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查看: 标签 推荐 下的文章

2018 年我最推荐的 Galgame

2018 年我一共玩了 40 款 Galgame,比起 2017 年的数量进一步减少,一方面这说明我的现实生活更加充实了,另一方面也说明……现在的业界真的是药丸了。

我看了下,大部分游戏都是上半年玩的,下半年我玩的很少,而且甚至也没有什么游戏能吸引我玩,作品也少得可怜。

这是好事儿,明年应该会更少吧。顺便也希望业界早点完蛋,这样会有更多的孩子得到解脱,更好的面对现实。

玩的虽然少,但毕竟还是玩了一些,那么还是老规矩,推荐一下我觉得不错的作品吧。

阅读全文...

2016 年我最喜欢的日本黄色游戏推荐

今年虽然我特么又玩了一大堆日本的成人色情游戏,但是比起去年我玩的,还是有进步的。

去年应该是玩了 80 部,今年算了一下…… 77 部。

你看,比去年少了嘛,证明我在通往现充的路上又迈进了一步对不对??

阅读全文...

安利一个作曲:Meis Clauson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黄油音乐玩家」,因为我特别喜欢エロゲー的音乐。

然而音乐听得多了,你也会发现,决定歌曲好听不好听的,除了歌手之外,作曲和编曲占最大因素。

而日本的作曲家众多,但也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有着鲜明的风格。至于这风格怎么“鲜明”,我觉得就算是逼战小学生听多了梶浦由记也能明白,很多人就是喜欢某些作曲家鲜明的特色,有那么点精细化分类爱好群体的意思,我们很少见到梶浦由记大妈改变自己那悠扬的风格,我们也很少见到泽野弘之改变自己无论如何都在追求大气的那种听觉冲击。

单凭动画上来说我更喜欢配乐多元化的作曲家,譬如岩崎琢和加藤达也,当然我今天不是说这两位的,我说的这位叫:Meis Clauson

阅读全文...

所谓命运……

前一阵玩拔作太多了,然后拔作玩多了又玩了一票废萌キャラゲー,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到“故事导向”的基本路线上来,搜了下看到了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紙の上の魔法使い》的脚本师的一个早期作品,叫做《運命予報をお知らせします》,简单看了下日本人在中二空间对它的评价,觉得应该没问题,也就开始玩了。

游戏虽然说的流程就十几个小时,但是我感觉比预想的要长,玩后的感觉比较惊喜,可能因为我很久没玩到过描写这么好的作品了,甚至导致我玩了这个游戏后开了下新出的《フローラル・フローラブ》甚至无法接受这俩游戏文笔层次上带来的落差,前者像大学生读物,后者比起来完全是初中生读物水平……

screenshot.412.jpg

总而言之可能因为日语水平在提高,不少很弱智的写法也开始觉得很蠢了,不仅仅是当初追求能看懂意思了。

阅读全文...

今年玩了那么多 Gal……那么推荐几个吧

从未想过我也会拥有炫耀的资本,虽然我觉得这更多的只能说这个人废的无可救药罢了。

譬如年底了,我就想着看看我今年一年玩了多少个 Galgame,不查不得了……一查吓一跳,80 部……

当然,若是把那些拆开卖的游戏合并一下,这个数字可以少一点。

坦诚的说,我不喜欢 Galgame,我似乎不止一次的强调,我之所以玩这个只是因为我讨厌动画的半成品制作,讨厌轻小说的弱智剧情,讨厌轻小说和漫画那没完没了连载的罗圈故事。能满足我对于日系风格喜爱,同时更干净利落的让我快速看到故事结局的作品,我只能在 Galgame 里寻找,毕竟我很少见到有 Galgame 最后在结局的时候告诉你让你等下一卷,说难听点,一个游戏里,男主总归会艹到妹,而不是在那些个越来越多的女主角阵营里摇摆不定。

虽然很讨厌别人把我叫做什么“排雷者”,也很讨厌有人在我的感受下说自己喜欢大鸡巴艹大奶告诉我既然都玩这种成人游戏了就别特么自视清高了什么了,但是终归自己还是不知不觉的玩了那么多,有人说,你玩了那么多游戏,好歹可以推荐几个吧?

想了想自己的游戏历程,优秀的游戏,能够算得上是“面白い”形容的游戏真的不多,大多数都存在着粗制滥造的画面和莫名其妙的故事,若是能推荐一些好一点的故事,一方面可以传教,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很多人走弯路,想必也是有意义吧,毕竟我已经吃屎了,虽然我也很乐意看到别人也掉进粪坑同时幸灾乐祸,但是我更乐意看到那些明知道我说了那是屎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吃的丑陋的家伙。

所以就开始吧,排名不分先后,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阅读全文...

我反复穿越也没卵用

できない私が、くり返す。这游戏给我有不浅的印象,并不是因为画风或者其他的,主要是一群人说“很催泪”,“很最佳”,一般来说能够被大部分人认可的游戏应该差不到哪儿去,所以趁着六月没啥游戏的空档就玩了。

游戏的名字很奇怪,根据我1岁日本婴儿的日语水平来看应该是想说,就算我反复穿越,也改变不了什么东西。游戏一开始男主就被一个名为“涟”的大姐姐赠与了一个怀表,称这是可以穿越时间,回到过去的怀表。

“不过穿越了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未来是无法改变的。”

无法改变未来的时光回溯,基本也就没什么卵用,涟在给男主怀表的时候反复的强调:

未来は変えられない

于是故事就开始在这个大姐姐涟死了 5 年之后,手持怀表的男主遇到了名为诗乃的女孩的时刻。

screenshot.29.jpg

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