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贺岁 下的文章

我们应该允许地球去流浪

《流浪地球》作为春节档的电影,不仅仅是一部“贺岁片”,它还是“中国第一部大制作的硬核科幻大片”。上映没多久,我就去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说实话我觉得还不错,不过我却不怎么急于具体评价它,因为我知道,关于这部电影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果不其然,随着《流浪地球》热度的上升,大量的评论蜂拥而至,加上各种官媒的背书,引起的反冲也越来越强烈。赞美的人有之,不屑的人有之,莫名其妙蹭热度的人亦有之,一群人打的不可开交,并且还带来了很多的人身攻击与意识形态斗争,讨论到最后,似乎已经有很多人的侧重点不再是电影本身,而是针对某些群体。热热闹闹的讨论也带来了群魔乱舞,看起来已经越来越偏离电影本身。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的各种大热国产影片都有类似的情况,而且也有很多朋友总是和我谈论这部电影,同时也想听听我的观点。所以在这里,我站在个人角度,谈谈对于这部电影,这种现象的一些个人看法。

ddfbf9a7beb12e85350057185aa3c882.jpg

阅读全文...

我看了韩寒的《乘风破浪》,不过脑子里一直在想另一部电影

我其实一直没觉得韩寒写的书有多好。

我都忘了我读过韩寒的多少作品了,不过从中学的时候我就对这个名字有很深刻的印象。那是某年暑假,我们被强行要求去学校外面的一个教室里补课,补课的语文老师也不是我们原来的语文老师,是一个身材微胖的女性,不过那个女性除了身材之外,我记住的就是她一直在念叨“韩寒”的名字。

我不知道那位老师有多欣赏韩寒,她连讲课造句的句式都在用“韩寒”当主语,就和我初中英语老师造句老是用一个叫“Li Ping”的人一样,我也不知道那是他初恋情人的名字还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的名字亦或者是某个老教材里 Li Lei 的前辈。总之如果一个老师随便举造句的例子总是举一个名字当主语,那么那个名字应该或许对他很重要。

所以托那个补习班里微胖的女语文老师的福,我也记住了韩寒的名字,不过再次看到他的作品之后就是高中了。

高中的班级里在传阅一本叫做《通稿 2003》的书,在传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才看到,这原来就是传说中韩寒的作品。

141954252.jp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