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心情 分类下的文章

卢克,我是你爹

小的时候,父亲在阳台上,指着远方的一家店面的牌匾对我诉说着那个牌匾上的大字一个字一个颜色,看起来是多么的难看。

“可能他还自以为觉得每个字儿色彩都不同会好看一点,但是的确很难看。”

“你懂啥,没准人家是专门设计的呢?” 母亲路过不禁酸了一句。

“我是一粗人,我不懂设计,但是我知道美丑。” 这是父亲的回答。

这句话语直到现在也依然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我。

阅读全文...

幸福·执着·信仰

大年三十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不知道何时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电视里上演着各地新年的热闹气息,然而那些画面和氛围已经距离我非常的遥远。

春节是难得的好天气,然而郑州市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剩下的一些车辆也是无聊的往市区外面走。

选区_571.png

互联网上对于新年的庆祝在不同的环境下分为了截然相反的两派,微信里喜气洋洋,到处都在为了那么几块钱抢的不可开交。而在一些稍微高冷的社交网络圈子里则呈现出一片的“理性的冷静”,大多数表示“过年不过是普通假日的一天,没什么特别在意的。”

有趣的是微信里抢红包的火热背后折射出的是各路复制粘贴和除了红包就无人问津的虚假火热,而另一端“理性冷静”的氛围下则是也每个人傲娇的发上一句“新年快乐”并与其他人之间相互祝福以希望获得更多的互动与关注。

归根结底还是差不多,一边是自我麻痹一般的过于热情,一边则是故作高冷下的蠢蠢欲动。

上次感受到新年热闹的时候,是我几岁呢?

阅读全文...

0 分与 100 分

过去玩魔兽世界的时候喜欢去视频站看视频,大多数视频站都有那么一个打分系统,然而我就发现,出现在那里的分数,最多的是满分(5 分),以及 0 分,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 4 分,剩下的几乎也没什么别的分数了。

曾几何时我也是很认真的给分数,也或许我天生反骨喜欢找茬,看到一些很多人都评价是满分的视频,我看完后发现其实并不怎么样,大多是 PVP 类的视频看起来冗长无趣,PVE 的视频看不出什么激情,配乐还很糟。于是我写下了自己的意见给出了 3 分还是 4 分的评价。有趣的事情是在那之后,视频作者本人并没有对于我的评价有回复,倒是其他人开始了对我的抨击,不少表示视频作者有多么辛苦,这个视频是某某 Boss 的 FD,视频作者是某个职业的神,如果你若是不给它 5 分,就显得你很不尊重他,甚至不尊重整个阵营,乃至整个玩这个职业的玩家。

阅读全文...

圣诞

对于圣诞节这个东西,我经历了三个阶段。

阅读全文...

结婚

到了这个年龄,无法避免的会被问到结婚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或许因为我还年轻,我总是很装逼的回一句:

“关你屁事!”

然而现在我却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阅读全文...

大气层消失

小时候经常会“被进行”环保教育,教育往往会伴随着一些公益广告或者纪录片。

应该每个人都会多少看过,昏黄的天空,每个人在街上行走,带着防毒面具,钢铁水泥的城市里,没有绿树,只有乌烟瘴气。

“如果不注意环境保护的话,我们的未来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公益广告,可能比较更有名点。

龟裂的大地上,没有一颗植物,同时辅以有磁性的旁白。

“不要让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成为我们人类的眼泪。”

这些看似震撼人心的宣传广告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换而言之,小时候也并没有感到什么危机,总觉得这类的公益广告说起来挺有道理,但是又关我屁事,就算到了那一步,估计那时候也是我百年之后了。

想到这里,倒是另一个某日寒假无聊在家里看 CCTV-6 看到的一个老电影把年幼的我吓出了心理阴影,让我感受到,原来如果环境遭到破坏,未来是如此的可怕。

阅读全文...

共享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开始厌倦使用盗版。

说实话使用盗版感到烦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什么支持产权责任心之类的,而是……“用盗版太麻烦了”

用盗版首先享受不到稳定的破解,也没有稳定的启动方式,而且还没有稳定的更新,对于一些更新频繁的东西来说,你用盗版纯属浪费时间,更何况正版也不是买不起,所以就宁愿用正版了。

而在买 CD 碟子这件事情上,阻碍我的更多则是买不到。我想如果一些 ACG 的碟子如果愿意在京东上架的话,会有更多人去买。但是上架了嘛?并没有。

阅读全文...

RPG

最近听说 NGA 又出了几起 RPG 事件,因为当事人在网络上吹牛逼太多,以至于别人相信他就是那样的人,实际上他不但不是,而且相差甚远,这种行为我们称之为“角色扮演游戏”,也就是 RPG。最后,当事人又一次被挂起来 Nuke 了,群众拍手称快,纷纷表示如此招摇撞骗的行径,简直无法容忍。

一开始上网的时候,父亲告诉我,网络上是个虚拟的,没有人说实话,你要处处小心,这使得我第一次上网如履薄冰,对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但是很快,发现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网络上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并不是什么四处都是恶人的地方。久而久之也就放松了警惕,和不认识的人可以畅谈自己生活身边的事情,也可以放心的告诉别人自己的联系方式,毕竟网络也是一个新的交友渠道。

但是这并不代表网络上没有恶人,你信任的一个高富帅,可能只是一个想着和你约炮的抠脚大汉,你觉得可爱的萌妹子,可能只是一个肥的没人要且公主病在身自我感觉良好的恐龙。

所以我可以理解那些讨厌 RPG 的人,你信任这个陌生人,对他说了实话,却没有换来他的信任,你的实话反而成为了他可以利用的弱点,或同情诈骗,或敲诈勒索,这样的家伙,无论是否存在于网络,都会是社会的毒瘤。

但是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我总是感觉,在网络上,一方面我们在倡导保护个人隐私,而另一方面,我开始被强制的套上了枷锁,就连假话说起来也充满了压力,我觉得,我应该没有什么义务,一定要在网络上说实话,倒不是为了骗人,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自己一点点虚荣心,或者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一点点隐私?

阅读全文...

败给时间

今天早上看新闻,看到一个熟悉的单词“笛卡尔积”,这个词我记得学过,而且也明白是大概是什么东西,也只是大概而已。要知道我大学数学本身就是突击过的,后来也再也没学过高等数学,完全已经忘记,啊……不如说全部忘记了,本身就没记住。

搜索了一下“笛卡尔积”的维基百科,发现原来别人口中这么高大上的词儿,原来原理似乎并不难。

近年来我的一个心态有所改变,就是我开始注重实践,想要在实践中寻求理论的支撑,比如说我要学 XXX 语言,我一定有想要做的事情,在完成这个事情的过程中,发现语言和写代码能力的瓶颈,从而继续学习。

阅读全文...

疯哥

现在网络上煞笔的争辩看多了,我有时候就会想起一个人:

这个人应该是我在高中的时候认识的,ID 是“疯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