毕竟你不是在多伦多拼车约炮的人生赢家,也没有妹子陪你一起吃火锅。

阅读全文...

卢克,我是你爹

小的时候,父亲在阳台上,指着远方的一家店面的牌匾对我诉说着那个牌匾上的大字一个字一个颜色,看起来是多么的难看。

“可能他还自以为觉得每个字儿色彩都不同会好看一点,但是的确很难看。”

“你懂啥,没准人家是专门设计的呢?” 母亲路过不禁酸了一句。

“我是一粗人,我不懂设计,但是我知道美丑。” 这是父亲的回答。

这句话语直到现在也依然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我。

阅读全文...

幸福·执着·信仰

大年三十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不知道何时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电视里上演着各地新年的热闹气息,然而那些画面和氛围已经距离我非常的遥远。

春节是难得的好天气,然而郑州市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剩下的一些车辆也是无聊的往市区外面走。

选区_571.png

互联网上对于新年的庆祝在不同的环境下分为了截然相反的两派,微信里喜气洋洋,到处都在为了那么几块钱抢的不可开交。而在一些稍微高冷的社交网络圈子里则呈现出一片的“理性的冷静”,大多数表示“过年不过是普通假日的一天,没什么特别在意的。”

有趣的是微信里抢红包的火热背后折射出的是各路复制粘贴和除了红包就无人问津的虚假火热,而另一端“理性冷静”的氛围下则是也每个人傲娇的发上一句“新年快乐”并与其他人之间相互祝福以希望获得更多的互动与关注。

归根结底还是差不多,一边是自我麻痹一般的过于热情,一边则是故作高冷下的蠢蠢欲动。

上次感受到新年热闹的时候,是我几岁呢?

阅读全文...

0 分与 100 分

过去玩魔兽世界的时候喜欢去视频站看视频,大多数视频站都有那么一个打分系统,然而我就发现,出现在那里的分数,最多的是满分(5 分),以及 0 分,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 4 分,剩下的几乎也没什么别的分数了。

曾几何时我也是很认真的给分数,也或许我天生反骨喜欢找茬,看到一些很多人都评价是满分的视频,我看完后发现其实并不怎么样,大多是 PVP 类的视频看起来冗长无趣,PVE 的视频看不出什么激情,配乐还很糟。于是我写下了自己的意见给出了 3 分还是 4 分的评价。有趣的事情是在那之后,视频作者本人并没有对于我的评价有回复,倒是其他人开始了对我的抨击,不少表示视频作者有多么辛苦,这个视频是某某 Boss 的 FD,视频作者是某个职业的神,如果你若是不给它 5 分,就显得你很不尊重他,甚至不尊重整个阵营,乃至整个玩这个职业的玩家。

阅读全文...

圣诞

对于圣诞节这个东西,我经历了三个阶段。

阅读全文...

结婚

到了这个年龄,无法避免的会被问到结婚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或许因为我还年轻,我总是很装逼的回一句:

“关你屁事!”

然而现在我却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阅读全文...

大气层消失

小时候经常会“被进行”环保教育,教育往往会伴随着一些公益广告或者纪录片。

应该每个人都会多少看过,昏黄的天空,每个人在街上行走,带着防毒面具,钢铁水泥的城市里,没有绿树,只有乌烟瘴气。

“如果不注意环境保护的话,我们的未来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公益广告,可能比较更有名点。

龟裂的大地上,没有一颗植物,同时辅以有磁性的旁白。

“不要让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成为我们人类的眼泪。”

这些看似震撼人心的宣传广告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换而言之,小时候也并没有感到什么危机,总觉得这类的公益广告说起来挺有道理,但是又关我屁事,就算到了那一步,估计那时候也是我百年之后了。

想到这里,倒是另一个某日寒假无聊在家里看 CCTV-6 看到的一个老电影把年幼的我吓出了心理阴影,让我感受到,原来如果环境遭到破坏,未来是如此的可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