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2015 下的文章

挥别 2015 ,以及那曾经的种种

在跑到第二圈的时候,李先生感觉到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长期的经验告诉他,他的身体累了,实在是没有体力完成今天的 7000 米慢跑了。

李先生摇了摇头,开始走出操场。

这个操场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在小学的时候,自己就经常在这里玩,虽然那时候的操场并没有封闭,跑道也并非塑胶。

李先生清楚的记得小学三年级之前,自己每一年都会在这个操场上斩获多个第一名的奖状,那是小学时候的运动会,那时候的李先生还瘦得很,只是从三年级之后,李先生就越来越胖,以至于走上了不归路,成为了一个彻底的死胖子,运动会也从第一名堕落到了倒数第一名。

后来在李先生刚毕业的时候,其实是有想过减肥的,也曾经在那时候的暑假每天来到这个操场里转一转,譬如拿着 PSP 打着游戏快速的在操场走几圈,即使如此,李先生还是累得不行,毕竟太胖。后来体重慢慢的瘦了 3 公斤,用了一个月,李先生沾沾自喜。

当然,这在现在看来,那 3 公斤就是狗屁。

阅读全文...

不变的爆竹,渐变的人心

小时候的我是非常喜欢热闹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就会难受的要死,这种对热闹的追求狂热到了什么程度呢?比如晚上睡觉,我一定要开着电视,给电视来个定时关闭,才能乖乖的睡觉,因为没有点什么声音在耳边,我会感到不安。

这个毛病似乎持续了很久很久,好像到了初中,我晚上还是会抱着小型的收音机听,因为没有声音的话,的确是睡不着。

得益于这一点,我对于农历新年的印象是美好的,因为春节或许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有很多人来串门,也会有无休止的鞭炮,还有各种各样看上去很欢快的电视节目。小时候的我是很喜欢放炮的,父亲也喜欢,其实他和我一样贪玩,父亲总是买很多爆竹,带着我,或者看我自己拿出去放,而在放炮的时候也会认识一些小伙伴,一起玩来玩去什么的,虽然最后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玩到天黑后也就各自回家了。

阅读全文...

愿为世界夜空上的闪亮之星

其实在高中之前,我很害怕写东西,因为每次别人告诉我要我写出一个什么什么出来,我都不知所措。

回想小学的时候,对着老师提出的《一件XXX的事》的标题,我抓耳挠腮,翻遍了身边的作文文选和报纸,说是想找点灵感,实际上大体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内容可以拿来主义。

改变我这一点的,是高中的一个语文老师,男性,身材矮小,有点胖,说话很文气,也不怎么严格,比较温柔吧。

当时他给了我们一个题目,叫做《感悟人生》,说实话你让一个不到十八岁的高中生去写这么一个东西,实在是太困难了,才活了多久?能感悟个屁的人生,我对于这种题目有着莫名恼火的感觉,这次我连”灵感”都懒得去找了,考虑到这个语文老师也不怎么严厉,当时我决定破罐子破摔作一次大死,直接拿来纸开始奋笔疾书,直接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对这个作文题目的感受写了下来,因为是脑内的真实感想,所以写出来出乎意料的顺畅,很快就写满了两张纸,数了数还超了不少字数,便将作文交了上去。

文章的大体意思很简单:我才不到十八岁,没活多久呢,对于人生,没什么经历,感悟什么的也就无从谈起,并且还表示了“感悟这种东西应该是更为成熟之后才能有的玩意,对于一个高中生让写这个难免有点勉为其难“的意思。

很快,作文批改下来了,原本我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来看的,因为在我看来,我那的确是作死,而且有那么点欺负老师的意思,因为他实在是不够严厉。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