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生活什么的真是太垃圾了,还是有爱的二次元比较好。”

这句话我想大部分人都不止一次听到,不过现在想必应该很多人和我一样意识到了一点,即使是被称作有爱的二次元,真的就有爱吗?

当然什么是爱这一点每个人都各有定论,至少,爱这个字不包含恶意,至少在主观上是如此。

现实中我们经常带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强装微笑,应酬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面孔,故作积极,逼迫着做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我们为自己的虚伪而拖累,认为这样并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直到我们遇到了所谓有爱的二次元,我们可以摘下面具,袒露心声,再也没有什么虚伪和面具了,我可以真诚的面对每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了!这才是真正的乌托邦!每个人都是真实的,太美妙了!

等等……少年,每个人都真实的话,那就是美妙的吗?


你来到二次元圈子,兴奋的认识到每个与你爱好相同或者相近的好友,你迫不及待的阐述自己的爱好,你得到了同志们的欢迎,但是很快你会发现在已经形成的圈子里你很难融入进去,在现实中不善言辞的你无法主动和别人沟通,你忐忑的去回复别人的每句话,终于开始有了和别人交流的机会,你为了更好的交流开始主动的展示自己,比如今天又看了什么新番,推了什么游戏,做了什么事情,买了什么东西,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主动回复你。

”哇,用mac的菊苣!“
”哇,用linux的菊苣!“
”哇,用win8的菊苣!“
”哇,买200块以上耳机的土豪!”
“哇,懂日语的菊苣!”

这样的赞美对你来说感觉有些异样,但是毕竟都是有共同爱好的人,调侃而已,没有恶意。

等等……少年,真的没有恶意吗?

你越来越多的发现自己哪怕买一个50块钱的东西也会被称为土豪,哪怕用win7的记事本写个QQ空间也会被称作菊苣,在身边充斥着“菊苣”和“土豪”的两个声音,哪怕你闭上眼也会满脑子都是“菊苣”和“土豪”。很快你就有了自己的名号,当然不是XX壕就是XX少。而在声音的另一面,你发现那些称你为菊苣和土豪的人往往更像是他们口中描述的”菊苣“和”土豪“,仿佛好象是只有先发制人的把帽子扣给别人,才能力求自保一样。

写作”土豪“,读作:“切,不就是一个吃爹的富二代吗?”
写作”菊苣“,读作:”切,不就是一个天生脑子好点的聪明B吗?“

你应该可以想象得到,在屏幕的另一边,一个人指着你的ID大笑:”这个傻逼,自以为自己用个XX就了不起了,买个XX就牛逼上天了,不就是一个有钱的傻逼吗,呵呵。” 然后在你的信息里回复了一句”弱逼给菊苣跪了“。

”菊苣“和”土豪“的声音现在是如此刺耳,在你的耳边荡漾。而在“菊苣”和“土豪”之外,不一样的械斗也无处不在。

有爱的二次元是没有面具的,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犹如欲望释放一般,激烈的火花四处迸溅。

因为喜欢的人物不一样,因为喜欢的软件不一样,因为对事物的观点不一样,当毒舌遇到中二,当干柴遇到烈火,两者立即进入战斗模式,二次元之间的战斗比三次元复杂多了,因为用嘴炮和键盘是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思想的,当然从另一层面来看也简单多了,通过屏蔽断绝关系,而后各自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相互骂对方傻X,再出现一些骑墙党两边附和,事情基本也就这么结束了。

为了不引发战火,你小心翼翼的在这个所谓有爱的二次元生存着……

“太过于绝对的话不能说!” 因为会有反对者的毒舌来对你口无遮拦。
“太有争议的内容不能说!” 因为会有接受不了的人肆无忌惮的表达对你的反感。
“新买了什么东西不能说。“ 因为会有人出来说你是该死的土豪。
”搞了什么有成就感的事儿不能说。“ 因为会有人出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菊苣。

于是你只能避开雷区,用迎合的口气来说着自己的每一句话,时不时卖弄一下下限和节操吸引一下别人的点击。

等等……少年,这不能说那不能说,还得卖节操,简直就像是现实版《人间失格》嘛……话说你这和所谓的“三次元”和“现实”有什么不同?

是啊,有什么不同?
现实中每个人之间的微笑是如此生硬,你不知道他在微笑的面具下想些什么。
二次元中每个人都带着洋溢的微笑,但是那字符间的微笑中很可能带着恶意,下一秒或许就会变成狞笑。

“人类为什么总是要相互争斗呢?”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记不起在多少动漫和影视作品中看到过了,然而却没有正确答案。

P.S:此文首先是写给我一个认识不算久的存在感薄弱的朋友,他因为无法忍受文中描述的一些原因,从G+中自杀离开。他今天和我聊了很多,我很感谢他对我居然有如此大的信任,对他的离开表示遗憾,希望他能在新浪微博那边过得好一些吧(大概)

P.S2:其实文中也有我个人的一些感想,虽然我已经自诩看破了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并发誓不去在意这些。看来能写出这么多,我还是不够成熟呢……

P.S3:今后我不会再用X少,菊苣,土豪等字眼,并对因我这些话语而感觉不适的朋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