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都过着耻辱的生活。”

这是《人间失格》这本小说的第一句话,这句话可以有好多种理解方式,但是无论怎么理解,我想都可以套用在每个人身上。本身太宰治就是一个有那么点精神问题的人,写出来的自然也就如此,用现代的一种说法就是,这家伙喜欢较真……或者应该说是“想太多……”,被迫害妄想症似乎也有一些。有人甚至将这个观点和谐化,说“每个人其实都过着带着不同面具的生活”,但是仔细想想,如果你过的生活总是不能体现你自身意志的话……何尝不是一种耻辱呢?

“一直以来我都过着自责的生活。”

套用这个句式的话,对于我来说,这是我现在的状态。大多时候会自责自己为何小时候吃太多,为何上学时没有多学点东西什么的。不过这里我要声明的是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学生时代没有学好课本而自责,我只是自责那时候没有多学一点“真正有用的东西”。如果你是个聪明人,你自然知道,真正有用的东西从来都不在课本里……
回想起自己到现在,虽然已经到了魔法师的年龄,依然是一事无成。我对于成功的观点是,如果世界上能有一群人,因为你做的一些成就而记住你,那你就是成功者。成功的幅度视记住你的人数而定。然而我的一生就这么荒废了么,自然不是……

或许你知道“堕落”和“洗白”的区别,一个好人在临终前做了一件坏事,和一个坏人临终前做了一件好事,他们得到的身后评价会是截然不同的……

没有人会在乎你做过什么,他们只会在乎结果。


过去的事儿毕竟过去了……学生时代的光环现在成为了一毛钱不值的东西,学生时代的黑历史也仅仅是过去,社会的生存法则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并用能力获取应有,甚至远超应有的价值。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这么有毅力的去做一件事,与其说每天的慢跑是为了减肥以取悦外貌协会的妹子,倒不如说是为了给自己寻求一点安慰。一个一事无成的人原来也是可以做成一件事的。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么?”

我经常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天的慢跑从5圈增加到10圈,最后增加到15圈,我认为自己还可以再坚持一下,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结果。

很多事情我明明可以去做到,但是经常会不了了之……上学的时候老师给我最多的评价或许就是“这孩子挺聪明的,就是不好好学。”

能力有限者尚且可以超越自己,最大化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奇迹,而能力尚未触及封顶的人呢……如果尚不能最大化利用自己,岂不是一种羞耻?

空谈自己会很多,能够做到很多,但是你没有去做,这是没有意义的。更何况你做了没有做到最后,同样也是过烟烟云,没有人在乎你做过什么,他们只在乎你最后做出了什么。

一年之计在于春,对于已经过的毫无感觉的春节,假期的开始和结束只是一种名为“过年”的皮肤一样,它匆匆的被换上,又匆匆的被换下。

2011年我说过要改变点什么,结果除了自己的某些思想,其他不了了之。
2012年我说过要改变点什么,结果除了自己认识了一些人,其他不了了之。
2013年的春天又来了,嘛……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说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