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galgame 下的文章

猫神附体,樱花绽放

我时常因为过去的一些文章而感到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大喷特喷,喷了很多当时我看起来很烂的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 Lump of Sugar,糖块社的游戏。

我还记得那个《命运线上切西瓜》我说它剧情弱智,我还记得那个《恋想关系》,我说它系统傻逼。

然而面对着这次 Lump of Sugar 的新作《ねこツク、さくら。》……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我错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母书制造者

《ガールズブックメイカー》(Girls Book Maker)是日本某个大企业的新马甲会社ユメミル开发的黄色游戏,不过这个游戏比起一般的“黄色游戏”还是很特别的,那就是它有着很奇特的“设定”和“世界观”,甚至有了那么一些“文化底蕴”。

游戏的剧情设定为男主是一个爱读书的书虫,在机缘巧合之下被召唤到了一个“异世界的大图书馆”,来担任图书馆里的“图书管理员”,帮助馆长消灭那些藏在图书里的“书虫”。得益于这个设定,我们的男主角可以很方便的穿梭在不同世界观的“故事”中,和不同“故事里的女主角们”开展互动,经历各种神奇的冒险。

游戏引用的书籍几乎都是名著,包括《卖火柴的小辣妹》,《爱丽丝梦游精神病院》,《中日合拍的西游记》,《怪盗弱逼绅士鲁邦》,《竹取登月物语》,《基佬浮士德》等,这些故事不仅仅是耳熟能详,而且大多数玩黄油的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什么”爱丽丝“,”辉夜姬“,”浮士德“,”鲁邦“,早都在日本的 ACG 作品里被人用烂了。

screenshot39.jpg

阅读全文...

摇篮中的金丝雀

去年我一直吹的,破先生一直黑的游戏《Pieces/渡り鳥のソムニウム》在时隔一年之后,出了一个续作……

当然说是续作,但怎么看都是 Fandisk,叫做《Pieces/揺り籠のカナリア》,摇篮中的金丝雀。

其实那个游戏出 Fandisk 我是很吃惊的,因为原作的剧情已经结束了,你要出 Fandisk,几乎是不可能有什么后日谈的。毕竟所有主角都从那个“梦世界”里醒来,男主和女主再次相见也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只是命运的重逢而已,你 Fandisk 还能说什么?难道在现实生活中重新来一发吗?

现实生活里已经有竹牛逼这么 Boring 的晒屌吞精的傻逼了,我才不要咧!

然后这游戏还放出了试玩版,我看了一下立即就喷了。

screenshot9.jpg

阅读全文...

献给从不想改变的你

对日本人有所了解的家伙应该都明白,日本人在讲故事的时候“特别矫情”。

这个“矫情”是刻在骨子里的,大概就是那种缺乏大气,格局小,经常为了一些屁大的事情感伤的水平。实际上这种特色日语里也有一个词汇能表达出来,就是“もののあわれ”,中文记作“物哀”,简单说就是看到任何东西就会莫名其妙的伤感。

对于文艺小青年来说这样或许还 OK,但倘若是永远就这么一个基调,那就有点黔驴技穷了。

对于“物哀”的体现不仅仅是一些常规的故事里,更多的还是日本人叙述故事的方式,动不动感伤幽怨、百转千回,饶了一百个圈子,依然没有回到原点。看的人心生焦急,而且这种“绕圈子”最后,带来的依然是一个没什么特色的故事结局,就很容易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是的,我又恼羞成怒了。王小姐把我的意大利炮拿来,我要开轰了。

阅读全文...

その花が咲いたら、また僕は君に出逢う

这么说吧,这个游戏也是我扔硬盘里吃灰很久的玩意了。我对这个游戏一直是矛盾的状态。

  • 我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它的设定和画风还挺不错的
  • 我不想玩这个游戏,是因为我没玩我就知道展开是什么

这个游戏来自已经倒闭卖掉的厂牌 Campus,这个 Campus 其实就是 Light 的子品牌。专门是拿来做小品游戏骗钱的,大体上就是找个差不多的画师,出点单线或者双线的小品游戏,低成本制作卖点小钱,企图给 Light 主社回血。

其实 Campus 卖这些游戏想要回血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不信你看看,它们每个游戏都是“多平台上线”,iOS 和 Android 这些能上的全都上,一个不落下。而且还有非 18X 的免费版,只有 18X 内容才要付费。完全就是一个“游戏不赚钱,只为交朋友”的态度,觉得自己游戏质量过硬,肯定会有玩家或者想看色图的死宅掏钱买实体,然后就可以一波反向操作,大赚一笔,匡扶本社,还于旧都……

然而并没有,Light 还是死了,Campus 也被卖了。

阅读全文...

不要让死宅教你做游戏

很久很久以前,有七个人犯下了重罪,受到了天罚。

他们来到一个号称可以与神明对话的小岛上,虔诚的向上天请求,请求上天的饶恕,请求自己得到救赎。

因为他们的心灵过于虔诚,天上的神明被他们所感动,利用自己的神力,饶恕了这七个人的罪过,也撤销了他们犯下的罪行,因他们而死的人也死而复生。

而因为对过去罪行历史的改变,这七个人也忘记了向上天祈求的事情,幸福的继续生活下去了。

但这七个人的所作所为,被旁边的人偷窥到了,这七个人向上天祈求的仪式,也被偷窥者记了下来。

这个仪式后来被成为“刻の調べ”,只要凑齐 7 个人,就可以举行这个仪式,得到天上神明的眷顾,可以实现你想要实现的任何愿望,甚至可以改变历史。

后来这个仪式被坏人所利用,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酿成了悲剧。

小岛上神社的巫女们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她们把举行这个仪式需要的物品藏了起来,尽一切可能把这个“七人传说”淡化,想要这个所谓的仪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多年之后,同样背负着“七个罪过”的人来到了这里。

他们在机缘巧合之下,被要求启动一个叫做“カルマルカ”的神秘仪式,据说启动了这个仪式,自身的罪过就会被抹消。

但仪式启动的那一刻,他们并没有选择为了自己抹消罪过甚至改变历史,而是选择了希望把这个仪式永远的停止掉,这样的愿望也被神明所接受。因为他们发现,无论过去如何,未来如何,利用神明的力量盲目的去改变都是不可取的,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

至此以后,再也没有了什么“カルマルカ”,也没有了“刻の調べ”,这个与神明最近的小岛,也回归了平静。

カルマルカサークル的故事,也就结束了。

screenshot460.jpg

阅读全文...

9 - nine -雪色雪華雪之跡

这个拖了不知道有多久的“9 nine”系列终于来到了第四卷,迎来了最后一个可攻略的女主角“結城希亜”,也将会进一步揭开游戏设定里的各种秘密。游戏名字《ゆきいろゆきはなゆきのあと》,中文就是《雪色雪華雪之跡》。

screenshot29.jpg

阅读全文...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依稀记得上期玩かんとく原画的游戏还是很多年以前,我还对着那个游戏一阵喷。实际上现在看看那个游戏……

还是值得一顿喷。

为什么呢,因为かんとく总是和 CUBE 合作,然后 CUBE 出的游戏,莫名其妙的女主角都会变成 Easy Girl,大概就是和男主告白没多久,就主动打开双腿之类的。是的是的,我知道这是黄色游戏,是エロゲーム,但是就算是黄色游戏,你也不能老这样简单粗暴吧,大家看 A 片都已经不喜欢看上来就打开双腿的吧,多少都会看一点剧情向的,这样才更有味道嘛。

于是时隔多年之后,かんとく原画的新游戏出来了,而且名字逼格就很高:

神様のような君へ

其实这个怎么翻译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似乎记得日语里这种句子可以理解为“对你就像神明一样”,但本身直接翻译好像又是“致神明一样的你”,顺便一提游戏的英文副标题是 To you like goddess,估计是第一个意思吧。

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这次的脚本阵容,找来了三个专门写厕纸……哦不,是写轻小说的家伙合作,看起来似乎是在剧情上决定下血本了。

screenshot305.jpg

然而实际上到底如何呢?

阅读全文...

Kid Meets World

因为《ノラと皇女と野良猫ハート》系列而名声大噪的脚本はと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重新回来了,不过它这次出现在了 Steam 上。一个名为《マルコと銀河竜》的游戏出现了,而且这个游戏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同样还标配了“首发简体中文”,怎么看都像是来圈钱的。

实际上这个时候我对于はと的印象已经非常不好了,因为它在《ノラと王女と野良猫ハート2》这个游戏里开始了过度的“矫情”与“放飞自我”。你甚至不知道那个主线到底说的什么故事,而且搞笑的梗也越来越难以琢磨,我个人倾向于觉得他已经和某些“知名脚本”一样“精神病化”了,说好听点叫做“过于文艺而难以理解”,说难听点就叫做“不会好好说话”。

虽然我对这个游戏有点不满,但是马尾死活不肯送我,我只能自己找来玩儿了。

理由也很简单:

“不玩怎么喷?”

不过玩过这个“骗钱的游戏”之后,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小看はと了,虽然我觉得他已经有点“精神病”了,但是我忘了,他在“花小钱办大事”方面是有着绝佳的天赋的,这一点在他主导的“超低预算 Gal 改动画”里就已经体现的很明显了。

简单说,《マルコと銀河竜》也是这么一个“花小钱办大事”的游戏。

screenshot284.jpg

阅读全文...

“后宫皇帝”

第一次得知“相亲游戏制造商” SMEE 开始做“后宫游戏”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因为 SMEE 一直强调“纯爱”,而且是那种“很现实的恋爱”,我也不止一次夸赞它们在这方面干得漂亮,结果还没漂亮几次,就他妈飘了。而且很奇特的和它的母公司 HOOKSOFT 实现了一次”身份互换“。

也就是说经常瞎鸡巴搞设定的 HOOKSOFT 开始搞纯爱了
然后经常搞纯爱的 SMEE 开始搞设定了

诚然,无论是 SMEE 也好,HOOKSOFT 也罢,它们搞过很多次设定,还有一些看起来噱头满满的元素,什么“逐步攻略”啊,“朋友的朋友”啊,“社畜相亲”啊,还有什么“攻略与被攻略”啊,但是这些元素都没有什么卵用,给人留下来的印象永远都是男主和女主之间的斗嘴。

所以我觉得 SMEE 和现在“已经 SMEE 化的 HOOKSOFT”,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已经变成了“情侣斗嘴段子”了,没有人在乎你讲怎么样的一个故事,没有人期待你能有什么超展开,甚至没有人认为你会有什么“回忆杀”,核心永远就是那个“小情侣吵架”,而且大家爱看的也就是这个“小情侣吵架”……其实你也别小看“小情侣吵架”,能做得好的也没几个,这也是我经常夸赞 SMEE 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是这个 SMEE 会社的社长,我会选择把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名字固定下来,反正每次都还要重新复制粘贴一下“不受欢迎的男主角突然来到モテ期”之类的套路模板也挺累的,还不如直接用一个名字,譬如叫吴老二之类的,每次出游戏都加上男主角的名字,什么《吴老二的乡村大冒险》、《吴老二的相亲历险记》,《吴老二与王小姐的宇宙历险记》,《吴老二与异世界的国王》等等……这个套路搞下去,别说销量了, SMEE 一举成名上映剧场版,打造国民 IP 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总觉得这个套路很耳熟……啊对了,既然说到“异世界”,那么这次 SMEE 的确搞了一个“穿越到异世界”的设定。游戏的标题也非常的露骨《ハーレムキングダム》,是说男主角突然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为异世界的国王,而且还会拥有后宫的故事。

时至今日我还是想吐槽这个游戏的设定实在是太不 SMEE 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