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恋爱 下的文章

只因你不是石油王

如果你经常看日漫,玩 Gal 之类的,你可能会很熟悉一些设定,在日系宅男向的设定里,最常见的就是“后宫”。

这个“后宫”和我们经常看的清朝后宫戏还是不太一样的,就算是和《鹿鼎记》之类的有点相似,但依然有点不同。

日系的后宫大多数是”男主角长时间和多个女性保持处于暧昧区域的关系但就是不特么告白”,因为日本现在是一夫一妻制嘛,你告白了,就意味着其他女性就完蛋了,滚球了,败犬了,后宫就没有意义了。

这个“后宫”啊,玩的就是那个擦边球级别的暧昧,你可以裸体和各种妹子抱在一起,你可以看遍妹子全身,你可以 Kiss,你可以抓胸,你甚至可以摸逼,但你只要不插进去,你和她就是暧昧,其他女性就有机会,你的后宫就可以继续,所以这个啪啪啪一般是一个底线,大部分后宫作品就是不会触碰底线,除非是它准备结局了。

然而“后宫”这个作品对于 Galgame 来说就是另一种景象了……Galgame 因为没有了底线,所以后宫就存在“真后宫”和“假后宫”,”真后宫“就是顾名思义,ハーレム,男主角 3P 4P 5678P…………各种不可描述,而”假后宫“还是漫画动画那一套,各种玩暧昧,所有女主都喜欢男主,只不过作为 Galgame 你肯定会本垒并且不会像某些傻逼漫画和轻小说一样拖的没有结局就是了。

大部分后宫设定是这样的:

阿虎虎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家里有一个兄控的不能再兄控的讨厌吃墨鱼的妹妹,隔壁有一个叫小竹的青梅竹马,每天都跟阿虎虎一起上学,学校里的学生会长是一个毒舌女,每天都故意找阿虎虎的茬,同时阿虎虎还暗恋学校里的某个图书馆的妹子,她是刚来的转校生,阿虎虎在某次做电车的时候和她偶遇。

阿虎虎一直说自己没有恋爱缘,然而这个故事的结果是,阿虎虎的妹妹要跟自己结婚,阿虎虎认为小竹只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但实际上小竹每天对着阿虎虎自慰,学生会长毒舌但是个傲娇,喜欢阿虎虎喜欢的不得了,找茬是为了跟阿虎虎多说话,图书馆妹子其实也喜欢阿虎虎,但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只能藏在心里……

于是阿虎虎就在一边谦卑的说自己是屌丝的同时,一边像完全不同恋爱的傻逼KY一样周旋在这些美少女中间,直到某次事件到来做出选项进行告白为止……

熟悉不熟悉?俗套不俗套?漫画和轻小说我不好说,至少大部分 Galgame 都是类似设定……

其实这套设定槽点很多嘛,尤其是男主角说自己完全没有女人缘这点:

“你他妈的阿虎虎其实女人缘爆表好吗!”

这个槽啊吐啊吐的也就习惯了,虽然有些游戏会尝试跳出这个框架,但最后还是会滚回来……毕竟要多写几个女主角肯定只能这样啊……还能咋样啊……

是啊,还能咋样啊?你看,有个叫 Hook 的就给了我们不同的答案,告诉你,后宫如果不按照套路来,会是怎么一番光景……

阅读全文...

从页面仔到小白脸

前一阵我思考过一个问题:

究竟哪个 Galgame 提供的恋爱感受与真实恋爱是最为接近的?

硬要我去思考这个问题的话,我脑子里首先闪出的居然是一个名为 SMEE 的会社的游戏。

是的,SMEE 社和 HOOKSOFT 其实是一家,号称注重于描述“阶段性恋爱”,特别喜欢出那种”男主角和女主角,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恋,从相恋到相奸……哦不是从相恋到互结连理”之类风格的游戏,但是口头上是这么说,只是游戏本身似乎看起来不太像那么回事儿。

怎么说呢,SMEE 的游戏感觉很多是在日常里搞笑弄段子。其实一开始的那个フレラバ friend to lover 的游戏还没那么明显,只是后来的 PureXConnect 还什么 Step Kanojo 之类的就开始更多的侧重于游戏的搞笑部分,包括用更夸张的表现手法来表现女主的个性以及男主的吐槽,有的甚至会让男主也像个变态一样来让你去吐槽。

虽然 SMEE 在搞笑的路子上似乎越走越偏了,尤其是上一作那个“乡村爱情”,简直成了段子集合,女主角们也没啥特点,画风还很惊悚,我玩的简直痛苦,看着本田小姐配的乡村大小姐一直在游戏里不停的说屎尿屁之类的笑话,还有什么一群人观察精子之类的段子,让我哭笑不得,最后的告白也非常套路不上心,莫名奇妙的就结束了。

我个人喜欢的还是 SMEE 早期的フレラバ的那种风格,游戏里对话以“了解女孩子”为主,大多数选项以“和女孩子沟通”为核心,而且很多女性的塑造非常接近真实的恋爱,尤其是望月里奈,还有卖菜的沢渡岬学姐。这也是我说的 SMEE 的游戏比较接近真实恋爱的原因所在。

而本次 SMEE 再次带来了新作:Making*Lovers,依然是以玩家寻找恋爱对象为主导,风格还是那种诙谐幽默的谈话类型。而且游戏一开始放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预览版,大概就是每个女主角简单对话几分钟的程度,其实也看不出什么毛线,后来虽然又出了体验版,只是我也懒得看了,因为游戏马上就上市了。

等我玩过了正式版之后,我不得不说,这应该是近年来 SMEE 除了フレラバ之外,第二好的游戏了。

screenshot.9.jpg

阅读全文...

我和来自北京的基尼奥说起了这个游戏,他也觉得挺垃圾的

上周在郑州见了一个来自北京业务遍布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朋友,G+ 上比较有名的公路车大腿内侧摩擦员以及高级程序员点评师“Neo Slixurd",因为他是个基佬,名字叫 Neo,所以我一般叫他“基尼奥”,或者简称“基尿”。

和基尿的聊天是很愉快的,我们首先一起讨论了"小竹公主究竟是不是傻逼"这个问题,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在之后的聊天中,也扯到了我玩 Galgame 这件事。

基尿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学日语那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你天天玩黄色游戏你学的也快,我的相关经验可以参考这里

其次基尿好奇的是我究竟玩多少游戏,根据我个人统计,一年应该是玩了 80 左右,其实这个数字并不是怎么准确,毕竟我个人是把 Galgame 当小说看的,也就是说我只看“游戏钦点的主线结局”,在我看来其他的解决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对女主角有爱的话可以 YY 一下,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所以大部分游戏除非是类似“はつゆきさくら”这种将整个故事拆开的类型,我一般都是只走主线,其他的大概看看。所以一个游戏也没那么长,如果全线通关的话按照批评空间的统计,大部分日本人都需要 19 小时左右,当然这个时间也没那么长,只是没有人会天天玩这个吧?

最后就是和基尿探讨了一下关于 Galgame 的剧情走向,基尿表示自己玩的游戏都是早些的,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最新的游戏是什么走向。其实我解释到最新的游戏大多数也是很俗套,虽然整体质量比起现阶段主流新番要高一点点,不过也是因为受众群体导致的,毕竟批评空间统计大部分打エロゲー的都是 25 - 30 的年龄段,已经不是类似我国 B 站那种 20 岁以下看动画的小学生级别了。

“其实大多数エロゲー剧情挺傻逼的,譬如我最近玩的这个。”

于是我就说起了这个叫做《働くオタクの恋愛事情》的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三月是我的谎言

三月份过的还是挺有意义的,人生上和感受上都比较独特。

主要原因很简单,三月份我谈了个恋爱,姑且算是恋爱吧。对象还是上个月说过的那个回头找我的女老师,因为我在相亲路上的不顺利,遇到的各种奇葩,而这个女老师是唯一一个颜值最高的(大概像山本希望那种级别吧),同时她对我还比较主动,唯一的不足可能是小公主脾气比较重,所以我想了想,虽然她很小公主,但是如果喜欢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接受,要不就试着相处一下。

之后就是正常的周末约会出去玩儿,我比较保守,也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大概两次之后,女老师就问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咱俩算什么关系呢?”

我说我对她印象很好,可以继续相处一下,而她开始表现的似乎很怕我的样子,我问及原因她说: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喜欢独处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适应你,给你独处的空间,不让你感觉太累。”

说实话我的确是这样的人,能有这样理解我的女性让我很意外,我妈也没这么理解我,我瞬间感觉很感动。于是我就顺势告白了,她没有反对,基本算是确立了情侣关系。

阅读全文...

爱上未来的你

《初恋サンカイメ》这个游戏本身宣传的时候我就很奇怪。初恋サンカイメ的中文意思就是“第三回初恋”。

按理说,初恋这种东西是要强调“初”的,没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能叫初恋了,怎么还特么三次初恋呢?

这个游戏本身我原本也没啥兴趣,主要是看起来宣传也就那样,还有仙台大妈当女一号,而且其他人也都不怎么认识,如果说唯一想玩的原因就是里面有上原あおい配的妹妹了吧……

当然我不是妹控,这一点需要声明一下。

只是没想到,玩过这个游戏之后,感觉倒是超乎预期了,不如说今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个能把“故事彻底捋顺”的游戏,至少良作的水平应该有了吧?

screenshot.210.jpg

我个人对于游戏唯一的悬念,就是为什么男主的恋爱被称为“第三次初恋”,不如说我一开始就期待着游戏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生日,又是一个人

前一阵谈了一个不知道算不算是恋爱的恋爱,毕竟没确立关系,姑且算是情感经历吧。

说来也是挺有缘分的,对方是相亲认识的,而且是 3 年前就介绍过,后来因为我跑步腿断了去住院了,断了联系,就不了了之了。这次再有人介绍,我一看,卧槽这不是我 3 年前曾经加过的那个妹子么?其实当时做好了加好友被认出来直接拉黑的准备了,我想着毕竟当初是我没有主动联系才断的,无论如何也得道歉……

不过有趣的是加了之后妹子似乎把过去的事儿忘了……任凭我怎么道歉,她都说我认错人了。

好吧,我也就姑且不提这茬儿了,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说句实话,妹子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是说外形上,挺瘦的,我喜欢瘦小类型的。因为自己有减肥经历,所以一直我觉得太胖的女性都是自己好吃懒做作死作的,但凡没事出去跑几圈并且控制一下饮食就不会有人胖的夸张,喝凉水都长胖那是懒人的安慰剂罢了。

聊了一段时间吧,妹子去南方旅游了,在旅游之前见了一面,我个人觉得有点仓促,不过见面后按照往常一样试探反应,妹子反而觉得还可以,其实我也觉得妹子可以,难得相亲有一个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想要继续相处,之前的相亲对象大多见一面后就不了了之……这个我想要认真的走的更远一点。

阅读全文...

所谓命运……

前一阵玩拔作太多了,然后拔作玩多了又玩了一票废萌キャラゲー,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到“故事导向”的基本路线上来,搜了下看到了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紙の上の魔法使い》的脚本师的一个早期作品,叫做《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简单看了下日本人在中二空间对它的评价,觉得应该没问题,也就开始玩了。

游戏虽然说的流程就十几个小时,但是我感觉比预想的要长,玩后的感觉比较惊喜,可能因为我很久没玩到过描写这么好的作品了,甚至导致我玩了这个游戏后开了下新出的《フローラル・フローラブ》甚至无法接受这俩游戏文笔层次上带来的落差,前者像大学生读物,后者比起来完全是初中生读物水平……

screenshot.412.jpg

总而言之可能因为日语水平在提高,不少很弱智的写法也开始觉得很蠢了,不仅仅是当初追求能看懂意思了。

阅读全文...

箱庭の少女は王子様の夢を見る

很小的时候,我们都在读童话。

有趣的是,在童话的故事里,主角往往都是小女孩。内容也往往是弱小的女孩与守护她的王子之间的故事。

男孩读了之后,想要成为王子,守护他的公主。

女孩读了之后,想要成为公主,寻找可以守护他的王子。

我试着去回忆小时候记得的那些童话,惊奇地发现,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性别倾向。也就是说,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看的都是一样的童话,都是对奇特世界的探索,都是那世世代代流传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然则时过境迁,男孩女孩都已经长大,或许都已经默许曾经听过的童话都是骗人的,大多数男孩已经不相信有什么值得去守护的公主,大多数女孩也不怎么去做王子来救自己的梦。

回想起过去看过的童话,会有会心一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有种怀旧和怀念,还是觉得曾几何时相信这玩意的自己是那么的可笑。

但尽管如此,童话的故事从未停止,依然讲述着王子与公主之间的故事,给那些愿意听的人去听。

选区_766.png

阅读全文...

结婚

到了这个年龄,无法避免的会被问到结婚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或许因为我还年轻,我总是很装逼的回一句:

“关你屁事!”

然而现在我却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阅读全文...

樱花·死神·恋爱妖精

《纯白交响曲》的宣传口号是:男孩子是什么颜色呢?女孩子又是什么颜色呢?当男孩子和女孩子相恋,爱情又是什么颜色呢?
《恋花绽放樱飞时》的宣传口号是:无法恋爱的女孩子,对恋爱没有兴趣的男孩子,俩人相恋的话,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好吧,调色板+和泉つばす阿姨的再度合作作品,在标题的介绍中依然才用了逼格很高带有那么一点青涩的,对爱情向往的那么点纯洁的感觉,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恋花绽放樱飞时(恋がさくころ桜どき)无非就是一个单纯的……学校的……男主角缓慢攻略女孩子的剧情,顶多稍微甜一点,就跟濑名爱理和瓜生樱乃的线路差不多什么的,大不了你能怎么样?像乾纱凪的线路一样强行拖长么?

实际上完全不是啊!

选区_100.pn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