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I'd like Mooncakes with nuts inside"

我对于中秋节最深刻的记忆来自英文课本。

应该是初中英语,有一段关于中秋和月饼的,当时的英语老师丧心病狂的要求我们背诵课文,于是里面的 Li Lei 和 Jim 就“什么馅儿的月饼最好吃”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一个说喜欢莲蓉鸡蛋的,另一个说喜欢五仁的。于是乎那篇操蛋课文背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毒性现在还没有消失,我时常在吃月饼的时候想起那句 Li Lei 的话:

"I'd like Mooncakes with nuts inside"

这句话现在看起来我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课文的确是这样,我印象比较深刻,其实这句话我一度不怎么愿意想起来了,结果去年网络上一群人讨论五仁月饼的时候让我又想起来了这句话,我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吃到五仁月饼都和吃苍蝇一样,见到一个人送自己五仁月饼就犹如看到一只苍蝇飞向自己一样尖叫受精(Sorry,受惊),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

screenshot.391.jpg

我明白了一件事:

“操,原来李雷是尼玛五仁月饼爱好者啊。”

阅读全文...

离开雷锋的日子

伴随着大陆我这一代成长的有那么一个又一个的形象,其中“雷锋”算是一个。

“雷锋”本人在现在看来,並不算什么特别,调侃点说应该是一个拥有近乎偏执的信仰狂热的强迫症患者而已,部分被传诵的佳话也涉嫌造假,充满了争议,很多人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或维护,或揭露,或攻击,或捏造,企图利用这个本名雷正兴的 22 岁英年早逝的可怜的小孩子来实现自己各种各样的目的。

我小时候也背过《雷锋日记》,他给我的印象更多的是无法理解,甚至无法相信,我无法相信一个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当时我的想法是“或许这就是人家的牛逼之处呢,要不然怎么还 需要组织向他学习呢?”

“雷锋”的形象是生活简朴,对于上级无限的忠诚,每日学习领导人语录,并将语录的内容付诸实践,热心的,并且不厌其烦的帮助周围的每个人。

如果世界上存在“无私奉献的好人”的话,那么雷锋算是一个,至少塑造的这个形象算是。

不管你讨厌他还是喜欢他,不管你不屑他,亦或是崇拜他,“雷锋”已经在大陆一代人里和“做好事,当好人”画上了等号。

阅读全文...

Hello,How Are you?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使用 Linux 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小学。

在表哥的家里看到了 BluePoint Linux,要知道当时我连 Windows 98 都玩不溜,但是看到这玩意还是有了一定的新鲜感。表哥敲了半天才启动了图形界面,最后在里面点了半天,结果却很无奈的对着我说,除了看看里面内置的那个扫雷,这里面啥都干不成。

“你看,声卡没驱动。”表哥略显尴尬。

“不过装个这玩意研究下 C 还是可以的。” 表哥一边重启电脑回到 Windows 98 一边对我说。

于是我别的没记住,就记住这玩意似乎叫 Linux,并且很炫酷。

阅读全文...

父亲与路灯

在 2010 年搬家之前,我们全家一直住在一座筒子楼里。

筒子楼是很老的家属楼,年代久远,基本也没什么人维护里面的东西了,全靠居民自己。不过其实对于这种建筑物来说,也没什么公共设施需要维护的,窗户都已经丢光了,配电箱也是联通公司的坏了打电话自然有人来修,电闸也都在自己家,坏了自己想办法,你要说唯一的公共设施,或许就是楼道里的路灯了。

筒子楼不算高,也就 7 层,每一层都有路灯,但是基本没什么用,因为临靠马路,通亮的街灯可以映出走道的模样,最重要的其实是楼梯入口的那一段很长的路,对于那段路来说,没有路灯,行走的人基本等于瞎子。

路灯是一开始声控的,这极大的降低了它因为过度使用而挂掉的几率,但是尽管如此,某一天,它还是挂了。

阅读全文...

谁杀死了知更鸟

这标题或许会让人想到某个童谣,甚至某个游戏,其实这游戏我玩过,但是我这次说的不是游戏,虽然要说的可能和这游戏表达的有那么点关系。

天津炸了。

正如预想的那样,网络开始为此转动,沉寂许久的世界再次喧闹起来。事情的本身尚未明了,但是关于人性,关于消防员,关于每个人的立场,却上演了一个个年度大戏。

然而此刻我想到了三个事情,可能与此有关,也可能与此无关的三个故事:

阅读全文...

回想过去的日子

听音乐的历史从初中就开始了,我记得真正开始听个人专辑是从阿杜算起。

那首“他一定很爱你”其实我并不喜欢,我喜欢的更多的是“一个人住”。

阿杜的嗓音我并不是多喜欢,我只是喜欢他歌曲的旋律,直到后来才发现,阿杜不少歌曲都是林俊杰作曲的。

于是我就开始追林俊杰,实际上林俊杰的第一张专辑《乐行者》是很棒的专辑,无论是曲风还是制作以及各种衔接上,只是后来林俊杰越来越乱搞,失去了自我。

说到林俊杰我不仅想起了一位“假林俊杰”。

阅读全文...

网络生存测试

我第一次开始登陆互联网,那是 1999 年的夏天。我依稀记得从电信局申请回来的上网帐号,要求我拨号 163 的那冗长的说明书。第一次上网是兴奋的,打开了河南本地的商都信息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页面,逛过了 IRC 聊天室,也体会到了,原来世界上是可以通过这种东西和别人沟通的。

阅读全文...

初恋的味道

“女人忘不了初夜,男人忘不了初恋。”

这句话我也忘了是谁对我说的,但是仔细想想,的确有那么点道理。

那么我有没有忘不了的初恋呢?

你还别说,真儿真儿的…………

没有。

阅读全文...

性价比

开始讨厌“性价比”这三个字是从大学开始,而在讨厌它之前,我是“性价比”的极度推崇者。

“性价比”,意味着花尽可能少的钱,获得尽可能多的东西,没有比这个更划算的事情。

然而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价格的底下,意味着你总是会失去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开始我只是以为商家愿意薄利多销,明明一些贵的要死的玩意硬件配置不怎么样……

当然那时候太天真,忽略了除了硬件配置以外的更多价值。

阅读全文...

闪耀的信仰

在高二的时候,我过年有了 500 压岁钱,于是我想要买点什么。

在 TomPDA 上瞎逛的时候,看到了 Sony Walkman E505,说是工包,裸机,就卖 500 出头。

50 小时续航,配合足够好看的外表,所以……毫不犹豫的买了。

其实一开始买这玩意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属性和音质,主要是我觉得好看,并且那 50 小时的续航能力很诱惑。当时我虽然有个 iPAQ Hx2410,但是那悲剧的续航只有 5 小时,这可是 50 小时,就算是我塞满 320Kbps 的 MP3 之后依然可以播放 20 小时,这代表我基本不需要操心它的电量,一次充电就可以随便耍一周,高中时候每天那么烦躁,能多听一会音乐简直就是天堂,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这就是”极大提升幸福感“的玩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