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2015年9月

在 Ubuntu Linux 14.04 下启用触摸板手掌检测

首先,我先说结果,这一系列折腾基本属于然并卵,蛋疼可以试试。

阅读全文...

老兵

今年阅兵的时候有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为什么今年抗日胜利阅兵要这么隆重?因为到下个十年的时候,老兵们都不在了。”

这句话让我有点泪目,因为我的爷爷就是抗日老兵,他只过了 60 周年,他已经不在了。

阅读全文...

我买了一箱 Linux 吉祥物

长久以来,我一直想买个有个性的玩意放在我的桌面上,除了手办,我想要的更多的是能代表 Linux 的一些东西,譬如那个很胖的企鹅。

我原本以为这玩意应该很好找,结果出乎我意料,淘宝上居然没有!

于是我放眼世界,发现世界上也很难发现出售这玩意的玩具的,更别提手办了,曾几何时我都想买个腾讯的企鹅心理安慰这是 Linux 的 Tux 了。直到这个时候,我发现了 Amazon US 上有一家玩具商店在卖 Tux 的玩偶,虽然不大,但是的确可以放在桌面上,包括挂饰,桌面装饰,还有钥匙链三个。

DSC00116.JPG

阅读全文...

听不来高雅:Marshall Mode

“你……喜欢音乐?”

当我又一次把自己唯一能拿出来说的爱好告诉不知道应该是第几个的相亲女的时候,终于有那么一位给我了一个稍微正面点的回应,而不是以往的“哦”。

“是,非常喜欢。”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脑子里满是黄油里的对话“はい、大好きです。”

阅读全文...

Oracle 自拍……底座?

前一阵我去参加了本地的一个 Oracle 的“高端峰会”,当然这是加了引号的。

说是高端峰会无非就是针对现阶段的 Oracle 产品在医疗信息化中的发展做广告而已,演讲的工程师很辛苦,已经尽可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下面这群完全不了解数据库的大腹便便的“管事儿”的家伙们普及了什么是“云服务”,什么是“IaaS”,什么是“PaaS”,什么又是“SaaS”等等,并且反复声称,未来是云服务的时代,如果将数据存储到云端,购买云服务将会是多么多么划算的一笔生意,比起自己维护数据心惊肉跳来的便利的多。

然而没什么卵用。

阅读全文...

13 单兵自热军粮

最近我穷死了,于是只能吃一点凑合填饱肚子的东西了。

比如军粮什么的……

阅读全文...

漂亮的就不是实力派

很早之前我压根不知道罗永浩是谁,我不少同学却对他很着迷。

他们纷纷认为罗永浩很牛逼,我也跟着看了他的理想主义创业历史之类演讲,觉得这人的确牛逼,至少不是唯利是图那种,有这一点就足够可贵了。

后来他要做手机,于是每天在网上吹逼,我看着很不爽,但是我似乎从他的话里看出了一些道道。

这家伙无非是想要营销和眼球,只是他选择了一个比较 Low 的道路而已。我很早的时候写过这些

对于锤子 T1 我是有那么点跃跃欲试的,但是无奈,我很讨厌实体按键,所以没下手。

这次的坚果,想了想……觉得大不了可以换掉之前的魅蓝 Note ,也就下手了。

DSC00088.JPG

阅读全文...

飞傲 X5K

很久之前我是不喜欢国砖的,因为它太难看了,并且续航不行。

后来国转的续航好歹提升了一点,至少达到了二位数,但是它还是很丑。

于是到了现在,国砖终于有样子不是特别难看并且续航还凑合的了,但无奈,软件体验上的差距的确是硬伤。

这是本质上的差距,在世界级的随身播放器操控体验上各种舒适的时候,我们的国砖在“搜歌”这一基本功能上的制作还大幅度落后对方,无奈只能拿出“我们音质好”这一条件出来聊以自慰,可无奈愿意放弃操控的发烧友毕竟是少数,长时间在小圈子里的自我麻痹只能让人更加止步不前。

不过好在终于有厂商愿意突破了,那就是飞傲。

DSC00102.JPG

阅读全文...

少女アクティビティ

先说个真事儿,有点长。

阅读全文...

Nexus 6 背贴

“每一个智能手机在设计的时候,都有着不错的手感,直到它被套上一个壳子。”

我领悟到这句话也是在最近,前一阵我之前 Nexus 6 用的那个带有挂绳孔的保护壳挂掉了,应该是裂了,于是我只能去掉它,结果当我拿着裸体的 Nexus 6 的时候,我反而有点赞叹。

“原来这玩意这么薄?”

是的,手机原本的手感是很不错的,错就错在我套了个壳子在外面。

于是我想裸奔,可是总觉得这么裸奔有点不甘心,在这时我发现,还有着背贴这种东西。

选区_889.png

网络上盛传 Moto X 和 Moto X pro 的竹制后盖就是个背贴,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手里的 Nexus 6 也就是国行 Moto X Pro 也是可以买到木纹乃至竹纹的背贴的。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