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indiegogo 下的文章

夭寿啦,我都忘了我还参加了一个手机壳的众筹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个海外包裹。

我很纳闷啊,我买了啥啊……我最近没从除了日本以外的地方买东西啊?

打开一看,明白了……原来是半年前众筹的 Dbrand Grip 终于到了。

photo_2018-04-10_13-53-26.jpg

阅读全文...

我参与了好几个众筹,我觉得这「众筹」越来越不「众筹」了

小时候的我思维是很活跃的,我经常会善于发现周围的一些新鲜事物,所以我也有了一些我当时很引以为傲的想法与发现,目前回想起来,最牛逼的应该有两个,一个是地理方面的,一个是经济方面的。

地理方面的发现就是某日我看完漫画书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盯着远处挂着的世界地图看,我就发现哎,那南美洲和非洲版块的边缘居然如此契合,仿佛可以拼起来一样,难道它们之前就是一起的?因为某种原因,逐渐分离了?

这可是个大发现!对于刚上中学的我可是一个牛逼的契机,没准我就成了类似牛顿一样的名垂青史的人了,我立即跑去告诉了父亲我的大发现,等待着父亲的夸奖。

父亲一言不发,跑去翻开我的书包,拿出地理书,翻了一会,拍在了我的面前,书中的“课外知识”框架里写着“大陆漂移学说”,我才意识到,这玩意在我出生多少年前早就有人发现了……

瞬间我觉得自己一下子从“牛逼”变成了“傻逼”,同时伴随的还有父亲的眼神,以及接下来到来的批评:“你压根没好好看课本吧?”

虽然地理方面的发现失败了,但我并没有气馁,我在经济方面又有了新的突破:

某日在我买不起冰棍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中国有那么多人,每人给我一分钱,那我岂不是瞬间变得巨有钱?

这个想法我还反复思考了好几次,甚至算了一下全中国有多少人,并且拿出一张纸算了下自己在“接受全中国每个人一分钱”之后能获得的大概金额,看着那天文数字一样的仿佛发着金光的字迹,我觉得自己已经距离大富豪不远了……

慎重之后我又告诉了父亲这个想法,父亲面无表情的表示:“想法不错啊,你可以试试看啊。”

于是在我正准备出门找隔壁王奶奶开口索要一分钱的时候被父亲拎回了家……

“你这是乞讨。”父亲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愿意把自己的钱给你,哪怕是仅仅一分钱。”

知道后来长大一点,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而且,我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而且我也曾想过,如果真的能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能让一大堆人拿出一点点钱给我的话,这个方法并非行不通。

万事具备,就差个理由了。

到了后来,这个“全国每人给我一分钱,我就会变成大富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思路终归是被人实现了……同时它也有了个闪亮亮的新名字:“众筹”。

Crowdfund2_full.gif

阅读全文...

我参与了 GPD WIN 掌机 Indiegogo 众筹,半年后到手发现它其实还算挺酷的

我是 IndieGogo 众筹参与用户,这玩意背后可说的故事很多,回头我细说。

IMG_20161022_102831.jpg

阅读全文...

Corona Blossom Vol.2 The Truth From Beyond

就在 Corona Blossom 结束不久,第二卷也被宣布了。其实这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毕竟这个系列从一开始宣布的就是三卷。

有趣的是 Corona Blossom 在日本上市是在 Steam 上市一个月之后,也就是说,Steam 要比日本早一个月玩到,包括这个第二卷,人家预定是 11 月上市的 Galgame,提前在 Steam 登陆了,不得不说还是很够意思的。

Corona Blossom 这个游戏第一卷在批评空间被日本人评价不算高,大部分说故事没展开,日常没意思,拆开卖无节操,等等等等。想想也是啊,现在的日本黄色游戏你不来个深仇大恨的巫女啊,不来个什么复国偶像啊,不来个什么可以艹的妖刀啊,不来个什么可以艹的火车模组啊,谁特么屌你啊对不对?常规展开早特么厌倦了,什么天上掉下一块金属石头 Duang 的一下变成一个猫耳萌妹子之类的,轻小说 10 年前都用过了好吗?都是套路啊!

screenshot.299.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