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新年 下的文章

关于“非典”和新年的记忆

关于“非典”我有着清晰和模糊的各种记忆。

我记得那是一个初夏,随着电视里“凤凰卫视”的全天候播报,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带起了口罩。

我也戴了,不过没戴多久。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北京“非典”很严重,有一个叫“小汤山”的临时医院建立了起来,CCTV 拍了各种各样的“非典”宣传片,郑州附近的医院都开始有疑似病例等等等……

我也知道香港的“非典”同样很严重,因为那时候我经常会去下载一个叫做 R-LF2 的游戏,也就是《小朋友齐打交2》的非官方强化版,这个网站的官网很丧心病狂的是用 Flash 开发的,开发者在自己的个人页面留下了一张自拍,他带着口罩,标题叫做“非典时期的日子”。

“非典”有多可怕呢,其实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得了这个病,有可能会死,但是也不一定会死,它不是绝症,但传染能力很强……

当时我是初中,还面临着中招考试,我只是记得口罩最盛行的时期是 5 月份,在中招考试之后,“非典”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我对于“非典”这种模糊的印象,就好似我对于农历新年一样。

阅读全文...

去你妈的 2019

到了这个时候,我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傻逼的 2019 终于结束了!

photo_2019-12-31_20-29-42.jpg

阅读全文...

回顾 2018

2018 年应该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年。

在今年,我换掉了用了一年半的 Sony Xperia Z Premium 手机,开始回到了 Google Pixel 3 XL 的亲儿子道路。我购买了两个树莓派,一个用来在单位当作跳板服务器,一个在家使用当作 DNS 服务器,到目前来说运转良好。我参与了 Pinebook 的众筹,拿到了这个小玩具,虽然还不是特别熟悉,但是也折腾了一下。在未来应该有更多的折腾空间。

在今年,我把自己的笔记本升级到了 Ubuntu 18.04 LTS,但依然保持使用 Unity 桌面环境,我给自己的 ThinkPad X1 Carbon 更换了电池,并且调整了电池损耗,虽然现在损耗又特么提高了。

在今年,我玩了 40 个 Galgame,读了 10 本书,买了不知道多少张 CD,已经把自己的书架放满了,希望明年能在新的住处能有一个新的书架。

在今年,我开始更多的学习做饭,尤其是在炒饭和炒饼方面有了很大突破,现在已经可以搞定在 10 分钟内完成早餐与午餐,做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明年希望能开始制作自己的面包,不再局限于这些简单的菜品。

在今年,我出去进行了几次旅行,参加了读书会,去了云台山,陪外甥去了游乐园去了山沟,还参加了植树造林,已经渐渐的开始爱上了远足。

在今年,我成为了已婚人士,赶在 30 岁的尾巴结了婚。婚后和婚前的生活差距有一些,但是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大。或许是之前玩的妹控游戏太多让我受到了报应,夫人是一个“Galgame 里特别闹腾的妹系角色”,姑且算是我求仁得仁吧,就是经常要照顾。

在今年,我写了 256 篇博客,收到了约 200 条评论。我完成了对博客页面的 17 处修改和优化,上线了博客的 KMS 激活服务,还有 Fubuki 肉便器服务,自己搭建了批评空间的反向代理镜像,还有私有网盘,抽空复习了 Flask 与学习了 Flutter,为了明年而努力。

在今年,我继续保持运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收到打赏累计 50 元,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今年就这样吧,明年我还会有新的计划,新的阅读,新的创作,新的旅行,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共勉。

大家新年快乐!

photo_2018-12-31_22-05-06.jpg

阅读全文...

新年第一个月

2018 年不知不觉就这么来了。

新的一年难免有新的想法,然后新的想法难免会带来新的问题。
遇到新的问题,难免会产生新的情绪,有了新的情绪,难免会进行新的退缩。

要说一月有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开始做便当了吧。想想看真的很方便,而且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都是晚上准备好材料,早上做早餐的时候直接一起做了就行了。

另一个就是一月份就要开始考虑下半年或者夏天的一些事情了,总觉得很烦躁。

一月份还公布了那个博客问答视频,我保留了一周,想看的应该都看了吧,一周都没看过博客的估计也不会急着看了吧?

想了想本月真的是荒废啊,我都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二月是春节,在休息的时候希望调整一下,好好让人生回到正轨吧。

阅读全文...

2018 不会对你更好一点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正能量鸡汤,无外乎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希望自己获得好运气。

对于日期的更迭,这样的好运气的祝福更加普遍。

人们总是觉得每到一个新的起点,抛弃过去的自己,用崭新的面貌来迎接未来,就会有新的开始。

然而什么才算新的起点呢?新的一年?新的一月?新的一周?新的一天?

阅读全文...

「春节」与「快乐」

又到了中国人的新年了,也就是农历春节,每个人都会按照惯例,问候对方“新年好”,“春节快乐”之类的话语。

有些是手打的,有些是复制粘贴的,一开始我其实挺讨厌复制粘贴群发祝福的家伙的,直到后来我发现一个道理:对方愿意复制粘贴发给你,已经算心里有你了,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感激。

所以我也在受到对方的祝福之后会恭恭敬敬的回复一个“谢谢”。

这是真心的,愿意给我发祝福我已经很感谢了。要知道我微信好友那么多,每年给我发祝福的加起来也才十来个。

看着到处都是“春节快乐”和“新年快乐”的话语,有时候我会想起小时候看央视的某个节目上采访的一个女孩说的话。

阅读全文...

仿佛和去年一样

从前年开始,我发现自己距离 30 岁越来越近的时候。

我特么就开始讨厌跨年了,越来越他妈讨厌了。

当然小时候我还是个傻逼,我总觉得自己长大了就会变得牛逼: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