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爆竹,渐变的人心

小时候的我是非常喜欢热闹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动静的话,我就会难受的要死,这种对热闹的追求狂热到了什么程度呢?比如晚上睡觉,我一定要开着电视,给电视来个定时关闭,才能乖乖的睡觉,因为没有点什么声音在耳边,我会感到不安。

这个毛病似乎持续了很久很久,好像到了初中,我晚上还是会抱着小型的收音机听,因为没有声音的话,的确是睡不着。

得益于这一点,我对于农历新年的印象是美好的,因为春节或许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有很多人来串门,也会有无休止的鞭炮,还有各种各样看上去很欢快的电视节目。小时候的我是很喜欢放炮的,父亲也喜欢,其实他和我一样贪玩,父亲总是买很多爆竹,带着我,或者看我自己拿出去放,而在放炮的时候也会认识一些小伙伴,一起玩来玩去什么的,虽然最后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玩到天黑后也就各自回家了。

阅读全文...

信仰标签购买手记

作为Ubuntu Linux用户,某日在Reddit上看到有人给自己笔记本贴了个Xubuntu的标签,感觉还不错,看了下,结果发现是在国外一个叫unixstickers的网站购买的……

找了找淘宝,没发现有卖的,只有订制的,我沟通能力太傻逼,也没法拉人订制,索性就尝试从unixstickers买一次试试看好了。

历时6天后收到。

选区_044.png

阅读全文...

在Ubuntu下启用ThinkPad X250的指纹识别

ThinkPad X250的指纹识别硬件ID和X240是一样的:

138a:0017

只是可惜这个硬件ID在标准的libfprint里似乎还是不被支持,好在有人fork了它并添加了新设备的驱动。

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先安装fingerprint-gui,没了这个就没法实现指纹验证登陆等一系列的功能了:

sudo add-apt-repository ppa:fingerprint/fingerprint-gui
sudo apt-get update
sudo apt-get install libbsapi policykit-1-fingerprint-gui fingerprint-gui

阅读全文...

ASUS Xonar U7 在Ubuntu Linux下的使用

ThinkPad X250入手后配了一个Dock,但是这个Dock是工程样品,虽然便宜,但有点问题,其他的问题好说,比如不能三屏输出,我也用不到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是在机器不通电的时候你外接音频会有很大的电流声。

这个问题在官网Youtube都有人反馈,经证实属于联想那边的硬件问题,联想对它进行了召回后才解决。

当然,我说过了我这是工程样品便宜货,自然没什么召回了,所以解决方法也并不是没有,上个外置声卡吧……

阅读全文...

墙的两端

父亲是个传统观念很重,甚至被其束缚的人。

“好好工作,努力爬升,将来当大官,就不会像我一样一辈子受气。”

父亲的工作历程很不顺利,一直在被人利用和排挤,干活最多,回报最少,空有想法却没有基本的权利,努力的付出在表彰时却没有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对我给予了自己最殷切的希望。

说实在的,我不想当官,取而代之,我更想当一个Creator,创造者,萌生一些想法,并将其化为现实,与打工什么的不同,与敲代码也不同,与设计师也不同。简单说就是要有想法,一切以想法为核心,同时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再去提升能力,能力只是途径,而不是你拿来和别人争论什么语言好什么工具好,什么心情好,什么心情不好的资本,更不是拿来装逼和炫耀的玩物。

这事儿我跟我妈说过,但是和父亲少有提及,不过我一旦提及到不想当官,他就会大怒说我不懂。

或许我真的不懂吧,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毕竟生活独立,自己的事儿什么该和父亲说,什么不该和他说,我也明白。

权利是一个很有诱惑的东西,很多人为之向往,不惜卑躬屈起甚至出卖灵魂。有了权利,一方面可以掌控大量的人力物力,另一方面则可以享受欺压和操控别人的快感。

其实之前我也觉得当官不错,毕竟有钱,有钱可以干很多事儿,但是真的在我工作之后,我反而对当官充满了厌恶。

你看的越高,知道的越多,便对这个勾心斗角既得利益至上的世界充满了绝望。

比如我去开会看到的一些事情……

阅读全文...

ThinkPad X250 非触摸屏顶配版购入手记

我上班是用自己的笔记本的,倒不是单位配的机器不行,只是用起来是台式机太麻烦,一年多以前我买了ThinkPad X230,用到现在深感ThinkPad之好,因为有什么问题自己找配件就能修,可以说就算你把它砸了我淘宝买点东西还能给你拼回来……

这一年多来换过屏幕,搞过散热,机器运转良好,但是总归还是有那么点不爽,一是屏幕是万恶的1366 x 768,二是电池续航不行,加了9芯功耗最低也只能压到11W,而且动不动就飙升到20W…………

所以在我听说ThinkPad X250发布,并且回归了原本的触摸板的时候,我就直接买了。

为什么不买苹果,因为我不用OSX,而且我认为在RMBP上装Ubuntu太麻烦。

选区_005.png

阅读全文...

歌德SR225e:感动而又热情的声音

如果说我第一次听音乐有那么种被感染的情况的话,那应该是大学四年级的时候。

那时候我的配塞是铁三角CKM55,听的是阿兰(Alan)的一首歌,具有节奏感的鼓点配合阿兰甜美略带忧伤的声音,直接令我有了那么一种伤感的感觉。当时我就觉得:这演唱者的声音怎么就这么透彻,这声音怎么就那么甜美,仿佛声音也带有感情,令我被她感染。

后来,那个陪伴我许久的CKM55线断了,然后我就发现,这玩意停产了。后来陆陆续续用过不少耳机,那种低音与人声分离开来,同时能保证高音透彻的塞子很少遇到了。更关键的是,那种充满热情的感觉再也没有了,就算你低音澎湃,中音甜美,高音清透,但总归少了那么一分热情。

玄学我不善长,所谓的“热情感”应该是可以通过频响曲线表现出来的,具体是怎么调音才能调出这个热情,我也不得而知,但是万幸的是,歌德SR225这个头戴耳机满足了我的愿望。

选区_003.png

阅读全文...

HP Stream 7安装Windows 10与恢复出厂系统

HP Stream 7是一个7寸的Windows 8平板电脑,出厂预装是Windows 8 with bing,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在Windows 10新版发布之时总是需要手痒的。

先给出结论:HP Stream 7可以安装Windows 10,并且可以无痛还原回出厂状态。

那么就开始吧。

阅读全文...

音乐味儿和监听范儿

玄学之所以是玄学,是因为它有着太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甚至无法准确表达的内容。

玄学的词汇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增长,比如我上高中那阵儿,词汇大多数是“低音下潜适中,高音透,中音甜,解析好。”现在则成为了“声场大,低音松散与紧绷,中音贴耳与太远”,别的不清楚,至少“下潜“这个词儿我是再也没有看到过。

玄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无法准确表达,没有统一标准,虽然不少玄学大师喜欢用专业设备测出频响曲线,但是却没有人告诉你怎么样的频响曲线算是”女毒“,怎么样的频响曲线算是”声场大“,怎么样的频响曲线算是“流行调音”,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就算你拿出了频响曲线,也会有人告诉你,音乐不是看的,是拿来听的,听感才是关键……

不懂啊,真的不懂啊……

玄学中还有着很多奇怪的,无法解释,甚至说不出所以然的词汇。

最近我就听说了“音乐味儿”和“监听范儿”这俩词,有人说索尼D100录音笔不适合听音乐,给出了一个理由。

“这玩意虽然各方面都完暴ZX1,但是声音太冷,太干,太监听,太压抑,没有音乐味儿,不如ZX1和PHA-2听起来顺滑”

我倒是没想到声音还能听出“顺滑”,而且声音还是有味道的……在各方面都完暴的情况下味道还不行……

究竟啥才是音乐味?啥才是监听范儿?D100作为一根录音笔听音乐究竟如何?看了大神一群话之后得不出言论,只能自己听了。

选区_940.png

阅读全文...

Another Route不过是毁原作的另一种方式

我对于日本轻小说市场的大部分作品都没有什么太高的评价,且不说剧情,单是叙事流畅度上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能令人看着还能接受的作品凤毛麟角,大部分都属于初中生级别的叙事能力,简单粗暴的展开,无聊透顶的倒贴,以及故弄玄虚的大扯“正义的伙伴”。说实话耳目一新的没多少,在这方面我更喜欢国内的作品。

当然这也难怪,轻小说这一产物就是伴随着插画而兴起的,所以对于那些剧情不行插画优良的作品有这么一个说法:

“买插画送厕纸。”

最恶心的不是一个人长的难看,而是这个人明明长的难看却还觉得自己好看。
最傻逼的不是一个人看着傻逼,而是这个人明明是个傻逼却还一直四处装逼。

对于大部分轻小说作品我也是这么看的,不过有些作品除外,《变态王子与不笑猫》算一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