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这玩意的动机在这里

无他,我只是想练习一下如何“强行装逼”,仅此而已。


狭小的房间里,「仪式」 [1]正在进行。

燃烧的火焰焚烧着空气,散发着热量。

两个身影围绕着火焰,贪婪的目光正注视着火焰吞噬的「炎盂」[2]中的那些个「祭品」[3]。

"真是饥渴呢,小季季"

目光的对面,传来了另一个女性的声音。“小季季,你说这「Naa‘bei之仪」还有多久才能结束呢?我都等的快不耐烦了。我的身体已经对「这力量」[4]非常渴求了。”

“我怎么知道。”,季博文冷冷地说,随即瞄了一下对面的家伙,“你不是也很贪婪么,郭思贤。”

“哎呀,那你可真是不礼貌呢,居然直呼名字。” 郭思贤拿出自己的「魔箸」[5],缓缓的伸向「炎盂」中,随即用力一挥,之间「炎盂」里的「祭品」被快速的划出了一道巨大的伤痕,「炎盂」中放出了巨大的烟雾……

“是不是应该使用「那家伙」[6]了?” 季博文低沉的说。

「那家伙」?有点早吧。”

“有备无患,没有了「那家伙」的话「炎盂」估计不一定会成功。”

“可是「魔殿」[7]的家伙们说,要获得「那家伙」需要付出点代价。”

“什么代价?”

「灵媒」[8]” 郭思贤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哼……那是自然,世界上没有白来的东西。”季博文也笑了,“「灵媒」可不是什么容易获得的东西,他们要多少?”

郭思贤比了个一个手掌的手势。“这么多。”

“哼,「魔殿」的家伙们也是一帮贪婪之徒么。” 季博文用意料之中的口气说道,“也罢,在「那件事」[9]之后,我和「魔殿」的家伙们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相比是加上你的「血代」[10]的话,应该可以把「那家伙」拿来。只是………………”

“只是什么?”

“你确定要「那家伙」?而且,为什么你一定要从「魔殿」那群人手里拿?”

“呵……” 郭思贤开始了酣畅的笑声,那笑声越来愈大,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有点震耳欲聋,“来自「辛融」[11]的萃取,混有「种血」[12]的精华,「那家伙」的存在不可少。”

“哼,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催化剂」对你来说这么重要么。”季博文一脸不屑,他记得「那家伙」的名字,名为「斯柏汐」「催化剂」,经过「溪裂」[13]之后的半固体半液体的存在。

“那么,把你的「血代」拿来,我去趟「魔殿」” 季博文对着郭思贤伸出了手,接过了郭思贤递过来的「血代」,那是一张灌注有魔力的魔导物,不仅充当着存储魔力的作用,并且在「魔殿」里还有意想不到的魔力。

“早去早回!” 郭思贤手一挥,“我在这里继续守护着「仪式」。”

季博文苦笑一下,离开了这个房间……

听着季博文远去的脚步声,郭思贤盯着「炎盂」中的「祭品」,她的双眼开始散发着光芒。

她缓缓的移动「魔箸」,慢慢的靠近了「炎盂」

「炎盂」中,「祭品」们正在翻滚着,哀嚎着。

“那么……「盛宴」开始了……” 郭思贤露出了笑容。

狭小的房间里弥漫着「祭品」们的气息……


名词解释:

[1]「仪式」:
就是「Naa‘bei之仪」,是将「祭品」放置在「炎盂」中,以火焰,空气,水三元素驱动,将祭品提炼后的精华用以获取巨大能量的仪式。

[2]「炎盂」:
仪式中盛装「祭品」的存在,大多数以金属铸成,由仪式的主持者进行控制,大多数以能“快速吸取火焰、空气、水三元素力量”的构造去设计。

[3]「祭品」
在「魔炎之仪」中进行牺牲的祭品,以各类物种的尸体为主,仪式的操作者通过献祭这些牺牲者,为自身获取力量。

[4]「这力量」
「魔炎之仪」中献祭「祭品」后获得的力量,可以为仪式的操作者所用来延长寿命,增加体能,以及各种其他力量。

[5]「魔箸」
仪式操作者的操控魔器,以避免直接和「炎盂」中的「祭品」接触。

[6]「那家伙」
即为后面所说的「斯柏汐」,是「仪式」里的一种「催化剂」,起源于美洲,在哥伦布大交换之后,开始遍布全球,可作食用和药用。

[7]「魔殿」
可通过「灵媒」获得各种魔导器的魔法公房,遍布世界各个角落。

[8]「灵媒」
以出售自己或他人的灵魂为代价换来的一种魔法媒介,自身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可用来作为附加媒介命令其他人去做事,具有很高的价值,没有「灵媒」的人在生活上是艰难的。

[9]「那件事」
季博文曾因没有「血代」而在「魔殿」遭到驱逐,后在郭思贤的帮助下再次获得了进入「魔殿」的权限。

[10]「血代」
「魔殿」的一种身份象征,拥有「血代」的人在「魔殿」拥有较高的地位。

[11]「辛融」
「斯柏汐」的精华,魔力密度是「斯柏汐」的好几千倍,效用也拔群。

[12]「种血」
来自生物尸体的一种精华,有色液体,具有巨大的能量。

[13]「溪裂」
将「辛融」与「种血」进行魔力融合的一种制造过程。


-

-

-

-

-

-

-

-

-

-

-

-

-

选区_455.png

那么接下来是正常版:

出租屋里,JB文和火锅妹在煮火锅,JB文盯着沸腾的火锅里咽了下口水。

“你咋这么馋呢JB文?”火锅妹开口了,“快TM看看啥时候能煮熟,老娘饿死了。”

“我咋知道。”JB文回答,“你不也是饿得俩眼发绿么!”

火锅妹拿起筷子在火锅里搅了一下,发现还是没熟。

“咱是不是忘买火锅蘸料了?”

“都还没煮熟呢蘸料个屁啊!”

“要么我去买点吧。”

“去楼下那个超市啊,买个辣椒味儿的吧,问题是你有那啥么?”

“啥?”

“钱啊”

“哦,有有有。” JB文摸了摸裤兜,“楼下那超市我不熟,那里辣椒味儿的火锅蘸料多少钱?“

火锅妹比了个手势。

“50啊?这么贵啊……算了,上次和他们吵过一次架之后估计加上你的会员卡应该没问题。问题是为啥你非要买辣椒味儿的?“

”无辣不欢,你懂个屁。” 火锅妹一脸鄙夷。

“算了,辣椒味儿的火锅蘸料说白了不就是辣椒酱么……买就买,会员卡拿来!”

火锅妹甩出去了一张红色的会员卡,JB文接过。

“早去早回啊!”

JB文头也不回,直接走出去了。

火锅妹听到JB文走远了,拿起了筷子,掀开了火锅盖儿。

“傻逼JB文,出去买酱去吧,老娘先开动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