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Lump of sugar 下的文章

神様になった日

说来在日系动漫游作品中经常见的一个套路就是男主角身世不明,被人当作异类进行打压,最终却又揭秘出他其实是一个救世主的这类展开。当然日本的动漫游作品里很少用“救世主”这样的称呼,大多数都会说他是“神様”,坦白的说一开始我看日本动漫游作品的时候一听到“神様”这种称呼我都有种敬意,那可是神明啊,全知全能的那种。一定有着极其优秀的智商,充足的魅力,并且富有我们凡人无法企及的优点等,可以高高在上的对我们称呼“凡人”,高喊 Die Mortal!来一次炽热的深呼吸。

但后来随着发现动漫游作品里“神様”的泛滥,我也终于醒悟了:原来所谓的”神明”在日本就像共享单车一样不值钱,供奉神明的神社根据日本人自己吐槽说就像是公共厕所一样普遍(实际上日本的公厕一点都他妈不普遍我很多时候只能去地铁站上厕所),至于那些在故事中设定好的“神明”,完全不用当回事儿,反正大部分动漫游里的“神明”比普通人还要废物。

于是又一款打着“神明”的游戏出现了,来自大家都熟悉的 Lump Of Sugar。

screenshot.57.jpg

阅读全文...

丫鬟恶魔和被流放的天使

2021 年的首开大作,直接让我特么喷了。来自“QUINCESOFT“的《ごほうしアクマとオシオキてんし》,写作《ご奉仕悪魔とお仕置き天使》,也就是“去当丫鬟的恶魔和被流放的天使”。

screenshot.54.jpg

因为这个作品带给我的冲击过于巨大,我们先不说游戏本身,首先来回顾一下这个名为“QUINCESOFT“的厂牌是怎么来的吧。

阅读全文...

猫神附体,樱花绽放

我时常因为过去的一些文章而感到后悔。

后悔的主要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大喷特喷,喷了很多当时我看起来很烂的游戏,首当其冲的就是 Lump of Sugar,糖块社的游戏。

我还记得那个《命运线上切西瓜》我说它剧情弱智,我还记得那个《恋想关系》,我说它系统傻逼。

然而面对着这次 Lump of Sugar 的新作《ねこツク、さくら。》……

我不禁潸然泪下,我深深的意识到,我错了。

screenshot1.jpg

阅读全文...

缘染此叶化恋红

Lump of Sugar,是的,又是 Lump of Sugar,方糖社,角糖社,糖块社,它的新作又来了。

这次彻底踢掉了其他所有的傻逼画师,只留下了唯一能打的萌木原ふみたけ,而且萌木原作为唯一的画师还进化了画风,简单来说就是看起来更好看了。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宣传的时候有很大的惊喜,除了前面说的画得妹子更好看了,游戏另一个惊喜就是世界观的设定和游戏本身的氛围。

游戏宣传的时候用了大量的“红叶”,加上游戏本身标题:"縁りて此の葉は紅に",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文艺范。

一个黄色游戏的标题能有文艺范真是太不容易了,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傻逼日本 ACG 作品的标题已经全部变成了“汉字名词/形容词”+“片加名外来词”的结构,而且已经持续了太多年了,什么“星降る夜のファルネーゼ”啦,“初情スプリンクル”啦,“景の海のアペイリア”啦,“春音アリス*グラム”啦,”蒼の彼方のフォーリズム“啦,”水葬銀貨のイストリア“啦,”月影のシミュラクル“啦,除了这种标题,其他的全部是片假名或者平假名不写汉字的傻逼游戏标题更多啦,多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啦,所以我就很纳闷啊,日本人不是也在号召本土文化吗?全是片假名你可是搞不成的啊对不对,难道以后你们全用片假名书写么?就连森森森发推特说自己散步都不用散歩而是写个ウォーキング,我是不知道日本人是不是打字打片假名比汉字更方便所以那么热衷。

总而言之,"縁りて此の葉は紅に",这个标题,我很喜欢,这个红叶的游戏氛围和设定,我也很喜欢。而游戏的标题意思也能大概了解:因为”缘分/姻缘“的前提,”这里的叶子开始变红了“。

说实话一月游戏我觉得都很一般,而这个游戏成为了我最后的希望,玩过之后感觉吧,进步不小,只是还有进步的空间。

screenshot.50.jpg

阅读全文...

紅葉飘落日,物伤掷骰时

坦诚的说,我是ななろば華的粉丝,尽管她有些黑历史,但我还是她的粉丝,我一直觉得女画师画得女孩子比起男画师有种特殊的魅力,有着男画师难以模仿的那种属于女孩子才能理解的“可爱”在里面。然后《もののあはれは彩の頃。》这个游戏也就顺理成章的开始关注了,游戏跳票了很多次,体验版也出了,我也打了,感觉……很微妙。

怎么说呢,《もののあはれは彩の頃。》这个游戏出品方 QUINCE SOFT 是糖块社 Lump of sugar 的子会社,Quince 是木梨,一种很独特的水果,有着“不能随便吃”的复杂特性,之所以子会社叫做 QUINCE SOFT,大概是糖块社想要把自己原本出的那一系列“具有一定可玩性的复杂游戏”独立出来单独弄个牌子,什么叫做“具有一定可玩性的复杂游戏”呢?估计就是運命線上のφMagical Charming連想リーレシュン之类的吧,游戏不是什么简单的分支,而是有大量复杂的选项,说实话这类游戏我挺喜欢的,只是对于《もののあはれは彩の頃。》来说,有点复杂。

screenshot.138.jpg

阅读全文...

所谓学王啊……就像你的人生……

讲道理,我现在已经快变成一个单纯的萌豚了。

什么叫萌豚呢,就是我已经不在乎什么剧情和故事走向了,只要妹子好看,声音好听,我特么就觉得这游戏可以,别人说不可以我特么找理由也要说它可以,等等等等……

但是这也无可厚非是吧,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阅读全文...

可能是我玩过的最牛逼的 Galgame

长久以来,Galgame 被一群类似公主那样的傻逼硬卵玩家质疑和瞧不起的一大原因就是:这玩意算不上是 Game。

其实我也觉得不算 Game,顶多算有声读物,我不止一次说过,老外在谈论日本エロゲーム的时候用的词汇全都是 Visual Novels,当我国精日死宅在一本正经的说“本月又在打黄油”的时候,老外都在说 What are you reading?,当然 Galgame 这种东西本质上也越来越小说化,渐渐的发展成了单凭作画、故事、音乐、色情元素、甚至只是初回特典来卖钱的商业产物,本身开发成本也不高,很多小社团都从 Galgame 会社做起,有那么点天朝青年创业的感觉。

可是这玩意过去不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You Are The Only One

去年,Lump of Sugar 也就是角糖社出了俩游戏……

然后一个比一个烂,第一个恋想リレーション系统莫名其妙,剧情也没啥亮点。第二个コドモノアソビ似乎剧情好了那么一丢丢,但是画的实在是太烂了!

有意思的是我看了下之前糖块社的游戏,2014 年甚至早些的时候它一年还是双作品,看设定还是一如既往的弱智,但是好歹啊,画得还可以,那个運命線上のφ我也玩过,本身系统还是挺炫酷的,但无奈作为一个主打推理的游戏,故事实在是太逗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吧,这个 Lump of Sugar 也就是糖块社,出的游戏像是在量产,随便找个企划开个会,然后拉点脚本(脚本都没几个固定的),画师倒是有固定的萌木原ふみたけ,音乐吧也就马马虎虎那样,唯一有战斗力的应该是这会社的程序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游戏方式都能给你搞出来,有抓关键字的,有切水果的,有时间限制隐藏第三个选项的,照着之前某个日本人写的黄油内幕来看,Lump of Sugar 估计也就是靠着萌木原冲一下第一波初回限定销量就可以歇菜了,故事其实并不怎么有趣,更多靠 CV 画风和程序吃饭,所以说老实话,我玩糖块社的游戏也不怎么认真玩(就和玩辣鸡拉屎社的游戏一样),随便看看就拉倒了……

不过今年的糖块社感觉不太一样,可能是它们今年镇定思痛,也可能今年是它们会社成立十周年,觉得老没事开发布会宣布新作挺傻逼的,不如静下心来好好做一个有纪念性质的游戏,所以它们拿出十年前做的最大的一票的游戏《タユタマ -kiss on my deity-》套着设定做了个续作,至于《タユタマ》这玩意估计不少人可能有印象吧,因为有动画啊,动画叫《游魂》,当年糖块社还带着这游戏的动画和柚子的天神乱漫联动合作,叼飞了有没有,投入的东西真是不少,于是这次拿出来老设定做一个续作,有那么点 Alcot 做 Clover Day‘s 的感觉,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继往开来,稳步前进嘛。

续作名字叫《タユタマ2 -you’re the only one-》故事设定继承了第一代,第一代是人类和太転依之间的矛盾,而二代的故事则是在已经存在了一个由第一代的主角们建立的「人类」与「太転依」可以和平共处的小镇里发生的。

screenshot.6.jpg

男主角草壁空遇到了由第一代女主泉戸ましろ收养的太転依养女泉戸こはく,帮了她一把,小姑娘就觉得男主这人不错,就拉到家里当着她妈的面儿说要嫁给男主。

阅读全文...

魅族之于手机,方糖之于黄油

先说说方糖社,也就是 Lump of sugar 。其实在我过去不懂日语(当然现在依然不懂)的时候我觉得这社的游戏挺牛逼的,主要是看这会社的名字好听,也经常被各路人指点江山。而且一说起方糖,我总是会想起一个优雅的少女坐在午后的街头,望着阁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用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在自己的咖啡里放糖块的情景,充满了意境。

然而意境归意境,实际上的方糖社只是一个做黄色游戏的公司而已,对,就是那些被死宅们喜闻乐道的大奶夹着马赛克,肉色吸管喷白浊的污物制作公司,这种感受就好比我刚才描述的那个优雅的少女端起咖啡喝了一下突然身体一颤面色潮红只因为自己的体内塞着旁边黑叔叔店长遥控的跳蛋一样。

一切瞬间就变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