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拔作 下的文章

ハジラブ ≠ Making*Lovers

Making*Lovers 是 SMEE 之前出的一个游戏,那个游戏广受好评,其中好评的点有很多:

  • 音乐好听
  • 段子好看
  • 角色可爱
  • 恋爱很甜

别人不清楚,我反正觉得这四个是主要原因,后来 SMEE 去搞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异世界穿越剧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回到本质了,所以就拿出了这么一个新作,可能是预算不足吧,这个新作还套了个之前作品的皮,同样称之为《Making*Lovers》,但在我看来,这两个游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screenshot.142.jpg

阅读全文...

日向千寻没有性欲

一、

前一阵,我们单位搞了一次比较高强度的加班。

加班的内容其实没什么,就是一次系统的升级,我们的工作就是主系统升级完毕之后,把和主系统协同工作的一些软件和接口进行调试,调试完毕后,就可以歇菜了。

其实看起来很简单,但是问题就在于主系统的升级必须是在半夜,而且持续时间要好几个小时。

大概的预计是凌晨 2 点钟主系统升级完毕,而我们这些协同系统则需要在凌晨 2 点之后才开始工作测试。忙完后基本上也就凌晨 3-4 点了。

一开始的计划是周六升级,周日趁着使用人较少,进行一下测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迎接周一。

但问题很快就来了,周六的升级非常不顺利。

阅读全文...

等待神的少女和被神拯救的孤儿

神待ち

読み方:かみまち

「救いの手を差し伸べてくれる人を待つ」といった意味であるが、特に、家出した女性が自分を泊めてくれる男性を電子掲示板などで探すことを意味する表現。

读作:kamimachi

通常指「等待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但现在会指在那些网上寻求给自己提供住处男性的离家出走后的女性。

阅读全文...

因为是女子

在我怀旧的时候,我难免会想起小学。

因为小学时候的我总感觉自己像是 ACG 男主角。

人都喜欢怀念自己牛逼的时候而不是傻逼的时候,这着实可以理解。然而我这个所谓的“男主角”并不是在北京去参加“X聚变”吹“牛逼疯了”,也不是去喝喜茶骑自行车摩擦屁股,也不是天天拆装笔记本倒腾树莓派用湘南普通话说自己“多么多么多么牛逼”,更不是每天周转于女老师与鸽子妹还有上日语班邂逅的女学生之间,不过是上小学的时候自己学习成绩还可以,外貌还可以,谈吐还可以,有那么点女学生会主动靠近的程度罢了……

然而小学时代的“男主角”能得到什么呢?小学你懂个屁,我也懂个屁。

阅读全文...

妹ぱらだいす!3

去年十月在北京,疯牛居士竹牛逼请我在东四民芳餐厅吃灌肠的时候,他问我一个问题:

“你现在博客挺牛逼的啊?”
“牛逼个蛋啊,我博客只有一个地方最牛逼。”
“哪儿?”
“你打开 Google,搜索「妹ぱらだいす2」这个关键词,你看看第一个是谁。”
“搜索啥?一摩托……什么?”
“日文啦!”

然后我就指点着让竹牛逼去搜索“妹ぱらだいす2”,看到第一个结果之后,即使是竹牛逼也不仅赞叹:

“牛逼牛逼牛逼,真牛逼。”
“是吧?我博客唯一牛逼的地方就是这个了,虽然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就是了。“

阅读全文...

重生之逆天神型泡妞记

我高中的时候是天天看网文的,看过不少作品,大多数其实……还凑合,虽然有些写的过于网络化,但姑且还是讲好了一个故事,并且特点鲜明,看着爽的我也不会深究文学性,写的认真的当然我也不会当爽文看就是了……

啊,不过写的认真的网文真的很少啊,大多数都是网络语言满篇飞的,并且还自带吐槽。有时候在文学作品里自己吐槽自己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可以增加趣味性,只是吐槽的过头了,那就有点不好了。

我记得我读过两个网文,一个叫做《三国厚黑传》,另一个叫做《我是这样泡到校花的》,后者其实还好,我个人比较推荐,作为校园恋爱来说还是不错的内容,不过前者我就只能摇头了……当然把这两个列出来是因为有共同点,那就是俩作品都喜欢自带吐槽。

阅读全文...

热血套路,百用不厌

上高中的时候我经常去看一个叫做“欢欢文苑”的网站,其实是一个成人网站的文字版,里面有定期更新的黄文。

这个网站一直坚挺到我大学毕业,后来就没了,直到现在,再也没出现过。

那个站上有好几个非常不错的文章,写的文笔颇好,有些甚至可以引人遐想,譬如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说女老师的文章,女老师为了提升学生的成绩,不惜和学生约好,如果班级里的几个差生都考到年级前几,就可以愿意献身让他们操自己。

那个小说的描写其实也挺有意思的,老师也经历了多重心理障碍的突破,在面对屈从校长的淫威下反而选择了献身于同学,结局有点出人意料,反而有那么点 Happy Ending 的感觉。

啊,我说的有点远了,不过有些事情的套路的确是可以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的,譬如这个叫做《パコマネ わたし、今日から名門野球部の性処理係になります…》的游戏。

screenshot.103.jpg

阅读全文...

买音乐再送你一瓶注水可乐

小的时候我父亲对我的作业是有着严格的审查的,审查最严格的就是作文。

什么叫做“审查”呢,就是我写作文啊,得先让他看看,他提出修改意见,他觉得合适了,改得差不多了,我才能交上去。

很没有道理对吧?很家长式做法对吧?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也得亏了我父亲本身就比较会写东西,所以他提出的不少意见还是比较有用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关于写记叙文,他有时候会直接说我写的东西“无趣”,就是说让人没有想继续读下去的欲望。“你应该让你的故事有起伏,甚至有悬念,才能让人看下去。”

“可是我记的这件事本身就很无聊。”我记得是写的什么给老太太让座的,《记一件有意义的事》。

“你可以安排一下故事啊,譬如你让座给老太太但是她一开始死活不愿意坐下来,后来才解释她认为自己不服老什么的……”

“可是这就是瞎编了吧……”

“你本身写这个让座就不是瞎编了吗?你让过座吗?”

“………………”

阅读全文...

在烟雾中看到的过往

声优松永莉佳(蓬かすみ)一定非常庆幸自己配了《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为什么呢?因为在她的Twitter 页面上,只有她配的这个游戏的一号女主是可以拿出来 Show 的,她配的其他作品的角色,不是杂鱼就是 Boss,如果是主角,那一定是巨乳大奶被凌辱的拔作女主角,拿来当头像都会羞于启齿。

实际上《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女主角常磐久遠的确非常可爱,得益于画师白もち桜的萌系必杀技,这个游戏本身就是“废萌”作品里的一股清流,对于这个游戏来说,剧情啊,音乐啊,CV 啊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过得去就可以,单凭画风就可以让萌豚们高呼万岁了。

但是你们都知道的,我不是什么萌豚,也不是什么妹控,所以在《ナツイロココロログ》这个游戏的体验过程中,我只是深深的感觉到,这个游戏的男主角实在是太傻逼了。在之前的文章里我就说过,这个男主角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看到情况不妙就会立即缩卵,在女方什么都不要只需要男主角点头的时候他居然扭头回家,这种表现一般在现实中就是那种操妹一时爽,妹子大肚后扭头消失的人渣,结果这种人渣还是一个后宫萌豚向游戏的男主角,这让我无法接受。

screenshot.66.jpg

阅读全文...

我和来自北京的基尼奥说起了这个游戏,他也觉得挺垃圾的

上周在郑州见了一个来自北京业务遍布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朋友,G+ 上比较有名的公路车大腿内侧摩擦员以及高级程序员点评师“Neo Slixurd",因为他是个基佬,名字叫 Neo,所以我一般叫他“基尼奥”,或者简称“基尿”。

和基尿的聊天是很愉快的,我们首先一起讨论了"小竹公主究竟是不是傻逼"这个问题,并且很快的达成了共识。在之后的聊天中,也扯到了我玩 Galgame 这件事。

基尿最好奇的是我为什么学日语那么快,其实一点都不快,你天天玩黄色游戏你学的也快,我的相关经验可以参考这里

其次基尿好奇的是我究竟玩多少游戏,根据我个人统计,一年应该是玩了 80 左右,其实这个数字并不是怎么准确,毕竟我个人是把 Galgame 当小说看的,也就是说我只看“游戏钦点的主线结局”,在我看来其他的解决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对女主角有爱的话可以 YY 一下,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所以大部分游戏除非是类似“はつゆきさくら”这种将整个故事拆开的类型,我一般都是只走主线,其他的大概看看。所以一个游戏也没那么长,如果全线通关的话按照批评空间的统计,大部分日本人都需要 19 小时左右,当然这个时间也没那么长,只是没有人会天天玩这个吧?

最后就是和基尿探讨了一下关于 Galgame 的剧情走向,基尿表示自己玩的游戏都是早些的,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不知道最新的游戏是什么走向。其实我解释到最新的游戏大多数也是很俗套,虽然整体质量比起现阶段主流新番要高一点点,不过也是因为受众群体导致的,毕竟批评空间统计大部分打エロゲー的都是 25 - 30 的年龄段,已经不是类似我国 B 站那种 20 岁以下看动画的小学生级别了。

“其实大多数エロゲー剧情挺傻逼的,譬如我最近玩的这个。”

于是我就说起了这个叫做《働くオタクの恋愛事情》的游戏。

screenshot.3.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