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络上有那么一句俗话,叫做“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虽然这句话经常被一些我讨厌的家伙所引用,但是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

睡觉只是一个人休息的方式,准确说没有人可以明确的知道自己几点几分几时几刻几秒睡着的,因为它无法控制。在无法控制的睡眠中唤醒,自然就会睁开双眼。而装睡的人,并非真的想要睡觉,而只是想让别人认为自己在睡觉。

明明苏醒着,却要让别人认为自己在睡觉,是为了什么?很简单,只是为了视而不见,只是为了对苏醒后要面对的事情的逃避。

举个简单的例子,讨厌的家伙来找你,你不愿意去面对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也不想拒绝他,更不想和他说话……

你选择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朋友尝试叫醒你,而你原本就是苏醒状态,自然会控制自己不要做出苏醒的样子。。

screenshot.103.jpg

所谓“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其意义就在于此。装睡的人选择装睡,只是他原本就不愿意苏醒,你无法叫醒他。

ねこねこソフト的 15 周年纪念作品 すみれ (紫罗兰),则正是选择了这么一个“装睡”的主题,正如它的游戏 OP 名称 Sleeping Pretend 一样,这是一个关于三个女孩子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去装睡的故事。

游戏的展开从男主角毕业后当会社人开始,每天的工作让他没空再去当一个宅,选择去在忙碌的间隙上网消磨时光。在网络的虚拟社区里认识了三个女孩子,分别是 モエ,ピンク、多恵,这些也是游戏的三个故事的女主角。


真实的モエ在现实中是一个缺乏勇存在感的人,她学习虽然中等,但是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趴在桌子上装睡。

是的,装睡,她并没有睡着,只是在装睡,一边装睡,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事情。她也想要和周围的同学交流,但是她无法行动,只能无穷无尽的装睡。而网络上的モエ则是一个外向开朗的女孩,完全和现实中不同……

要说为什么造成了这种反差,理由是“不愿意被别人讨厌。”。

网络是虚无飘渺的,你换个马甲就获得了新生,而现实中你没有马甲可换。モエ在现实中放学不敢乘坐学校门口的巴士,因为怕遇到同学,怕和同学说话,担心自己一句话没说好就会被同学讨厌。课间不敢和同学说话,担心说错话被同学嘲笑,想要有朋友,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只能逃避逃避再逃避,无路可退就选择装睡。

モエ也有自己的虚荣心,期间有一段剧情,男主和モエ的本人成为了义兄妹,然后男主去学校接モエ放学,被误认为是モエ的男朋友,瞬间モエ成为了女生谈论的焦点。

对此モエ选择的不是解释,而是撒谎和默认,并且对于别人谈论自己的事情很开心。然而事情很快就暴露了,换来的更多的是对モエ的嘲笑。

这时候モエ受不了别人的流言蜚语,选择了爆发,与那些谈论自己的人彻底翻脸。

screenshot.31.jpg

之后的モエ发现自己莫名的变了,变得开始愿意和别人说话了,当然不是和那些谈论自己的人,是和那些不介意自己过去的人。

“虽然我得罪了一部分人,但是也得到了一部分人。“

之后的モエ拥有了朋友,也脱离了装睡的阴影。

人活于世,无法 100% 取悦所有人,想获得朋友,自然就需要和部分人为敌。


ピンク在现实中是一个高冷的女孩,她生长于单亲家庭,母亲对自己很好,只是从小就没有了父亲。

从小缺乏父爱的ピンク被人嘲笑,也没有什么朋友和自己玩,久而久之,她爱上了孤独。她开始讨厌那些其他的人,变得厌世愤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ピンク选择了逃避自己到网络上,每天上学应付一下,到了放学,找个没人的地方连上网络,在网络中找到各种各样的朋友,和他们一起玩乐。越是沉迷网络,对现实则越是讨厌。

screenshot.44.jpg

说实话愿意和ピンク交谈的人很多,但是ピンク都冷漠对应,视而不见,对于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来说,这也是一种”装睡”。

很快,ピンク发现自己周围除了母亲已经几乎没有朋友了,她认为自己没有朋友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和自己做朋友,有时候也想是否应该去主动和别人交谈,但是没有勇气。

男主发现ピンク的身份后,开始和ピンク频繁的接触,即使被ピンク讨厌,男主依然没有放弃。

这里的剧情我想应该不用多说,大多数自闭的女孩都是这样。犹如《只有神知道的世界》中的汐宫栞一样。

”栞你是想要守护图书馆呢?还是想要守护这个唯一可以容纳你的地方呢?没有勇气走出去的话……那就让我给你勇气吧!“

”ピンク你在游乐园的时候明明笑了呢……你明明会笑,为什么还要拒绝接受别人的好意呢?“

screenshot.352.jpg

”享受现实生活只需要迈出关键的一步,如果你没有勇气的话,那就让我牵着你的手一起前进吧。“

于是如此ピンク得到了拯救。

有时候只需要主动迈出一步,你的人生就会不同。


多恵应该是すみれ这个游戏的第一女主,因为她在前两个篇章都有登场,作为拯救者。

实际上多恵和男主的相识很早就开始了。

多恵是个大小姐,但是家庭并不怎么和睦,父母总是不合,于是某日,多恵生了慢性病住院了……很快,生病的多恵成为了父母停战的解药,俩人都开始围着自己转。

screenshot.359.jpg

儿时的多恵看到这一幕,想起了一个念头……她开始躺在病床上装睡……她固执的认为,只要自己病下去,父母就会受到惩罚,一直内心有个疙瘩。多恵应该是不怎么喜欢自己的父母,所以她坚持这么做,病房的护士都明白了多恵是在装睡,只是在多恵的请求下,并没有告诉她的父母,反正多恵家有钱,爱住多久住多久。

多恵的长时间昏迷让她的父亲深感绝望,某日他抱起多恵想要和她一起从楼上跳下去……因为女儿已经如此,他或者也没有意义。这时多恵是清醒的,只要她睁开眼,父亲就会停止做傻事,但是她没有。

screenshot.358.jpg

结果多恵的父亲放下了多恵,自己跳了下去。

失去了父亲的多恵依然还在装睡,而多恵的母亲也陷入了崩溃,多恵就这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病房里装睡……直到母亲也离开了自己。

一开始的多恵只是为了一个小事而装睡,然而随着自己装睡闹出的事儿越来越大,她也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开始装睡了,犹如习惯一样,默默的继续做着这些事情。

在小时候多恵装睡的时候,男主那时也住进了病房,和多恵相识,俩人一起玩,一起笑,一起乐,后来,男主出院了,而多恵还留在那里装睡。俩人留下过约定,男主会回来和多恵继续一起玩。但是在多恵的父亲死后,男主再也没回来过。

screenshot.362.jpg

多恵利用自己继承的资本开设公司弄了个在线游戏社区,并且用了一些手段把一些逃避社会,和自己一样装睡的家伙,拉入这个虚拟社会,给她们一个家。而自己虽然知道自己也是装睡者的一员,但还是走不出装睡的魔咒。

故事的最后,男主想起了自己和多恵的约定,前去找到了病房里真实的多恵,再次履行了承诺。而多恵此刻也得到了解脱……

装睡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而且装睡是陷阱,容易越陷越深。


すみれ这个游戏整体来说,从立意上是很棒的,这种描述着社会中各种各样逃避现实去“装睡”的人的主题真的是既深刻又沉重。并且在人物的塑造上也有自己的优点,虽然标题是一号女主的名字,但是很可惜最后真正的女主还是多恵。

虽然立意很棒,但是并不意味着すみれ是个好游戏,因为它打着猫猫社 15 周年纪念作品的旗号,所以在游戏内容里插入了太多存在“纪念“的内容,包括强行在游戏的虚拟社区里塞入老游戏的人物和 Neta,并且这些东西和すみれ本篇没有一毛钱关系,同时在すみれ本篇里还生硬的塞入了一大段老游戏的剧中剧,冗长且不知所云。

screenshot.26.jpg

而且这些 Neta 几乎全部存在于游戏的一开始,在すみれ篇结束后,整个游戏完全一副放弃了 Neta 和”纪念“的样子,完全的步入了剧情推进,并且推进的非常的生硬,三个篇章有种强行拼凑起来的感觉,并不完整,也不平稳。

游戏的立绘一点都不好看,画师就是終わりの世界とバースデイ的那位,赵本山脸。并且很脑残的是这画师似乎明知道自己画的不能撸,于是大肆的画各种露点和胖次,可无奈这只能让你觉得更 Low B,要知道清纯少女穿着连衣裙也是你农村大妈全裸有撸点,认为多画下半身就可以促进阿宅购买欲的制作方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总而言之すみれ在立意上来说是个不错的游戏,不如说很新颖也很深刻,对得起脚本师那曾经打下的口碑,但可惜的是在编排方式上过于差劲,配乐太烂,画风太烂,剧情支离破碎,我也是又跳又脑补又费劲理解才勉强把那乱七八糟的三个部分串联了起来,因为里面太多那种和贴片小广告一样的所谓”纪念“内容了,其实官方也在游戏的 omake 里吐槽说这游戏更像是一个 Fandisk,而不是单纯的独立游戏。

screenshot.364.jpg

其实回头想想,作为一个剧情党,すみれ还是给我一些反思和共鸣的,那种逃避社会,生怕别人讨厌,过度的孤独导致的”装睡“的现象,在我身上也有着很深刻的体验。网络上与现实中的巨大反差也存在于我的身上,见过我本人的家伙应该会认为我和网络上不是一个样子,很难放开到网络上的那种程度,而自己也逐渐开始适应了网络的交流方式,讨厌现实中的那一套。我想不仅仅是我,应该大多数网络新生代都会有这种困扰吧。

不知道何时自己才能走出”装睡“的阴影。但愿不要像游戏 OP Sleeping Pretend 所唱的那样:

君が笑って くれたなら
これで 本当に良かった
出も書き換えることは出来ない
後悔を抱いている
私は眠りにつ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