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galgame 下的文章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空吗?来摇滚可以吗?

去年吧,哦不应该是前年吧,我玩过一个游戏叫《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其实当时我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的,虽然它后期乏力,中期有点混乱,但是一开始的开头写的不错,还充分利用了“无限猴子定理”来写了一个很有趣的设定,而且一开始序章的不少场景切换都有那么点电影味儿。

但是这个游戏啊,似乎日本人不是特别买账,不买账的理由和很多我“我看好但是日本人不看好的游戏”差不多,大多数日本人表示“这写的是什么傻逼玩意儿,怎么可能世界是猴子做的,怎么可能什么猴子用打字机可以写出莎士比亚全集,怎么可能会有天上的神明跟猴子有关系,乱七八糟的,差评!” 所以说我的确不是很懂这群傻逼小日本儿,正如我觉得某个“饲养加拿大鹅和它们一起飞”的游戏也挺好,他们却因为”饲养加拿大鹅是犯罪“而给差评一样,根据“无限猴子定理”,世界可能存在类似无限个猴子瞎蒙做出来的某个可能性,这个设定不肯接受,但是他们却愿意接受“世界毁灭几万年”之类更傻逼的设定,很多日本人喷《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是“电波 Game”,其实在我看来,你先去喷“季节くるる”系列是电波 Game 比较好,更令我无法理解的是,后者比起前者无论是在中二和神经病程度上都要高出 20 个 Chaos;child 出来,反而得到了诸多好评,有人说《天ノ空レトロスペクト》像是中二少年写的黑历史小说,那如果这是中二黑历史小说的话,“季节くるる”系列那就只能是精神病院的厕纸了。

screenshot.57.jpg

阅读全文...

买音乐再送你一瓶注水可乐

小的时候我父亲对我的作业是有着严格的审查的,审查最严格的就是作文。

什么叫做“审查”呢,就是我写作文啊,得先让他看看,他提出修改意见,他觉得合适了,改得差不多了,我才能交上去。

很没有道理对吧?很家长式做法对吧?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也得亏了我父亲本身就比较会写东西,所以他提出的不少意见还是比较有用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关于写记叙文,他有时候会直接说我写的东西“无趣”,就是说让人没有想继续读下去的欲望。“你应该让你的故事有起伏,甚至有悬念,才能让人看下去。”

“可是我记的这件事本身就很无聊。”我记得是写的什么给老太太让座的,《记一件有意义的事》。

“你可以安排一下故事啊,譬如你让座给老太太但是她一开始死活不愿意坐下来,后来才解释她认为自己不服老什么的……”

“可是这就是瞎编了吧……”

“你本身写这个让座就不是瞎编了吗?你让过座吗?”

“………………”

阅读全文...

在烟雾中看到的过往

声优松永莉佳(蓬かすみ)一定非常庆幸自己配了《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为什么呢?因为在她的Twitter 页面上,只有她配的这个游戏的一号女主是可以拿出来 Show 的,她配的其他作品的角色,不是杂鱼就是 Boss,如果是主角,那一定是巨乳大奶被凌辱的拔作女主角,拿来当头像都会羞于启齿。

实际上《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女主角常磐久遠的确非常可爱,得益于画师白もち桜的萌系必杀技,这个游戏本身就是“废萌”作品里的一股清流,对于这个游戏来说,剧情啊,音乐啊,CV 啊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过得去就可以,单凭画风就可以让萌豚们高呼万岁了。

但是你们都知道的,我不是什么萌豚,也不是什么妹控,所以在《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体验过程中,我只是深深的感觉到,这个游戏的男主角实在是太傻逼了。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就说过,这个男主角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看到情况不妙就会立即缩卵,在女方什么都不要只需要男主角点头的时候他居然扭头回家,这种表现一般在现实中就是那种操妹一时爽,妹子大肚后扭头消失的人渣,结果这种人渣还是一个后宫萌豚向游戏的男主角,这让我无法接受。

screenshot.66.jpg

阅读全文...

我和来自北京的基尼奥说起了这个游戏,他也觉得挺垃圾的

上周在郑州见了一个来自北京业务遍布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朋友,G+ 上比较有名的公路车大腿内侧摩擦员以及高级程序员点评师“Neo Slixurd",因为他是个基佬,名字叫 Neo,所以我一般叫他“基尼奥”,或者简称“基尿”。

和基尿的聊天是很愉快的,我们首先一起讨论了"小竹公主究竟是不是傻逼"这个问题,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在之后的聊天中,也扯到了我玩 Galgame 这件事。

基尿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学日语那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你天天玩黄色游戏你学的也快,我的相关经验可以参考这里

其次基尿好奇的是我究竟玩多少游戏,根据我个人统计,一年应该是玩了 80 左右,其实这个数字并不是怎么准确,毕竟我个人是把 Galgame 当小说看的,也就是说我只看“游戏钦点的主线结局”,在我看来其他的解决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对女主角有爱的话可以 YY 一下,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所以大部分游戏除非是类似“はつゆきさくら”这种将整个故事拆开的类型,我一般都是只走主线,其他的大概看看。所以一个游戏也没那么长,如果全线通关的话按照批评空间的统计,大部分日本人都需要 19 小时左右,当然这个时间也没那么长,只是没有人会天天玩这个吧?

最后就是和基尿探讨了一下关于 Galgame 的剧情走向,基尿表示自己玩的游戏都是早些的,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最新的游戏是什么走向。其实我解释到最新的游戏大多数也是很俗套,虽然整体质量比起现阶段主流新番要高一点点,不过也是因为受众群体导致的,毕竟批评空间统计大部分打エロゲー的都是 25 - 30 的年龄段,已经不是类似我国 B 站那种 20 岁以下看动画的小学生级别了。

“其实大多数エロゲー剧情挺傻逼的,譬如我最近玩的这个。”

于是我就说起了这个叫做《働くオタクの恋愛事情》的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

我不止一次毫不掩饰的表达我对于《紙の上の魔法使い》这个游戏的喜爱,还有对于这个游戏的脚本师ルクル的赞美,包括ルクル在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之前出的那个作品,《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这个脚本强大的地方在于,他真的很会讲故事,写出的故事无论是节奏还是对话,以及里面的用词和风格,都是给人一种非常优雅且引人入胜的感觉。相比之下其他的 Galgame 的脚本师写的故事就更像是高中生中二病发作一样。这种落差往往会导致,你玩过ルクル的游戏,你再去找个其他的主流 Galgame 风格去玩儿,你会感觉后者的对话好傻好弱智,而前者才更像是一个故事,并且具有画面感,我想这应该就是一个脚本所拥有的「硬实力」了吧。

在《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之后,这个ウグイスカグラ会社已经沉寂了太久,在一年多前发推特说自己有在好好的制作新作之后,到了 2016 年底,新作《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被公开,然后 2017 年初放出体验版,接着就是 3 月份毫无跳票的上市了,幸福来的太快,在游戏第一时间就赶紧开打了。(想入正不过不知道走一般转运会不会被海关请喝茶还请老司机指点渠道)

screenshot.267.jpg

阅读全文...

打败我的不是吃狗屎,而是漫长的与狗屎相处这件事

这篇文呢,原本是不应该有的,我原本是想要做个视频来喷这个游戏的,风格都想好了,类似喷神啊或者敖厂长那种轻松吐槽的,甚至分镜和拍摄手法脑内都有印象了。

但是想了想,我还是没能决定是否要 Youtuber 出道,所以视频还是先不做了吧,而且也麻烦,还是打字简单。

今天要喷的这个游戏呢,叫做“Timepiece Ensemble”,说实话我玩这个游戏并不是因为里面有桐谷華,也不是因为游戏会社 Glace 我之前玩过对它印象好,而是因为原画师せせなやう。

せせなやう作为一个女原画师,画得角色总有男画师画不出来的那种表现出女性“可爱”的元素在里面,我一直觉得这也是女画师的一大优势,男画师只能画得妹子特别色情,而女画师则能从神韵的层面画出妹子的可爱,男画师也不是画不出可爱的东西,只是总感觉很假,像是没有灵魂一样。

screenshot.1.jpg

所以我看到了这个名为 Timepiece Ensemble 的游戏,而且游戏还宣布最近要移植到 PSV 了,我也就大概看了一下游戏的介绍,发现很简单,就说男主角要参加学园文化祭,同时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商店,店长表示可以卖给男主角「时间」,也就是回溯时间的能力,虽然不知道这个能力有什么用,但是男主角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阅读全文...

Lass 终于还是倒闭了

虽然我一直在说 Lass (拉屎社) 为什么还不倒闭,但是这一天突然来临了我还是有点懵逼。

昨天上推特,看到桐月发的内容,很莫名其妙……

选区_943.png

于是看了下日本推特热门 tag,lass 赫然在列,点开后发现原来拉屎社是真的倒闭了……

阅读全文...

言葉は刃、切り裁け。

2017 年第二个月上市的黄色游戏几乎没有一个能打的大作,除了一个叫《桜花裁き》的。

准确的说《桜花裁き》不能称之为纯粹的“黄色游戏”,它是一个“奉行推理”游戏。

打着“推理”旗号的游戏有很多,比较知名的有早期的逆转裁判,还有后来的“弹丸论破”,当然方糖社也出过一个类似推理的游戏,只是剧情比较逗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了,《弹丸论破》剧情就不逗了么?据说《弹丸论破 3》的剧情已经傻逼到不能自已了,最后的展开犹如旱厕里扔手榴弹,炸了一地的屎,给了玩家一种犹如焚海狂蛆般的狂怒,所以我很明智的没玩儿,我连游戏都懒得买。就算是《弹丸论破 2》,我当初给的评价也是,别在乎那傻逼一样的剧情主线了,老老实实看看小游戏就好了

所以对于《桜花裁き》这个游戏啊,我一开始也觉得可能是一个模仿《弹丸论破》之类的逗逼游戏,说是推理,实际上都是瞎鸡巴扯,最后顶多是强行断案而已。

screenshot.6.jpg

不过玩了下体验版,感觉居然出乎意料的不错,至少人家对于 case 的描述,已经有了类似“推理”的核心,别的我不敢说,比《弹丸论破》那种逗逼一样的作案动机,《桜花裁き》要好太多了。

阅读全文...

めと:深邃的花园

我有一个遗憾,那就是《紙の上の魔法使い》的游戏没有发行 OST。

虽然游戏可以提取出 OGG 格式的 OST,只是那并不是无损,其实我也提了一套,只是懒得照着 tag 输入名字了,我还一直以为这游戏会发行 OST,于是你知道的,好几年过去了,下一作都要出了,上一作 OST 还是没戏。

游戏的作曲者是めと,实际上这个作曲者和脚本ルクル应该不只是第一次合作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那个游戏的 BGM 也是他,《紙の上の魔法使い》也是他,而下个月发售的《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的作曲者还是它。

我不知道是他们故意的还是怎么的,ルクル和他的那群小伙伴参与的游戏里全都不发售 OST。就算是《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也是原本说要跟着特典发售 OST,结果上市之前愣是把这个东西删了……而《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也是说只是会随着特典赠送主题曲《アズライトの棺》

所以我有兴趣的看了下作曲者めと的个人首页,发现他其实也一直在从事音乐的创作,并且首页也有卖自己的一些作品的 CD,于是就入了パッケージ版本支持一下好了。

C5vQ03KVAAUbNiY.jpg:large.jpeg
(有几张 CD 是乱入的请不要介意)


阅读全文...

妹控王雪碧的幸福生活

雪碧姓王,是家里的独子。

这里的“独子”其实并非别的意思,而是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子。

王雪碧的老妈虽然是开古董杂货店的,但是却特别能生,生了王雪碧这个小子之后,她又先后生了四个丫头片子:王朝日,王沙夜,王真昼,王弥生,四个小丫头性格各自不一,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都遗传了老妈的基因,长的一个比一个好看。

当然王雪碧作为唯一的男孩子,也就是家族里唯一的兄长,长得啊那就有点抱歉了,可能因为母亲的过度溺爱,王雪碧最近的腰围又圆了一圈,很快就要去定制皮带了。

虽然王雪碧的同学都叫他死胖子,但是王雪碧却丝毫不介意,他是家中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男性,更重要的是,他有四个漂亮的妹妹,更更更重要的是,四个漂亮的妹妹啊,都很喜欢他。

screenshot.71.jpg

王雪碧没接触过别的女性,家里就有四个大美妞,何必外出填堵呢?所以在女同学鄙夷的眼光里,王雪碧都会回应一个蔑视的眼神。

“死胖子,肥的都流油了,真恶心。”
“据说还是个妹控呢,天天和妹妹们搅在一起。”
“上次这死胖子家隔壁的那个林贤的说他看到这胖子在轮流和自己的妹妹亲嘴儿呢!我想了下都要吐了。”
“卧槽真的假的!”

叽叽喳喳的女性们也再也经受不住这个爆炸性留言,黄色い声显得更加刺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