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ルクル时隔两年之后拿出来的新作,《冥契のルペルカリア》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公布设定我就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首先是名字感觉就是一副要死人的样子,接着游戏的角色设定里居然出现了《紙の上の魔法使い》里的元素,不得不让我怀疑这游戏是想要吃老本。但虽然如此,游戏的简介和各种表现都没有明确的说这个《冥契のルペルカリア》和《紙の上の魔法使い》有什么关系,有的只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擦边球。就连 CV 也对不上,我记得之前的魔女 CV 是小倉結衣而不是メイ大姐。看了下游戏的剧情简介,居然是舞台剧的方向,兴趣就更加没有了。

但毕竟脚本的水平还在那里,而且去年几乎没有什么剧情说得过去的游戏,抱着对ルクル的信任还是去玩了这个游戏,整个游戏的历程很曲折,中间还丢了一次黄油机,又坏了一次黄油机,磕磕绊绊终于把这个游戏打完了。唔……怎么说呢,品质在意料之中,但是也有一些失望的地方,那么就简单说一说吧。

photo_2021-04-12_12-05-14.jpg

游戏一开始说我们的男主角環,和自己的朋友(女同性恋)倉科双葉一起在学校里闲逛,看到社团都在招新,二人无意间被一个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所吸引,就进去看了表演。表演的内容是“王子复仇记哈姆雷特”,主演王子的居然是一个很瘦小的女孩,演出其实还算不错,但大多数观众对于这种古老的表演形式没太多兴趣。最终演出结束,唯独男主和双葉被这次的表演所吸引,表示要入团看看。

想要加入这个神秘的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自然要去找社团的“座长”(其实也就是团长),座长是一个无论怎么看都和 Adam Queen 一样的毒蛇傲娇马尾男,叫做天樂来々。他很不在乎的说上次社团招新的表演其实是失败作,尽管这样也能吸引来人,你们俩真是没眼光。不过也针对男主和双葉开出了条件,既然想加入话剧社,那就做一场演出,如果获得座长的认可方可加入。

screenshot.13.jpg

双葉不是对表演擅长的人,而男主也不想表演,想要获得那个毒蛇男的认可实在是太难了。不过某日在夜里,男主碰到了一个正在独立联系演出的女同学,架橋琥珀。她强大的演技吸引了男主,男主就觉得,如果把她拉进队伍里,或许可以凭借她的 Carry 能力,弄出一个不差的表演,没准就可以加入社团了。

最终男主说服了琥珀加入了团队,男主操刀编剧,改变了日本作家江户川乱步的《红房间》,让琥珀当主演,双葉当跑龙套的,这样因为琥珀的演技过于优秀,自然可以让双葉混进去了。

screenshot.33.jpg

这个《红房间》的演出还算成功,虽然来々觉得双葉在混,但也至少及格了,也就同意了男主和琥珀以及双葉加入了社团。

加入社团后的男主遇到了一个熟人,箱鳥理世。她和男主认识,而且她知道男主的过去,在他俩的对话里,可以了解到男主曾经也是一个“天才演员”,那个《红房间》是男主演出的杰作,后来男主就莫名的放弃了当演员的路子,而箱鳥理世也和男主一样,曾经是演员,后来选择了放弃,俩人内心都明白放弃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个人:折原冰狐。

screenshot.181.jpg

折原冰狐,是男主的亲妹妹:濑和未来的艺名。有着极大的艺术成就以及强大的演技,最后死在了舞台上。

而男主和理世对于冰狐留下的印象却不怎么好,在他们俩的印象中,冰狐很强势,而且还很刻薄,她强大的演技和气场让别人都自惭形秽,还喜欢很直接的批评别人的演技,劝退别人的演技道路,也是导致男主和理世推出演艺圈的主要原因,俩人一想起她就会有 PTSD 的感觉。

但好死不死,折原冰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俩人的面前。但她明明已经死了,却犹如亡灵般出现了,不过这时的她自称“京子”,而且面对着男主和理世露出一股子“似乎什么都明白但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的表情,这种经常在你面前耍凡尔赛的家伙自然会引起俩人的不适,而且更大的疑惑就是这个“京子”到底是不是那个已经死去的“冰狐”。

screenshot.27.jpg

当然这个京子自然来者不善,自打她出现之后,经常神出鬼没的在各种场景露脸。这时候正巧碰到双葉提及一件事,她关注的一个网络女主播叫“天使”,突然在网络上失踪了。还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听说男主和那个“天使”是认识的。

于是男主就开始帮助调查,一直没有进展,结果那个“京子”突然出现了,在她的指引下,众人在男主的一个密室里发现了被囚禁的“天使”,原来男主居然秘密囚禁了她?

screenshot.373.jpg

不过被解救的“天使”却解释自己是自愿的,她本名“天使奈々菜“,有着很奇特的身世。她的母亲”天使美嘉“是一个知名女演员,但是她的婚姻却不怎么样,丈夫出轨后甚至有了私生女,按照一般妻子来说,俩人应该闹离婚来着。但”天使美嘉“却原谅了丈夫,不仅如此,还接纳了那个私生女,甚至视如己出,教她去当女演员,走上演艺道路。这个“被接纳的私生女”就是“天使奈々菜“。

“天使奈々菜“有着一张漂亮的脸,但是在演员方面却没什么天赋,不过养母却完全不在意,她倾尽自己所有资源去把“天使奈々菜“打造成一个明星,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所以有了很多粉丝,但是很遗憾,天使奈々菜的缺点也很明显,她除了那张美丽的脸,其他什么都没有,没有演技,没有实力,也没有任何一技之长,完全就是一个漂亮的花瓶。但是天使奈々菜却完全的相信自己的养母,天使美嘉。自己活得就像是一个天使美嘉的木偶,养母要求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养母要求自己做偶像,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偶像。而进入演艺界的天使奈々菜,也和当时在演艺界刚刚崭露头角的男主相识了。

screenshot.272.jpg

随着天使奈々菜本身实力的限制,很快她的事业也遇到了瓶颈,天使美嘉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让天使奈々菜去从事“枕营业”,获得更加多的出镜机会。男主得知天使奈々菜居然听从母亲的话去枕营业,感觉完全无法接受,索性把她救了出来。

而天使奈々菜本身活得就像是一个木偶,没有主见,也不知道何去何从,而男主却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我的妹妹,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

男主其实有自己的妹妹,濑和未来。但是濑和未来作为妹妹让男主感到讨厌,而天使奈々菜则更符合男主本身对妹妹的渴望,于是男主就把天使奈々菜囚禁了起来,俩人在隐蔽的空间里开始了兄妹生活,从那天起,偶像天使奈々菜就从世间消失了,直到众人破门而入,救出了她。

之后天使奈々菜也被邀请加入了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在里面从事一些打杂的工作,但天使奈々菜内心还是一直存在着男主的影子。得到自由的天使奈々菜并不怪罪男主,反而在囚禁的日子里和男主真的产生了“兄妹情”,而且对男主也有了超出兄妹的好感……

是继续回到男主的身边,继续那段扭曲的兄妹情?还是放下这些,向前看呢?故事出现了分歧。

screenshot.196.jpg

如果继续兄妹情的话,天使奈々菜的养母会再次出现,要求天使奈々菜再次回到她的身边从事偶像工作,而天使奈々菜也会为了自己对男主的爱而找到自我,不再成为被操纵的木偶,很直接的向母亲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认为这么多年,母亲培养自己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泄愤的工具,天使奈々菜长着和母亲一样美丽的脸,也正是这张脸让天使美嘉的婚姻走向了破碎。天使美嘉虽然口头接纳了这个私生女当女儿,但实际上就是把她培养成花瓶来让她出洋相,甚至不惜送去枕营业,完全就是一个工具人。

最后天使美嘉也表示了释然,给了天使奈々菜自由,天使奈々菜也和男主成功的在一起了,故事有了一个还算开心的结局。

当然这些只是“天使奈々菜自我的幻想“,真正的故事自然是终结了这段扭曲的兄妹情,继续走向前。

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开始了新节目的排练,根据座长的要求,新节目的风格将会是“北欧神话”,就是奥丁啊,洛肯啊,芙雷亚啊之类的。脚本依然是男主编写,座长给每个人分配了角色,无论是琥珀,还是之前演王子的那个小女孩匂宮めぐり,居然都要去演她们不太擅长的角色。琥珀饰演的角色被要求有那种“单相思而求爱不得”的情感,而匂宮めぐり表演的角色则要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恨”。

话剧排演了几次,座长来々表示不满意,总觉得每个人的表演差点意思,然后他提出了一系列的操作,为了让这场演出更加真实。

来々看出来琥珀对男主有好感,所以鼓动琥珀向男主告白,然后又让男主拒绝琥珀,动了真感情的琥珀实打实的被甩了,品味到了失恋的感觉。

screenshot.309.jpg

来々又看到了匂宮めぐり对男主也有好感,结果在学校里散布她与男主之间的绯闻,还是很难听的那种(同居还购买避孕套),让匂宮めぐり在学校里的声望一落千丈,还公开说一切就是自己干的,匂宮めぐり对来々充满了恨意。

所以座长来々经过这一系列很缺德的操作,让两个女演员都找到了应该找到的感觉,反而排演的效果好了很多。来々解释说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演出,众人虽然觉得他很讨厌,但似乎他也没说错。

演出的那天很快就来了,最终的演出效果出类拔萃,震惊全场,众人完成了一场杰出的演出。

而在那场演出之后,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里,多个身影开始了逐渐淡出,来々和一些其他演员都悉数离开,老成员就剩下了匂宮めぐり和箱鳥理世,而俩人……包括男主在内,也开始发现了一些异常的地方,因为他无意间发现,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的成立其实是很早的时候了,而且自己和座长来々之类的人似乎并不是一个年龄段的,这与目前的情况是相悖的。

男主开始了对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历史的挖掘,故事跟随着匂宮めぐり开始了追溯,一切都要说到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的成立,它的成立者是匂宮めぐり的爷爷:匂宮王海。

screenshot.296.jpg

匂宮王海是一个演出巨匠,成名后开始了辅导新演员,但因为他手段过于残酷,要求过于严格,很多学生不堪重负,甚至闹出了人命。之后匂宮王海的声望因此一落千丈,回到学校里建立了这个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而且这时的匂宮王海已经对社团没有了要求,完全是一种“佛系”的管理状态,这个社团也是被称为”收纳那些对演技有一定追求的自我满足的家伙们“的特殊存在。

也正因为此,社团里收了很多”自我意识旺盛“的家伙,包括那个天樂来々,以及很多“曾经很有天分,但后来泯然众人矣”的落魄演员,其中就包括箱鳥理世,白坂ハナ,龍木悠苑等。

白坂ハナ是一个很向往演戏的人,但是在演技方面实在是没有天赋,被淘汰,最终来到了这个社团,被王海挖掘,最终发现了在道具制作上的天赋,也用另一种方式留在了她最爱的剧院里。

screenshot.268.jpg

龍木悠苑是一个演剧方面的天才,但很快,天才在真正的天才堆里就失去了光芒,曾经的龍木悠苑差点因为想要获得演出机会,接受了导演枕营业的要求,但是被天樂来々所故意打断,天樂来々甚至还把龍木悠苑枕营业之类的事情四处乱说,彻底断了她未来走向影视界的路,最后没办法,来到了这个剧团,开始了对演技的钻研,而且还因为自己有这方面的桃色新闻,反而在出演一些“妖艳的角色”方面有了极大的优势。

箱鳥理世加入社团也是差不多的原因,曾经对演戏有一定爱好,而且也因为演戏认识了男主的妹妹:濑和未来。和她有着还算不错的关系,但不知道因为什么,濑和未来凭借演技,水平越来越高,还用了新的艺名叫做折原冰狐。再次见面的时候,折原冰狐完全忘记了旧情,开始了对箱鳥理世的无情嘲讽,认为她的水平实在是太烂,不如早日放弃当演员回家歇菜,而箱鳥理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水平极限,也明白了折原水狐已经忘记了曾经的友情,心灰意冷来到了这个社团。

screenshot.342.jpg

匂宮めぐり的祖父一直拒绝她加入这个社团,最终还是软磨硬泡混了进来。

所以说这个社团里都是一些“失魂落魄的自我满足并且对演技有所追求的奇怪家伙“,这些奇怪的家伙们在一起反倒是有了很奇怪的化学反应,社团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开始了排练节目,第一个节目叫做王子复仇记,哈姆雷特。首场演出也开始了很大的宣发,大家也都做好了准备,要把这次演出做好。

结果就在演出进行的时候,剧院发生了火灾,陷入了火焰之中,诸多人死于这场灾难。

事后的死亡名单有……白坂ハナ、龍木悠苑、匂宮王海、天樂来々、而匂宮めぐり则被困在火焰中,生死未卜。

screenshot.427.jpg

通过回忆匂宮めぐり终于想起来了那场大火,而且对目前这个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充满了怀疑,如果说那场大火是真的,那么多人都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的这个社团又是什么?前一阵举办的社团演出又是什么?

screenshot.67.jpg

男主面临着选择,可以告诉匂宮めぐり,所有人其实都没死,也可以告诉她真相,一切都死了,目前的世界是虚幻的。

最终匂宮めぐり接受了现实,明白了一切,其实整个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早就在多年前的那场大火里被烧掉了,目前的一切都是幻象,曾经在面前活跃的那些人,白坂ハナ、龍木悠苑、匂宮王海、天樂来々,都是那场大火之后的亡魂,而自己或许也已经成为了亡魂。

破解这个世界剩下最后一个谜题,这个世界究竟是谁创造出来的,一切的嫌疑都指向了那位“折原京子”,也就是“折原冰狐“。

面对着质问,“折原京子”终于坦诚的承认,自己就是“折原冰狐”,也就是男主的妹妹”濑和未来“,她慢慢的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男主濑和環与妹妹濑和未来的母亲原本也是一个演员,属于那种稍有名气,但並不算特别爆红的那种,而后来,父亲出轨了,找了另一个女演员,无论是长相还是演技都比母亲更好。

screenshot.87.jpg

而在那时,母亲内心充满了恨意,家庭因此破裂,而母亲想要实现她的复仇,她痛恨那个破坏自己家庭的女演员,所以决定培养自己的子女进军演艺界,要培养出完美的演技的子女,超越那个女狐狸精的一切。

在母亲的指引下,男主和妹妹开始了表演练习,一开始,男主对表演颇有天赋,受到了母亲的夸赞,而妹妹则不太擅长表演,母亲就开始了对妹妹的打骂和责备。后来久而久之,男主受到的夸赞越来越多,妹妹在被母亲的欺凌下显得楚楚可怜,男主开始越来越同情妹妹,于是想要帮助妹妹一把,尝试教妹妹怎么表演,但是效果不大,在男主和妹妹的对比中,男主的表演永远是优秀的,男主永远被夸赞,而妹妹永远得到的只有批评和打骂。

后来男主成功凭借《红房间》作品出道演出,受到了极大的好评,母亲也对男主称赞有佳。但很快,男主演技方面到了瓶颈,因为他只会燕《红房间》这样的作品,其他的并不擅长,戏路太窄,难成大器,母亲也开始逐渐对男主有了不满。

于此同时,男主偶然间发现了,妹妹其实会演戏,而且演技远高于自己。原来是妹妹为了让哥哥不被母亲批评,所以一直装作自己不会表演。

screenshot.78.jpg

男主顿时感觉到了讽刺,也明白了,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对妹妹有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是天才,而妹妹只是凡人,还出于施舍的态度,给妹妹一些“教学”,殊不知妹妹早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水平了,妹妹在“表演自己完全不懂表演”的时候更是炉火纯青。

男主要求妹妹停止伪装,用真实水平去对待表演,因为男主不想因此而感到被小看。

结果很快在兄妹之间的对比中,男主瞬间落败,地位反转,妹妹受到了母亲的表扬,而那些曾经的责骂和殴打,全都落到了男主的身上。

男主这时候才发现,妹妹真的是演戏的天才,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追赶,很快,妹妹的表演水平大幅超越了哥哥,而自己受到的母亲殴打也越来越多,自己对妹妹则是产生了恨,痛恨她,为什么她那么强大,为什么她害得自己这么惨。

而妹妹却对哥哥从来不这么想,甚至有点喜欢哥哥,觉得自己努力演出是哥哥的要求,为了得到哥哥的肯定。

screenshot.126.jpg

最终在妹妹对哥哥的表白中,被哥哥冷冰冰的充满恨意的拒绝了,妹妹心灰意冷。自那之后,女演员“濑和未来“从舞台上消失,化身成为新名字“折原冰狐”出现在了演艺界。

折原冰狐放弃了自己对人生的所有念想,全身心的扑在演戏上,她刻薄,冰冷,并且对所有演技精益求精,刻薄的批评其他演员,包括自己曾经的朋友箱鳥理世。而且全面走向了黑化,为了演出一个角色不惜进行自残,为了演出神经病就要成为神经病,久而久之,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出现了问题,更像是一个为了演戏而存在的疯子。

在她最后的演出中,折原冰狐因为身体透支而倒在了舞台上,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与此同时,一个名为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的演出陷入了火海,话剧社团的人陷入危机,而在现场作为观众的人也同样被火焰吞噬,包括天使奈々菜,倉科双葉,架桥琥珀还有哥哥濑和環等人。

死后的折原冰狐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拿着一只神奇的羽毛笔交到手里,另一个自己露出魔女般神秘诡异的笑容,“魔女”告诉自己,虽然已经死了,但依然可以在“生与死的空间内”,利用这支神奇的羽毛笔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而且用这支笔书写的故事,“可以成为现实”。

“你不是想要和哥哥在一起吗?正巧他的灵魂也在死亡边缘,用这支笔书写属于你的故事吧。”

最终折原冰狐拿起了那支笔,收集了当天在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中遇难的灵魂,把它们的引入自己的脚本,书写了一个一群人在“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中共同创建演出的故事。而唯独不同的是她没有把自己写入故事,而是是用了化名“折原京子“,在故事中她不再是男主的妹妹,而是一个长得和他的妹妹很相似的一个人。濑和未来想要给哥哥幸福,但是也知道自己已经不配拥有这些,所以她在故事中给哥哥安排了各种各样的女性去接近,无论是天使奈々菜,匂宮めぐり,还是箱鳥理世,这一切的情节都是濑和未来在故事上的编排。

screenshot.143.jpg

所以简单来说,游戏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故事,都是濑和未来用那支神奇的笔书写出来的,故事里的人其实都已经濒临死亡,真正的那个“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早就已经陷入火海。

screenshot.153.jpg

在游戏的最后,哥哥濑和環击破了妹妹濑和未来创造的虚假幻象,整个虚伪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而击破幻象之后,众人也回到了现实。不知道是不是濑和未来手中的那支魔法笔的作用,时光被倒流到社团火灾现场,众人奇迹般的改变了命运,在大火中逃出生天,免去了死亡的结局。而后来,众人也重建了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再次回到了以演戏为主导的生活中来。但不同的是,濑和未来已经在那场演出中永远的死亡,再也无法复生。

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和ルクル之前的游戏相比,我个人觉得《冥契のルペルカリア》算是一种“缝合怪”式的“组合拳”,它融合了《紙の上の魔法使い》里的死人,《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里大篇幅的回忆杀,以及《空に刻んだパラレログラム》面对天才的劣等感等负面情绪,而且整体上非常的抑郁,这种抑郁的感觉随着游戏作画方面的提升,以及音乐氛围营造上的烘托而打到了极致。以至于我特么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整个人都心情不好,而且游戏在“伏笔回收”方面并没有倾注太多,大多数伏笔很容易就可以猜到,游戏在文字描写方面的“剧透”实在是太多,尤其是转场中的那一段话:

“由银发赤目引导的你想要的故事展开~“

已经从侧面说明这个故事是有一个”魔女“在背后主导的,也就是说故事的书写者和创造者是”银发赤目“,并且也存在于故事中。游戏在部分篇章结束之后,会有折原冰狐和其他人的对话,里面不止一次说到了:

”没有故事的演员应该就此谢幕。“

也从侧边说明了这些角色不过是她铺垫剧情的工具人。游戏的部分分支也同样充满了暗示,告诉你这样的故事只不过是“一种可能性”,“由人书写出你想要的结局”,并非真正的结局。

screenshot.115.jpg

至于游戏中最大的伏笔,话剧社团ランピリス和它演出时的火灾,在游戏的 OP 歌词里,游戏的 Slogan 里,游戏的部分对话里,甚至是游戏的标题里都已经非常明显,大家都知道要死人,只是没想到死了一窝人,可能这也是唯一意外的地方吧。

游戏的剧情其实并不难理解,无非是一个兄控妹妹,死后用魔法的羽毛笔为哥哥创造了一个“梦一样的世界”,世界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已经死掉的家伙,并且兄控妹妹还尝试在这个梦世界中为哥哥安排嫂子,以求她幸福,仅此而已。硬要说游戏与《紙の上の魔法使い》的联系,就是那根神奇的羽毛笔了,因为它也是《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中创造魔法书的存在,书写的故事可以成为现实,也和这个设定相对应。

screenshot.60.jpg

游戏的结局我觉得是非常傻逼的,原本可以设定一个“让所有死去的灵魂都安息,唯一的幸存者来献花“之类的,但是好死不死愣是要硬拗一个 Happy Ending,前面还说社团的座长都被下落的木头桩子刺穿胸口了,最后居然时光倒流所有人都没死。不知道是ルクル怕了还是得了肺炎脑子被烧掉了,完全不是它的风格。

其实关于《冥契のルペルカリア》这个游戏能说的东西还有很多,包括每个角色的内在塑造,以及属于个人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游戏更像是一个“群像剧”,每个角色都有一段小插曲,甚至还给两个配角安排了恋爱戏,不知道现实中的马尾能不能泡到大波妹就是了。游戏的一些个人线的描写也还算有想法,匂宮めぐり的个人线更是又一次模仿了《银河铁道之夜》的手法(为什么我要说‘又’),虽然我觉得写的不错,但是你们日本人老特么写“银河铁道之夜”和“镜之国的爱丽丝”我特么看都看烦了,你们都不能写点别的?

screenshot.112.jpg

同时游戏的有些篇章为了“卖角色”而强行拉长,最典型的就是架桥琥珀的个人线,说男主为了追求“理想的妹妹”和琥珀玩恋爱游戏,这个强行插入在最终 True End 之前的路线感觉真的像是一个“守门怪兽”一样,逼迫玩家去看,其实有时候这个“架桥琥珀”完全可以删掉,不知道加入这个角色是为了干什么,当作剧情里的烟雾弹?让玩家觉得可能琥珀才是妹妹么?

虽然整体上来说吧,《冥契のルペルカリア》这个游戏没啥大毛病,但我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脚本ルクル的极限,在本作中他已经不止一次使用了之前作品中用过的各种手法,你可以在这个游戏中看到各种之前作品的影子,包括最早的那个“恋爱预报”。而且游戏在宣传的时候甚至去碰瓷之前的作品来炒热度,感觉真是有点不自信。而且游戏的部分心态描写实在是过于矫情,典型就是男主看到妹妹折原冰狐出场后,那种犹如看到大魔王一样的感觉,实际上妹妹并没有那么黑暗,而且对方只是比你表演来的好,甚至对你有好感,你为什么就要轻易放弃?通过演技真的可以给人那么大的压力吗?我表示怀疑,归根到底还是一句话“值得吗”?

当然通过这个游戏我也明白了脚本ルクル的一些行文风格的来源,他似乎真的很喜欢“戏剧”和“剧场”,一些很多人的充满排比句的对话还有内心独白,其实也更贴近于“歌剧”和“舞台剧”的语言风格。舞台剧的演出风格不同于影视剧,需要演员有很大的气场和声线。当然本作中对于舞台剧的演出我觉得也存在一定的误解,总是觉得“声优可以使用不同声线”就是演技好,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错误,虽然声线也很重要,但……并不代表表演全部。我点名批评的就是奏雨配音的架桥琥珀,平时说话一个样,演戏时另一个样,完全不够自然,很“假”。

screenshot.35.jpg

很多人吐槽桐葉画风过于放飞自我,不过本作里桐葉画得还可以,起码比那个《空に刻んだパラレログラム》里各种扭曲的姿势要好很多,不少 CG 甚至有那么点“世界名画“(褒义)的感觉了,也算是一种进步。めと的配乐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不少回忆杀片段还增加了一些类似旧唱片的失真效果,把游戏氛围烘托的能力拉满了。

screenshot.465.jpg

总而言之就是,桐葉进步了,めと进步了,唯独脚本ルクル还在原地踏步。诚然他的编剧水平在 Galgame 里已经算优秀,但人总是要向上走的,如果你总是依靠大篇幅写”回忆杀“,营造一些”扭曲的兄妹情“,外带一些”面对天才的劣等感“去当游戏题材的话,早晚也会像游戏中写的男主一样,除了《红房间》之外也就止步于此了。我可不希望看到ルクル跟扶他自一样除了写黄段子和克鲁苏以及瞎鸡把扯杂学就不知道还能干啥了,或许答案就在ルクル的下一作才能揭晓了。


噢对了,游戏的 Bug 虽然比之前少了,但是问题依然一大堆,最典型的就是游戏的存档。游戏的保存只有在你彻底退出游戏后,才会写入硬盘存档,也就是说,你打开游戏,保存游戏,如果这时候游戏崩溃了,对不起,你的存档是无效的。

大家想想看,我保存游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游戏突然崩溃的时候我可以继续吗?

而你这个存档却需要完全退出才写入文件,你这个存档有什么鸡巴意义啊?

screenshot.158.jpg

就这游戏的测试 Debug 人员里居然还有画师桐葉,真是了不起啊,人手如此不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