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科幻 下的文章

我们应该允许地球去流浪

《流浪地球》作为春节档的电影,不仅仅是一部“贺岁片”,它还是“中国第一部大制作的硬核科幻大片”。上映没多久,我就去看了这部电影,看完之后说实话我觉得还不错,不过我却不怎么急于具体评价它,因为我知道,关于这部电影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果不其然,随着《流浪地球》热度的上升,大量的评论蜂拥而至,加上各种官媒的背书,引起的反冲也越来越强烈。赞美的人有之,不屑的人有之,莫名其妙蹭热度的人亦有之,一群人打的不可开交,并且还带来了很多的人身攻击与意识形态斗争,讨论到最后,似乎已经有很多人的侧重点不再是电影本身,而是针对某些群体。热热闹闹的讨论也带来了群魔乱舞,看起来已经越来越偏离电影本身。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的各种大热国产影片都有类似的情况,而且也有很多朋友总是和我谈论这部电影,同时也想听听我的观点。所以在这里,我站在个人角度,谈谈对于这部电影,这种现象的一些个人看法。

ddfbf9a7beb12e85350057185aa3c882.jpg

阅读全文...

消失的世界与月与少女,克隆人的进攻与月光宝盒

很多游戏都喜欢玩儿“脑后拔管式”的超展开。什么叫做“脑后拔管式”呢?就是说前面给你描述一个故事,但是在最后,告诉你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谎言,而这个故事只是幕后更庞大故事中的一小段,你只是棋盘中的一个棋子,后面的才是真正的展开。

就好比你正在上演生死时速,结果突然要死了你却从另一个世界中醒来,告诉你之前的“生死时速”其实只是虚拟现实或者是一场梦……

其实这个展开的确非常牛逼,也有欺诈性,使用得当的话就有爆炸效果,就算使用的不爆炸那至少也不差嘛,譬如某个《嗝儿屁的世界与生日》。当然我说的是“使用得当”的话,如果使用不得当的话怎么办呢?

记得某个叫做《弹丸论破3》的游戏么,是不是有种吃屎的感觉?

所以我又玩儿了一个不算太成功的“脑后拔管式”的游戏:《消えた世界と月と少女》

screenshot.369.jpg

阅读全文...

参加了个读书会

周五的时候被暖男同学郑老湿介绍参加了科幻小说作家韩松的读书见面会,我倒是不怎么读科幻小说,我读的都是恐怖小说,但是另一个同学媒体人大屁股君说韩松也是记者出身,一定特别能说,所以就去听了。

photo_2018-01-21_21-51-00.jpg

阅读全文...

应该没有人规定过外星人电影就是“突突突”和“Boom Boom Boom”吧?

大体来说我应该算是一个“被动电影观看者”,首先是我不喜欢往电影院跑,毕竟一个人跑去看片儿实在是觉得太那啥。其次是我并不会对大部分电影产生太多兴趣,大多数看看简介,就会脑内产生一个“啊,原来这个片子是说这个呢。”这样的一个印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这并不能说我不喜欢看电影,应该是只能说能吸引我的电影很少,最近就有一个吸引了我,就是这部《降临》,吸引我的原因之一是教过我的日语老师在社交网络上说:“这是一部学习过多语言的人应该会有所感触的电影,属于文科生拯救世界的那种。”

虽然我外语很烂,但是姑且也能说四种语言,包括汉语,英语,日语,(河南语),所以我逐渐对这个电影产生了兴趣,而且网络上对于这个电影极端两极分化的评论更是让我兴趣大增,有说自己看不懂的,有说自己看完后非常的 excited 的,所以我决定去电影院亲自看看。

临近春节,这部片的电影院拍片并不是怎么好,实际上看的人也不是很多,我几乎是感觉在拍片档期的最后一天看到了这部电影。

看完之后,感觉很清晰:这是一部好电影,顺便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两极分化的评论了。

2415229615.jpg

阅读全文...

《北京折叠》:值得称赞但并无创新

很久没读过小说了……

当然你可以说 Virtual Novel 也算小说,但是我在这里说的「小说」的意思估计你也明白。

最后一次读应该是《全都变成 F 》,然后本土的小说还是蔡骏的《地狱变》,后来那本《地狱变》丢了……我也没看完,可能是被之前追求的那个腐女拿走了,再也没有还我。

最近听说一部叫做《北京折叠》的小说获奖了,还是科幻界的奖项「雨果奖」,虽然我不是很懂科幻圈子的那点事儿,但是至少也是明白这个奖项分量不轻。

最重要的是,我听说这个小说很短,所以决定读一读。

你知道的, Gal 玩多了就会让人觉得……短小精悍的故事才是最好的。

image.jpe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