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垃圾 下的文章

年度最成功商业游戏:白恋サクラ*グラム

去年,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游戏获得了我的严重推荐,那就是《春音アリス*グラム》

而在今年,这个游戏推出了续作:《白恋サクラ*グラム》,在把玩游戏之后,仰望星空,不仅内心泛起诸多涟漪。我们常说日本是“黄色游戏战国时代”,各种会社下海撕的血肉模糊,为了生存和销量各出奇招,然而还是死伤惨重。

在各路神仙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应该如何让死宅掏钱的时候,伟大的 Nanawind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用《白恋サクラ*グラム》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黄色游戏想要活下去,就需要卖得出去,而《白恋サクラ*グラム》则是在商业化上做的极度成功,啊,不如说是“教科书一般的成功”。

screenshot.443.jpg

阅读全文...

アオイロノート:本月最傻逼游戏

自从开始玩黄色游戏以来啊,我那是吃过不少屎,我对于游戏的要求也越来越低,最后到现在我已经觉得只要一个游戏,能把一个故事不弱智的讲完,角色画的好看点,CV 没有仙台大妈,那就是好游戏。

好吧,姑且是“不差的游戏”。

日本人喜欢把“出乎意料的垃圾游戏”称之为“地雷”,也就是说你满怀期待的去玩,结果发现落差太大,不但没有表现的和你的预期一样,反而是一坨屎,犹如踩了狗屎,碰了地雷,整个人都炸了,于是这种游戏称之为“地雷”也是蛮形象的。

讲道理,我没有玩过太多的“地雷”游戏,可能我这人欲望比较小,对于大多数游戏没有太多的期望,而且接受程度很高,无论你游戏怎么扯,我觉得姑且也就是傻逼点儿,好歹也是有亮点的。

其实一个游戏傻逼不傻逼,垃圾不垃圾,主要看制作组的意思,有些个游戏吧,我觉得制作组自己拿来玩儿一下,大概就能明白这个游戏大概出于什么水准,所以也就不需要玩家来评判,自己评价一下就足够了。

只是有一个问题我很奇怪:那就是有些エロゲー,明明从各种方面来看,制作的都很不认真,我觉得制作组应该也能明白这个游戏属于“很不认真的凑合作品”,但是依然会做出来拿来卖。

换而言之:你明知道这玩意是一坨屎,你还拿出来卖,你赚不到钱只能赚到骂,你何苦还非要坚持发售呢?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款名为《アオイロノート》的游戏。

screenshot.42.jpg

阅读全文...

タンテイセブン

一般来说,这几年的 Gal 大多数都定型化了,无非就是三类,标准校园恋爱类,超展开喷血类,最后就是“可以玩儿”的那种类型了。

说是“可以玩儿”就是代表着这类游戏有一定的“游戏性”,而不是那种传统的 Virtual Novel,可能是选项很多,也可能是有战斗,也可能是有调查。

对了,调查,要说 AVG 做起来最简单的就是增加一个“调查”和“推理”系统了,瞎鸡巴做个类似弹丸论破那样的调查界面,然后推理的时候堆出来一堆选项,选对了加分选错了扣分,比起做一个带有战斗的 RPG 游戏来说这已经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也是大多数想要打造“游戏性” AVG 会社的首选方案。

于是本月就有一个叫做“タンテイセブン”的游戏炫酷登场了,タンテイセブン,就是“探偵 Seven”(后面简称‘侦探七’),游戏宣传的时候主打的“解密侦探”的题材,而且这个游戏的宣传画面做的实在是过于炫酷,炫酷到我们一眼就看着它像某个叫做“女神异闻录 5”的游戏,而且说实话游戏的 OP 做的也很燃,一副“大有文章”的感觉。考虑到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设定,所以本月就玩了一下。

screenshot.4.jpg

玩了之后啊,真是一本满足啊……(各种层面上)

阅读全文...

游戏推荐:春音アリス*グラム

《春音アリス*グラム》,又名《我与黑丝白丝金发大波妹们在精神病院里的日常生活》,来自日本黄色游戏会社 Nanawind。汇集明星画师,七尾奈留,高苗京鈴鼎力奉献。豪华声优阵容,三十六岁的找不到工作在推特跪求黄油会社但没有人搭理的仙台大妈再配女主角,快三十还没嫁出去的石原舞当选女配角,在《少女与战车》里配了一次女主角后再也接不到动画的专业女声优尾崎真实本色智障演绎外国大小姐。历经数次跳票,剧情多次打磨,终于在本月高调上市,PlayDRM 保驾护航,引得无数死宅望着 300 神秘的限制玩不到游戏而垂头叹气。游戏上市两周,荣登《批评空间》本月最有争议游戏榜第五位,仅次于某个充满 Bug 的游戏タンテイセブン。

screenshot.10.jpg

阅读全文...

我和来自北京的基尼奥说起了这个游戏,他也觉得挺垃圾的

上周在郑州见了一个来自北京业务遍布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朋友,G+ 上比较有名的公路车大腿内侧摩擦员以及高级程序员点评师“Neo Slixurd",因为他是个基佬,名字叫 Neo,所以我一般叫他“基尼奥”,或者简称“基尿”。

和基尿的聊天是很愉快的,我们首先一起讨论了"小竹公主究竟是不是傻逼"这个问题,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在之后的聊天中,也扯到了我玩 Galgame 这件事。

基尿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学日语那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你天天玩黄色游戏你学的也快,我的相关经验可以参考这里

其次基尿好奇的是我究竟玩多少游戏,根据我个人统计,一年应该是玩了 80 左右,其实这个数字并不是怎么准确,毕竟我个人是把 Galgame 当小说看的,也就是说我只看“游戏钦点的主线结局”,在我看来其他的解决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对女主角有爱的话可以 YY 一下,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所以大部分游戏除非是类似“はつゆきさくら”这种将整个故事拆开的类型,我一般都是只走主线,其他的大概看看。所以一个游戏也没那么长,如果全线通关的话按照批评空间的统计,大部分日本人都需要 19 小时左右,当然这个时间也没那么长,只是没有人会天天玩这个吧?

最后就是和基尿探讨了一下关于 Galgame 的剧情走向,基尿表示自己玩的游戏都是早些的,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最新的游戏是什么走向。其实我解释到最新的游戏大多数也是很俗套,虽然整体质量比起现阶段主流新番要高一点点,不过也是因为受众群体导致的,毕竟批评空间统计大部分打エロゲー的都是 25 - 30 的年龄段,已经不是类似我国 B 站那种 20 岁以下看动画的小学生级别了。

“其实大多数エロゲー剧情挺傻逼的,譬如我最近玩的这个。”

于是我就说起了这个叫做《働くオタクの恋愛事情》的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骚娘们遇到大色狼

我曾经想过一个脑洞。

内容是关于梦境的,有一些类似「私家侦探」一样的职业的人,专门进入人的梦境,会在别人的梦境里展开冒险,最终是在梦境里改变那个人对于一些事物的看法,最后自然是拿钱办事。

听起来这个脑洞很像「盗梦空间」(inception),但是我还是有点不同的想法,我觉得既然是作为类似「侦探」或者「猎人」的身份进入“别人的梦境”,那么梦境里的设定和环境都是和梦境的主人有关的,作为「潜入者」应该有快速适应环境,并且利用“梦境主人中的一些合理设定”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一些有利条件去完成任务。

好比一个喜欢玩网游的瘾君子,你进入他的梦境很可能会被分配到类似游戏的世界中去,你就需要快速适应梦境主人对于你在梦境中角色的设定,同时还要伪装自己,使自己在别人的梦境里不要显现的那么突兀。这就需要实现对梦境主人有些了解,知道他的喜好,性格,甚至是内心,不然盲目进入别人的地盘,肯定会失败,甚至会丢掉再次醒来的机会什么的……

我一度觉得这个设定很酷,还写过一个拙劣的短篇脑洞文,如果你愿意找的话你可以在我这个博客找到它,虽然现在让我去看就会发现问题真多,我都不好意思多看一眼。不过我倒是现在有把那个设定拿出来重新翻新写一篇脑洞文的打算,看最近是不是有时间和灵感吧。

阅读全文...

狂喜乱舞

讲真,自我出生过春节那天起,我春节联欢晚会都没有落下过,我每次都看。

可能中间玩魔兽世界的那几年,除夕在屠城,看的少了点,姑且也是当作 BGM 看完的。

说句实在话,虽然大家都说春晚质量下降,但是我还是能看出导演在尽可能的、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讨好更可能多的人,尤其是冯小刚那一届,开头很不错。

国情大家都知道,有些东西是任务,不加进去不行,这不是到导演能决定的,尽管如此导演还是在自由发挥的地方,展现了自己的一部分才华。

今年的春晚我看了……坦诚的说,看之前我还在兴致勃勃的玩游戏,看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兴奋了。

阅读全文...

切断蜥蜴的尾巴

我是一个接受程度比较高的人,只要是据说故事有意思的游戏,我都会尝试,无论是萌系的,乙女向的,BL 向的,悬疑向的,亦或者是猎奇向的……

《蜥蜴の尻尾切り》是一个猎奇向的游戏,不如说这个游戏的会社出的游戏都是猎奇向的,而且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多数猎奇和重口向的游戏获得的评价都出乎意料的高,明明应该会给人带来不适,但是很多人却大加赞扬,而且不少人都表示“虽然是一个猎奇的游戏,但是剧情很治愈”。

对于这种说法我其实无法理解,猎奇只是一个手段,本质的故事才是关键,小明上学扶老奶奶过马路和出车祸后的小明拄着拐依然要扶老奶奶过马路,以及屁眼儿里插着震动棒的小明遇到老奶奶依然要扶她过马路其实要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有时候在意那些细节的确没什么意义,归根结底只是佐料,主菜是一样的。

于是《蜥蜴の尻尾切り》的故事又如何呢?佐料如何?主菜又如何呢?

简单说,挺烂的。

screenshot.10.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