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lum

“我们的杂志需要的是有价值的内容,你找的那些江湖传说有什么用?”
社长的话犹言在耳,晓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作为一个职场新人,挨骂是常有的事情……
“我上午7点30到8点有时间,可以接受你的采访。”
昨天预约了下一个采访,社长说了这是最后的机会……
看了一下表,早上7点钟,看来还有30分钟的时间赶到那里,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又一次想起社长的咆哮……晓乐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她是新人呢,这不禁让她回想起找工作的那段日子。
………………
“酒店管理专业吗…………” 对面一个戴眼镜的中年胖子用粗短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你平时写东西吗?我们的工作需要有写作功底……”
“写……写……”,晓乐急忙说,“我大学参加过文学社,也自己写过小说。”
这是晓乐第一次参加工作面试……毫无经验,她只是期待自己能被对方肯定,而不是被对方泼一盆冷水。
“唔…………“ 中年胖子开始思考的样子。
晓乐有些慌了……毕竟刚才的话夸大成分不小……文学社她只是报过名,小说什么的……不知道自己在博客上随便写点少女恋爱的幻想……如果那也算小说的话……
”好吧,明天开始上班。” 中年胖子,哦不,应该说是社长,思考了一阵居然选择了同意。
“谢谢!” 晓乐来了一个近乎90度的鞠躬。
“别急着谢谢。” 社长从座位上站起来……“试用期3个月,期间工作减半,上班时间请去看杂志社走廊张贴的日程表。”
“欢迎你加入我们。” 社长伸出了他肥胖的手。
一次握手,代表卖身契的签订。
……………………
93路公交车还没有来……寒冬的郊外显得非常的寒冷。
晓乐今天要去拜访一个神秘的人。
一个据说拥有特殊能力的人,说实话这就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拜访各种各样奇怪的家伙,然后采访他们,获得一些信息,整理成文章,发表到杂志上……
晓乐是在上班第一天之后才知道自己应聘的杂志社是一个软科幻刊物的编辑部。
软科幻……按照社长的解释……简单说就是四处收集奇闻奇事,采访奇人奇物……
这个世界上奇怪的人很多,但是他们不会全部涌现在你面前。对于晓乐来说,素材的收集是一个难题。
“我们是一个专注原创的杂志社,所以不能像其他刊物一样随便点点鼠标就行了,要对读者负责!”
于是晓乐就开始了四处奔波,无论是微博,新闻,还是道听途说,她都不能放过,没准哪个就是一个奇人异事呢?
………………
93路公交车终于来了……冬天的早晨伴随着茫茫大雾,一个巨大的黑影带着一双明亮的车灯缓缓驶来……
晓乐要去的是一个非常偏僻的郊区……说是郊区,实际上称为城市新区更为合适。
每个城市都有老龄化的时候,于是开放新区的建设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各种各样新区的售楼消息见诸报端,新区看起来是那么的清爽,那么的美好,可惜,就是没人……
果然人类还是群居动物……
”看起来今天采访的人一定是一个奇人了……“,晓乐这么想是有道理的……奇人都是独行侠,不喜欢群居,也许他们更喜欢新区荒野一样的环境。
遭受了太多挫折,晓乐期待着这次的材料能够让社长满意。
“我们是科学类杂志!我们不需要不科学的东西!”,这是社长对于晓乐前几次采访结果的评价。
哦不,准确说是咆哮……
晓乐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去找奇人奇事……结果找到的都是山中半仙会算命的,能吃土的,从小不怕电的,心算如神的……就好像那些午夜档的地方民生新闻一样……
不过晓乐也没有办法……那种既充满科学性又有奇特能力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或者说完全没见过。
科学与特异功能……蜘蛛侠?蝙蝠侠?科学怪人?
在这个二线城市去找美国大片里才有的英雄,不太现实……
“科学奇人吗?我知道一个哟~” 小雅是晓乐的朋友,在她与晓乐共进诉苦晚餐时,她给出了一个能让晓乐得救的信息。
“那家伙住在新区,是一个猎梦人。” 小雅翘着指头点着下巴,“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是一个心理医生,不过用的应该是催眠疗法。用催眠的方式解决心理疾病,好似打猎一般。”
小雅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准晓乐开了一枪。“很酷对不对?”
“这有什么奇特的?” 晓乐觉得一个心理医生完全算不上奇人。
“我只是听说他有独特的治疗方式……在网上听说的,据说他的治疗基本没有失败的。“小雅眼神发光了,”听说还是个帅哥哟~嗳~嗳~帅哥耶!“
帅哥心理医生,满大街都是……
“我是认真的……小雅你别开玩笑了……现在工作快被社长批死了……” 晓乐双手抱头……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她发现自己的头比以往更加沉重……
“呐……”小雅正色道,“我没有开玩笑,他是个奇人,你去采访绝对没问题。”
“真的?”
“真的!”
………………
93路公交车在终点站停了下来……晓乐下了车,掏出手机,7点28,应该说是刚刚赶上吧。
按照小雅给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传说中的心理诊所……
“这明明是民宅好不好!” 
晓乐又反复对了几次地址,直到她确认自己没有走错。
“来访请按门铃”
她看到了门口的一个牌子,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少年。
小雅没瞎说,的确是个帅哥……
“哪个……不好意思,” 晓乐有些不知所措,”我是杂志社的薛晓乐,我……我想采访一下金石雪先生。“
少年毫无表情的盯着晓乐看。
”那个……我预约过了。“ 晓乐急忙补充。
”进来吧。“ 
声音来自少年,但是他的嘴唇仿佛没有动过一样。
整个是一个二层楼的别墅……可见房子的主人非富即贵……
少年一声不发,一直在前面走着,晓乐只能在后面跟着。
房间虽大,但是装修朴素……墙上也没有任何壁画……地上也毫无装饰……但是却看着有一种很沧桑的感觉。
少年走到二楼的一个屋子面前,敲响了房门
”父亲,薛晓乐来了。“ 
”让她进来!“
里面传来的洪亮的声音……
推门而入。
这是一个很宽大的屋子,看起来不像是卧室,也不像是客厅……左侧放着几个沙发,右侧则是一张床和几个靠椅。
突然晓乐的瞳孔急速缩小……
床上躺着一个人……应该说是一个少年……穿着时髦,还有一个爆炸头的样子……
”但是……那家伙……还活着么“,少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正是晓乐恐惧的地方。
”别看了,他只是睡着了。“ 左侧传来了洪亮的声音。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准确说不算太中年……略卷的头发,稀疏的胡须,一身黑衣,看着虽然有些憔悴,但是从年龄上看应该还算年轻,很难想象他会是刚刚开门的少年的父亲。
看来这就是金石雪了,传说中的“猎梦人”,传闻中攻无不克的心理学专家。
”小炎,你出去吧。“ 
中年男子话音落下,一开始开门的少年便走出了屋子,关上了门。
“我就是金石雪,你好。” 中年男子主动伸出手。
又是一次握手,这代表采访的开始。
……………………
金石雪,自称“猎梦人”,30岁,有一个养子,金炎。对于自己的学历他不愿提及,只是说要放眼现在……
“猎梦人,是否是指的擅长采用催眠方式进行心理治疗的医生呢?” 晓乐最感兴趣的就是所谓“猎梦人”的定义了。
”严格说,我不是心理医生。” 金石雪弹着手指说,“我是一个猎手,所谓说我是心理医生什么的,只能说我的狩猎可以起到心理治疗的效果罢了。”
“猎手?” 晓乐有些惊讶,也有些不解。
“是的,每次狩猎都是一场战斗。” 金石雪用手指按了一下太阳穴,“很艰苦的战斗。”
”那么……您都是和什么在战斗呢?“,晓乐越来越迷糊了。
“梦。” 金石雪眼神坚毅,“不同人的梦……准确说,应该是梦境的创造者,人的大脑。”
“大脑?”
“是的,大脑的活跃带动了人的精神,人的精神铸就了人的意志,而人的思维取决于他的意志,人的思维又决定人的立场,人的立场又构建了人的想法,人的想法驱动了人的行为……”
晓乐已经晕了……
金石雪看着晓乐,笑了,他也发觉自己的表达方式有些问题。
“那么,你知道内因和外因这种说法么?“ 金石雪打算换种方式来说,”决定一个人对一件事物的看法的因素。“
“恩,听说过,从小学就有家长来用这个表述孩子对待学习的态度,比如说不管外力如何作用,孩子自身不愿意学习,情况就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的。” 这样的方式晓乐明显更容易接受,并且也更容易参与讨论。
“那么……如果你想要改变一个人,对于一件事物的看法,改变他的内因是最直接有效的。”
晓乐点了点头。
“正常向的内因改变需要很复杂,你首先需要对他进行苦口婆心长年累月的说教,并且还要让他自己领悟到自己的错误,经历过这些后,这个顽固不化的家伙才有可能会改变自己当初的看法。” 金石雪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屋子另一端躺在床上的少年,仿佛在说他一样。
”听好了,是有可能,不是百分之百。“金石雪补充到。
”百分之百什么的未免有些太勉强了。” 晓乐尴尬的笑笑。
“不仅勉强,而且很多基本很难实现。人只有一生,很多亏是吃不起的,吃了亏再醒悟,有时候就太晚了。”金石雪笑笑说,”这不是游戏,可没有Save and Load。”
晓乐再次点点头,表示认同。
“不过你说的百分百的问题,其实并不勉强,百分之百的方法是有的。“ 金石雪沉静的说,“击溃一个人的内心,让他臣服于你,听从于你,你再教导他正确的内容,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晓乐是一个善于观察细节的人,他看到金石雪说这些话的时候两眼露出了凶光……
这家伙突然显得有些可怕……
“那么……怎么击溃一个人的内心呢?” 晓乐细声细语的问……她有些预感这个家伙可能会说出一些了不得的话出来……
"我不是说了么……击溃他的内心。” 金石雪呼了一口气,“在他的梦境里。”
说完这句话,金石雪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的少年。
“那边躺着的是一个中学生,他是问题少年,他的父母托一个朋友的关系找到了我,希望我对他进行一些开导。” 
“也就是说,他是你要进行治疗的患者是吧?” 晓乐补充道,调整了一下手里的录音笔。
“我说过我不是医生,请不要叫他患者。他是我的客户,我将在一会开始新的梦境狩猎。” 金石雪换了一下坐姿,“当然,在他的梦境里。”
“梦境…………狩猎?”晓乐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进入他的梦境,在他的梦境里将他击溃,迫使他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金石雪的在说一些很正经的词句时总是用很抑扬顿挫的语气。
”那么,你是怎么让对方睡着,并且自己进入他们的梦境呢?“
”我一般会先和他进行长谈。“ 金石雪不紧不慢的说,”就像心理医生那样,期间我会通过谈话了解他的心理动态,还有一些其他尽可能多的信息。“
”随着长谈结束,我会让他躺在我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并且告诉他说要进行催眠治疗,接着用心里暗示的方式把对方催眠……“
晓乐瞪大了眼睛
”这并不难。“ 金石雪摊手说。”这也只是进入梦境狩猎的前序。“
晓乐依然是一头雾水,不过她感觉已经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不妨眼见为实。
“那么,能否请金先生演示一下如何进行梦境狩猎呢?”
“当然没问题,希望薛小姐能一起参与。”
“我?” 晓乐有些惊讶,“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谈不上帮忙,参与而已,很有趣的。” 金石雪起身,走向房间另一侧的少年,晓乐也跟了过去。
少年躺在一个平板床上,这时候晓乐才注意到这个少年的太阳穴上贴着两根线……手腕上也带着一个环状的东西。
金石雪看了一下少年身旁一个小型的钟表。“恩,时候到了。”
晓乐投以疑惑的目光。
”人并不是立马入睡就会做梦的,通常是一段时间以后。“ 金石雪进行解释,”不过现在可以肯定,他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梦乡,狩猎可以开始了。“
“呐,一会你带上这个。” 金石雪拿出两根线,线的材质似乎很奇怪,中间连接着一个小型的盒子,线的两头就是类似少年太阳穴上的粘合触点。“贴在太阳穴上。”
晓乐接过线的一头,有些迟疑,不过她看到金石雪也拿起了一个相同的设备,贴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哦,这是电波同步仪。” 金石雪继续解释,“就是通过这玩意才能进入别人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