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三题点心,这次懒得写完整故事了,写个开头得了……
虽然这个故事我构思完了……

标题是
灯火 深海 森林

G+链接

“在黑森林的深处,有一个圆形湖……”

“那是一个通向海洋的圆形湖……”

“在你十八岁生日的那天的0点,请将一盏蜡烛照亮的灯火沉入湖底……”

“你将会看到你想要的真实……”

少女的脑海中回响着这个她永远无法忘记,永远不愿意去忘记的声音。

这里是黑森林的深处,四周高大的松树和杉木遮蔽了天上的月光。少女穿着拖鞋提着烛火步履蹒跚。

还有15分钟,就是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了。

“得快点……”少女心中只有这个念头,她对于脑海中所坚信的事情没有半点怀疑。

虽然一开始,她只是好奇。

少女从小随着外公在国外长大,住在一片巨大森林的边缘,在她懂事的某日,她知道了这个森林的名字,人们称之为“黑森林”。

树木过于密集,黑压压的一片,从她小小的眼睛中来看,的确是如假包换的“黑”森林。

外公对待她很好,无微不至的呵护她的成长。她曾经问过外公,自己的父母身在何处。

“他们在遥远的海岸对面。”外公慈祥的抚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他们在等待着你,等着你长大,看到一个成熟而又美丽的你。”

想快快长大,见到爸爸妈妈。这是她此刻的心愿。

可是心愿在她五岁生日的那天,变得支离破碎。

那天,外公为她准备了一个小型的蛋糕,她愉快的拍着手,迫不及待的等待外公将五根蜡烛插满。

“哦…………不够了。”插到第四根的时候,外公发现盒子里的蜡烛没有了,对着她展开了一个微笑,“等我去再拿一根来……”

外公走向了厨房。

许久也没有回来……

她不知道外公发生了什么,当她看到倒在地上捂着胸口面色苍白的外公时,她深感自己的无力,除了哭泣,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她看到许许多多的邻居将外公送走又送回……人们不允许她靠近,她很担心,也很伤心。

等到她再次见到外公的时候,外公的样子已经变得非常吓人了。

即使如此,他还是对着她笑。

“我们不在这里了,去找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她突然想起自己除了外公,唯一可以依靠的另外两个人。

“好好长大…………”外公轻声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后来,她得知,自己的父母不在遥远的海的另一边……

再后来,她得知,外公并不是真正的外公……

再再后来,她得知,自己已经成为了无所依靠的人……

失魂落魄的她在黑森林里不停的奔跑,跌倒了也要爬起来再跑……她大声的哭泣,大声的哭喊,大声的哭叫……

森林中高高的杉树没有回应她……

她陷入了绝望……她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直到某日,一个大姐姐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穿着素雅,表情复杂,笑容中藏着些许的悲伤,还有些许的同情,以及些许的怀念。

“你要牢牢的记住。”大姐姐开口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在黑森林的深处,有一个圆形湖。那是一个通向海洋的圆形湖,湖底与深海相通。在你十八岁生日的那天的0点,请将一盏蜡烛照亮的灯火沉入湖底。你将会看到你想要的真实……”

她不懂,她不懂大姐姐是谁,她不懂大姐姐说的话,她更不懂大姐姐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

“你一定要记住!”大姐姐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刃,刺进了她的瞳孔,大姐姐下蹲着双手扶着她的双肩,用强迫的姿态让她记住说的每一句话,“你现在或许会感到绝望,感到痛苦,你在将来也会遇到更大的绝望,更大的痛苦。但是,你一定要活下去,至少活到十八岁那一天!记住!十八岁!零点!烛光灯火!沉入湖底!”

大姐姐反复的重复着这些话,直到幼小的她完全记住才肯罢休……

“千万千万不要忘记!”大姐姐临走前千叮万嘱,“不要丧失希望!一定要十八岁那天零点!一旦你做到了,你将会明白一切的!”

她只能选择相信,因为除了这个大姐姐以外,已经没有人在乎她了。

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大姐姐露出欣慰的表情,撩了一下头发,用伤感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那神态中的哀伤,就好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于是……为了相信大姐姐的这句话,少女历经了深渊一样的岁月……

多少次她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因为那是她脱离痛苦的唯一方法。

“一定要活下去!至少活到十八岁那天!”

这句话给了少女希望。

到了十八岁,她就可以看到自己想要的真实……她一直坚信着。

于是现在,在十八岁的前夕,她才会身处这里……

黑森林深处的圆形湖,少女站在湖的面前。

这个湖面对她来说毫不陌生……在她还没到十八岁的时候,有好几次,她曾经尝试将烛火放在纸做的小舟漂向湖中心……

但是平静的湖面根本不会有沉入湖底那种事情……

她也想过去怀疑……水火不容,点燃的灯火,怎么会沉入湖底。

怕是在沉入的一瞬间,火就灭了……

她尝试过,火的确灭了。世界上不存在有魔法,也没有奇迹,更不会有不怕水的烛火。

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相信,她讨厌说谎的家伙,那个大姐姐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认真眼神。

她望向天空,圆圆的月亮洒下的月光照亮了自己的脸颊。

外公说,自己是在圆月时出生的,月亮的形状,代表了自己十八岁的到来。

她摘下提着的烛灯里的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小纸船。

纸船载着灯火在湖面上漂动,在如此平静的湖面上将烛火传递到正中心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少女盯着纸船看了许久,露出了苦笑……

“果然……我还是被骗了吗?”

因为盲目相信一个陌生的大姐姐,使得自己死撑着活了那么久。

唯一的生存动力已经消失,或许,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少女扭头离开……

“扑嗵……”

这是下沉的声音。

少女立即扭头看向湖面……

湖面变得比以往清澈许多……不如说,在湖底,似乎有光芒。

一个小小的光斑正在下沉,少女看得一清二楚,那是自己放下的灯火……

很快,湖底的光芒越来越大……整个湖面也不再平静,开始旋转。

转啊转,转啊转……

转啊转,转啊转……

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了,漩涡的中心好似一个黑洞,漩涡的方向朝着少女打开……

“要进去吗?”少女略有迟疑……她想起了大姐姐的话……

“那是一个通向海洋的圆形湖,湖底与深海相通。”

通向深海的路,可以看到“真实”吗?

很快,少女就下定了决心。因为,这是她人生唯一的希望,她已经别无选择。

犹如滑滑梯一般,少女坠入了漩涡的深渊……

开始了她…………通向深海……通向自己命运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