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北京游记:探访“文化荒漠” Part 1


早餐是庆丰包子


说实话第一天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正好遇到女房东穿着一身看起来很体面的衣服要出门,到了我睡觉大概 12 点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有时候觉得可能是出去谈工作了或者干别的去了,毕竟我没见过半夜出去玩儿的还拿着笔记本电脑的。

在北京二环以内住感觉其实挺安静的,附近啥动静都没有,有时候甚至难以想象这里是首都的市中心区域,大街上的人也不算多,交通也稀稀落落,零零散散的在街上走着各种各样的中老年人,而且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军人和警察在四处巡逻,或许是国庆期间比较要求严格吧。

DSC00472.jpg

第二天早上睡醒的时候已经 8 点了,其实对于第二天上午干什么我没什么规划,只是想着在北京的一些比较“平常的非旅游景点”转一转,毕竟是来看城市的不是来旅游的,打开手机翻了一圈,圈了附近的几个地点,决定骑共享单车前往。

下楼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不远处有军人在查路人的身份证,对面的国际饭店还看到了似乎有警察在要求行人出示手机,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检测手机。

当然军人也是很热心的,会经常给行人指路。

DLbbc-wUEAAty9a.jpg:large.jpeg

因为我手机里总归是有一些网络工具,在外地被误会了总归不好,就找了一辆小黄车赶紧跑路。

骑车走过建国门大桥附近看了一下,风景有那么点上世纪九十年代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北京的味道……

IMG_20171005_115341.jpg

顺便一提北京的很多路口都是有红绿灯的,基础建设还是很完善,我跟着红绿灯走了一会,结果发现旁边的人压根都在无视红绿灯……

虽然我这辈子也闯过不少次红灯,但是好歹在外地,在首都我还是很遵守规则的,郑州这种路口往往没有交通告示,乱的一团糟还可以理解,北京这边有红绿灯还是各种无视,看来真的是有点尴尬。

IMG_20171005_115459.jpg

我最惊讶的是北京的天气居然很好,早上的时候你居然可以看到白云。其实我刚到北京的那天就是这样的情况,我还问了北京土著「傻强」:

“不是都说北京空气重污染么,怎么我看着还不错啊。“
“嗨,你来的时候好,正好这几天空气不错,要搁平时,早漫天灰蒙蒙了。”

傻强解释道,

“周围不是有特多的小破工厂么,他们都半夜开工,有瘦你早上起来,外面甚至有一股子呛鼻的烟味儿。”

或许我来的时候运气的确不错,于是很快也就到了要吃早餐的地方,这个地方估计很多人都认识:

庆丰包子铺。

DSC_0444.JPG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想吃这个,只是查询之后附近感兴趣的吃饭地方也就这家了,当然这个并不是某国家领导人前来就餐的那个店,只是一家分店而已。

店内规模并不大,只是一个普通的早餐店,就餐的至少一半听口音都不是北京土著,都来自外地。排队似乎也没用多久,很多特殊口味的包子都断货,你只能买大众口味的。

DSC00516.JPG

最后我买了俩标准的猪肉大葱馅儿的,还有一碗炒肝。

DSC00515.JPG

包子吃了一点,感受啊……没啥特别的,就是很普通的包子。

DSC00519.JPG

但倒是炒肝的味道好吃的飞起啊,有那么点河南糊辣汤的感觉,要不是我吃的有点晚,我觉得可以回去再要一碗。

吃了早餐,接下来就是去本地的公园转转了,离我近的公园,那也就一个咯。


日坛公园


为什么要去日坛公园呢?

因为附近能顺路走走看看的似乎就这里了,别的太远,下午我还有安排也不能去,其实原本想去看北京的某个艺术区的,但是据说已经沦落成淘宝线下店了,所以想着还不如找个接地气儿的地方看看。

日坛公园也不算远,骑小黄车很快就到了,说是公园,其实顾名思义,之前是祭祀的地方。

小的时候一直觉得北京有个“天坛”,后来看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知道了还有个地坛,今天我才意识到,这祭祀的祭坛啊,可是有好几个的,天、地、日、月,有天坛就有地坛,有日坛,还有月坛。

日坛公园的布局是一个环形,围绕着中间的祭坛而建造,倘若你选择绕着走的话,大概半个钟头可以走一个来回,这不禁让我想起郑州的碧沙岗公园,里面也是这种环境,同样的,和日坛公园本身是一个祭坛一样,碧沙岗公园也是有自己原本的意义,那里首先应该是一个陵园。

走进日坛公园不远,我就看到了这只猫咪,我很惊讶在这种不要钱的免费公园里居然会有不受束缚随意行走的动物,猫咪非常可爱,它走来走去的想要找寻阳光,然后在阳光下开始打滚,似乎是觉得背部有点痒,亦或是觉得想要多蹭一点阳光的气息。

DSC00520.JPG

DSC00521.JPG

DSC00523.JPG

我想要靠近去拍它,但是又怕惊动它,只能远远的拍下了它的动作,但是或许是我不小心的脚步声引起了它的注意,它还是看到了我,与我四目对视几秒钟后,起身一溜烟的跑了。

DSC00523.JPG

DSC00524.JPG

看着猫咪离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对它这样的日子有点羡慕。

接着往前走就是一些公园的标准设施了,包括假山,人工湖等,风景其实还可以,而且人不是特别多。北京那天的天气感觉非常不错,主要是阳光异常强烈,在假山上你可以有种被阳光包围的感觉。

DSC00525.JPG

DSC00527.JPG

DSC00529.JPG

走过充满阳光的那些人工设施,很快就接近了作为“日坛”原本应该有的一些设施,看到了神库、神厨、宰牲亭…………的牌子。

之所以说是牌子是因为这些地方都是不开放的,只有门口一个简单的介绍,尤其是神库,门口的标识写的里面的东西都丢了,屋子也都烧了好几间,剩下的几个屋子也不能进去参观。宰牲亭就更那啥了,我连入口都不知道在哪儿,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日坛的祭坛本身,

然而那个祭坛还是被墙围起来的,你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于是我也只能隔着墙看看仅存的几个不知道是古迹还是后来修复的建筑物了。

DSC00531.JPG

过了这么几个硕果仅存的古建筑之后,日坛公园基本没有什么别的可以看的了,剩下了一般的居民活动场所,还有一些简单的游乐设施,不过更多的是类似可以打太极拳的空地吧。

DSC00533.JPG

在日坛公园转了一圈左右的位置,有一个小卖部,挂着一个“寻猫启事”,小卖部的店长表示自己有三只猫,丢了两只,还有一只在公园里放养,想想看一开始的那只喵星人,估计也是这个小卖部店长饲养的吧。

DSC00538.JPG

日坛公园转了一圈之后感觉有点累,就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享受着公园里清新的秋风,看着周围路过的人,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文艺老年的感觉。

正在我四处观望的时候,很快就看到了亮点……

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白丝小女孩的手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走过我的面前,走到了路的另一边……

DSC_0446.JPG

这幅场景看得我瞬间就感觉内心一紧,然后是发热,接着我就炸了。

“他妈的晒到我脸上了!”

就在这时候,小男孩对着白丝小女孩微微一笑,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小男孩一蹦一跳的跑到了我坐的旁边的那个树下。

脱下了裤子,掏出了他的细小的鸡勃…………

他特么居然就这么视我为空气开始撒尿了!

尿到一半,那个白丝小女孩也跑过来,看着小男孩捧着鸡勃撒尿的样子说:

”快点啊!“

然后小男孩抖了抖细小的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又用那没擦过的手牵起了小女孩俩人又从我面前一蹦一跳的走了……

DSCPDC_0003_BURST20171006103105689_COVER.JPG

两个人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我一次……

哪怕一次都没有!!

“这傻逼公园没法待了!”

我对日坛公园的好感瞬间被消磨殆尽,直接起身走人了。


太好吃了!


从日坛公园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已经差不多快到饭点儿了,于是我就想着去找点吃的。

其实在第一天的时候我问过一些土著,北京有啥好吃的。

他们的答复是:北京没啥特别好吃的,倒是可以吃一些不错的外地菜。

我很纳闷,“北京怎么能吃到外地菜?”

“外地都有驻京办的,顺便也会带来一个外地的驻京办餐厅,味道都还不错。”

于是我想要试试。

全国各地都在北京有驻京办,要说我最想吃的,应该是新疆的。

我在 Youtube 上看过一个叫 Food Ranger 的播主的视频,那个播主在去新疆吃美食的时候对于新疆的“烤包子”赞不绝口,我曾经记得我在郑州吃过,后来忘记了,这次就想要去拜访一下新疆驻京办,看看能不能吃到烤包子。

新疆驻京办距离日坛公园的距离说长不算长,说短不算短,从日坛公园西门出来,一路向西,走到下面基本就到了。

DSC00539.JPG

因为来的时候还没到 12 点,人不多,进去的时候服务员问我几个人,我只能说就我一个,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小的桌子坐了下来。

DSC00541.JPG

坐下之后就开始点餐咯,首当其冲要了烤包子,接着是羊肉串,别的想了想也不知道要啥了,就再要一份炒饭吧,当然不是这个丁丁炒面。

DSC_0449.JPG

桌子上有个沙漏,不知道是干啥的,或许是上菜时间统计么?服务员也没演示,只有我自己在玩儿。

DSC00546.JPG

过了没一会菜就上来了,首先是烤包子。

DSC00544.JPG

吃了一口立即就被征服了,不得不说烤包子真的是……

Tai Hao Chi Le!

DSC00550.JPG

里面的肉非常香,并且包子很脆,一口咬下去能立即感受到里面迸发出来的香气,吃了一次真的是还想再吃。

其他的还有一碗汤,以及烤羊肉串,还有炒饭。

DSC00545.JPG

DSC00553.JPG

DSC00558.JPG

炒饭中规中矩,汤也一般般,羊肉串感觉的确和在郑州路边摊吃的不一样,最重要的一点:有羊油。

一言以蔽之:香。

有时候想想郑州的老人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正经的羊肉串了,估计还是有道理的。

DSC00561.JPG

吃饱了之后就骑上小黄车准备回家了,路上还是看到了一些奇怪的风景。

DSC_0453.JPG

DSC00562.JPG

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是在北京看到了书报亭,这个东西在郑州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被取缔了好几年了,怀念。

DSC00565.JPG

回到住的地方,看到了房东大姐又在抱着 Macbook 疯狂的敲字,我也没好意思打扰,就收拾一下准备下午的碰面了。


喜茶·吹逼·结婚


来北京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见朋友,虽然第一天见过了「竹牛逼」和「基尿」还有土著「傻强」以及「勇哥」,但是北京还是有很多没有见过的人,包括在 Google+ 上经常聊的 Bob 以及 「肉棒」。

Bob 和肉棒都是在北京工作的程序员,Bob 还好,至于「肉棒」这个不雅的名字我觉得需要解释一下,因为他早些年在网络上经常说自己喜欢烤香肠,于是传来传去就被传成了“烤肉棒”,于是就被起了个外号叫“肉棒”,虽然一般人都觉得这名字难听,但是他自己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

我直接在 Twitter 上叫了 Bob,而肉棒因为我很多年前就把他拉黑 Block 了,通过了基尿同学来联系。

在问基尿具体碰面地点的时候,基尿给出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

“要不,下午去三里屯排个喜茶喝?”

一开始听到“喜茶”这个名字我脑海里出现的是安静的咖啡厅,想着不愧是基尿,真有情趣。后来和 Bob 说了要在三里屯喜茶碰面的时候,Bob 也不禁对我感慨:

“基尿挺潮啊,居然去喜茶。”
“喜茶是啥,没听说过。”
“上海不是有个‘丧茶’么,就是对应喜茶搞的。”
“好像听说过,不过喜茶是啥完全没印象。”
“就是卖饮料的。”

预定时间是下午 4 点碰面,三里屯,喜茶。

于是时间到了,我就骑着小黄车出发了。

三里屯距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能算远,骑自行车也就不到半小时的路程,手机里的所有地图 APP 到了北京,信息都详细了一倍以上,我觉得除非你是个傻子看不懂手机,否则在北京迷路真是不太容易。

这时候不得不吐槽,北京的一些奇怪的地方,包括二环以内,非机动车道是用栅栏防止闯红灯的。

DLXFNEBVoAAY88f.jpg:large.jpeg

然后就是到处都有的这个莫名其妙的标识。

DLbbJ2aV4AE4XGN.jpg:large.jpeg

后来想了半天才明白:非机动车,除了自行车以外,都不得通过。

我都默认“非机动车”=“自行车”了,后来想起来还有牛车……有时候觉得还不如直接说禁止牛车算了。


三里屯到了映入眼帘的就是某个知名的地方,三里屯优衣库。

DSCPDC_0002_BURST20171006160007106_COVER.JPG

不过我对于优衣库倒是没什么兴趣,直接进去找「喜茶」去了,找了半天「喜茶」倒是没找到,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群。

根据北京的赵大柱的老婆钳子妹的说法:三里屯全是整容脸。

看了一下还真是,尤其是三里屯里还有一面墙,全是各种整容脸在摆 Pose 拍照,对面还有各种摄影师在长枪短炮,我在一旁看着表示不知所云:一面墙而已,为啥都非要在这里拍照?好看?

我实在是找不到喜茶,最后还是打开 APP 搜了一圈定位,终于找到了。

结果一看,大失所望……

DSC_0458.JPG

我印象里基尿找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宽敞的咖啡厅之类的,结果这个喜茶居然这么小一点。

并且小就算了,门口还排队!

排队就算了,排队还这么长,拐弯好几层!

和基尿联系,问是不是这个跟卖奶茶一样店面的玩意就是他说的「喜茶」。

“对呀对呀,你先替我排着队呀!我稍微迟到一点。”

我无奈的就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开始排队,排了大概十五分钟,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过来拍我肩膀:

“你排队喝喜茶啊?“
“啊是啊”
“那你怎么加塞儿呢?”
“我没加塞儿啊,我这不最后站着呢么?”
“你看看那边~”

保安一指,我看到了喜茶店面的门口斜对面,站着整整一个方阵的人,里面至少有五列队伍。

“你得先去那儿排队,那儿排完了,才能来这边排。”

我操!

当时我的内心的想法就是如此,完全说不出话来。那个方阵我倒是注意到了,人都站在 Apple store 的后门处,我还以为是排队买 iPhone 的呢,结果都是排队喝这个鸟喜茶的?

于是我灰溜溜的先跑到了那个巨大的方阵队伍里的最后面等着,一会另一个保安又来了。

“你有这个号吗?”
“啥号?“
“就是排队购买的编号啊。”

保安指着旁边人手里拿得纸条,我一看,别人的确手里都攥着那玩意。

“我没有哎……”
“没有先去店里排队拿一个号再过来排!”

*我 #@($#@(#*$&^@$#(*&^$**

这时候我彻底放弃了帮基尿排喜茶的想法,这时候 Bob 发消息说他到了,看到了喜茶面前那两个方阵的排队人群了。

于是我终于和 Bob 见面了,Bob 给人的感觉和在网络上差不多,人很帅,有那么点韩剧男主角的味道,说话很有条理,非常温和的人。

正在我和 Bob 开始聊的时候,基尿拉着一个人来了,那个人长的样子怎么说呢,感觉特别像前一阵网络上爆红的「MC 石头」。

只见 「MC 石头」径直冲我走过来,拿出小拳拳开始捶我胸口,嘴里还用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念叨着:

“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辣鸡!”

一连锤了好几次,感觉这货原本还想对我做更多的事情,但是看到我身高太高,只能作罢了。

看来这个一直喊“辣鸡!”的「MC 石头」就是「肉棒君」了。

基尿看到喜茶门口排队这么多,不禁感慨。

“啊~这么多人啊。”

我听了就来气儿:

“是啊,这么多人,你这个傻逼居然还要让我替你排队?”
“啊~这么多人,排队还要好久啊~”
“算了,别排队了,去别的地儿吧。”
“难得都来了,那就排队吧,你看也就俩队伍完全不会太久。”

基尿似乎对这个喜茶有着异样的执着,我就很好奇:

“这玩意特别好喝?”
“也不是特别好喝,在广州喝过,只是觉得还不错,所以听说北京也有,我就来排了。”
“所以我让你找地方你就找这地方啊?”
“啊,是啊,因为三里屯这里喜茶我没喝过啊。”

基尿这种只顾及自己不估计别人的行为终于引发了众怒,肉棒一阵脏话把他强行拽走,要求换个能坐下来聊聊的地方。

基尿被拽走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看着喜茶门口排队的人群,眼里充满了留恋和不舍。

我正准备和 Bob 跟上肉棒和被肉棒拽走的基尿的时候,旁边一个路人过来搭话了:

“嘿哥们,喝喜茶吗?不需要排队哦!”

“喝毛线!”

我挥手拒绝,离开了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喝的喜茶店门口。

而且喜茶排队都特么成产业了,黄牛都有了,简直无法理解啊,难道茶里能喝出金子不成?


我们四个人一行开始在三里屯里瞎晃找地方,很快我们就发现,这里找一个能坐下来聊一聊的地方有多难,因为好像我们每个人都对这里不熟……

尤其是基尿,他作为召集人,他完全不熟的样子。

于是我就问他:

“你经常来三里屯么?”
“不经常来啊。”
“那你为啥选这里啊?”
“有喜茶啊!”
“除了喜茶还有啥别的能坐下聊聊的地方啊?”
“不知道啊!”
“………………“
“要不我们回去排喜茶吧,现在人不多了应该。”
“喜你个 JB 茶!”

于是我们四个人想没头苍蝇一样在三里屯转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了一个不大的咖啡店坐了下来……

而且还因为周围没有桌子,只能坐在中间的吧台上。

而坐下的基尿似乎还心神不宁的样子,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里还在念叨喜茶。

而坐下来的肉棒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开始打开自己的 Macbook Pro 展示自己的代码:

”你看这个,我利用机器学习写的自动识别,可以识别出目前运行的直播流里哪个是正在唱歌的小姐姐。“

说着肉棒敲了一串代码按了回车: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农村大妈拿着麦克风在唱歌……

“这个不对,换一个。”

肉棒又敲了一行,屏幕切换,从刚才那个大妈,换成了另一个大妈。

肉棒有点尴尬,就把窗口关了,开始给我看他的工作照片。

“你看,这是我的笔记本,这是我们配置的工作站,性能特别牛逼,不过还是不够用,你看这是我把笔记本拆了…………”

“你上班天天拆机器玩儿啊?”

“因为我上班实在没什么工作可以做,我的工作几分钟就做完了,剩下的就很闲。”

肉棒君说完这句话抱起了臂膀,就和大部分做广告的成功人士一样,言语里透露出一副“我很牛逼”的气氛。

因为我对于肉棒说的“机器学习”啊,”底层代码“啊实在是不懂,但是我又能明白他说的大概意思是什么,只能应付着他的话……

结果这一应付不得了,肉棒越说越起劲……

”我们招来的人水平都不如我牛逼,我天天和博士们谈笑风声,有时候我上班觉得太没挑战性了,就去找老板要加薪,不加薪我就走,结果咧,他还真给我加薪了。“
“你看这个 waifu2x 的实现,其实没什么特殊的,第一天放出来我就把代码读了,你看这里…………你看这里…………你看这里…………”
“我所有的机器留得都有自己用的后门,我想登陆哪里就登陆哪里,你看…………(敲键盘)这里是我公司的树莓派,(敲键盘)你看这是我公司的笔记本,(敲键盘)这是我家里的台式机…………”
“我之前在敏感部门工作,知道的内幕那是要多少有多少……”

肉棒越说越起劲,而且大有“牛逼越吹越大”的趋势,都说程序员相轻,为了不让肉棒对面坐的那俩程序员感到尴尬,我只能试图转移话题,让他多聊点生活上的东西。

“听说你前一阵追小姐姐?成了没?”
“成个屁,被甩了。”
“为啥?”
“她说…………”肉棒看着我的眼睛,用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继续说,”她说她不喜欢我说话的声音。“

我忍住了想笑的冲动,因为肉棒说普通话的声音的确很不怎么好听……

“当然我追的小姐姐不止那一个,我还有很多……”

说着肉棒掏出了手机,

“你看这个,是法国的小姐姐,你看这个,是前几天在北京陪我撸猫的小姐姐,你看这个,是家里介绍的小姐姐……你看这个……是……”

我完全插不上话……结果肉棒自己说着说着开始伤感了……

“哎……这么多小姐姐……为啥没一个看得上我?有一个还说我没钱,你看我没钱?我没钱??!!”

说着说着又从伤感变成义愤填膺了。

这时候我注意到对面俩人的表情, Bob 一直想找机会和我说话,估计是想多聊一聊关于 Gal 和其他的内容,基尿则是对着笔记本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还在思念着他的喜茶。

Bob 刚准备和我说话,肉棒又拉着我开始说了。

“我其实不缺钱,我觉得我条件不错了,为什么小姐姐不肯找我呢?”
”我见得多了,在老家的时候什么人都见过,酒桌文化嘛,啥都有,什么人都有……”
“上次那个小姐姐……和我聊得也不少了,我都不用微信的,为了她我注册的微信…………”

Bob 每次想说话切入,但是肉棒总是在没完没了的说自己的小姐姐……

我尝试想让肉棒换个话题,但是发现他永远只有两个话题:写代码和小姐姐,不存在第三个选项。

说到写代码,他就开始吹逼,说到小姐姐,他就开始情绪不稳定……

总而言之,肉棒一直都很激动……

于是整个场景就很尴尬了,我和 Bob 想多交流,但是肉棒一直在拽着我没完没了的说话,基尿在一侧心不在焉的乱聊,估计还琢磨着什么时候回去排喜茶,而肉棒彻底进入了状态,像是一个喝醉了的人一样,对着我天马行空的说了起来,我也开始无聊的吐槽。

“你看我的 Blog,我自己写的,特别牛逼。”
“可是你 Blog 默认的背景颜色能闪瞎眼睛。”

“你看我司数据库,哪而小姐姐的资料我都能查到。”
“可是小姐姐还是不喜欢你。”

“你看这些爬虫,都是我自己写的,别人写的爬虫很容易崩溃,我写的就不崩溃。”
“扯,你最早写的爬我博客的爬虫就崩溃了。”

“为什么小姐姐不喜欢我呢?”
“她不是说了么她不喜欢你说话的声音。”

时间就这么在一种微妙的气氛里流逝了,最终我们决定找个地方吃饭,这次基尿选择了求助 APP,吃饭定在了一个距离这里不远的叫「無敵家」的日料店。

“一拉晒伊妈斯~”

不愧是日料店,一进门就被这牛逼的日语震惊了,于是很快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吃饭,肉棒则很快变得像少女一样,拿起手机说要给吃的饭拍照消毒。

DSC_0459.JPG

最终点了一些简单的菜,还有拉面。

IMG_20171006_193320.jpg

DSC_0460.JPG

IMG_20171006_192749.jpg

硬要说的话,我只能说这家所谓的日料店:菜不错,拉面不行。

去过日本的 Bob 给出了同样的观点,表示菜基本还凑合,只是拉面比起他在日本吃的,真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之后和 Bob 简单聊了一下最近玩儿的黄色游戏,还有 Bob 去日本的见闻,我是很羡慕能自己去日本参加 Comiket 的,或许下半年自己也会去一次,只是不知道以后结婚了可能就没这种机会了吧。

和 Bob 聊最近玩的游戏时我笑称,目前看来本月几乎所有游戏全部都有“地雷”倾向,女主角不是死了就是莫名其妙的恶意展开,唯一的正常的或许是 Parasol 的那个游戏,现在看还真是说对了。

Bob 则是说他玩儿了あなたに恋する恋愛ルセット,觉得后面的女性风格的故事写法有些无聊,还有花咲ワークスプリング!的 True End 似乎是一个“男主角谁都没选择”的 Bad End,其实这个我当时压根就没想……因为那游戏 True End 太短了,我都是当 After Story 随便看的。

正在我和 Bob 聊得有点起劲的时候,肉棒吃饱了开始了新一轮的吹逼。

开始畅谈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地球上所有的机构都不靠谱,必须要打大核战争,大家一起拣瓶盖,不少观点和 Bob 略有冲突,俩人开始了辩论,而肉棒本身就是爱较高下的人,也兴致盎然的辩了起来。

眼看俩人似乎情况不妙,别最后吵起来就不好了,瞄了一眼旁边的基尿,结果发现他在看手机,仔细一看,是 NGA 王者荣耀版块……

这货还在惦记打农药!

看着基尿已经不靠谱了,于是我就和肉棒说……

"哎呀这个话题说起来没完了,要不肉棒你还是说你的小姐姐吧。”

一听到“小姐姐”,肉棒立即就换了一个表情,那个表情里透露着一股子猥琐的气息。

我原本以为肉棒开始说自己和小姐姐们的爱恨情仇,结果他转变了模式,成了媒婆,开始追问 Bob 另外三个问题:

“你多大啦?”
“你咋不结婚啊?”
“你啥时候结婚啊?”

气氛更加紧张了。

我对着目前这个局面完全束手无策了……

…………………………

吃完饭之后,我和 Bob 还有肉棒离开,发现前去索要发票的基尿不见了……

我们三个人等了半天也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最后只能选择先行离开。

等我回到了住的地方刷了一下 SNS,终于在 Google+ 上找到了基尿的踪迹……

他回去排队买喜茶了。

选区_386.png

选区_387.png

而且还营造出一副自己被抛弃的可怜样子,无视我们在饭店门口等了他半天。

最后基尿大半夜在三里屯排了 40 分钟才喝到他梦寐以求的喜茶,而我在二环建国门住的地方通过手机看着他的兴奋样表示无可奈何。

记得吃饭散伙之前 Bob 还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猜是想邀请我去找他玩儿吧,毕竟今天没聊太多。

可惜明天就结束了,我的北京之行。

想到这里,就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DSC_0463.JPG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