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经验 下的文章

手机壳清理心得

今天天气不错,就和段爷的屁股一样光亮,所以我决定把手头的那些手机壳清理一下。

手头的手机壳大体分为三类,一个就是液态硅胶的,另一个就是犀牛盾 RhinoShield 尼龙塑料材质的,另一个就是 Nomad 之类的皮革,噢对了,最后还有 Google 官方的 Farbic 的布料。

每个的清洗方式其实也不一样,但是我们也可以一锅洗完。

photo_2020-03-15_00-14-03.jpg

阅读全文...

给 Android 刷机遇到的一个坑

最近不是 Pixel 3 XL 都已经推送 3 月更新了嘛,还说 3 月更新里有了新的 Feature Drop。

然而我的手机还是他娘的 1 月版本啊,传说中的 Drop 还没来啊,我很着急啊。

等来等去,发现这东西就和段爷一样,不靠谱,所以我决定自己手动刷了。

按照之前的套路,你只需要下载官方的 Factory Image,然后刷最后一步的时候,不要加上“ -W",接着用 Magisk Patch 掉 Boot.img,刷回就可以了。

然而我发现他妈的堂堂 Fedora 31,居然是 2008 年的 Fastboot 版本,去别的地方下载新版居然也不能用,果然红帽子傻逼是肯定的。

然后我决定用 Windows 来刷,一开始挺顺利,结果到了最后一步,一个奇怪的问题出现了:

photo_2020-03-04_11-47-36.jpg

阅读全文...

我从《魔兽世界》里学到的……

第一次玩《魔兽世界》应该是 2005 年公测,兴奋的找到同学,跑到网吧,建了一个亡灵法师,在丧钟镇附近游荡,后来那个号也就停留在了 10 级,我唯一的印象是看到了天上飞翔的飞艇,然而却不知道怎么上去。

后来再次玩《魔兽世界》则是大学,2006 年,被舍友拉着玩儿的,建了一个牛头人萨满,在贫瘠之地游荡,到现在为止那个号我还是可以登陆上去的,只是那个萨满停留在了 23 级,记得上面最后的任务似乎应该是萨满的职业任务,火图腾的,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之后玩《魔兽世界》就是认真玩了 2007 年,趁着《燃烧的远征》前夕开启,投奔了联盟阵营,玩的最多的是德鲁伊,后来玩过术士,法师,战士,牧师,萨满,猎人,盗贼,圣骑,以及死亡骑士,期间有过沉迷,有过 AFK,断断续续到了去年的《熊猫人之谜》,而到了现在,彻底没了什么兴趣再继续了,可能也会上去看看,也不过只是上去看看的程度了。

现在回想看来,《魔兽世界》几乎让我大学荒废了一半的时间,如果有那一半的时间你拿来让我敲代码或者学英文/日文,我估计混的都比现在好,我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我没有玩《魔兽世界》,我现在应该会是什么样子……其实在接触《魔兽世界》之前我电脑都已经全部格式化成 Linux 了,并且讨厌玩游戏了……之后因为玩这个又把 Linux 删了……

不过想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一是人生不会从重来,二是……玩了这么多年《魔兽世界》,真的没有什么收获吗?

仔细想了想,说没有收获真是假的,不如说收获很多……可能与人生技能无关,更多的是人生经验吧,毕竟《魔兽世界》里,也是一个小社会罢了。

阅读全文...

Galgame 向不靠谱日语懒人学习心得

在我收到那封写有“おめでとう,你可以去考 N3 了”的蹭听课程结束告知邮件之后无聊的去网上搜了几个日语 N3 的考试原题没一会就被艹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学的日语果然已经搞错了。

傻逼的我决定去继续玩 Galgame ,不过想想自己学了一段日子的日语,虽然考试没戏,但是玩 Gal 好像倒是越来越顺了,Youtube 的日语主播的那些视频看起来难度似乎也越来越小,歌曲歌词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动画最近没怎么看,发现有几个片只是看日文字幕也不耽误理解。

所以我虽然学偏了但是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嘛,你说是不是?

既然有价值,我姑且还是总结下心得吧,没准有和我一样不勤奋爱偷懒的人呢。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