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黄油 下的文章

让人捉鸡啊,真的。

虽然我不是一个 NTR 爱好者,也无法理解 NTR 爱好者的那种心态,但是不管怎么说日本黄油里还是有很多 NTR 题材的。

所谓 NTR 题材并非现在小学生说的那种“你喜欢的妹子不喜欢你而是喜欢其他人”这么简单的程度,而是“寝取る”的意思,意思也很简单,就是你的老婆,或者妻子,或者爱人,或者女朋友,被另一个人给睡了的意思。。

简单说就是你被绿了,就算你常年逛 S1,ACFUN,绿化街,雷霆崖 NGA,我也没见到过有人发现自己被绿了会觉得很高兴的,所以不是很容易理解 NTR 爱好者的心态。

但是尽管如此 NTR 类型游戏还是层出不穷,很多会社都会出这种游戏,有的甚至会专门建立一个品牌专门出 NTR 游戏,来追求一种品牌的专业性。

譬如这个名为《放課後に乱れる姉教師と隣の部屋で喘ぐ妹 ~恋人になった女の子が、知り合いの嫌な男に寝取られる~ 》的游戏就声称自己是一个标准的 NTR 游戏。

screenshot.77.jpg

阅读全文...

あなたに出会えた喜び抱きしめて...

Corona Blossom 第三卷终于发售了,这也意味着继第一卷第二卷之后,这个强行分割成三部分的游戏终于迎来了结局。

其实回头看看,三卷的内容分布的还是很有规律的,第一卷是アルネ来地球,第二卷是反派现身,最后一卷那就是最终决战了(大概)。

第一卷是男主与天上掉下来的一块金属相遇,金属是来自外太空,碰到男主变成了一个小萝莉,男主起名叫アルネ(R-Ne),之后出现了一波自称宇宙海贼的家伙,说アルネ是她们先盯上的猎物,要求交出来。

第二卷就是男主通过和宇宙海贼交朋友发现她们也并非那么坏,宇宙海贼也渐渐的开始放弃アルネ了,也和男主成了朋友,结果最后男主的姐姐突然跳反,说自己是科学家,アルネ这个外星人可以拿来做研究。

第三卷就是反派,也就是男主的かなで姐姐想要拿外星人アルネ送去做实验,并且告诉男主,有了アルネ的外星力量,人类可以克服很多的疑难疾病,牺牲一个外星小萝莉,就可以拯救整个人类,并且希望男主加入自己。男主拒绝,接着就是和宇宙海贼联手,一边抵抗かなで姐姐,一边做火箭,选择把アルネ送回故乡。

screenshot.160.jpg

最后的结局就是アルネ回到了故乡,男主也在小镇里结婚生子,时不时会回想起那年与アルネ相遇的夏天。

阅读全文...

尿崩过山车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自认彪悍的人,我人生第一次乘坐过山车是 4 年前。

单位组织免费去郑州一个叫「方特」的地方玩儿,所以在那里,我人生第一次乘坐了过山车。

感觉……说不上来,总而言之让我的前列腺很不舒服。

阅读全文...

Corona Blossom Vol.2 The Truth From Beyond

就在 Corona Blossom 结束不久,第二卷也被宣布了。其实这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毕竟这个系列从一开始宣布的就是三卷。

有趣的是 Corona Blossom 在日本上市是在 Steam 上市一个月之后,也就是说,Steam 要比日本早一个月玩到,包括这个第二卷,人家预定是 11 月上市的 Galgame,提前在 Steam 登陆了,不得不说还是很够意思的。

Corona Blossom 这个游戏第一卷在批评空间被日本人评价不算高,大部分说故事没展开,日常没意思,拆开卖无节操,等等等等。想想也是啊,现在的日本黄色游戏你不来个深仇大恨的巫女啊,不来个什么复国偶像啊,不来个什么可以艹的妖刀啊,不来个什么可以艹的火车模组啊,谁特么屌你啊对不对?常规展开早特么厌倦了,什么天上掉下一块金属石头 Duang 的一下变成一个猫耳萌妹子之类的,轻小说 10 年前都用过了好吗?都是套路啊!

screenshot.299.jpg

阅读全文...

骚娘们遇到大色狼

我曾经想过一个脑洞。

内容是关于梦境的,有一些类似「私家侦探」一样的职业的人,专门进入人的梦境,会在别人的梦境里展开冒险,最终是在梦境里改变那个人对于一些事物的看法,最后自然是拿钱办事。

听起来这个脑洞很像「盗梦空间」(inception),但是我还是有点不同的想法,我觉得既然是作为类似「侦探」或者「猎人」的身份进入“别人的梦境”,那么梦境里的设定和环境都是和梦境的主人有关的,作为「潜入者」应该有快速适应环境,并且利用“梦境主人中的一些合理设定”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一些有利条件去完成任务。

好比一个喜欢玩网游的瘾君子,你进入他的梦境很可能会被分配到类似游戏的世界中去,你就需要快速适应梦境主人对于你在梦境中角色的设定,同时还要伪装自己,使自己在别人的梦境里不要显现的那么突兀。这就需要实现对梦境主人有些了解,知道他的喜好,性格,甚至是内心,不然盲目进入别人的地盘,肯定会失败,甚至会丢掉再次醒来的机会什么的……

我一度觉得这个设定很酷,还写过一个拙劣的短篇脑洞文,如果你愿意找的话你可以在我这个博客找到它,虽然现在让我去看就会发现问题真多,我都不好意思多看一眼。不过我倒是现在有把那个设定拿出来重新翻新写一篇脑洞文的打算,看最近是不是有时间和灵感吧。

阅读全文...

Corona Blossom

Frontwing 在公布 Corona Blossom 项目的时候首先发布的地方是它们会社的英文 Facebook,它们很自豪的说这个项目还未对日本本土公开,优先告诉海外人士,同时宣布有英文版,还强调不要担心英文翻译质量:“我们会社里有鬼佬,英文版不会蹩脚。”

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消息公开,ななかまい原画,七央結日脚本,然后又是那么几个合作的配乐和企划,基本大概也就知道这个游戏的走向就是类似之前ゆきこいめると的样子了,不过那时候我还纳闷,这 Frontwing 怎么紧着鬼佬先公布新游戏,直到后来说要分三卷卖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screenshot.268.jpg

“娘的这是看到艹猫赚爽了自己也要登陆 Steam 捞一笔了。”

阅读全文...

高端任性

4 月动画里有个奇葩新番,叫做《ワガママハイスペック》,中文名怎么翻译的来着,好像叫“任性 High-Spec",这片内容极少,长度极短,看起来极为莫名其妙。

然而其实这是一个黄油改,动画开播的时候,游戏还特么没上市,所以说这特么应该是这个游戏的宣传广告片而已,泡面不泡面什么的也无所谓了。

归根结底,这玩意怎么样,还是得看游戏如何。

前一阵看到有人说 DOOM 是走的复古路线,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 DOOM 只是回归了游戏的本质,算不上什么复古,游戏本身就应该如同 DOOM 那样。

screenshot.229.jpg

说到复古,我想ワガママハイスペック更像是一种复古,对于エロゲー的一种复古。

阅读全文...

サクラノ詩 - 桜の森の上を舞う

虽然很俗,我也觉得不应该这么写,但是在说游戏之前还是谈点以前的事情吧,毕竟只有结合人生经历,才会对游戏内容有更深刻的感受。

就从眼神说起……

说来我这辈子无法忘记的女性的眼神,小学某女同学的眼神可以算得上是一个。

小学时候的我是优等生,特别优等的那种,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优等生,我只是觉得上课的那些东西理所应当就应该是学会的,体育课长跑什么的理所应当就应该是跑那么快的,说话演讲什么的理所应当就是那样的。

我无法理解,也无法了解,这些对于我来说“理所应当”的东西,对于其他人来说做到是多么的困难。

虽然我没有把别人当作敌人,但是总有些人愿意把我当作挑战对象。

在某次期末考试之后,一个女孩蹦了出来,用坚毅的眼神对我说:

“你记着,下次考试,我一定考第一,超过你。”

话音落下,女孩扭头跑了。

于是在下一次期末考试的时候,女孩果然成为了第一,而我因为数学错了一道题成为了第二。其实对于这个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很快,下一次考试中我又一次成为了第一,而那个女孩依然用那种非常坚毅……甚至带着一点怨恨的眼神看着我。

“为什么她看我像敌人一样?”我无法理解,然而当我理解这种感受的时候,已经是多年以后了,而对于这种感受的共鸣,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愈发的深刻和明显……

阅读全文...

看脸的世界

世界上最痛恨美颜软件的应该只有两类人:

一类是约炮的,
一类是相亲的。

话说到这里我倒是发现一个问题,同样是“网聊” - “见面” - “发展“ 的套路,相亲和约炮有那么点异曲同工,但只是约炮的效率比起相亲高的多,而且后遗症也小得多。

所以作为一个处男,有时候我觉得我还不如去约炮算了……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